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成為一個有毒癮的孩子的母親,雪倫希望學習到什麼?或者說她希望如何學習?


她經歷了一些狀況,證明了她的能力與智慧有時候仍是無法控制她週遭的一切,包括她兒子的行為。她也得學會尊重身邊的人所選擇的道路,即使這條路和她自己的不同。她在這一個課題上學得相當好,同時也藉此測試並擴展了她的慈悲心,以及她對人性本善的信念。

 
雪倫沒有接受有毒癮的人都很「壞」這樣的想法—這樣想是錯誤的,而且很可能因此需要在之後的轉世中尋求療癒—反而在她自己經歷痛苦時,請這些人給予幫助,藉此看見他們的好。她很願意接受別人所給予的愛,而這樣做也給了別人一個很棒的禮物—表達愛的機會。因為我們靈魂的真實本質就是愛,所以如果我們能在肉身中做到給予愛並接受愛,我們就會覺得這一生非常值得。

 
她的靈魂在過去許多次的轉世裡已經經歷了很多了。她的經歷已經很完整而且圓滿。所以,這一世再度轉世到這個肉身裡,對於自己本身擁有這種程度的智慧與瞭解,她也有了更多的認識與體悟。所以她有一種跟身邊其它人不一樣的認知、一種傲慢的感覺,讓她需要學會謙遜。


一個人只有在經歷過絕望的時刻、經歷過完全無法控制結果的狀況之後,才能懂得體諒、才能懂得慈悲。並不是只要看著別人去經歷,或是從書上讀到,或是有人告訴你這種經歷,慈悲心就會產生。唯有透過自己親身走過,一個人才能夠獲得這樣的體認。

 

你會對一個有毒癮,而且正在努力希望能瞭解其中更深層心靈意義的讀者,說些什麼?
 

「尊重你自己的過去,這是非常重要的,認識你自己,學著瞭解你自己是誰,然後好好愛自己。」天使說。

 
我問天使,對那些有毒癮的年輕人、那些覺得他們讓父母失望的人,或感覺到其它形式的罪惡感或自我批判的人,說些什麼。

 
他們選擇了自己要走的路,心中懷著一個真實的目標。在你們的國度中,有時候,身邊其它人強加在你身上的價值觀或評價,會遮蔽了真實的目標。文化或家庭的壓力就是一種。年輕人的人生中現在開始了一種運動,要超越普世的價值觀,並且要讓舊有的宗教體系、教育體系、科學體系、政治體系—這些在你們的國度中屬於主導控制與支配的東西—要不然就更加開闊,要不然就徹底毀滅,然後再建立起新的體制。」

 

對那些在心裡批判吸毒者,但是現在卻希望自己不要繼續批判他們的讀者,你會說些什麼?


在大部分情況裡,周圍的人的批判,可以幫助這些正在經歷毒癮的人,讓他們完整體會到所有的情緒,他們會知道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也是走上這條路所必須經過的一部分。所以,所有事情都是有用的。在你們國度中,所有被創造出來的事物是具有意義的。所有事物都值得尊重。無論是你同意他們作法,或者是能夠體諒他們都好,這些人需要被尊重。

 

一個身染毒癮的人,要如何在遭人指指點點之中有所成長呢?

 
遭人指指點點會讓他們創造出限制,在這之中,他們一定要能認為自己是值得別人和自己去愛的,儘管事實上有一些人很不能接受他們的行為。如此一來,他們才能克服。


和大部分的我們一樣,雪倫和東尼設計了從反面學習的人生:他們編排了暫時的肉身角色,這個角色與他們永恆的非肉身身份有著顯著的對比。東尼並不是一個有海洛因毒癮的人,他是一個勇敢的靈魂,敢於接受在人生中染上毒癮的挑戰,藉此來學習自我培育。

 
而雪倫,她既不是一個挫折的母親,也不是一個會看著那些有毒癮的懷孕女性,暗自在心裡質疑:「妳怎麼可以這樣做!」的護士。相反地,她是一個充滿了愛的靈魂,計劃了讓自己挫折與指責別人的狀況,藉此,她或許最終可以體驗並認識到,自己就是尊重、寬容與慈悲的化身。


超越追尋個人的經歷與智慧,雪倫和東尼以一種為全體人類昭示的使命感,一起做出了讓東尼染上毒癮的計劃。這是光工作者的計劃,他們的生命藍圖必須要分享內在的光,讓所有人都能向上提升。

 
在她出生之前,雪倫就知道她會因為兒子的毒癮,而發起一個計劃,來幫助染上毒癮的懷孕女性。在她出生之後,雪倫可以運用自由意志,讓自己的心慢慢僵硬,並且不願意向外求援。然而,透過多次的前世經歷,她已經進化到一個程度,這時慈悲就是她能做出最好的回應了。大家眼前都可以很清楚的浮現出這個畫面:東尼計劃了讓自己染上毒癮,而雪倫說:「我會做你的母親,由始至終都會愛著你,而且我會藉由這個經歷來幫助其它人。」

 
雪倫和東尼的故事提醒了我們,肉身世界只是個假象,在其中所出現的一切,都不是看起來的那個樣子。有時候,這種對人類的奉獻會以大規模的公眾活動來進行。更常見的是,它會以機會的方式出現,讓我們能夠超越自己對他人的批判。批評會讓我們與被批評的人之間產生分別,而這份分別心,會創造出恐懼,而且讓我們無法看見我們出生前就知道的真相:我們皆為一體。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巨大、合一的意識體中一個微小的部分、是上帝心臟裡的一個細胞。去批評責備別人,就是讓自己與神性分離:放下分別心,你就會記起這一切。

 

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我們對他人的批評會召喚出我們自己的哪些部分呢?


如果,舉例來說,我們批評一個有毒癮的人很軟弱,那麼其實我們自己也有某個部分是自己也覺得很軟弱的。如果我們沒有在某些時候、某些狀況中看見自己很軟弱,那麼我們就不可能會去批評別人很軟弱。相反地,我們可能根本不會注意到那些被稱之為軟弱的行為和個性了。


所有對別人的批評,其實都是對自我批評的面具。它也必須是這樣。當我們勇敢的丟開面具,並勇敢的承認我們對自己真實的感覺,深遠的靈性成長就會發生。這個過程非常困難,而且需要堅定的對自己坦誠才行,但是隨之而來的收穫卻是非常大的。

 
雪倫現在具體的實踐了不批評別人這一點。兒子毒癮復發時,她並沒有責罵他,反而是提醒他,在戒除毒癮的過程中,其實他有很多次都成功。她給了染上海洛因毒癮的懷孕女性無條件的愛與溫暖。她在那些網絡上認識的人身上,看到的不只是毒癮所帶來的麻煩,她還深入了他們的靈魂之中,看見了慈悲與關懷。她對他們完全沒有憐憫的感覺。就像格琳娜在之後告訴雪倫和我:「憐憫分隔了我們,而慈悲則讓我們合一。」去憐憫一個人,意思就是把這個當成受害者來看待,也因此無法看見這個人活在計劃好的考驗中所展現出來的勇氣。


現在,雪倫唯一會批判的人就只有她自己了。這份自我批判有部分來自於她認為自己不夠完美。我們的信念,特別是那些關於自己的信念,建構了許多天使所說的限制。要學會好好愛自己並接受自己,需要我們找出這些對自我的想法,並推翻它們。我非常衷心的期盼,這場與天使的通靈會能幫助雪倫—以及其它那些孩子染有毒癮的父母親—看見,沒有什麼好責怪。


批判也是種思想,而思想是活生生、會流動的能量。因為能量會吸引類似的能量,所以批判也會吸引愛批判的人。這世界是面鏡子,我們在其中看見自己。如果我們身邊有好批評的人,那麼很可能是生命要我們檢查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也喜歡批評,或者有愛批評的傾向。

 
雪倫面對兒子染毒癮的經歷還帶來了另一個禮物:加深了她對人性本善的信念。想想雪倫所做的選擇。她大可以選擇相信人生比痛苦和掙扎還要難熬,她也可以選擇相信其它人都會傷害她、批判她。她可以選擇相信人生最好的存活方式就是讓自己的感情麻木,並且在情感上與別人保持一段距離。相反地,她選擇告訴其它人她有多掙扎,並且接受他們所給予的愛。她堅強到願意承認自己脆弱、她拒絕悲苦與批評的折磨,藉此,她對愛有了更深層的認識與理解,如果沒有東尼染上毒癮,那麼這一切就不可能會發生。就像天使所說:「在你們的國度中,要透過情感才能成長。」雪倫選擇要在肉身世界中去感受愛,而這個肉身世界中的對比,剛好可以提供無形界所不存在的選擇,因此雪倫緩緩從她自己內在接收了對愛更深層的認識。
 

雪倫在這一世中給予和接受的愛所帶來的影響,遠遠超過了她個人的範圍。「你所做的事情、所說的話、所想的想法,全部都會製造出漣漪效應。」這句話中的真理一點都不誇張。就像石頭丟進池塘裡一樣,我們的生活也會對無限遠的遠方產生影響。我們無法透過眼睛看見這些擴散效應,但它們會反射到整個宇宙中。


這麼看來,自我的轉化也可以改變其它人—如果他們已經準備好要接收能量效應。而藉由培養對他人選擇不同道路的尊重與寬容,雪倫也讓我們每一個人都更容易去尊重,並接受我們生命中其它人所做的選擇。藉由對東尼展現慈悲,雪倫也為我們鋪了一條路,讓我們可以去表達自己的慈悲。透過她對MOM計劃中那些女人的愛,她學會了將愛給予那些如果不這麼做,那她就永遠不可能會遇見的人。

 
當她發現何謂自我寬恕,她也在那些永遠不會聽見她的話的人心中,種下這樣的種子。當一個人療癒了他自己的某個部分,全人類都會因為這股增高了的振動頻率而獲得療癒。我們的力量就有這麼大。有時產生的效應是立即可見的,而另外一些時候,它們就比較不那麼直接,也不容易被察覺,但影響的力量還是一樣。世界會跟隨著我們能量覺醒的方向移動。

 

 

作者:羅伯特.舒華茨
譯者:張國儀
選編:宛沂
本文摘自《從未知中解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0776da80102w3y3.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