從第二天早晨開始,我們著手逐日翻譯文獻中所使用的那些文字。我們想盡可能把它們的含義清楚明白地翻譯出來。實際上在我們女主人的幫助下,我們已經記住了這些古老文字的字母表。


我們全神貫注地沉浸在這項工作中。十幾天後的一個早晨,我們和往常一樣來到寺廟,在那兒見到了我們那位應該是經歷過死亡與復活的朋友錢德·森。那真的是他本人。他的相貌我們雖然完全認得出來,但卻沒有了絲毫衰老的痕跡。我們肯定那就是他,這一點絕不會搞錯。我們進入那個房間時,他從椅子上站起身,伸出一隻手朝我們走來,一邊說著表示歡迎的話。


我們把他團團圍住,向他提出一大堆問題。當時我們心中感到的驚奇是別人無法想像的。我們就像一群興奮、躁動的小學生,所有人都同時向他發問。他肯定覺得我們像一幫孩子似的,發現一個夥伴帶來了重大消息,於是所有人都想知道那個消息是什麼。然而事實就擺在這裡。錢德·森站在這兒,帶著他特有的嗓音和容貌,卻沒有老邁的跡象。他的聲音已經恢復了壯年時的音色。他的整個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個充滿活力、精力充沛、行動自如的男人,而他眼中和臉上的神情實在難以形容。


剛開始時,我們只能跟他從前的狀況做比較。我們認識他的時候,他是位老態龍鍾的年邁之人,走路要倚靠一根大枴杖。他那時有著長長的白色卷髮,步履蹣跚,形銷骨立。當時我們中的一個人已經注意到了這些細節並曾說過:「在這些偉大人物中,居然也有這麼一位老得好像就快要過世的人。」


我們當然還記得幾天前我們親眼見證的那場轉變。但在錢德·森突然消失後,我們就把這一切淡忘了,因為我們以為再也見不到他了。那時又接二連三地發生了好幾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們也就更少想到他的事,甚至幾乎徹底遺忘了。而現在我們的記憶以如此強烈的方式被喚醒了,用「驚得發呆」這樣的詞都不足以形容我們當時的感受。


錢德·森不止是恢復了青春,他還脫胎換骨,變成了深受我們尊敬和愛戴的人。從他原來的面貌與這天早晨的面貌對比來看,他的靈魂肯定是獲得了新生。我們從前和他一起生活的時間並不長,但日常的接觸還是挺多的,足以讓我們把他當成老人來看待。但在這一天之後他又和我們一起待了兩年多的時間,在我們穿越戈壁大沙漠時為我們充當嚮導和翻譯。許多年後,當我們考察隊的兩、三個成員聚在一起回憶往事時,這天早晨發生的事總是他們最先談論的話題。


在講述後面的情況時,我不想逐字逐句地複述我們的談話,因為我們差不多談了整整兩天。如果詳細記述的話,就太冗長乏味了。因此我只把此事的要點轉述出來。在最初的興奮過去後,我們坐了下來。錢德·森開始說道:「正如肉身體現出思想的最低活動程度,精神則體現出神聖思想的最高意念。身體是意念的外在表現,而精神則是源泉,在那裡意識形態直接從神聖思想中獲得最初的動力。精神是永存不死的真我,神聖思想的所有潛力都存在於那裡。


意念氣層是真實存在的。那是一種實體,其本身具有構成身體的一切元素。有太多的人認為不可見的東西是非實體的、是不存在的。儘管有人反反覆覆告訴他們說他們無法掩蓋自己,可他們仍舊認為自己能。當亞當和夏娃試圖躲避天主、躲避上帝的法則時,他們躲藏成功了嗎?事實上,我們在自己周圍隨身帶著打開的生命之書,每個人都可以有意或無意地閱讀它。知道這一點是有益處的。有些人是很好的思想閱讀者,另一些人則沒那麼目光敏銳,但每個人都能讀出一些東西,因此要掩蓋自己是不可能的。


在我們的身體上不斷形成來自我們思想氣層的沉澱。這些慢慢凝聚而成的東西最終會對所有人來說都顯而易見。只要稍加練習,我們就能感覺到這個氣層中的思想的力量,而我們自己和外界都會漸漸感到這個氣層是真實存在的。


正如人用雙腳接觸大地一樣,他也會乘著靈感的翅膀升上高空。就像古希臘、古羅馬文化中的那些英雄,他也可以一邊在大地上行走一邊與上帝對話。他越是這樣做,就越是難以將宇宙生命與個人生命區分開來。當人通過自己的靈性感悟而與上帝結合在一起時,上帝與他之間的界線就消失了。當人達到這一境界時,就會明白耶穌那句話的含義:"我父與我只是一個"


在歷史上,那些大哲學家們承認人構成三位一體,但他們從不認為人具有三重人格,而是將人看作是在統一性中具有三重本質的存有。出於那種將一切事物擬人化的傾向,神聖三位一體的理念最後退化成了站不住腳的"三合一"的觀念。理解這一理念的最佳方式是將其看作宇宙思想—即上帝的無所不在、無所不能和無所不知。而當人們把這神聖三位一體看作是三個人合為一體時,他們既要接受這一教義卻又無法解釋它,於是便陷入了迷信的沙漠並因此而迷失在懷疑和恐懼之中。


既然上帝的三一性是靈性的而非物理性的,那麼也就應該從精神的觀點而非物質的觀點去看待人身上的三位一體。一位明智的哲學家曾經說過:"一個深思熟慮的人應該不顧一切地努力認識自己,因為除了對自身人格的認識之外,再也沒有更高的、更令人深感滿足的認識了。"


如果一個人認識了他的真我,他就一定會發現自己那些潛在的能力、隱藏的力量、沉睡的才能。當人失落了自己的靈魂時,即使贏得了全世界又有何用?靈魂就是靈性之我。無論誰發現了其靈性之我,都可以建立起一整個世界,只要這對其夥伴來說是有益的。


我已經學到,無論誰要想達到最高的目標,都必須探尋其真我的深處。他會在那裡找到上帝—一切良善的全部。人在其精神、靈魂和肉體構成的統一中具有著三重性。當人在靈性上處於無知狀態時,他傾向於根據其本質中最低的層面、也就是肉體層面去進行思考。


無知者看重自己的身體,是因為他能從中獲得種種享樂。然而總有一天他會從自己的各個感官那裡收到他所能承受的一切痛苦。人無法通過智慧學到的東西就得通過不幸去學習。反覆經歷某些事可以使人確認,唯有智慧才是最佳路徑。耶穌、歐西裡斯(Osiris)和佛陀曾說過,我們的所有才智都應用於獲取智慧。


在智慧層面上運作的思想,可以把身體的振動提升到相當於液相的程度。在這個層面上,思想既不完全是世俗的,也不完全是靈性的。它像鐘擺一樣在物質與精神之間來回擺動。但總有一天它得選定自己的主人。如果人為物質性服務,那等待他的將是一個混沌、雜亂的世界。相反地,人也可以選擇為精神服務。無論誰選擇服務於精神,他都能登上人內在那座上帝神殿的頂點。這種狀態可以比作氣相,它是有彈性的,趨向於無限的擴展開來。


上帝總是讓人自己去選擇其思想之流的流向。人可以選擇向著高空揚升,那將使他超越於懷疑、恐懼、罪惡和疾病的迷霧之上,也可以選擇向著人類動物性的卑劣深淵墜落下去。


人是精神、靈魂和肉體的三位一體。當人主要站在靈魂或思想的觀點上時,他就處在了心智活動的兩大極端之間,而這兩大極端是處於低級層次的身體和處於高級層次的精神。思想是可見與不可見的東西之間的"連字符"。當思想在肉體層面上運作時,它就成了種種動物性激情的淵藪。這就是伊甸園中引誘、鼓動人去染指毒果的那條蛇。耶穌曾說過:"正如摩西在沙漠中提升了蛇那樣,人子也應該得到提升。"他指的並不是他的身體要被抬上十字架,而是說靈魂或思想應提升於感官幻象之上。


靈魂待在精神與肉體之間,與兩者都沒有分隔開來。祂可以想得比野獸還卑劣,也可以有意識地與純淨精神相聯通,而那純淨精神中充滿了上帝的平和、澄淨與力量。


當人子上升到這一王國時,他就超然於物質世界的種種幻象之上了。他在純粹的智慧層面上思考和行動。他能區分開哪些是他和所有動物都有的本能,哪些則是使他與上帝聯通的神聖直覺。人家讓我看到過,如果一個人在純淨精神的層面上進行思考,他的靈魂就會自覺地進入到一個區域中,在那裡祂會看到事物的理想狀態而不是事物本身。祂不再依賴於感官。祂那明晰的視覺可以使祂看到廣闊境域中更寬廣的全景。正是在那裡,實相通過神聖智慧被揭示出來並帶來啟示和健康方面的信息。


當人脫離了世俗的物質世界的深淵時,精神世界那充滿寧靜之美的精細畫面就會包圍住他。他很快便會感到一種實實在在的靈性飢渴。不斷提升自己靈魂的需要會將其帶往更高更高的王國。那時他不再只是暫時看到一些寧靜的畫面,而是居住於寧靜之鄉中,被永恆的美所環繞。他曾看了一眼那內在的世界,而後那個世界對他來說變成了最為重要的。外在變成了內在。這時人就在一個"因"的世界中行動了,而此前他是在一個"果"的世界中行動。


三位一體的人的精神,是由純智力構成的。這是人之存在的一個區域,在那裡無論是感官的見證還是人性的觀念,面對那被確認了的內在基督、那人子內在的上帝之子的實相時,都顯得無足輕重了。發現這一點會消除羞恥和沮喪。人就是這樣站在自身存在的頂點、以受過訓練的靈魂那清晰的視覺去觀看世界的。他在天地間看到了更多的東西,比一切哲學體系所能夢想到的還要多。


人明白了自己並不是一個肉體配備著一個被外在或內在所左右的思想。他明白了自己的身體和思想可以成為他的靈性真我的順從的僕人。這時他便顯示出了那來自上帝的力量,而這力量是從一開始就配備給他的。


精神是人之存在的最高本質。精神從不會生病或感到不幸。正如偉大的哲學家愛默生(Emerson)所說的那樣:"感到痛苦的是有限。無限則在微笑的平靜中安睡。"


在你們的《聖經》中,約伯曾說人是精神,是那全能者的氣息賦予了他生命。實際上,賦予人生命的是人內在的精神。聖靈支配著下層的活動。祂威嚴地發佈命令,而所有造物都服從於祂那公正的法則。


穿著光之衣的新時代即將來臨,人們在心中已感覺到了它的曙光。出自於心靈的上帝的初始精神準備要再次閃耀光芒。我們將看到門戶重新開啟。一切有良好意願的人都可以通過這扇門進入到一個更寬廣、更圓滿的生活中去。

 

人類的靈魂因青春、希望和活力而永恆地振動著,現在這靈魂站到了一個新時代的門檻上。這是比創世以來所有照亮過天空的時代都更輝煌的一個時代。在耶穌誕生的時候,伯利恆之星曾初露光芒,而它這光芒將很快如中天之日般耀眼,因為它將預告基督在所有人心中誕生的日子。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viku.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