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平安。沒有人不要平安的。但是在你之內卻有別的東西想要戲劇事件,想要衝突。你此刻可能無法感受得到。可能需要借由某件事的發生、甚或只是一個思想,來觸動你內在的反應:例如,有人對你多方責怪、不認同你、侵犯你的領域、質疑你做事的方法、對金錢上的爭執等等。這個時候,你是否感受到那股湧向你的巨大力量—恐懼的力量,有時候是隱藏在憤怒或敵意之下的恐懼?


你是否能夠聽到自己的聲音變得嚴厲或尖銳,或是很大聲而且低八度的聲音?你是否能夠覺知到你的心智立刻衝上前去護衛它的立場,自圓其說,攻擊或是責怪?換句話說,你是否能夠在那一刻的無意識中覺醒?你是否感受到自己內在的某處正在交戰,它覺得遭受了威脅,而且想要不計一切代價地求生存,它需要這個戲劇事件,以便聲明它的身份—這場戲劇性演出中的勝利者角色。你是否可以感受到內在的某個部分,寧願要公道而不要平安?

 
當小我在戰爭中時,你要明白它只不過是一個為了生存而抗爭的幻相。那個幻相認為它就是你。一開始就想成為觀察的臨在(witnessing presence)並不容易,尤其是當小我正處於掙扎求存的狀態,或是源自過去的某種情緒模式被觸動了,但是,只要你嘗試了一次,你的臨在力量就會加強,小我也會失去對你的掌控。而此時,就會有一個比小我和心智更強大的力量進入你的生活中。


如果想要從小我之中解放出來,只需要對它有所覺察,因為覺知和小我是無法共存的。覺知是隱藏在當下時刻的力量。所以我們也可以稱它為臨在(presence)。人類存在的最終目的,或者說是你的人生目的,就是要把這股力量帶到世界上來。這也是為什麼想要從小我之中獲得解放這件事,不應該作為未來某個時間點應該達成的目標。因為只有臨在才能將你從小我之中解放,而你也只能在當下的時刻臨在,不能在昨天或是明天。唯有臨在可以化解你內在的過去,因而轉化你的意識狀態。
 

清楚地看見:我所感知的、經驗的、想到的、感覺到的,最終都不是我,我無法在這些稍縱即逝的東西當中尋找到我自己。認知、經驗、思想和感覺在意識之光之中來來去去,而真正存留下來的只有意識之光。這就是本體,也是較深層的、真正的我。


當我瞭解到了自我的真相時,在生活當中發生的事情都是相對的重要而不是絕對的了。我還是尊崇這些事情,但是它們已經失去了絕對的嚴肅性和沉重感。最終,唯一重要的就是:在我生活的背景中,我是否能夠時時感受到我本質上的本體存在感,也就是所謂的「我本是」?更正確的說法就是:我是否能在此刻感受到「我即我本是(I am that I am)」?我是否能夠感受到我本質上的身份就是意識本身?

 


作者:艾克哈特.托勒
譯者:張德芬
摘錄及編輯:宛沂
本文摘自:新世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0776da80102vr59.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