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消失在地平線以下,整個天空在美麗的暮色中閃耀著光芒,預示一個寧靜的夜晚即將到來。這是十天來頭一個既沒有大風也沒有暴風的夜晚。我們懷著驚訝與敬意凝望鋪展開來的那些壯麗色彩。在戈壁沙漠中,寧靜時分的落日景象能把人帶入夢幻之境中,使人忘記一切。那些色彩不僅輻射出去並閃閃發亮,而且還化作巨大的光柱投射到各個地方,彷彿有一隻隻看不見的手在操縱著巨型彩色探照燈。有時,這些無形的手似乎想要展示出整個光譜,再加上一系列由不同顏色調和而成的微妙色調。


一大束白光出現了,緊接著一大束紫光斜著顯現出來。從這紫色中射出一束青光,青光旁邊又現出一束藍光。就這樣持續下去,直到整個大氣層似乎都承載不住這些彩色的光束了。這些光束混合在一起,融入那一大束白光中,穩定了下來。隨後,又有一些新的彩色光呈扇形衝向各個方向。它們漸漸融合成一團金光,使波浪般起伏的座座沙丘看起來像一片湧動著熔化的金浪的海洋。


目睹了這樣一番落日景象後,我們再也不奇怪為什麼戈壁被稱作「熔金之地」了。這持續了十多分鐘的景象消失在一片帶有藍色、黃色、綠色和灰色花紋的霧中。這霧從天而降,猶如一件夜之衣。最後黑暗驟然來臨,其速度之快令我們中很多人都吃了一驚,心想怎麼這麼快天就黑了。


雷蒙問巴熱·依朗,對於那些曾居住在這個地區並建起了像我們營地下面這座遺址那樣的城市的人們,他是否願意跟我們談談他的觀點。他回答說:「關於這個問題,我們有七萬多年來世代小心保存下來的文獻。根據那些資料,我們營地下面的這座城市建於二十三萬多年前。最初的居民早在建城很多年前就從西方來到了這裡並佔領了南部和西南部。隨著移民的增多,他們的一部分成員又向北部和西部移居過去,最後整個地區都住了人。


在培育出多產的果園並播種了土地之後,這些移民準備建造城市了。最初那些城市並不大,但若干年後這裡的移民覺得聚集在一些中心地區便於更緊密地合作以從事藝術和科學活動。他們在那些地方建起了廟宇,但並不是用來敬拜神靈的,因為他們在自己所過的生活中就不斷地敬拜神靈。他們的生命始終都奉獻給那生命的偉大起因。只要這樣的與神合作持續下去,他們就絕不會缺少生命。


在那個時期,看到年紀有好幾千歲的男人和女人是極為平常的事。事實上,他們根本不會死。他們從一個成就走向另一個成就,走向生命與現實的更高階段。他們承認生命的真正源頭,而生命也因此以持續不斷的豐盛之流來把自己無盡的寶藏慷慨地給予他們。


但我這話離題了,咱們還是來說說那些廟宇吧。在那些地方保存著對於藝術領域、科學領域和歷史領域中各種成就的文字描述,以供研究者們使用。那些廟宇並不是用來敬拜神靈的,而是用來討論最深奧的科學問題的。在那個時候,敬拜神靈的行為與想法是個人在日常生活中進行的,而不是專門在特定的時間或由挑選出來的一些人進行的。


那些居民覺得擁有平坦、寬闊的往來通道是件便利的事,於是他們發明了鋪砌而成的路面。他們也覺得給自己建造舒適的房屋是件便利的事,於是他們發明了採石、造磚以及用必要的砂漿把磚固定住。他們發明了你們已發現的那各種各樣的東西。就這樣他們建造起了自己的居所和廟宇。


他們認為,黃金不會變質,所以是一種特別有用的金屬。他們先是找到了從金沙中提取黃金的方法,後來又找到了從岩石中提取它的方法。最後他們對其進行加工,於是黃金成了一種很常見的金屬。他們也按照自己的需要生產其它金屬。那裡有大量的金屬。後來,這些社群不再完全靠農業為生。他們開始把製造出的物品提供給種地的人,而那些製品可以幫助在地裡幹活的人擴展其耕種的土地。他們居住的那些中心地區發展起來,直至成為擁有十萬到二十萬居民的城市。


然而,那裡沒有世俗首腦,沒有地方長官。治理工作被托付給由居民們自己選出的一些委員會。這些委員會與其他社群互換代表團。沒有針對個人行為而頒布的法律和規章。每個人都清楚自己的身份並按照管理這身份的宇宙法則來生活。人世的法律是無用的,人們只需要有明智的委員會就夠了。


後來,各個地方都有一些人開始偏離了正道。最初,那是一些愛統治別人的人。他們出頭露面、大搶風頭,而那些喜歡埋頭幹活的人則傾向於低調地躲在一邊。並非所有人都徹底培養出了愛的能力,這造成了一種無意識的分化並且不斷加劇,直到有一天一個個性極強的人自立為國王和世俗獨裁者。由於他治理得頗為明智,人們也就接受了他的法令而沒有為以後著想。但有幾個人在異像中看到了將會發生的事並退居到一些封閉的社群裡,從此過著多少與世隔絕的生活,一直試圖向其同胞指出這種分化的荒謬。


那位國王構建了第一個世俗統治者階層,而那些持異見者則組成了第一個隱修階層。要弄清那些持異見者所走過的錯綜複雜的道路,需要做很深入的研究和調查。有幾個人保留著單純的教義並按照這教義生活。但總的來說,生活變得非常非常複雜,以致大多數人都拒不相信有一種簡單的生活方式—一種十分平衡的、與一切生命的創造者直接合作的生活方式。人們甚至再也看不出來,他們的生活是一條複雜而又坎坷的道路,而那種與偉大的創造起因相符的簡單生活則會帶來豐盛。他們得在這條道路上繼續走下去,直到發現一條更好的道路。


巴熱·依朗說到這裡停下來,沉默了一會兒。一幅畫面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起初是靜止的,隨後動了起來,就像我以前描述過的那類影像一樣。那些人影開始移動,場景也開始變換,有時是自動的,有時則是隨著他的解說、按照他的指令而變換。巴熱·依朗好像可以根據問答和解說的情況來任意把那些場景固定住或複製出來。


這些場景應該就發生在我們營地下面這座已荒廢的城市中。它們與我們今天在一座擠滿人的東方城市中所見到的景象沒太大差別,只不過街道很寬闊,養護得也很好。人們身穿質量上乘的衣服,快活的面孔上容光煥發。哪裡都看不到士兵、窮人或乞丐。


那些建築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因為它們造得很好,既堅固又非常美觀。其中有一座廟宇格外華麗出眾,儘管一點都算不上奢華。我們得知它完全是由志願者修建的,是當地最古老也最美麗的廟宇之一。


如果這些畫面確實具有代表性的話,那麼當時大多數人肯定是心滿意足、幸福快樂的。我們得知,只在第一王朝的第二位國王統治了兩百多年後才出現士兵和窮人。為了維持其宮廷的奢華,這位國王開始設立一些賦稅並徵募士兵去收稅。五十多年後,零零星星地出現了一些窮人。就在這時,一部分對王國和掌權者不滿的人離開了那裡。巴熱·依朗和他的家人聲稱是這一種族的直系後裔。


此時已是深夜一點鐘了。巴熱·依朗提議去睡覺,因為明晨一大早就出發會比較舒適。確實,炎熱使得在一天中午的三個小時裡旅行仍令人難以忍受,而且風暴季節很快就要到了。


我們打算以後再著手進行發掘工作,決心一有可能就盡快開始。為了給這項發掘精心做好準備,我們提出要更緊密地合作。我們商定這部分工作交給雷蒙去做,而文獻的翻譯則由托馬斯和包括我在內的三名助手繼續完成。不幸的是,由於雷蒙在次年去世,這項發掘工作再也沒有完成。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vvjg.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