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很快知道了那次大師們來沙漠中訪問我們的原因。他們應大喇嘛的特意請求組織了一個當地人的盛大集會,而他們想讓我們參加這次集會。


就在集會快開始時,埃彌爾、瑪麗和我去了那個已被療癒的男孩家。我們想見到他的媽媽和姐姐,因為她們曾請求陪我們一塊去參加集會。從他們家的新房子到集會地點之間,我們經過了許許多多破爛不堪的泥屋。那小女孩在其中一間泥屋前停了下來,她說那裡住著一個盲眼的女人。她請埃彌爾允許她進去帶那個盲女去參加集會—假如那盲女願意的話。埃彌爾同意了。於是小女孩打開門進入了那間泥屋,而我們在外面等候。過了一會兒她出來了,說那個女人感到害怕並請埃彌爾去與她當面談。埃彌爾走到門邊,交談了幾句之後便與那女孩一起進入了泥屋。


瑪麗說:「這女孩將成為這些人中一個了不起的施恩者,因為她有力量和決心把她要做的事做到底。我們決定讓她按自己的方式去處理這件事。不過我們會給她提建議並幫助她,用一些會盡可能提升她自信心的辦法。我們要看看她用什麼方法促使這女人來參加集會。


這些誠實善良的人害怕我們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他們中很多人遠遠避開這女孩家的房子,而不是纏著我們好得到類似的房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得不千方百計避免傷害他們的感情。當我們想把他們從周圍人中提升上去時—就像我們為這勇敢的女孩所做的那樣—他們卻一發現我們露出要靠近的樣子便遠遠地跑開了。」


我問瑪麗為什麼她能夠那樣幫助這女孩和她的父母。她回答說:「啊,那多虧了這女孩的態度。正是通過她我們才得以幫助她的全家。她是這個群體中的平衡器。我們將要通過她來影響這個親愛的靈魂以及這裡很多其他的人。」


隨後瑪麗指了指附近的那些泥屋,說道:「這是些我們衷心想要接近的人。那座新的小屋被創造出來並不是徒勞的。」


埃彌爾和那女孩出來了,說那個盲女讓女孩等著她,她們倆隨後會去找我們。於是我們繼續趕路,留下小女孩和那盲女在一起。


當我們到達集會地點時,人差不多已經到齊了。我們得知寺廟裡的那位大喇嘛將是這天晚上的主講人。埃彌爾是在十八個月前遇到這位喇嘛的,並立刻與他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除了這位喇嘛外,鄉長是最高的長官了。埃彌爾說這兩人從這天起將成為大師們的親密朋友。大師們很少會和這樣的高級長官進行靈性接觸。他們通常只是聽任事件按其自然狀態發展下去。


我們的大師朋友告訴我們,前一天晚上是耶穌和佛陀第三次現身出來幫助他們了。他們很高興我們能見證這件事。他們並不把這事看作是一次額外的勝利,而是將其視為使他們能與當地人合作的一個機會。


就在這時,那小女孩領著那位盲女進入了集會大廳。她讓那盲女坐在了一個稍微靠後和靠邊的位子上。那女人一坐下,女孩就站到她面前,拉起她的兩隻手,並很快彎下身去,像是在低聲對她講話。然後她又站直了,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了盲女的雙眼上,並讓這雙手在那兒停留了一會兒。這個動作似乎吸引了集會上所有人的注意,首先是吸引了大喇嘛的注意。大家都站起來去看那孩子和盲女。大喇嘛快速走上前去,把雙手放在了那女孩頭上。她明顯地震動了一下,但並沒有改變姿勢。


這三個人就這樣待了片刻。隨後小女孩抬起自己的小手,喊道:「啊,你一點兒也不瞎了,你能看見了。」她吻了一下那女人的額頭,然後轉過身來,向托馬斯走去。她顯出困惑的樣子,說:「我剛才用你們的語言講話了,這是怎麼回事?」隨後她又說:「為什麼那女人看不出她不再是盲人了呢?她現在可以看見了。」


我們又望著那個女人。她站了起來,雙手抓住大喇嘛的長袍,用當地語言說道:「我能看見您了。」隨後她帶著一副迷茫的神情環顧整個大廳,說:「我能看見你們所有人了。」她鬆開大喇嘛的長袍,把臉埋在雙手中,跌坐在她的座位上,嗚咽著說道:「我看見了,我看見了。可你們全都這麼乾淨,而我卻這麼髒。讓我走吧。」


瑪麗徑直走到那女人身後,把自己的雙手放在她肩膀上。大喇嘛舉起了手來。沒有人說一句話。幾乎就在一瞬間,那女人的衣服變成了整潔的新衣。瑪麗縮回自己的手。那女人站了起來,帶著驚愕、困惑的神情環顧周圍。大喇嘛問她在找什麼。她回答說在找她的舊衣服。大喇嘛說:「不要找你的舊衣服了。你看,你正穿著新衣服呢。」她又愣了一會兒,彷彿仍被困惑感包圍著。然後她微笑起來,臉上有了光彩。她深深地鞠了個躬,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我們非常激動,全都擁向那女人周圍。此時雷蒙擠出條道,來到那女孩面前,和她低聲交談起來。後來他告訴我們,她的英語講得非常好。當談話用當地語言進行時,我們的女主人就給我們當翻譯。我們得知那個女人早在24年前就瞎了。當時一個匪幫中的一名匪徒朝她開了一槍,致使一些小粒的鉛砂進入了她的雙眼。


有人提議大家最好到桌邊就座。當我們入座時,那女人站了起來,向一直靜靜待在她身邊的瑪麗請求允許她離開。小女孩走過去,說她要陪那女人一塊兒走,以確保她平安到家。大喇嘛問那女人住在哪裡。她告訴了他。他建議她別再回到那個不乾淨的地方去。小女孩插進來說,她已想好留那女人住在她家裡。她們倆手挽著手地離開了大廳。


在我們全都坐好後,一隻隻盤子出現在了桌子上,就像是被一些看不見的手放上去的。大喇嘛帶著驚訝的神情環顧四周。當食物和菜餚也開始以同樣的方式出現時,他轉向坐在他右側的瑪麗,問她是否已習慣於用這種方式進餐,而他此前還從未有幸見識過這個。


然後他又轉向為我們當翻譯的埃彌爾,似乎想聽他做些解釋。埃彌爾闡釋道,剛才用來療癒盲女的那股力量,也可以用來獲取自己所需的一切。看得出那位大喇嘛還是迷惑不解,不過直到宴會快進行到一半時他始終沒有說什麼。


這時他又發言了。賈斯特為我們翻譯。大喇嘛說:「我的目光曾探查過很深的地方。我過去以為沒有人有幸潛入到那裡。我的整個一生都在修行者的圈子裡度過,從前我以為我是在為與自己同類的人服務。現在我認識到,我服務於自己要遠遠超過服務於我的兄弟們。然而今晚我的友善得到了驚人的擴展,並且我隨後看到了異象。這時我才得以看出我們過去生活的狹隘,以及我們對自己圈子之外的一切人所公開表露出的蔑視。那崇高的異象使我看到你們和我們一樣都來自於神的領域,並使我得以凝視一種天界的歡樂。」


他停了下來,雙手半舉著,露出十分驚喜的神情。他以這樣的姿勢待了一會兒,然後說道:「真難以置信,我可以講你們的語言而且我要這麼做。為什麼我不能呢?現在我明白了為什麼你們說人的表達能力是無限的。我確實發現我能直接對你們講話而你們能懂得我的意思。」


他又停了下來,像是要重新理清自己的思路。然後他就開始不借助翻譯講話了。後來有人告訴我們,那是他第一次說英語。


他繼續說道:能用你們的語言直接對你們講話真是太好了!這使我看事物的視野更加開闊了。我再也不能理解人們怎麼能把他人看作是敵人。在我看來,我們顯然都屬於同一個家庭,都來自同一個源頭,也都服務於同一個事業。這表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假如有一位兄弟的想法與我們的不同,難道我們就要置他於死地嗎?我懂得我們沒有權力去干涉別人,因為一切干涉都只會延遲我們自身的成長,並會使我們與世界隔絕開來,讓我們的房屋倒塌在自己頭上。


我現在看到的不是一個有限的種族,而是整個宇宙。它是永恆的、沒有邊界的,出自合一又返回合一。我看見你們的耶穌和我們的佛陀以同樣的光取得了勝利。他們的生命應該與其他加入這光的人的生命一同融入合一之中。我開始看到那個匯合點了。這清澈如水晶的光將它的光芒傾瀉在我身上。當一些人以王族身份被培養起來時,他們就再也無法將其兄弟視為平等的人了。他們想自己當國王,而讓其他人保持被奴役的地位。


那小女孩為什麼把她的雙手放在那個誠實、善良的女人緊閉的雙眼上?因為她看得比我更深刻,而我本該比她知曉得更多才對。她表現出了一種你們所說的強大的愛。正是這種愛促使耶穌與佛陀聯合了起來。我剛開始時對這件事感到驚訝,而現在我不再驚訝了。在我們的思想中將你們全都包容進來,這不會有什麼壞處,因為這種包容會給我們帶來你們所擁有的財富,而我們只會從中受益。那將一直保護你們的力量也會保護我。而那護衛我的盔甲也將護衛你們。如果它對你們和我來說是一種保護,那它對所有人來說也都是。那些界線已經消失了。這才是天國裡的實相啊!


我明白了為什麼你們說這個世界是上帝的世界,遠近各處都屬於祂。如果我們同時看到近處和遠處,那它們對我們來說就都是一樣的。我們過去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裡,看不到自己周圍那寬廣的宇宙正準備著來幫助我們,只要我們允許祂這麼做。要想到上帝就在我們周圍,也在一切的周圍。


我明白了為什麼那位神聖的兄弟說,門會為任何準備好迎接上帝的人而大大地敞開。這意思是說人不應只用耳朵去聽,而應成為他宣稱自己所是的。當他消滅了自己,他就會浸沒在人類的友愛之中。重要的是行動,而不是說漂亮話。前進的道路不只會被他人的信仰所阻擋,也會被我們自己的信仰所阻擋。每個人都要求直接得到那至高者的恩賜。每個人都試圖建起自己的居所而拆毀他人的居所。不該用自己的能量去毀壞,而應用它來加固整體。


那至高者用同樣的血創造出了大地上的所有民族,並非每個民族都血統各異。人們現在到了得在迷信和人類的友愛之間做出選擇的時候了。迷信是使人迷醉的魔咒。那移動大山的信仰還在沉睡,還在神聖計劃中處於胚芽狀態。人類尚未達到那個法則的高度與莊嚴。比奇蹟法則更高一等的啟示法則是愛的最高法則,而這個愛就是宇宙中的博愛。


人類只需上溯到自己宗教的源頭,排除所有錯誤的解釋,並摒棄一切私心。那麼在膚淺的表象之下,人們就會找到煉金術士的純金—那至高者的智慧,也就是你們的上帝和我的上帝的智慧。只有一個上帝,並非有許許多多神靈供不同的民族信奉。


在燃燒的荊棘中對摩西講話的是這同一個上帝。當耶穌說,他為完成天父交給他的工作而拚死戰鬥時,可以用祈禱召喚百萬雄師來幫助自己—他所指的也是這同一個上帝。彼得在出獄後對之講話的,還是這同一個上帝。我現在看到了那偉大的力量。我們可以召喚它以幫助那些願意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人類博愛的人。」


這時大喇嘛舉起他的杯子,把它在手裡緊握了一會兒。他全身一動也不動。那只杯子碎成了粉末。大喇嘛繼續說道:「當以色列軍隊在耶利哥城外吹響號角使城牆倒塌時,他們是瞭解這股力量的。保羅和西拉越獄時也清楚地知道這股力量。」


大喇嘛又一次徹底地靜默了一會兒。這座建築開始震動並在地基上搖晃起來。巨大的火舌如道道閃電發出亮光。在兩公里外有兩塊巨大的岩石從山壁上脫落下來,崩落在山谷中。受到驚嚇的村民們從自己家裡出來了。我們也很想那麼做,因為我們這棟建築震動得非常厲害。


隨後大喇嘛舉起一隻手,一切又都恢復了平靜。他又說道:「當我們知道上帝擁有這股力量而祂真正的兒子們可以使用這力量時,那些陸軍、海軍又有什麼用呢?我們可以肅清一支軍隊,就像一個孩子打倒鉛做的士兵一樣。我們也可以讓那些巨大的戰艦化作粉末,就如同這只杯子。」


說到這兒他叫我們看一隻盤子—剛才他把那只杯子的所有粉末都放在了裡面。他拿起這只盤子,往上面輕輕吹了口氣。那盤子突然著起火來並完全消失了。


他又說道:那百萬雄師不是來為你們或我工作的,也不是來把人類當成工具加以利用的。這軍隊可以被人召喚來,以便當人作為各種生活狀況的主宰而去完成工作時可以得到鼓勵、支持並振作起來。


借助這股力量,人可以平息波濤、支配狂風、熄滅火焰或指揮群眾。但只有當人控制得了這百萬雄師時,他才能使用這支軍隊。他可以為了人類種族的利益來使用這軍隊,以使與上帝合作的意識深入到人們的頭腦之中。任何一個能夠召喚這軍隊的人都非常清楚地知道,他只能將其用於真正為人類服務。的確,這軍隊既能護衛人也能消滅人。


大喇嘛停下了一會兒,伸出雙手,又以一種審慎、恭敬的聲音說道:「天父,我們非常高興今晚接待這些親愛的朋友。我們以謙卑、誠摯的心說:"願你的意願得以實現。"我們祝福他們。我們通過祝福他們來祝福全世界。」


隨後他坐了下來,就像什麼奇異的事都沒發生一樣。所有大師都很平靜。只有我們考察隊的成員激動萬分。那個看不見的合唱團突然唱起歌來:「每個人都知道那居於一個名號中的力量。人可以宣稱自己為王。懷著一顆懺悔的心,他可以得到那至高的權力。」


當這場非凡的力量展示進行時,我們一直沒意識到自己的神經處於怎樣的緊張狀態。在那合唱團停止歌唱時,我們才意識到這一點,彷彿一定要等這音樂結束我們才能放鬆下來。當最後的幾個回音也消失後,我們從桌邊站起來,聚攏到我們的大師朋友和大喇嘛周圍。這下雷蒙和托馬斯有機會提問題了。見他們這麼感興趣,大喇嘛邀請他們和他一起在寺廟裡過夜。他們三個人祝我們晚安,然後便一起走了。


按照預訂的計劃,我們應該在第二天中午動身離開。我們商定只由賈斯特和錢德·森陪我們去那個補充食物的地點,而埃彌爾以後去那裡與我們會合。至於那三位大師,他們將和我們一起返回我們作為冬季營地的那個村莊。做完這些安排之後,我們回到了營地。但我們直到天亮前都沒去睡覺,因為我們太想就剛才見到的這些事交換感想了。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1f2.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