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莉絲的乳癌肇因於她對自己的看法,這些看法觸發了她在出生前自己計畫好的事件。就像浪花拍岸一樣,我們的思想對身體起著沖刷般的強大作用。而就像浪潮牽動每一顆沙粒,我們的思想也會潛入並撩動每一個細胞,用能量來改變它們。雖然看起來我們是為了要回應肉身現實中的種種,才會產生思緒,但事實上,是思想創造了肉身的實境。在人的形體中,每一個細胞都是一個獨立的意識體,它們聽從思想的聲音。這個聲音在我們身體裡發出回音,就像在山谷裡大聲喊叫一樣,細胞會呼應這聲喊叫。
 

當我們在計劃自己的人生時,就知道思緒的力量能夠影響我們所棲息的身體。也知道為自己計劃的考驗做出的響應,有可能引發疾病。也正因為如此,朵莉絲和她的母親在計劃她們的人生時,更顯示出了無比的勇氣。朵莉絲希望能療癒自己那一股厭惡女性和女性形體的糾結能量,而她母親則希望讓這樣的療癒發生。從靈魂的角度來看,她母親的刻薄話語是帶著愛說出來的,因為這些話映照出朵莉絲內心的自己,而這個自己是需要被療癒的。

 
在出生之前,朵莉絲就知道聽到這些話會讓她非常痛苦。她也知道自己對這些話的反應會導致乳癌的產生。她的勇氣,以及對治癒自己的渴望是如此強烈,以至於讓她選擇了這個人生計劃,這些考驗不為別的,而是為了找到這個人生的意義。

 
要羞辱一個人,有各式各樣傷人的話可說、各式各樣的方法可做。就朵莉絲想尋求的療癒來看,她會選擇「桃莉,巴頓」型的身體,她的母親會不斷地批評她的體重和胸部尺寸,或者是她十六歲時會發生那件重要的事,讓她承受被罵蕩婦和賤貨的羞辱,就完全不是巧合了。
 

朵莉絲的人生藍圖是種很明確的形式,要看她是否能接受珍愛自己的考驗。她母親對她的性格和外貌的批評,是設計好來讓朵莉絲看見,這些正是她在前幾世中對女性的批評。正如朵莉絲的靈魂所說,在那幾世的人生當中,女性並沒有獲得尊重或平等的對待。只要她能在母親的指責面前,選擇好好愛惜自己,這些批評的能量就會被釋放出來,並且獲得療癒。


但是當朵莉絲相反地選擇了把母親的這些話內化成自己,那個機制—計劃中可能會出現乳癌這件事—就被啟動了。正如有各式各樣的言語傷害,癌症也有許多種類。而乳癌會出現在朵莉絲的人生中,就和其它事情一樣,並非巧合。

 
朵莉絲的靈魂告訴我們,她的癌症既不是失敗,更不是懲罰。從肉身的角度來看,受苦是不好的,而且快一點學會總是比慢一點好。從靈魂的角度來看,任何一種經歷都沒有什麼不好,而要學會像是愛惜自己這種事情,花多少時間都不重要。靈魂一直很清楚自己內在的本質為何,而且他們生活的空間裡並不存在線性的時間。

 
因此,靈魂重視的是成長,而不是成長需要花多少時間。我們住這個世界中所看到的二元對立—對錯、好壞—正好相對於靈魂的中立。儘管肉身總是習慣去批判所有出現在人生長河中的事情,但靈魂卻安靜的坐在河岸冥想,以不偏不倚、不帶批評的慈悲心去觀察。當我們記起這份中立性,深刻的內在平靜就會出現。

 
這本書很大一部分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促成將肉身意識轉換為靈魂意識。要達到這樣的轉換,就得對人生中可能發生的傷痛事伴,培養出一種具保護性質的超脫。這樣的超脫並不會消除痛苦的事情,但是可以減少它們所帶來的折磨。

 
對肉身來說,受了苦,很自然就會發出批判。而對靈魂來說,只要有所批判,很自然就會帶來苦難。當我們覺醒,並且想起自己是不滅的靈魂,沒有人可以傷害我們時,我們就不會再對人生考驗有任何怨言了。在考驗之中,我們擁抱中立性,並因之減輕了痛苦、放大了喜悅。

 
當我們將對自己的認知從肉身開展至靈魂,我們就為自己帶來更廣更精確的自我認識。同時我們也可以把焦點從人生考驗所帶來的痛苦,轉移到它們所給予的智能與成長上。過去我們只看見毫無意義,現在看見的卻是目標明確。過去我們只看見懲罰,現在看見的卻是恩賜。過去我們只看見負擔,現在看見的卻是機會。我們再也不是人生的受害者,我們變成人生種種祝福的接受者。

 
當我們在計劃我們的生命時,我們會選擇那些我們深愛,而且也愛著我們的靈魂來「合作」。和裘恩的父母一樣,朵莉絲的母親在出生前就知道,她與自己的孩子之間會出現令人痛苦的衝突。唯有真正深愛朵莉絲,並且願意為朵莉絲的進化而付出的靈魂,才會同意忍受憤怒的衝擊。以這樣的方式來看,帶給我們最深刻磨難的人,通常就是身為靈魂時,我們分享最多愛的那些人。當這一世的生命


結束後,朵莉絲會感謝她母親所給予她的成長,而他的母親也會感謝她給了她這個機會來服務。對那些給我們帶來最大考驗的人心懷感激因為他們同時也刺激了我們的進步成長—這是靈魂層次的概念,但這也我們在尚為肉身時可以去做的。當我們做出這樣的決定,我們就將生命中的責難消除了。沒有了責難,才有可能寬恕,而有了寬恕,才能帶來療癒。

 
朵莉絲的母親為了要幫助朵莉絲,同意延後一部分自己的成長課題。這在靈魂之中是很常見的,他們會為了幫助其它人,而將自己的學習先放在一邊。從肉身的角度來看,我們很難想像,那些對我們不好的人,實際上竟是以某種形式在為我們服務。

 
更難想像的是,他們對待我們的那些所謂惡意行為,其實都是他們所做出的犧牲。我們在出生前,對這些概念是嫻熟於心的,但在投胎轉世後卻全都忘了。要記起這些概念,一個人需要更深入的去認識自己,而除了進入肉身之中,別無他法。

 
朵莉絲從這些考驗中學到了許多。她希望學會自我珍愛,而藉由內化生病時家人朋友無條件奉獻給她的愛,她達成了這個目的。她也希望能學會尊重女性,在她的前幾世生命中她並沒有這麼做,但在她罹患乳癌這個幾乎可說是女性獨有的疾病時,她不得不像其它女性尋求精神上的慰藉,從中她看見了女性的力量,並由衷感佩。她希望能以更充滿愛的方式來經歷性別能量,而療癒癌症的需求,帶出了個人的創造天賦和與生俱來的勇氣。


當眼中只看見這些能力時,朵莉絲不再需要或想要,像過去那樣使用她的性能力。當她回返成為靈魂時,她會因為這一生的美好而喜悅歡慶。痛苦折磨感覺不過是「一瞬間」的事而已,但是其中的智慧卻會永遠屬於她。當她最終成為指導靈,她所指導的人,也將因此受益。你和我都可能是其中之一。

 
肉眼看見的,只是生命中微小的一部分,而看不見的,正好相反。在裘恩與朵莉絲的故事中,我們看到疾病就是療癒。按照同樣的邏輯,因為只看到疾病的表象而產生出的那種無力感,實際上只是一種副產品,來自於一個強健的存有所設計的人生計劃。計劃我們的人生並創造我們所追尋的成長經驗,這樣的力量無窮無盡,也是這股力量讓我們計劃了出現身體病痛的人生。


當我們是靈魂時,我們知道真實狀況如此。而當我們身為人時,我們就無法看見這樣的真實了—這也是我們設計出來的—一直到病痛及其它人生考驗召喚我們去憶起這一切。接下來我們才會記起,唯有最最偉大的造物者可以創造出一個在其中,我們看起來勢單力薄的世界,這個世界中充滿了各種奇妙的機緣,讓我們重新發現自己,並且重新得回我們的力量。

 


作者:羅伯特.舒華茨
譯者:張國義
選編:宛沂
本文摘自:《前世的願望是今生的際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0776da80102vzog.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