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客機墜毀、「今日俄國」(Russia Today)創始人在華盛頓的「心臟病發作」、洛杉磯上空驚人的驚似UFO的導彈測試、巴黎槍擊事件以及土耳其擊落俄羅斯戰機,這一切或許預示著為大揭露而戰的戰爭正在達到它的高潮。

 
至少有六個不同的內部人士消息來源正告訴我們,聯盟(the Alliance)已經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他們最終同意推進大揭露。
 

大揭露包含機密信息的大量公開,這些信息會完完全全改變我們認為我們知道的關於當今世界的所有一切。這可能包括某種形式的官方聲明,在不久的將來,宣告地外智能文明正造訪地球。一個短期的計劃方案目前已經正在被實施—而關於告訴我們多少,以及什麼時候的長期計劃方案仍在談判之中。

 
所有這五起極不尋常和暴力的事件全都發生在大部分我們的內部人士洩露這個新的情報給我們之後…而他們彼此獨立。
 

「舊世界秩序」不想這件事發生

 
現在只有舊世界秩序的「陰謀集團」組織反對大揭露。和往常一樣,他們正在使用恐怖主義來試圖阻止它—對抗俄羅斯和法國。這些攻擊或許是為了威嚇聯盟國家和製造恐懼,希望這樣它們會重新考慮它們公開大秘密的決定。


不管現在正在打響的這場秘密和致命的戰爭如何,未來的幾周和幾個月可能會最終產生一些非常激動人心的變化。有太多的事情正在同時發生著,所以我們覺得把我們所知道的東西總結進一份調查(報告)中著實重要。

 
請注意:如果你把這篇文章轉貼到你的網站或社交媒體上,因為可能會有更新,所以請將你的讀者鏈接回這個原文出處。

 
作者註:發佈後三個小時,我們受到了一波巨大電湧的衝擊,它使這個網站崩潰了七個小時。服務器告訴我們它看起來像分佈式拒絕服務(DDoS)駭客攻擊。

 
我們對這些悲劇的遇難者深感同情就像所有其他人一樣,我們對俄羅斯客機墜毀和巴黎槍擊事件感到震驚和傷心。而且到底為什麼土耳其,美國的盟友,把正在轟炸伊斯蘭國(ISIL)—所有人的頭號敵人恐怖分子的俄羅斯戰機擊落?

 
直到這一切開始之前,幾個月以來事情都很平靜—從大規模的負面事件還沒主導著我們集體關注點的這個意義上講。當我們在八月下旬寫下《令人驚恐的全球事件》時,「終局」似乎正在非常迅速地接近。


我們還有兩個更大章節的資料準備就緒,但當明顯發現關鍵時刻還沒有到來,便將它們暫時擱置。無可否認,也有必要抽出一點時間,透下氣,並重樹我們的決心,好繼續打這場仗。鑒於我們現在在新聞中看到的和從內部人士那裡聽到的,我們一直期待的改變的時機此刻正在發生。


11/25:俄羅斯在被擊落的俄國噴氣式飛機附近轟炸敘利亞反叛軍
https://ca.news.yahoo.com/russia-bombards-syrian-rebels-near-downed-russian-jet-122428258.html

 
這起事件是半個世紀以來俄羅斯與北約成員國之間公認的最為嚴重的衝突之一。

 
內部人士的資訊是故事的一部分

 
如果你對這些還是新手,發現自己在問「什麼內部人士」,或是一些沒那麼禮貌的東西,我們與多個揭發(告密)者的接觸可以很容易得到證明—有影片為證。
 

我(大衛)在2001年參加了「披露項目」(Disclosure Project),以39位內部人士為特寫。我出現在《天狼星》專題電影裡,其中也談及了這些進程。

 
一篇提供關於《天狼星》詳情的文章在赫芬頓郵報的「最多觀看」側欄被放置在顯眼的位置超過一個星期。

 
我和卡米洛特項目緊密合作,在他們的頭四年裡,它是一個團隊,發佈了很多揭發(告密)者的影片—並因此遇見了很多他們的內部人士。
 

在Pete Peterson的卡米洛特影片的第二部分裡你可以看到我。自從六年前我們做這個錄影以來,Pete一直都是一個非常可靠和可信的消息來源。
 

在蘇黎世拍攝這個影片的中途,我也被叫上與NASA宇航員Brian O" Leary博士和太空計劃內部人士Henry Deacon同台。

 
如今在Gaia網絡上有一整個節目,裡面是我在採訪太空計劃內部人士科裡·古德,名為《宇宙大揭露》(Cosmic Disclosure)。


《宇宙大揭露》打破了Gaia(前身是GaiamTV)所有之前的收視紀錄,並且現在擁有在規模上可與CNN媲美的觀眾數量。
 

我們多年以來一直在大衛的部落格上披露內部人士的資訊,創作了有爭議性的文章,平均每篇都有超過10萬次的獨立瀏覽量。

 
只要有可能,我們已經盡力尋找可證明的資料來印證內部人士的證詞,這樣你就無須「相信我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儘管進展緩慢得讓人感到痛苦,我們在此處記錄的揭露之戰已經變得越來越明顯了。

 
每週都有無數的新聞故事出現,揭示正在幕後激烈進行的秘密戰爭—在全球範圍內。真相確實比小說更加奇怪和更加精彩—你可以通過瞭解從而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這份調查(報告)將會是一個「長篇閱讀」,但它肯定不會無聊。它提供了一個令人信服的資訊敘述,而我們此前從來沒有總結過。所以無論你在做什麼,放下,繫好安全帶,準備狂奔吧。

 
他們(陰謀集團)需要一個更大的猛擊來獲得同樣的結果

 
悶燒的殘骸、死屍、槍擊、尖叫的受害者和受傷的人群的圖像和影片在像此類的事件發生之後縈繞著我們的夢境。
 

舉起我們的雙手並感覺我們所有能做的要嘛只是為他們的損失感到悲痛,或者只是麻木自己並忽視痛楚,這樣太容易了。

 
這些事件必須隨著時間變得更大和更加齷齪,才能製造大的效果,比如恐懼和恐怖—這就是犯罪者想要的。那就是為什麼這種犯罪被稱為「恐怖主義」。

 
如果犯罪者能夠從中引發一場全面的戰爭—或至少一次「逐段的第三次世界大戰」(piecemeal World War III),如下面其中一條鏈接所說的—那麼他們就得到了他們想要的。

 
如果我們忽視真相,我們便背棄了未來的受害者

 
頂級媒體頭條只有一個短的關注期,而且每次只關注一個重要事件。一場新的戰爭或者大規模死亡(事故)能夠很好地做到轉移注意力。

 
這些災難是令人震驚的提醒,提醒我們還沒達到我們的目標—一個和平、和諧的未來。當無辜的人們繼續死於這些罪犯之手,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無所作為,並等待下一次災難的到來。在像這樣的事件發生後,「回去睡覺」很容易—但只會再一次被帶入恐懼,當下一個大新聞故事出現時。

 
通過揭露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真相,我們可以努力摸索出一套解決方案,能夠永遠將地球從恐怖主義當中解放出來。不管我們有沒有意識到,藉由瞭解和分享真相,我們正在幫助一個正致力於戰勝製造這些攻擊的犯罪者的(國際)聯盟。

 
我們會在這份報告中分享詳細的關於這個龐大的國際聯盟的新資訊,以可證明的事實來匹配內部人士的信息。這場遊戲是如此的致命,以及壞人是如此的殘忍,以致幾乎聯盟的每一個行動都需要被隱藏在秘密的掩護之下。
 

誰是恐怖分子?

 
一旦你醒覺到我們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真相,你便不會再以同樣的方式看待像此類的大規模恐怖事件了。儘管有真正的穆斯林極端主義分子在如ISIL這樣的組織裡工作,但更大的問題是,是誰在資助他們,以及出於什麼目的。


有大量充分的證據表明,像ISIL這樣的組織是供「舊勢力當權者」(Powers that Were)差遣的「代理軍隊」,以達成他們的政治目標。
 

秘密政府辛迪加

 
誰是「舊勢力當權者」?

 
你喜歡叫他們什麼都行。他們是一直在幕後主導著西方世界的秘密政府辛迪加。發現他們秘密地擁有並控制著20世紀每一場重大戰爭的敵對雙方令人感到震驚,如我們在《金融暴政》中所揭示的。這不是一個「網路陰謀論」。相關資料浩如煙海,無可辯駁。希特勒只是九頭蛇最可憎的面目。

 
證人證言在法庭上被承認為證據,而無數的證人已經走上前來並提供了確鑿的證據。

 
這些犯罪集團教唆我們去攻擊、嘲笑和污蔑那些揭露真相的揭發者和新聞記者。

 
這變成了一種情緒處理機制—尤其是對於生長在一個被和諧的公司制媒體的世界裡的老一代而言。

 
它(譯註:指攻擊、嘲笑和污蔑那些揭露真相的揭發者和新聞記者的這種情緒處理機制)幫助我們免受發現「臥室裡的人」正和我們一直支持和深愛—在這個情況下,給他投票的那個人睡在一起的那種震撼的背叛感。

 
我們曾與之交談的每一個內部人士都有直接、親身的體會認知,知道這些秘密政府辛迪加確實存在的事實。我們記錄了(來自內部人士的)情報後來被證明是正確的—並作為重大頭條出現的諸多例子。這些辛迪加集合了匪夷所思的資源來奚落和掩埋真相—以期動搖你的意見。

 
有一個更大的故事正在發生著

 
我們所看到的很多最大的(新聞)頭條在它們背後都有一個比我們意識到的更大的故事正在發生著。根據多位內部人士的消息,真正的故事可能很快就會被以一種驚人的、重大的方式公諸於眾。它會迅速帶來我們有史以來最大的大規模覺醒。
 

這些辛迪加打壓和控制了包括自由能源、反重力、門戶旅行和物質發生器(materializer)這類的科技—以及能夠療癒地球的工具。關於地球內部及周圍智能文明的普遍存在,一直追溯到數百萬年前,我們也一直被蒙在鼓裡。

 
我們受到我們現在聽到的聲音足夠的鼓勵,得以「將這一切全都發佈出來」,在這份調查(報告)中。
 

說實話,我為最近的新聞更為感到激動,比起我在這趟旅程的任何其它點上。我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這一切是如何展開的。

 
一旦決堤—而顯然它必定會如此,這是遲早的事—它會最終證明這麼多年面對致命威脅和恐嚇的孜孜不倦的努力是正確和值得的。


「ISIL」是否真的受到西方的資助和控制?
 

對於未入門的人來說,認為ISIL是由西方(國家)經營,由「大到不能倒」的銀行資助的這種觀念是如此的叛逆和瘋狂,以致根本不可能去考慮。

 
雖然如此,讓我們現在回顧並在我們於8月24日的 《令人驚恐的全球事件》中分享的第一組鏈接上擴充一下。

 
在俄羅斯客機爆炸和巴黎大規模槍擊事件發生之後,關於「ISIL是誰以及是什麼」的問題便有了更大的緊迫性。
 

我們第一條來自紐約時報的鏈接揭示出,伊拉克和伊朗的政府,在最高層,都認為它是事實,即ISIL是西方的代理軍隊。

 
讓這個聲明變得如此重要的部分原因在於這一簡單的事實—即一個像紐約時報這樣的機構竟會提到它。

 
他們正在大眾中播種一種新的想法,使用它只是伊拉克和伊朗政府內部的一個「陰謀論」的這種「合理推諉」(似是而非的否認)。
 

伊拉克和伊朗有什麼樣的情報,導致它們相信ISIL是西方的創造物?

 
9/21/14:紐約時報:ISIL和CIA是不是一夥的?

http://www.nytimes.com/2014/09/21/world/middleeast/suspicions-run-deep-in-iraq-that-cia-and-the-islamic-state-are-united.html?_r=0
 

巴格達—美國已經指揮一場逐步擴大的,運用致命空襲打擊伊斯蘭國的極端主義分子的戰役超過一個月了。

 
但那似乎沒能平息從巴格達的街道到伊拉克政府的最高層仍在流傳的陰謀論,即C.I.A.在暗中支持它現正打擊的同一群極端主義分子。
 

「我們知道是誰創造了"達伊沙"」(Daesh,譯註:美國政府正式宣佈,今後不再用「伊斯蘭國」稱呼中東恐怖組織—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而改稱為「達伊沙」,同時也不再使用「ISIS」稱呼這一武裝組織。負責打擊中東恐怖組織的聯軍司令,美國陸軍中將詹姆斯·特裡解釋說,DAESH是阿拉伯國家對「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的英文縮寫,DAESH一詞與阿拉伯文中的「踩踏」一詞發音相似,用DAESH稱該武裝更能反映人們對它的憤怒和蔑視。另外,廣大阿拉伯國家認為,使用「伊斯蘭國」一詞既褻瀆了伊斯蘭教,也會賦予該組織某些合法性。),巴哈·阿拉吉(Bahaa al-Araji),伊拉克副總理說,使用了對伊斯蘭國的阿拉伯文簡稱,在禮拜六一場由什葉派教士穆克塔達·薩德爾(Moktada al-Sadr)發起的示威活動上,以警告美國可能會部署地面部隊到伊拉克。

 
在上周的一場演講中,薩德爾先生公開指責C.I.A.創造了伊斯蘭國。訪問表明,數千名示威群眾大都認同這一理論,其中包括數十名(伊拉克)國會議員。(一般認為薩德爾先生與伊朗關係密切,而這種陰謀論在那裡也相當盛行。)

 
Omar al-Jabouri,31歲,一個來自巴格達的主要由什葉派占主導的地區的遜尼派穆斯林,他參加了此次集會,說:伊斯蘭國是美國和以色列的一個創造物,這對每個人來說都很明顯。
 

揭發者Everett Stern揭露ISIL是由匯豐銀行和摩根大通提供資金

恐怖主义由汇丰银行和摩根大通资助.jpg  

 
在這個兩分鐘的影片短片中,取自《令人驚恐的全球事件》中的第二條鏈接,我們遇見了遠沒得到充分報導的匯豐揭發者Everett Stern。

 
作為一名現在站出來的內部人士,Stern自信地分享了證明像匯豐和摩根大通這樣的大銀行正在資助ISIL的各種案例的其中一例。
 

9/24:恐怖主義由匯豐銀行和摩根大通資助

http://xrepublic.tv/node/10563  【在8月24日文章發表後消失】

http://investmentwatchblog.com/terrorism-financed-by-hsbc-and-jp-morgan  【有效】

 
Stern的網站有更詳盡的信息  

 
在Stern的網站上其中一篇最刺激的東西是一封他呈交給美聯儲的信,揭露了他作為匯豐僱員所見證的犯罪範圍。

 
這封信極其詳盡。由於我們調查(報告)的篇幅(有限),我們只會涵蓋足以讓你能夠開始的內容,包括一個特定的案例:

 
Everett Stern的情報報告:給美聯儲的關於匯豐銀行的信

https://tacticalrabbit.com/public-letter-to-treasury-reopening-hsbc-case/

 
作為匯豐的揭發者,我觀察到對美國反洗錢法和一道2010年終止令(Cease and Desist Order)的公然和有系統的違反—我相信這些違反(行為)持續至今。

 
雖然匯豐試圖讓它看上去好像它在遵守美國反洗錢法和2010年終止令,但事實上,它卻從事一項廣泛的計劃來避開那些限制,並批准大量的非法金融交易來增加銀行利潤…

 
這非法行徑結果導致匯豐公然參與販毒、恐怖分子活動和匯錢到國外受制裁的政權,並使其成為可能。

 
Stern將他的發現匯報給他在匯豐的上級並多次被無視、奚落、嘲笑以及最終趕出去。

 
Stern也將這份信息匯報給CIA和FBI。

 
儘管匯豐在2012年12月11日與五個不同的美國政府部門簽訂五項和解協議,依照這些協議,匯豐同意支付19.2億美元的罰金和罰款,但那些和解協議並沒有公佈Stern控訴和在此匯報的具體的非法行徑,而大體是關於發生在Stern受雇於匯豐之前的行為。

 
在2011年6月,作為中東方面的專家,Stern發現一些被任命為反洗錢合規經理的前匯豐收債人正批准交易到加沙地帶的基金會。

 
Stern將此匯報給他的上級,並警告說哈馬斯(Hamas,譯註:全稱「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其被美國國務院認為是一個恐怖組織,是加沙的當選政府,而這些錢可能會被用來給恐怖主義提供資金。

 
他是通過給Jeff Kraft和Luis Viteri發送一封名為「合規過失」(Compliance Error)的電子郵件來匯報的(附件為「證據4」)。


隨後,Jeff Kraft把Stern拉到一個公議室裡並威脅要炒了他。Kraft說:「你知道如果政府發現那封"合規過失"郵件會發生什麼嗎?他們會關掉我們。」

 
「你TM的明不明白我們頭上有一道終止令,而你卻在書面中說我們有合規過失!?」
 

「Gary Peterson會在兩秒之內炒了你,如果他發現這個的話。」

 
當Stern嘗試解釋這個情況給Kraft,Kraft說:「哈馬斯不是一個恐怖組織—他們是被選上去掌權的。」  

 
彭博社報導19.2億美元的罰款
 

以免萬一有人說Stern是在「胡吹」和「瞎扯」,這裡是一篇彭博社的文章,關於匯豐被要求繳納的19.2億美元的罰款。

 
要知道這一點—匯豐承認給在伊朗、利比亞、蘇丹、緬甸、古巴和墨西哥的組織提供資金,作為它們協議的一部分。這完全違反了《對敵貿易法》,並提供資金給理應受到經濟制裁封鎖的恐怖分子組織。

 
19億美元的罰金只是在這項調查中被發現的,沒有受到監控的電匯6700億以及洗錢出墨西哥的94億的一小部分。

 
7/3/13:匯豐法官批准19億毒款洗錢協議

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3-07-02/hsbc-judge-approves-1-9b-drug-money-laundering-accord

 
匯豐控股有限公司和美國的19億美元協議被聯邦法官批准生效,以撤消對它使拉丁美洲販毒集團得以洗掉數十億美元的指控。

 
美國地區法官John Gleeson在紐約布魯克林,昨天於一項暫緩起訴協議上簽字落款,該協議是這家總部位於倫敦的銀行的和解(協議)的關鍵部分。
 

Gleeson在他的判令中說道,他在這件事上是在行使「監督權」,儘管銀行和政府聲稱他沒有權力批准或否決它…

 
匯豐被控沒能監控超過6700億美元的電匯款項和從墨西哥匯豐銀行購買美國通貨的超過94億美元,從而使洗錢成為可能,起訴人說。


該銀行也違反了美國對伊朗、利比亞、蘇丹、緬甸、古巴的經濟制裁,根據在這個案件中提交的一份犯罪信息。

 
民事處罰

 
該銀行,歐洲最大的一家,同意按照和解協議支付沒收處罰的12.5億美元和民事處罰的6.65億美元,起訴人在12月宣佈道。

 
在同一個月的一場聽證會上,Gleeson告訴起訴人,對於這項協議有一些「公開的批評」(publicized criticism),(因為)它讓銀行和管理層在那些指控上得以逃脫進一步的犯罪訴訟。

 
Gleeson說他會繼續監督協議的履行,在此之下,該銀行同意不去爭辯對它的犯罪指控—沒能維持一個有效的反洗錢程序,沒能進行盡職調查,以及違反《對敵貿易法》和《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

 
Newsmax深入報導了那些直言不諱的細節

 
顯然,「公開的批評」是一個相當不確切的說法。如今網上有那麼多的信息,一個像這樣的故事很容易會被埋沒—而它確實如此。

 
這是揭發者Everett Stern在一次Newsmax採訪中所要說的關於這項匯豐支付的19億判決的內容:

 
7/30/14:匯豐揭發者:銀行在資助恐怖主義

http://www.newsmax.com/Newsmax-Tv/HSBC-Everett-Stern-banks-terrorism/2014/07/30/id/585888

 
匯豐銀行的揭發者Everett Stern,Tactical Rabbit公司的CEO,說像匯豐這樣的銀行不僅知道,還已承認和給恐怖分子提供資金的公司做生意。
 

「匯豐是暫緩起訴協議的一方,和摩根大通及花旗銀行,它們全都已經承認做過這些事。"Stern在週三Newsmax電視的「MidPoint」節目上告訴Ed Berliner。

 
「出於某種原因,主流媒體並沒有報導此事,而美國民眾不明白這些銀行實際上是在資助下一個9/11。」他解釋道。

 
Stern在2011年揭露了匯豐的一次洗錢操作,當他發現該銀行在讓恐怖分子組織真主黨獲取數百萬美元的資金。

 
「我發現的是對線路過濾器(wire filter)的犯罪性操控。」

 
「有數以億計的美元從加勒比超市(Caribe Supermarkets)流出,它位於岡比亞,由Tajideen兄弟所有,他們是真主黨的金主。」他解釋道。

 
「而那筆錢(當時)正經由美國被洗,然後回到黎巴嫩。」他說。

 
「它在給真主黨提供資金,這就是在匯豐發生的事。」Tactical Rabbit公司的這位CEO說道。

 
司法部罰了匯豐20億美元,「那是它們五周的利潤,就那樣了。」他補充道。

 
儘管洗錢通常被視為一種白領階層的犯罪,「但這些人的手上卻沾著美國士兵的鮮血。」


赫芬頓郵報報導了一個更近的案例

 
在支付五周(利潤)的罰款後,匯豐按理會說「我們永遠也不會再犯了」—但情況並非如此。

 
一年後,匯豐又因公然資助恐怖主義被罰。這直接歸功於Everett Stern勇敢的努力去說出真相。

 
這個故事甚至登上了赫芬頓郵報,證明這不是一個「網路陰謀論」。

 
John Gleeson法官顯然沒能成功地監控匯豐,在他對它們的19億判決被提交以及它們支付和解款項之後。

 
Everett Stern是做出正確事情的一個榜樣。他發現匯豐在給各種恐怖組織匯去數以億計美元的資金,於是他將此事匯報。


注意匯豐是如何試圖邀功的,說這個信息是「自發匯報的」—而事實上是多虧了Stern,一個像斯諾登那樣的揭發者,它才得以被公佈:

汇丰因恐怖分子交易被处以小小罚款.jpg


12/18/13:匯豐因恐怖分子交易被處以小小罰款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3/12/18/hsbc-terrorists_n_4467329.html

 
一家大型的美國銀行已經同意一項和解協議,因其代表為武裝組織真主黨提供資金的金主轉賬,財政部於週二宣佈。斷定匯豐的行為「不是存心或魯莽舉動的結果」後,財政部的海外資產管理辦公室接受了銀行32,400美元的結賬。財政部提到,如匯豐在給赫芬頓郵報的一份聲明中所提及的,這些違反(行為)是自發匯報的。
 

Everett Stern,一位前匯豐合規經理,曾向他的上級控訴和真主黨有聯繫的交易,告訴赫芬頓郵報他「同時感到狂喜和沮喪」。

 
「那些是我的交易,我匯報了它們。」他說,對政府在採取行動感到滿意。
 

但是,他補充道:「讓我感到苦惱的是,那些是少數的交易,而我看到數以億計的美元」被轉移。
 

Stern說他希望政府對匯豐的執法行動沒有止於最近的和解。

 
「他們承認資助恐怖主義,而他們被處以32,400美元的罰款。要是我那樣做了,我會終身監禁。」他說。

 
匯豐的罰款少於在和解協議中涉及到的,該銀行在2010年12月到2011年4月之間代表一家開發公司轉賬的40,165.07美元,財政部說這家公司為在非洲真主黨最大的一些金主充當前線。
 

而政府看門狗聲稱匯豐在過去的五年裡並無「本質上相似的明顯違反行為」很可能會引起一些人的驚訝和側目。
 

在2012年12月,該銀行同意為轉移資金而支付19億美元的和解費用,一份2012年的參議院報告發現這些動作可能幫助了販毒集團和一家CIA已經追蹤到和基地組織有關的沙烏地阿拉伯銀行。

 
大量銀行家的可疑死亡

 
你剛才讀到的只是一個揭發者所能揭露的—在各種「大到不能倒」的銀行和金融機構的其中一家當中。
 

在過去的三年裡,和後斯諾登時代重合,在銀行和金融行業發生了大量暴力的死亡事件。鑒於大部分這些「自殺」是多麼的可疑,這可能是銀行本身針對任何潛在的揭發(告密)者而展開的一場大規模恐怖行動。
 

一份包含在最近的過去75位不同銀行家的可疑死亡的名單被發佈在「美聯儲的秘密」(the Secrets of the Fed)網站上。單在2014年就有至少36起發生。網絡搜索顯示,這些名單已經在各種不同的陰謀分析網站上廣泛流傳。

 
「美聯儲的秘密」的名單上的每一條鏈接都指向「Michael Tyler」的一個部落格,部落格上主要有陰謀信息,以及不幸的是,還有種族主義的內容。

 
其中一個內容裡貶低亞洲人的例子是2015年11月2日的「搞笑的中式英語標誌」。

其中一个内容里贬低亚洲人的例子是2015年11月2日的“搞笑的中式英语标志”。.jpg  


如果Michael Tyler確實是一個真實的人,那麼將種族主義的內容和一項如此嚴肅的調查混在一起,放在同一個網站上肯定不是一個好主意。

 
這是陰謀集團所使用的戰術之一,以破壞信息的可信度。不管怎樣,這個網站擁有我們在網上找到的最大份可證明的銀行家自殺的名單。
 

這是Tyler最新的包含66起銀行家自殺的名單,從2013年到2015年6月。不像「美聯儲的秘密」的名單,這些鏈接指向真實的網站而不是Tyler的。
 

策劃自殺是陰謀集團慣用的一個戰術
 

為了能夠理解你即將讀到的名單背後的秘密,一些額外的信息是有必要的。

 
陰謀集團藉由將他們佈置成看上去像自殺的樣子來暗殺揭發(告密)者,這在那些我曾與之交談的內部人士當中被認為是「常識」。
 

這些活兒通常涉及到一個由受雇傭兵組成的五人小組,他們被稱為「濕工」(wet workers)。像這樣的活兒的總費用通常是5百萬美元。

 
可能是其頭目,幹最髒的活兒,得到2百萬,而其他四個人,提供放哨和支持,分別得到75萬。

 
習慣上是給現金,這樣就不會產生任何可追蹤的,可能稍後會在一項調查中被發現的交易(記錄)。
 

更新:後來內部人士告訴我們,這些小組現在只收黃金。現金不好。5百萬這個數目是正確的。

 
一個「好的濕工」擁有精神變態的人格特徵,這使他們感覺不到恐懼或者壓力,在他們做這些活兒時。

 
他們總是被提供一些信息,使他們相信他們的目標是一個可怕的人,而通過幹掉這些人,他們是在幫所有人一個忙。
 

很多這些濕工最終在某個時候被殺,以確保(他們絕對的)沉默。電影《諜影重重》在這方面是極其準確的—還有其它電影。

 
方法會有變化
 

在某些案例中,像一輛車衝出路面,目標(人物)永遠也看不到他們的殺手。在其它案例中,殺手就只是簡單地直接走向他們的目標。
 

他們在今時今日所做的要比「老套的"披薩裡藏槍"的把戲」複雜得多。
 

一旦這三個人出現(另外兩人負責放哨),目標很快就會明白他或者她沒有選擇的餘地。

 
在目標被給予一個接受他們宿命的機會時,他們通常會以一種非常平靜、放鬆的方式對目標說話,甚至帶有看似真誠的道歉。

 
目標可能會被告知,如果他們沒有寫下他們的遺書,那麼他們認識和所愛的每一個人都會遭到殘忍的折磨和殺害。

 
在很多案例中,他們會被注射一種無法追蹤的鎮定劑,先使他們昏迷,這樣他們就對接下來在他們身上所做的任何事沒有意識。
 

如果這些活兒被設置在戶外或者在一個擁擠的住宅設施,如一幢公寓大樓裡,這樣也會使噪音水平控制下來。

 
濕工們也被訓練要創新,並使用不同的方法,這樣他們的傑作就不會帶上一種「標誌特徵」,如我們會在連環殺手身上看到的。
 

此外,從2006年起所有的車輛都能被黑並通過遙控來駕駛,多虧了一項秘密的法律,使得幹掉某人變得更加容易。

 
一份按時間順序排列包含單在2014年44位銀行家的可疑死亡的名單
 

為了尊重死者,我們已經檢查並確認了高質量的鏈接,連接到關於他們每個人死亡的故事,並按時間順序排列好。

 
銀行家可疑死亡的其它名單包括一些在Tyler網站上沒有的名字,而那些名字同樣也已經被包括在這裡了。儘管在Tyler的名單上,2013年有17起可疑的死亡,但這些事件的最大爆發始於2013年12月,在斯諾登改變了世界之後。

 
我們會從2013年12月開始,一直持續到2014年年底,儘管在這一年之前和之後還有更多可疑的死亡。

 
這些裡面有一些無疑是真正的自殺或事故,而不是策劃的謀殺,但在一年裡面不尋常事件的數量之多足以值得我們關心。

 
2013年12月
 

12/7/13:Joseph Ambrosio,34歲,摩根大通金融分析師,突然死於急性呼吸綜合征—LINK 1,LINK 2

 
12/14/13:Benjamin Idim,25歲,尼日利亞人,鑽石銀行(Diamond Bank)總經理,死於撞車,車上有2百萬奈拉現金(譯註:尼日利亞的貨幣,1奈拉=0.0321人民幣),只有80萬奈拉被找到—LINK
 

12/15/13:Jason Alan Salais,34歲,摩根大通的信息技術專家,被發現死在一間沃爾格林藥房外面—LINK
 

12/23/13:Susan Hewitt,49歲,前德意志銀行總經理,洪水爆發期間在她家附近被發現臉部朝下身處溪中—LINK
 

12/23/13:Robert Wilson,87歲,對沖基金創造人,慈善家,在2000年(資產)淨值為8億,從16樓跳下,判定為自殺—LINK

 
2014年1月
 

1/11/14:David Bird,55歲,《華爾街日報》的長期通訊員,在道瓊斯新聞編輯室工作,14個月後被發現死在河裡—LINK
 

1/19-28/14:Tim Dickenson,瑞士再保險(Swiss Re)的聯絡主管,(該公司)和摩根大通有關係,公司掩蓋了死亡的時間和原因—LINK

 
1/26/14:William "Bill"Broeksmit,58歲,德意志銀行前高級風險管理經理,上吊/可能是自殺—LINK

 
1/28/14:Gabriel Magee,39歲,摩根大通僱員,死於據稱從摩根大通歐洲總部的樓頂跳下—LINK
 

1/31/14:Mike Dueker,50歲,羅素投資(Russell Investments)首席經濟學家及前聯邦儲備銀行經濟學家,自殺—LINK

 
2014年2月
 

2/3/14:Ryan Henry Crane,37歲,摩根大通總經理,突然死亡,死因未知—LINK

 
2/4/14:John Ruiz,摩根士丹利市政債分析師,突然死亡,死因未給出—LINK
 

2/7/14:Richard Talley,前芝加哥銀行家,美國產權服務(American Title Services)的創始人和CEO,用射釘槍射了自己7-8次—LINK

 
2/18/14:Li Junjie,摩根大通(僱員),據稱是自殺,在從摩根大通香港總部跳下後—LINK 1,LINK 2
 

2/19/14:James Stuart Jr.,前國家商業銀行CEO,被發現已死—LINK

 
2/28/14:Autumn Radtke,以前在摩根大通,一家比特幣兌換公司的CEO【同美聯儲競爭】,「疑是自殺"– LINK 1,LINK 2

 
2014年3月

 
3/11/14:Mohamed Hamwi,48歲,敘利亞人,一家金融數據及數據分析公司,Trepp的系統分析員,被槍殺—LINK
 

3/12/14:Edmund Reilly,47歲,中城(譯註:中城是位於美國紐約曼哈頓的一個區域,此區為曼哈頓島最擁擠、最繁華的地區,也是世界上摩天大樓密度最高的地區)Vertical Group的交易員,迎著一輛在長島鐵軌上加速行駛的通勤列車縱身躍下—LINK
 

3/12/14:Kenneth Bellando,28歲,前摩根大通(僱員),捲入倫敦鯨醜聞(譯註:倫敦鯨事件是指摩根大通位於倫敦的CIO部門在CDX上的交易頭寸導致了衍生品市場的劇烈動盪,主要和交易員布魯諾·伊克希爾有關),出身銀行家族,據稱是跳樓自殺—LINK

 
3/24/14:Joseph Giampapa,摩根大通的律師,騎行時被小型貨車撞死—LINK 1,LINK 2

 
3/24/14:倫敦法醫對一連串銀行家自殺死亡開展正式調查—LINK

 

2014年4月

 
4/3/14:Amir Kess,52歲,標石資本集團(Markstone Capital Group)股權基金的以色列共同創始人及常務董事,騎行時被車撞—LINK 1,LINK 2

 
4/4/14:Jan Peter Schmittmann,荷蘭銀行前CEO,在「家庭慘劇」中與妻子和女兒一同被槍殺—LINK

 
4/7/14:Juergen Frick,48歲,Bank Frick & Co.AG(譯註:列支敦士登的一家私人銀行),在銀行的地下停車場被槍殺,開槍者自盡—LINK
 

4/13/14:Tanji Dewberry,副總裁助理,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和兒子一同在房屋失火中喪生,縱火「被排除"– LINK
 

4/18/14:Benoit Philippens,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主管/經理,在自家門前與妻子和侄子一同被槍殺—LINK

 
4/22/14:Lydia(姓氏沒有給出)52歲,法國大眾人民銀行(Bred-Banque-Populaire),在跳樓自殺前「曾質問她的上級"– LINK

 
4/23/14:Li Jianhua,49歲,監督管理委員會非銀行金融機構監管部,心臟病發作—LINK

 
4/28/14:Andrew Jarzyk,27歲,副總裁助理,PNC金融服務集團商業銀行業務,屍體在河裡被發現,(死因)「神秘"– LINK 1,LINK 2

 
2014年5月

 
5/6/14:Carlos Six,61歲,比利時稅務局局長,管理9140名僱員,「偉大的改革者」,被淹死—LINK
 

5/7/14:Thomas Schenkman,42歲,全球基建(Global Infrastructure)常務董事,紐約摩根大通,突然死亡,死因未知/未定—LINK 1,LINK 2

 
5/9/14:Naseem Mubeen,巴基斯坦伊斯蘭堡,ZBTL銀行的副總裁助理,從銀行大樓10樓跳下,可能是自殺—LINK

 
5/23/14:Nigel Sharvin,37歲,阿爾斯特銀行(Ulster Bank)高級客戶經理,蘇格蘭政客的外甥,意外淹死—LINK
 

5/24/14:Daniel Leaf,55歲,前德意志銀行,蘇格蘭銀行/撒拉遜基金管理人(Saracen Fund Managers)高級經理,從1000英尺的懸崖掉下—LINK

 
5/24/14:Mahafarid Amir Khosravi,45歲,伊朗億萬富翁,因他涉足26億金融醜聞而被吊死—LINK

 
5/31/14:Lewis Katz,76歲,在收購《費城問詢報》、《費城每日新聞報》和Philly.com四天後,死於可疑的飛機失事—LINK

 
2014年6月

 
6/3/14:Jan Winkelhuijzen,75歲,荷蘭金融專員,和妻子一起在家裡被發現在據稱是「協議自殺」中被刺而亡—LINK 1,LINK 2

 
6/13/14:Richard Rockefeller,66歲,超級億萬富翁大衛·洛克菲勒的兒子,死於13號星期五,在可疑的飛機失事中—LINK 1,LINK 2

 
6/24/14:Richard Gravino,49歲,應用團隊主管(Application Team Lead),摩根大通,突然死亡,死因未知/未定 –LINK

 
2014年7月

 
7/7/14:Julian Knott,45歲,摩根大通執行理事,全球3級網絡運維(Global Tier 3 Network Ops),據稱對妻子開了幾槍,然後飲彈自盡—LINK

 
7/17/14:Therese Brouwer,50歲,荷蘭國際集團(ING)能源金融單位的總經理,最大的荷蘭貸款人,死於MH17航班飛機失事—LINK

 
7/20/14:Nicholas Valtz,39歲,紐約,高盛集團跨資產銷售部總經理,風箏衝浪時被淹死—LINK

 
2014年8月

 
8/31/14:Tod Robert Edward,51歲,M&T銀行集團副總裁,死於酒駕司機(DUI driver)的駕車殺人(Vehicular Manslaughter)—LINK 1,LINK 2

 
2014年9月

 
9/14/14:James McDonald,56歲,洛克菲勒公司總裁和CEO,紐約證券交易所審計委員會主席,自己造成的槍傷—LINK

 
2014年10月

 
10/20/14:Calogero Gambino,41歲,德意志銀行常務董事及高級律師,涉足Libor醜聞,被發現吊死在公寓中—LINK

 
10/23/14:Thierry Leyne,49歲,和前IMF主任一起成立的投資公司的法國/以色列共同創始人,捲入貿易醜聞中,自殺—LINK 1,LINK 2

 
2014年11月

 
11/5/14:Geert Tack,52歲,比利時人,荷蘭國際集團的私人銀行家,為富人管理資產,離家時沒帶手機或筆記本,屍體在水中被發現—LINK

 

11/16/14:Shawn Miller,42歲,花旗集團總經理,可持續金融的關鍵人物,手腕和脖子被砍,凶器沒有找到—LINK

 
11/20/14:Melissa Millan,54歲,美國萬通金融集團(Mass Mutual)高級副總裁,手上握有華爾街的「商業秘密」,胸部被刺,兇殺—LINK 1,LINK 2
 

11/24/14:Thieu Leenen,64歲,荷蘭人,荷蘭銀行的經理,和妻子一同在淹沒於水中的車裡被發現,判定為「自殺"– LINK 1,LINK 2,LINK 3

 
製造恐懼
 

分享這份資料無可否認會產生問題。內部人士已經一再地說,陰謀集團喜歡人們聽到這些東西,因為它會製造「有用的」恐懼。

 
他們說「有用的恐懼」是什麼意思?它與如果你收到一份出乎意料的披薩外賣要學會關好門窗無關。他們想要你害怕他們。那樣你就永遠也不會選擇大膽地說出來,或做任何事情來阻止他們,因為你擔心你可能會成為下一個。

 
讓我們搞清楚這一點:在《1984》中我們被警告的那個「老大哥」最終是一場信心的遊戲。

 
儘管我們現在知道,監視是一個全球範圍,無可逃避的事實,但只有數量有限的受僱人員在該系統裡工作。

 
不滿的程度在後斯諾登時代是非常普遍的。

 
每個人都是一個複雜的個體,不是一架無人機,而他們對於他們的所作所為會有多種混雜的情感—退一步講。

 
有成千上萬的人正在網上瞭解到陰謀集團最深層的秘密。在這個時候教育你自己幾乎是沒有什麼危險的。

 
無數的人正在書寫和製作關於這些秘密的文章和影片,而且他們堅持了數年,沒有受到任何干擾。

 
為了阻止真相的傳播,某些揭發者被幹掉,但這些是極為罕見的案例。

 
它太昂貴了

 
要記住的另一點是,策劃謀殺費用很大。專業地除掉僅僅100人,要花費5億美元。那會迅速地累加。

 
你剛剛讀到的案例很可能被認為是嚴重到值得上這筆花銷,即使隨著陰謀集團的財政資源不斷萎縮。

 
批評者可能會說:「你是什麼意思?他們可以就那樣憑空印錢,而且他們想花多少就花多少。」


歷史上那曾是真的,但在今天的幕後世界當中,情況不再是那樣了,一場對抗陰謀集團的國際性起義現在正在發生。

 
美聯儲的美元的確曾是「全球儲備貨幣」,但如今一場聲勢浩大的運動正在改變那個局面,如我們即將討論的。

 
2008年的救助計劃(譯註:指次貸危機爆發後美國政府的救市舉措,以及美聯儲推行的量化寬鬆)是在一個空前的規模上做出的一個絕望之舉。如非對於它們的生存有絕對的必要,美聯儲也不會那麼做。

 
在下一章節將會與我們見面的聯盟已經非常努力地去切斷陰謀集團所有的資金來源—而且它很有效。

 
聯盟認為在2008年的時候他們會取得成功,並且是切斷金融(鏈條),迫使救助計劃最先發生的主要原因。

 

 

覺醒字幕組整理編輯:http://www.awaker.cn/97419.html
原文網址:http://divinecosmos.com/start-here/davids-blog/1191-disclosure-showdown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