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工作結束後,我們準備回到出發地去。在那兒我們的考察隊預計要解散。除了我所屬的一支有11個人的小分隊外,其餘每個人都將返回自己家中。這支分隊中包括我在內的四人曾接受了大師朋友們的邀請,要回到他們那兒去,回到我們前面作為冬季營地的那個村莊。


在我們動身的前一天,當我們出神地凝望落日時,我們中的一人問道:「文明與宗教是從何時開始存在的?它們真的在幾千年中密不可分嗎?」


賈斯特回答說:「那要看您說的是什麼宗教了。如果您指的是信仰、教條、宗派,或許還有迷信,那這些都是新近的東西,不會早於兩萬年前。而如果您指的是對真正的生命哲理的尊重、對生命本身的尊重,以及由此產生的對那至純的上帝、對那偉大的創造起因的尊重,那這種情感早在一切歷史、神話和寓言之前就有了。它可以追溯到人類最初來到大地上的時候,在國王和皇帝們掌權之前,在人們服從於人所頒布的法規之前。


「在原初之人的心中,燃燒著對於源頭和生命之美的最大崇敬。這純淨靈魂所體現的美好與崇敬在數千年中一直閃耀著光芒。這光芒從不曾減弱,它將繼續閃耀下去,直到永遠。當人最初得到生命時,他完全清楚這生命的來源。他對那個源頭懷有最大的崇敬,而這種崇敬就是你們現在所說的"基督"。


「然而陰暗的時間通道使人們分裂為無數宗派、信仰和教理,直至形成了一個錯綜複雜的迷宮,裡面充斥著無神論與迷信。是哪個神或哪個人引起了這種分裂呢?誰該為這分裂所導致的罪惡與不和的巨大漩渦負責呢?


「你們問問自己這個問題,稍微思考一下。難道上帝高坐在天上某處觀望著這些曲折變化嗎?難道祂干預人們的生活狀況,讓一些人活得好而讓另一些人活得差嗎?難道祂表揚這個人而斥責那個人,把手伸給這個人而用腳踐踏那個人嗎?不,如果有一個真正的生命給予者,祂就應該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就應該既在一切之上又在一切周圍和一切之內。祂將其生命散播給萬物,又讓這生命穿過萬物並將其散播到高於萬物之上的地方,否則祂就不是一切生命的真正源頭。當然,生命有無數種不同的形態,但追溯到它們的起點也就找到了它們的終點。這一切構成了一個無始無終的環。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一切推理、假設和真理就都沒有了基礎。」


有個人問道:「你們試圖戰勝死亡嗎?」賈斯特的回答是:「哦!不,我們是超越了死亡。我們任由生命圓滿地表達,以致我們不會死去。對我們來說,生命只會越來越豐富、充足。大多數人犯的主要錯誤就是試圖用帷幕或秘密將自己的信仰遮蓋起來,而不是將其展現在上帝純淨陽光所照耀的廣闊空間中。」


我們中的一個人問耶穌是否與我們認識的那些大師住在一起。賈斯特回答說:「不,耶穌並不和我們住在一起。他只是被我們的共同思想吸引到我們這裡的,正如他被吸引到所有與他有共同思想的人那裡一樣。耶穌和所有偉大的靈魂一樣,在大地上逗留只是為了提供服務。」


賈斯特又繼續說道:「當耶穌逗留於阿拉伯半島北部時,他進入了一座圖書館,那裡的書籍是從印度、波斯和整個喜馬拉雅地區帶過去的。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兄弟會的秘密教義。從中受到的教導使他更加堅定地相信,神聖生命的真正奧秘是通過每個人內在的基督顯現出來的。他明白了假如他要把這奧秘圓滿地顯現出來,他就得放棄各種敬拜形式從而只敬拜上帝,只敬拜那通過人顯現出來的上帝。為了充分證明這一點,他得遠離自己的導師們,哪怕這會令他們不快。他片刻都沒有為此而遲疑,因為他永遠忠於自己的事業並意識到他能向人類提供不可計數的服務。


他看到了異像—那是一個人獲得了這巨大的內部臨在的卓越能力。那是一位強大的上帝之子,擁有圓滿的神聖智慧。他看到一個人變得富有,因為這人將上帝的全部財富散播了出去,讓生命之泉的水流淌開來,在對仁慈和智慧的信仰中將天主顯現了出來。如果一個這樣的人得顯化在大地上,那他就得走到眾人面前,自稱擁有這一切。然後他得懷著純正的動機過聖潔的生活,這樣便能實現他想做的證明。正是當這聖潔的生活清楚地呈現出來時,"基督"的名號才被授予了他。


耶穌勇敢地對公眾斷言,基督居於他身上,也居於每個人身上。他說那個宣告他為愛子的天上的聲音,也宣告所有上帝之子都是共同繼承人並且互為兄弟。這一時期以他的受洗為標誌。聖靈像一隻鴿子從天上降臨到他那兒並居留於他身上。耶穌也宣佈我們都是化身為人的神。他教導說無知是一切罪惡的根由。他看出要實行寬恕之道,就必須清楚地指明人有權寬恕一切罪惡、爭執與不和。並非要由上帝來寬恕罪惡,因為上帝與人類的罪惡、疾病和紛爭毫無關係。是人造成了這一切,也只有人能使這一切消失或寬恕這一切。


無知就是不知道神聖思想,不懂得造物本原與人的關係。一個人或許擁有各種學識並世事洞明,但假如他認識不到基督是賦予內在存有以生命的那個上帝的鮮活本質,那他對於支配生命的最大要素就顯得極其無知。沒有理由請一位十分公正和仁慈的父親去療癒某一疾病或消除某一罪惡。那疾病是由罪惡造成的後果,而寬恕是療癒的一個重要因素。人們通常以為疾病是上帝送來的懲罰,其實並非如此。疾病之所以產生是由於人不瞭解其真我。耶穌教導說真理能使人獲得自由。他的教義因其純正而比他導師們的教義具有更持久的生命力。


當彼得說他已寬恕了七次時,耶穌回答說他將寬恕七十個七次,並且還要繼續下去直到寬恕遍及世界。為了寬恕仇恨,他將意念集中在愛上,不僅當仇恨接近他時是如此,當他看到周圍人中顯露出仇恨時也是如此。在他看來,真理是一道單獨照耀著每個人的光,無論是誰只要良好地運用它,它就能指引這個人走出黑暗。他知道一切勝利者都與他的天主聯合以不斷寬恕罪惡,並與真理一道面對各種錯誤。他就是這樣來照管其天父的事務的。他看出並懂得只有這個辦法才能轉變這世界並使和平與和諧在人們中間盛行開來。這就是為什麼他說:"如果你們寬恕別人的觸犯,你們天上的父親也會這樣寬恕你們。"


為了充分體會這句話的涵義,你們或許要問:"這個天父是誰?"這天父就是生命、愛、力量與統治,而所有這一切都由孩子自然地繼承了過去。當保羅寫道我們與基督是上帝王國的共同繼承者時,他想說的也正是這個意思。這並不意味著某人會比別人擁有得更多,也不意味著長子會得到最好的份額而其他孩子只能去分剩下的部分。與基督共同繼承王國意味著同等地享有上帝王國的一切恩惠。


有些人指責我們想與耶穌平起平坐。他們不懂得共同繼承的含義。我確信,我們中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在聖潔無瑕方面已達到了和耶穌大師同等的光明程度。共同繼承者的意思是說具有同樣的能力、力量和智慧程度。但我們每個人都充分懂得,耶穌對上帝所有孩子做出的真實許諾是,每個真正的信徒都享有和他相同的聖品稱號。


當耶穌說:"你們要完美,因為你們的天父是完美的。"我們透徹地理解了他這話的意思。這個偉大的靈魂從不要求其信徒在智力或道德方面做出難以達成的努力。當他要求他們做到完美時,他知道這不過是要求他們去完成一項可以完成的任務。許多人心安理得地認為,大師的完美是不可企及的,因為大師是神聖的。他們覺得如果另一個人類成員試圖倣傚耶穌的神奇事跡,那絕對是毫無用處的。在他們看來,要想改變命運,再沒有什麼比人的意志更好、更便利或更科學的了。耶穌大師在這個問題上的意見很清楚。儘管剛開始起動時需要用一點人的意志,但它在整個過程中起的作用並不大。起主要作用的是神聖智慧。他不是說過很多次嗎?"你們將認識真理,而真理將解放你們。"


把這話搬到我們周圍這個簡單的物理世界中來吧。人們一旦深入瞭解了某個物理法則,他們就從對這一領域的無知中解放了出來。一旦人們知道地球是圓的且繞著太陽運轉,他們就從那種認為大地是平的且太陽升起又落下的陳舊觀念中解放了出來。一旦人們從那種認定自己是服從生死法則的肉身的信念中解放出來,他們就會認識到他們完全不必屈從於任何對人的限制,並且只要願意他們就能成為上帝之子。一旦他們明白了自身的神性,他們就會擺脫所有限制並擁有神聖的力量。


人知道神性就在自己的存有與上帝最直接接觸的地方。他開始看出這神性是所有人的真正生命。這生命並不是由外在注入到我們每個人身上的。我們在別的生命中看到的那些完美典範就植根於我們自己的生命裡。這些完美典範按其類別依照神聖法則增長起來。只要我們相信罪惡是強有力的並且真的會產生影響,那我們自己的生命就會被對罪惡的懲罰所控制。隨著我們以真正恰當的想法來回應各種不和諧的想法,我們就會為一場靈性盛宴的收穫做好準備,而這收穫必定會在播種之後到來。


寬恕具有雙重使命。它既解放了那個觸犯者,也解放了那個寬恕者,因為在寬恕法則的背後有著一種建立在原則之上的既深刻又光明的愛。這愛想要為了給予之樂而給予,不圖別的回報,只希望得到上帝的這句誇獎:"這人是我的愛子,他令我開心。"


這話既適用於耶穌,也適用於我們。你們的罪惡、疾病與不和並不真的屬於上帝或你們的真我,就像蘑菇並不真的屬於它們附著於其上的植物一般。這些都是隨著錯誤的想法而聚集到你們身體上的不真實的贅生物。生病的想法與生病之間是因與果的關係。消除、寬恕了那個因,果也就會消失。消除那些錯誤的想法,疾病也就會消失。


這就是耶穌所使用的唯一的療癒方法。他從患者的意識中消除了那個錯誤的影像。為此他先要大幅提升自己身體的振動頻率,將他的思想與神聖思想聯結起來。他使自己的思想與聖靈為那個人建立的完美構想牢牢地保持一致。他的身體與上帝協同振動。這時他便能將求助於他的那些病人的身體振動提升到同樣的層次。他就這樣把那個有一隻手乾枯的人的意識提升到了某種程度,使那個人能夠從自己的意識中消除他那只乾枯的手的影像。於是耶穌就可以對他說:"伸開你的手吧。"那人把手伸開了,而那隻手變好了。


耶穌通過看到每個人身上的神聖完美而提高了自己身體的振動,這樣他便能提高那個病人的振動,直到從其意識中徹底除去那個不完美的影像。這療癒是在瞬間完成的,而這寬恕是完全徹底的。


你們不久就會發現,當你們堅持不懈地把自己的思想集中於上帝時,你們便能夠提升自己身體的振動,直至這振動與神聖完美的振動和諧地融合在一起。這時你們便與那神聖完美成為了一體,因而也就與上帝成為了一體。你們能夠影響你們所接觸到的人們的身體振動,以使他們看到你們所看到的那種完美。那時你們便徹底完成了自己的那部分神聖使命。


假如與此相反,你們看到的是不完美,那你們就會降低振動直至引發那個不完美。這時你們將不可避免地收穫自己播下的那顆種子結出的果實。


上帝通過所有人來工作以執行祂的完美計劃。從人們心中不斷發散出的愛與療癒的想法就是上帝原本發送給其孩子們的訊息。這些想法使我們身體的振動與神聖、完美的振動保持接觸。這顆種子就是居留於每一個敏悟心靈之中的聖言,無論這顆心是否意識到了自身的神聖本質。當我們將自己的想法完全集中於上帝為每個人所構想出的神聖完美上時,我們的身體就與上帝的思想和諧一致地振動著。這時我們便接收到了自己的神聖產業。


要想使靈性智慧獲得巨大的豐收,就得持續不斷地這樣做。我們的思想得以某種方式抓住上帝對人—對其愛子的極其和諧完美的想法。通過我們的思想態度、我們的行為和話語,也通過由此產生的那些振動,我們可以使自己成為奴隸,也可以相反地使自己獲得解放,去寬恕整個人類大家庭的罪惡。一旦我們選擇依照一個明確的品行準繩來規範自己的思想,我們很快就會意識到自己正受到那萬能之主的親自支持。讓我們服從於必要的紀律以確保對自己思想的控制吧。這將使我們獲得一項光榮的特權,那就是擁有運用神聖思想來擺脫奴役的能力。


耶穌所進行的一切療癒,其基礎都是消除精神上的因。我們這些人認為有必要將耶穌的這種唯心論帶回到實踐中。這樣做了之後,我們發現只不過是做了他曾要求我們去做的。我們剛把第一道光芒投射到孕育罪惡的黑暗中,許多罪惡便都消失了。另一些罪惡則較為牢固地扎根於意識之中,需要有耐心和恆心去戰勝它們。基督的仁慈之愛最後總是會佔上風,只要我們對其大大地敞開門而不給其帶來阻礙。真正的寬恕始於個人心中。它會給全人類帶來純潔與恩惠。


這首先是思想的改良。你們要懂得上帝是唯一的思想,純淨而又完好,那樣你們就向著浸入這純淨的思想之流邁出了一大步。你們要牢牢掌握住這個真理,即基督思想會通過你們找到一條完美的出路。這將使你們置身於那有創造性的、和諧的思想之流中。你們要讓自己始終待在上帝撒向其孩子們的持續不斷的愛之思想流中。你們很快會看到一個由思想者組成的新的光明世界。你們會知道思想是宇宙中最強有力的藥物,是聖靈與身體疾病或全人類的不和諧之間的調解者。


在產生紛爭時,你們要習慣於立刻轉向上帝的思想,轉向那個內在的王國。你們會馬上接觸到神聖思想,會看到上帝之愛始終準備著將其療癒藥膏帶給那些尋找它的人。


耶穌如今的目標是從人類意識中消除罪惡的力量及其後果的真實性。他出自於愛之心,帶著對上帝與人之間關係的覺知來到大地上。他坦率而又勇敢地確認,精神是唯一的力量。他宣告上帝的法則是至高無上的。他教導人們在一切生活行為中運用上帝的法則。他知道這會把軟弱無力的人們轉化為光芒四射的存有。他由此而宣告人有權獲得完美的健康,並宣告上帝的王國將出現在大地上。


然後賈斯特沉默了下來。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vuah.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