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朋友們,我是瑪利亞。我帶著喜悅,帶著許多充滿愛、願將他們的能量與你們分享的指導靈和天使來到這裡,因為我們都愛你們。我們是兄弟姐妹,因著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在一起:在地球上生活並散播光的火花,使和平與愛再次回到人們中間。

 
你們所有人的靈魂都已走過漫長的旅途,來到二十一世紀的這一刻—屬於地球深度轉變進程的這一刻。許多人開始行動,他們的靈魂被一種渴望、歸家之心和覺知觸動。今天我想講講女性能量在地球上的重生,這一重生與這個時代中人們重新恢復對靈性的興趣有著直接的關係。

 
在過去的幾十個世紀中,女性能量在各個層面上受到壓抑。女性不僅在過去的若干世紀中沒有權利,即使現在,在地球上的某些區域依然如此,而且女性能量—賦予生命的、具有創造性和靈性的力量—本身也備受否定和蔑視。男女性能量的不和諧導致了很多痛苦和苦難。


地球上存在著一個所謂的女性集體靈魂—因著女性若干世紀以來的經歷聚合而成的能量。作為女性,你們每個人都承載著這一能量的一部分。試著感受什麼樣的痛苦存在於這一集體靈魂中:恐懼、憤怒、疏離感、哀傷、弱勢感和被遺棄的感覺。你可以在自己的身體中感受到這些痛苦。不要害怕,你現在正需要感受和認知這些痛苦,從而經由一個內在的覺知過程將它們療癒。

 
請試著感受靈魂之女性一面的傷痛。你們所有人在成長過程中,都深受關於女性特質的某些期待和臆想的影響。因著婦女解放運動和女性平等權利的到來,關於女性的思想觀念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然而,在情感層面上, 在海底輪和臍輪處,依然存在著舊有的歷史能量,你們無法通過理智思維簡單地消除它,這是甚至能夠擊垮很有自我意識的女性的舊痛和無力感。今天我想談談這一舊痛。
 

男性精神能量的統治地位

 
這裡所涉及的歷史時期中,女性和男性能量逐漸疏離並最終分道揚鑣。男性能量和女性能量本是創造過程中的平等夥伴,它們在每個靈魂中都是平等的,沒有男性靈魂和女性靈魂,只有選擇以男身或女身輪迴的靈魂。男性和女性特質並非堅實的個體,而是造物元素。

 
如果你以男身輪迴,那麼在你之內男性的體驗臨時佔據主導地位,可以說靈魂希望對其受造的男性一面進行更深入的研究。儘管如此,如果一個男性自始至終地承認其女性能量是他自身的一部分,也是造物本身對等的一部分,這一研究過程就會進展得最順利。當一位男性疏離其自身的女性能量,只將它投射於外在,而不將它當作自身的一部分,他的男性特質就會發生片面性的扭曲,趨向於刻板。他會變成一個毫不敏感、缺乏同理心的人,試圖以理智掌控人生。他的感受中心已基本處於關閉狀態,生活在一個認為理智高於感受的幻相中。這種在情感上無法接近、試圖以理智掌控世界的人,在若干世紀以來都曾是男性的楷模,有著深度文化影響的、在西方依然活躍於科學、政治和常規醫學領域的楷模。
 

這一影響也導致了一個人類觀或世界觀的形成,在這一觀念中,人類被極端地定義為理智、有思考力、能夠通過理性思維來分析世界並由此操縱世界的生命體。整個現代科學奠基於一個想法:通過理性思維可以探明實相,理性思維是揭示大自然、人生和意識的本質的最佳工具。理性思維注重分析,通過理解各個組成部分的運作來解釋整體。在量子力學出現前很長的一段時間中,物理學的目標是通過無生命的物質粒子來解釋生命的實質特性。這個世界被描述成一台複雜得不可思議的機器,通過瞭解各個部件就能夠瞭解整台機器。人類的意識、思想、感受和願望也必須通過純粹的物質存在層面—遵循某一機械定律而互相影響的大量微粒—來分析理解。

 
這一世界觀受到了現代物理—量子力學—的挑戰。量子力學在某種程度上指出正是在最基本的物質層面,我們的意識在創造物質實相上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這一新的物理學科徹底顛覆了現代的、機械化的世界觀。不過,這裡我們不再繼續討論這一點,重要的是要意識到這一機械化的人類觀或世界觀依然嚴重影響著心理學和醫學領域中觀察人、對待人的方式。


靈魂受到了完全的忽略,相信"靈魂"被看作是陳腐的迷信。當你將一個人看作純粹的物質實體,因著偶然的機遇發展出了覺知和情感的能力,你就是將他看作一台機器。這直接牴觸於人類內心深處的自我覺知:他們是充滿生命活力、有感受、擁有自由意志並通過意識覺知來影響人生的個體。


純機械化的人類觀不會導致健康的、充滿生命力的心理學或醫學。當然,常規醫學以其對人體的科學分析方法獲得了多次成功,不過也因此遺失了很珍貴的一點:人的整體性。這一整體性首先將一個人看作一個肉身化的靈魂,帶著某些目標和願望來到地球,並依據其目標和願望在地球上設計及展示其肉身和人生之路。
 

整體性的方法更以感受而不是理智為基礎。這一方法將人看作一個整體,而且這個整體並不簡單地等於各個部分的總和。靈魂是無法用理智來解釋的,直覺以及經由感受而非思考而獲得的內在覺知才是聽懂靈魂的工具。和分析法相比,這一方法中女性能量具有明顯的強勢,這並不是說分析法是完全錯誤的,悲劇是二者被認為互不相容。


理想地說,一個統合的形式會形成健康、充滿活力的醫學,它將二者的優點結合起來。任何一個單一片面的方法都是不正確的,男性的邏輯思維方法具有很明顯的作用和價值,但如果將這一方法宣稱為唯一正確的方法,它就會出現統御和簡化的傾向,變得狹隘和傲慢。

 
在你們的歷史中,對實相邏輯和理智的對待方式幾乎使女性方式受到了完全的壓抑。悲劇性的後果是,人類失去了與身體和精神的直覺性連接。人們—男性和女性—對身體和精神的運作變得陌生,他們以為"專家"—例如醫生和科研工作者—比他們有著更深入、更客觀的知識,他們感到自己被掌控在專家手中,那些比他們自己更瞭解"他們所是的機器"的人。由此,人們失去了對人生的掌控,與自己天生的權利—作為創造者經由自身的覺知來創建人生—失去了聯繫。這是"真正的你們"的核心:選擇一個肉身、選擇一條人生之路以積累經驗並豐富內在的神聖的創造者。


如果你從內心深處知曉且感受到這一點,就會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病痛和精神上的痛苦,它們不再是偶然的、機械性的缺損,而是具有深層內涵和意義的經歷。直覺是覺察這一內涵和意義的唯一途徑。理性的知識不會對你有什麼幫助,你與內在實相的直覺連接卻可以。當人們再次能夠感受到內在實相,再次感受到這一賦予他們靈性的"神聖火花",醫學就會呈現出一個完全不同的面貌。理性思維將會輔助直覺性的覺知,整體性的、女性的看待健康的方法將不會像現在一樣被嚴酷地對待。

 
技術則是深受片面的邏輯思維方法影響的另一個領域,充斥於日常生活中各個方面的現代技術,同樣是對大自然機械化的科學處理方式的結果。這一方法曾經獲得了不容爭議的巨大成功,不過它的重點是對自然力量的掌控、製造使生活變得輕鬆舒適的機器和儀器以及開發遠距離的溝通工具。然而,在你們對大自然的體驗中也遺失了珍貴的一點:感到與自然實相是一體的,感到自己是彼此連結的生命之網的一部分,很多現代人已經不再有這種感受。


這一感受在古代卻是理所當然的,人們認為大自然和人類一樣具有靈性,認為自然力量(大地、水、空氣和火)以及動物、植物和礦物都是有意識的。後來這種感受被作為原始迷信而摒棄。從某種意義上講,古代社會中確實存在著一些迷信,即人們有時將本屬於他們自己的力量投射在其他生物身上,比如用動物祭祀以取悅掌管天氣的神明,或者宣稱某種動物是神聖或骯髒的。我們並不是說古代的整體性經驗從各個方面都優越於現代的男性思維方式,現代社會所失去的最珍貴的就是對生命的一體性、對與大自然共處過程中給予及獲取之間的平衡的深層認知。
 

你們與大自然的共處已經不再是合作,而是大自然對你們人類需求的服從。你們將大自然看作一個物品,一台機器。當你不再認為動物、植物、礦物以及生活在地球上的所有個體都具有意識,就與將大自然看作滿足人類需求的用品只有一步之遙。因著這一片面的邏輯思維方式,大自然不再具有靈性,對人類與大自然之一體性的直覺性認知無法軟化強硬的男性能量,同理心以及與大自然之間的感受性連結等女性特質也被長期地壓抑,這打破了地球生命網中取予之間精緻的平衡。

 
我們剛剛談論了占主導地位的、注重邏輯思維的男性能量在你們的歷史中如何在心理學、醫學和技術領域中排擠女性能量,現在我們要談一談它如何在情感和精神上觸及女性,談一談女性整體的傷痛。為了理解這一傷痛的核心,我們必須先談一談性。
 

對女性的性傷害

 
對女性能量最深的傷害發生在性領域。我這裡所討論的性不僅僅是指與他人的性行為。性是居於腹部的能量之流的一部分,這一能量之流涵括了你生活、創造和享受的熱情與激情。你的情感中心位於腹部,情感是行動的激情:盼望、給予、被觸動、自我展現和體驗學習。你的情感中心賦予你人的特性,性是你情感中心的一部分。
 

你在本質上是一個靈性的生命體,通過與肉身的結合在地球的物質實相中展現自己。靈魂與肉身—靈魂與大地—的結合點就是你的情感中心。你的靈魂以情感為通道在地球上體驗與展現,如果你的情感處於困擾、煩亂或關閉的狀態,你的靈魂能量便無法順暢地流動。只有你的情感中心變得明晰,感到平靜和安寧,你的靈魂能量才能自如地流動。靈魂通過情感體與地球連接,使其深層的衝動具體化。經過情感體,靈魂才能真正地"輪迴",才能在物質實相中實體化。靈魂的女性部分,情感體因為性方面上頻繁的暴力侵犯而受到了傷害。

                           
強迫性的性行為或那些持續的關於(你之所是的)女性的負面資訊導致性傷害,其後果是:居於你腹部的生命力受到破壞,你與內在的激情失去了連接,且失去了對自身尊嚴和力量的信任與信心。從能量的角度講,你與最低的三個脈輪—太陽神經叢、臍輪和海底輪或多或少地失去了連接,你退回到較高的幾個脈輪,失去了與大地、與你的身體和情感的連接。


這種情況目前已出現在很多女性身上,你們中的許多人在靈性上已經成長,有著開放的心靈,樂於與他人分享,卻不能入駐最低的三個脈輪。具體地說,這意味著你很難認真地對待和通徹地感受自己的情感,對自身的力量和尊嚴沒有真正的信心,無法為其挺身而出。因為最低的三個脈輪被斬斷根基,你很難將自己內心深處的願望和理想在物質實相中具體化。這使你們感到受挫和悲傷,我召喚你們,親愛的姐妹們,請理解你們承受的傷痛,並經由理解,以溫柔和愛擁抱這一傷痛。

 
為了使你們更好地理解,我想談一談遭受過性暴力的女性。請注意,你們所有人都在某種程度上有過類似的遭遇,在這一生或某一前世。性強暴使一個女性失去身體之錨。為了能夠承受這一痛苦,她將覺知帶離身體。之後,她常常無法完好地回歸身體,處於似在不在的游離狀態,她被迫離開對她而言在某種程度上變得陌生的身體。為了能夠在情感層面上求生存,她離開恥部和腹部。因為她在這些部位感到不自在,這些部位也漸漸對她關閉起來。起初她不願感受那裡的一切,漸漸地她不能再感受那裡的一切。她失去了與情感的連接,目光待滯、動作機械,不再有靈性。她不再有激情,感到自己如行屍走肉,只有在極其必要的情況下才會偶爾存在於世,再也無法感受熱情、快樂和驚喜。
 

身體是你體驗情感的媒介。在你的臍輪處居有產生情感並將情感轉譯於地球實相的能力。身體也是靈魂的通道,情感中心在其中起著關鍵的作用。在此,你的靈魂以情感的"地球語"與你溝通,這裡是最神聖的光—靈感、自我實現和輪迴—的入口,同時也是最大的黑暗—恐懼、被遺棄感和幻相—的入口。如果你在這一聖殿中遭遇了一個忽視你的意願並藐視你的氣節的入侵者,你的靈魂會感到深度的絕望,並由此產生恥辱感。對性的褻瀆會導致深度的傷害,因為性使你直接與你的神性以及在你之內運作的神力連結。

 
性是驅動創造的生命力,它使生命流轉、運動和改變。性是滲透於整個創造過程中對合一的渴望。性為靜態的一切帶來動力,它是對立的兩極相互吸引,並在這吸引之舞中通過與另一方融為一體再落回自身以體驗狂喜。沒有性的力量,就沒有被創造的實相。
 

你們可以將創造看作"存在"和"成為"的遊戲。首先是"存在",一個亙古的、無法分割的存在,它包含了一切,也滲透於一切之中。之後則是處於運動狀態的"成為":它為"存在"賦予形態,為"存在"進入更豐富的"意識存在"狀態創造可能。"成為"在一個無限的創造之火中造出的各種形態,"存在"經由這些形態認知自己,在一塊石、一朵花、一隻動物和一個人中學著認出自己。這使"存在"感到喜悅,喜悅是創造的目標。"存在"在"成為"不可戰勝的生命力和動力中滋養自己,同時,"成為"則為"存在"不可觸及卻又滲透一切的"在場"而備受激勵。

 
你們,我所愛的人,在你們所做的一切中演繹著"存在"和"成為"之舞。性是"成為",是你走出自我限制、成長、體驗並覺知你是誰的最深層的行動。古希臘人稱之為厄洛斯(Eros,愛神,羅馬名為丘比特。譯注),由此產生了現代用詞erotiek(色情)。厄洛斯是對合一與融合的渴望,是從你自身昇華而出並與使你深感充實和圓滿的力量連接,是你在愛上某個人的那一刻體驗到的內在力量。


愛並不只限於性關係,事實上,你會愛上使你充滿熱情、使你願意付出很多時間、使你獲得靈感、你自願去做的一切事情。這可以是工作或業餘愛好,可以是藝術活動、林中散佈、與你的孩子做遊戲或與朋友交談。在你能夠敞開心靈、感到備受激勵或與外在的某物某人接觸時體驗到合一的一切場合,都有厄洛斯在運作。

 
在性關係上,厄洛斯之力可以使人們之間產生深度的連接,並在他們之內喚醒強烈的愛的力量。當你的生命體於心、靈魂和小腹對他人敞開,性便會以其真正的形象綻放。這不僅意味著肉體上的享樂和衝動,也意味著在感受上因著"在一起"的能量而揚升和舞動,由此產生的喜悅可以幫助靈魂將她的光與靈感更加深植於地球。


厄洛斯打開了使你最深層願望得到實現的大門,也打開了使你受到深度傷害的門。在性中,你最熱烈的生命之火與你最大的脆弱相遇;在性中,你敞開自己,付出自己,也最容易被觸動。當你的性能量被傷害、羞辱、虐待或被壓抑時,會在你的靈魂上留下深深的刻痕,最基本的情感—安全感—受到侵害,遭受性暴力是你作為人最深的痛苦之一。
 

最近幾千年來分娩過程中的劇痛有著幾個原因。許多女性在最低的三個脈輪處與她們的身體沒有很好的連接。她們在精神上將自己拒於這一部位之外,或者這個部位因為性方面的痛苦經歷而硬化。懷孕,這一強烈的能量變化影響了最低三個脈輪的內部能量管理,它可能會導致強烈的情感波動和身體的不適。並非所有的身體不適都起源於妊辰期身體發生的變化,能量(心理)也是導致這些不適甚至分娩之痛的重要原因。當女性在腹部不再感到不自在、敢於感受和指明痛苦、敢於坦然地為她們的願望和夢想站出來,且敢於全然地享受性,懷孕分娩之痛便會減少。她們將更加投入這一過程,更加信任自己的身體並因此消除許多恐懼和壓力,這樣,痛感就會大幅度地降低。


男女性能量的失衡不僅表現在 女性身上,也對男性有著影響。因著占統治地位的、過於注重理智思維的男性能量,男性關閉了他們的情感。各種關於"作為男性"的主導觀念使他們無法公開展示自己內心的情感,無法跟從內心。男性中的女性能量受到了壓抑,許多敏感的男性感到失落,忍受著自我懷疑、恐懼和無能的痛苦。


男性的情感壓抑也可能會導致對性強烈的執著,並因此使女性感到不悅和過分。當一個男性自我表現為硬漢時,你會看到他那渴望與女性能量融合的原始願望扭曲成了純粹的肉體上的性飢渴。這一肉體上的飢渴並未涵括厄洛斯的整個次元,除了能夠獲得外在的短暫的壓力釋放外,根本無法滿足他深度的靈性和情感需求。他將永遠地處於不滿足的狀態,與女性保持一種愛恨交加的關係,對她們產生執著。這暴露了他在情感上的依賴性,雖然他想表現得剛強和無法接近,就像一個"真正的男人"那樣。


解決這一兩難之局的唯一辦法就是敢於與自身的女性能量建立連接,找到通往自身情感、願望和厄洛斯的通道。試著在一個不斷告訴你要壓抑女性能量的環境中這樣做,看看有什麼後果?無論男性和女性都曾經遭受過對女性不友好且敵視自身感受的男性能量的壓制。

 
在此意義上,同性戀在你們的歷史上是一個賜福。同性戀創造了使男性可以將其女性能量更強地具體化並與其男性能量合一的通道之一。同性戀在你們的社會中扮演著一個進步的、靈性的重要角色。因著他們的與眾不同,他們的獨創性和藝術天賦,他們常常是挑戰和衝破界限的人,這需要勇氣和自信。在性角色分配嚴格的區域,同性戀對占統治地位的道德規範是一種深度的挑戰,喚起了許多嫌惡、暴力和仇恨。在一個社會中,男女性能量之間的不和諧越強烈,就越難以寬容和尊重的態度對待同性戀。


同性戀使男女性能量以融合的形式具體化,從靈性角度講,這是靈魂自然的狀態。難於接受男性同性戀的社會,常常有著強烈的控制欲,且對女性能量充滿流動性的、無疆界的一面有著深度的憎恨。女性能量的這一面被看作是反覆無常、歇斯底里且不理智的,因為無法用理智思維來控制它。在女性中這一能量也受到壓抑,通過將她們的角色減為母親、伴侶和家庭婦女。當這一能量在男性同性戀中展現出來時,所有傳統的界限都被打破,引起了相應的反應。對於同性戀的盲目憎恨常常與對感知情感的深度恐懼成正比。若干世紀以來,我們一直尊敬同性戀者,在極度二元化的世界觀中,他們作為獨行俠,維持了兩性之間更平衡的能量。

 


c 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瑪利亞通過帕梅拉傳導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0mu9c.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