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通過把你的意識轉向外部,去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它試圖用外部能量來減輕你內心的痛苦。它特別喜歡的能量是承認、欽佩、權力、重視等等。用這種方法,自我似乎響應了靈魂對一體、安全和愛的深切渴望。

 
從本質上說,這一渴望是渴望去完全瞭解,從而成為你自己的神聖自我。你自己的神聖就是無條件的愛的入口。你只能在穿越了它周圍的恐懼和黑暗後才能找到它。要做到這一點你要轉向內,而不是向外。你通過使用自己的意識,作為驅逐陰影的光而做到。意識就是光,因此,它不需要與黑暗作鬥爭;其存在本身就解除了黑暗。通過把你的意識轉向內,奇蹟真的會降臨。

 
但是自我卻按完全相反的方式繼續下去。它宣稱自己需要愛和安全,但是卻不通過面對內在黑暗與恐懼來回應這一需要。為實現這點,它使用了某些「把戲」。它把對愛的需求,轉變成對他人贊許和認同的需求。它把對一體與和諧的需求,轉變成比他人更優秀和更好的需求。一旦你認為被愛就是因你的成就被旁人羨慕,你就不再需要進入內心尋找愛了;只要更努力工作就行了!通過這種方式,自我努力地壓住恐懼之鍋的蓋子。
 

你原始的對愛和幸福的合一的渴望,已被歪曲成對承認的渴望。你不斷尋求那些只能給你帶來短暫放鬆的外部確認。你的意識主要集中在外部世界。你依賴於其他人的評價,而且對別人怎麼看你非常不安。這對你非常重要,因為你的自尊取決於它。事實上,你的自我價值感越降越低,因為你把自己的力量送給外部力量,它根據你的外在表現而評價你,而不是根據你的真實自己。

 
與此同時,那根深蒂固的被遺棄感和孤獨卻沒有緩解。實際上因為你拒絕去看它,它變得更糟了。你不想去看的東西會成為你的「陰影」。恐懼、憤怒和消極性都在那裡徜徉並影響著你,它們因你的拒絕而被強化。自我對懷疑、預感和感情的抑制會非常頑固,它不會輕易釋放控制。

 
請注意,在自我的旗幟下,你可能同時是甜美的和骯髒的,付出的和接受的,統治的和屈從的。許多看似無私的給予其實是無意識地在呼籲贈予接收者的關注、愛和承認。總是關心和捐助其他人時,你只不過是在逃避自己。因此,要瞭解自我強權意味著什麼,你不一定非要想到一個殘忍的暴君,如希特勒和薩達姆·海珊。簡單點;在日常生活裡留意你自己。

 

自我支配的出現,可能是通過控制事物的需要。一個例子是:你想某些人按一定方式行事,為了做到這一點,你表現出某些行為模式。你百依百順和甜蜜,而且努力永遠不傷害別人的感情。此行為背後存在著控制的需求。「因為我想你愛我,所以我不會反對你。」這種想法基於恐懼。這是害怕自立,害怕被拒絕和被遺棄。表面甜美和美好的東西,實際上是自我否定的一種形式。這是自我在運作。

 
只要自我在管理你的靈魂,你就需要用他人的能量餵養自己以感覺良好。你似乎必須得到一些你之外的權威人仕的接納,這樣才能感到有價值。但是,你周圍的世界既不固定也不穩定。你不能依賴那些現在你依靠的長期依附者,無論是配偶、老闆或父母。這就是為什麼你時刻要「工作」,時刻總是在等待著「自己那份認可」的到來。這解釋了每一個卡在自我階段的人那永久的緊張和不安的心理狀態。
 

自我不能為你提供真正的愛和自尊。它所提供的解決「被遺棄的創傷」的方案其實是一個無底洞。年輕意識的真正使命是成為它自己已經遺失了的父母。


請注意,你們地球上生命的結構是這樣的:「作為一個無助的嬰兒出發最後成長為一個獨立的成年人」,它往往也邀請你依此而為。你生命裡真正的幸福的關鍵是:成為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給予自己那已經失去,也沒有從他人那裡得到的愛與理解。在更大的形而上層面,這意味著:「明白你是神,而不是他的一直迷失的小羔羊。」這就是能帶你回家的認識。這就是能帶你到達「你是誰」的核心的認識,你的核心就是愛和神聖力量。

 
通過探索自己真實的感覺,而不是自己應該有的感覺,你恢復了自發性和完整性,這部分的你也被稱為你的「內在小孩」。當你跟自己的真實感覺和情緒取得聯繫,你將自己放在了解脫的道路上。然後,走向心靈意識的過渡就開始了。

 


約書亞通過帕梅拉傳導
譯者:林荊
摘錄及編輯:宛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a7241d0100hzjp.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