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錢德·森繼續和我們談話。他說:「人家讓我看到,人的智慧可以蛻變為神的智慧。我不再可能產生懷疑了。當人家向我解釋這些事情時,我發現我能夠進入上帝的王國,而這個王國是內在的。我現在知道上帝是唯一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力量。罪惡、紛爭、疾病、衰老、死亡都屬於過去的經歷。我現在看到了實相,並且知道自己過去是迷失在了幻相的迷霧中。時間和空間都徹底消失了。我知道自己活在主觀的世界裡,而這個主觀世界是屬於客觀世界的。以前我曾借助自己的精微感官時而感知到一些啟示。要是我能緊緊抓住那些啟發與靈光就好了,但是焦慮與疲倦的時刻沒有把它們給我留下。


在我年輕時,我曾效仿大多數人。那時我只相信一種生活,就是在各個領域獲取個人享樂的生活。我於是決心從中獲取最大的好處。我把利己當作了人生的主要目標。我放縱各種動物性的激情,就這樣揮霍掉了所有的生命之流,直到把自己的身體變成了你們最初見到的那個空殼。請允許我用一幅畫面來說明我的想法。


錢德·森靜默了一會兒。很快在這個房間的一面牆上就出現了一幅畫面,與我前面描述過的那些畫面相似。那是他自己的一幅肖像,是我們認識他時的樣子—一位拄著枴杖、步履蹣跚的老人。接下來的另一幅畫面則像是這天早晨的他。


錢德·森繼續說道:第一幅畫面裡的那個人揮霍掉了自己身體的能量與生命流,直到最後只剩下一具空殼。另一幅畫面裡的那個人則在自己體內保存住了他的能量與生命流。在我身上,你們認為是出現了徹底的返老回春,並且幾乎是在瞬間出現的。的確是這樣。但我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這件事的。有多少人本來可以和我擁有同樣的機會並從那些親愛的偉大靈魂那裡得到幫助、同情與救援啊?


為了講得更清楚些,咱們來看看人的一生吧,從出生到結束—也就是許多人所說的死亡。孩子誕生了。他沒有意識到那帶來生命並通過他的身體循環流動的生命之流。有些器官以後可以產生出受意願控制的生命流,但這些器官此時還沒有發育起來。在這個階段,只要孩子是正常的,他就會極其健康並充滿旺盛的活力。這些生命流日益增強,直至孩子發育到能意識到它們並能揮霍它們的階段。如果這種揮霍出現了,那孩子就會表現出衰老的跡象。若干年後,那成年人的大腦失去了協調動作的能力,身體變得像年邁衰老之人的身體一樣。這時就只剩下了當初那個人的一具空殼了。


再來比照一下那個保存了其生命之流、讓它們通過自己的身體正常循環流動的人吧。瞧瞧他是多麼的強壯和精力充沛。他也許看不到比出生時的自己更為高級的理想典範,也許只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一段短暫的時光,然後就離世而去了。但是只要他保存了自己的生命流,他的壽命就會比那個揮霍掉生命流的人長三、四倍。亦或他也感知到上帝的計劃是要讓他執行更高的使命。那麼他一旦發現其生命流是使自身獲得完美成長的必要元素,他就會不斷將其保存在自己的身體裡。


不久前學者們剛剛瞭解到構成血液循環系統的動脈和靜脈的精細網絡(本文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他們還需要證明存在著一個更細緻、更精微得多的循環系統,它能給身體的每個原子帶來生命力。這生命力通過神經系統被引向一組腦細胞,而這些腦細胞則充當分配者,將其發送給身體的所有原子。這生命力對那些原子是具有親合力的。它沿著神經被傳送出去並對神經起到保護的作用。如果我們把這生命力揮霍掉,那細胞們就固定住了,不會再被那些不斷形成的替代性的新細胞所替換。


年輕的細胞被抑制住,而衰老的細胞則逐漸腐敗並死亡。


相反,當全部生命力都被保存住時,細胞在人五百歲時會和在十歲時一樣容易得到更新。那麼這個身體就會充滿活力,以致能夠給所有形態注入生命的諾言。我們可以畫一幅畫、造一個塑像,或用某種手工藝品來表現一個理想的典型,然後把生命的氣息吹入這件物品,使它變成活的。那件物品將會對你們講話,並會對所有能看出你們給它注入的生命靈氣的人講話。


它將是活化的,因為你們內在的天主說出了祂的意願,而這件物品就是按照祂的意願造出來的。


然而這些形態不會具有人類的面貌,除非我們養育它們直至讓它們獲得神聖生命。只要我們給了它們生命,就得對它們支持到底並把它們引向那神聖的純淨生命。那時它們就成了像你們一樣的完美形態了。責任落在了你們身上,而你們會發現這是自己真正的天分。


不過我想向你們指出一個根本的錯誤。當一個有天分的人開始成長發育時,他有意或無意地具有保存純淨狀態的生命流並使之沿正常軌道循環的能力。他的身體和創造力因此而獲得了生氣。這個有天分的人知道他的使命是要去表現出某種超乎尋常的東西。只要他保存住自己的生命力,任由它們自在行動,他就會從一個成功走向另一個成功。


但他如果讓淫蕩的念頭滲入到自身當中,那他很快便會喪失其創造力。在最初那些生命力的影響下,構成他身體的細胞獲得了比普通細胞更為精細的構造。此時這個有天分的人已得到了名望。由於他沒有培養起對上帝力量的更深刻的覺知,所以他任由自己沉浸在因榮譽而產生的驕傲之中。他背棄了那指引自己的光,因為他不曾被其徹底照亮。他需要更大的刺激,這促使他去揮霍自己的生命力,而他會很快失去所有力量。實際上,假如這個人先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動物性激情,從而給了自己的身體一個更精細的構造,那麼他在墮落中的退步要比他完全沒有覺醒過快得多。


如果與此相反,我們覺醒了,直至保存住了所有生命力並通過神經將它們正常地分發出去,沒有用淫蕩的或情慾的念頭使其歪曲、變形,那我們將不斷被靈感所照亮。由此引發的感覺遠遠勝過性的所有快感。那條蛇被提升了起來。它不必再爬行於淫蕩與情慾的污泥之中了。


如果人們能夠明白,這生命之流中包含著遠比純血氣的能量高級得多的能量,那他們就會保存它而不是揮霍它。但他們對這個事實閉上了眼睛。他們繼續活在盲目或無知之中,直到"收割者"到來的那一刻。這時哀歎聲便響了起來,因為那"收割者"對收成不滿意。


你們崇敬老者,你們把白髮視作榮譽之冠。我並不想勸你們打消這種念頭。但是請你們更深入地去想一想。我讓你們自己去判定哪一種人更值得尊敬:是那個白髮如雪、因為十分奸惡或僅僅是無知而導致了自身衰老的人,還是那個越老越顯出旺盛生命力的人—他變得更強壯並且裝備得更好以面對高齡,並因此而增加了自己的仁善和寬厚。我坦白地說,應該憐憫那因無知而走到死亡這一步的人。但是對於那明明知道真相、卻仍落到同樣地步的人,我該說什麼才好呢?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vjpv.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