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原諒我如此詳細地敘述這幾天與強盜有關的經歷。我是想盡可能用一種令人信服的方式,來描述一個完全處於神聖鎮定狀態中的人所具有的能力,以及他如何把一個無法無天的匪幫所展示的能量轉化為一種保護他自身和整個地區的力量。


不僅我們得到了保護,而且那個匪幫的能量在被放大、增強和轉向其自身之後,這些製造毀滅的人最後還自相殘殺了起來。方圓數公里的地區都徹底得以保全,儘管居民人數比強盜少三倍,也沒有任何像樣的防禦武器。


前些天的過度興奮和緊張刺激平息下來後,我們又有興趣重新開始我們的工作了。復活節很快就要到了,我們想在返回印度前把「T」字形寺所在村莊的工作做完。這工作果然很快就完成了。


在復活節前一天,為返程而做的最後一些準備工作也結束了。我們打算在這個星期天徹底放鬆和休息一下。


天還沒亮我們就早早出發要去寺廟。動身時我們發現,錢德·森坐在我們住所的花園裡。他站起來陪我們一塊兒走,說托馬斯待會兒會到聖殿來找我們。他建議我們返回印度時經過拉薩,再穿過橫跨喜馬拉雅山的坎德納(Kandernath)山口到穆克提納(Mouktinath),從那兒再去達吉嶺(Darjeeling)。


步行到達通往寺廟入口的梯子那兒時,我們停下來,看了一會兒初露的曙光。錢德·森把一隻手放在梯子上,像是準備要向隧道口攀登上去,而他就以這種姿勢開始了講話。


他說:「光不包含暗,因為它穿過暗閃耀出來。當耶穌感到自己即將被猶大出賣時,他說:"就是現在人子得到榮耀了。上帝在他身上感到榮耀。"耶穌大師沒有說:"猶大出賣了我。"他絲毫沒有影射猶大。他依靠的只是在他自身當中得到榮耀的那個上帝之基督的普遍性。人在上帝之中得到榮耀。上帝使人在其自身之中得到榮耀。上帝這種完美的"作用與反作用"以特有的方式消滅了一切不和諧。這時我們便能命令說:"基督啊,越來越清晰地顯現出來吧,清晰到你就是我自己。"實際上我們都只構成一個身體、一個思想、一個精神、一個整體、一個完整的本源。你們是"我是",而我們合在一起便是上帝。」


錢德·森沉默下來時,我們已置身於我們的聖殿裡了—就是「T」字形寺中央的那個房間。我們剛剛回過神兒來,耶穌和其他許多人—其中有托馬斯—便從朝向平台的那扇門進來了。


他們一進來,這個房間就被光照得非常明亮。我們和他們打了招呼,隨後被介紹給一個陪他們一起來的陌生人。他看起來既不年老也不年輕,但充滿活力。人家告訴我們說,他是看守哈斯提納普(Hastinapour)的地下通道的穆尼(Muni)之一。他返回這個地區,準備來陪同我們。他認識那些偉大的維珈大師(Rishis Vegas),也認識那位阿加斯提雅大師(Rishi Agastya)—其隱居之所就位於這個十分荒僻卻又不同凡響的地方。如此的幸運讓我們滿心歡喜。


我們圍成一圈兒,雙手扶著桌子靜靜地站了一會兒。儘管沒有人說一句話,但整個房間充滿了不知來自何處的振動脈衝。我們體驗到一些完全沒體驗過的感覺,而這些感覺開始讓我們感到無法承受了。一塊塊岩石振顫著,一邊振動一邊發出音樂般和諧動聽的共鳴聲。這只持續了一小會兒。一位大師打破沉默,告訴我們說這個早晨我們將看到創世景象。那些景象將表現我們這個行星系誕生時發生的事情。


我們走了出去,一直來到那個天然平台的邊緣。要再過一個小時太陽才會升起。我們沉浸在一種絕對的寂靜與沉默之中。這正是展示新生的大好時刻。我們癡癡地望著遠方,望著無垠的太空,整個靈魂都在專注地期待著。


那位穆尼開始說道:「這個世界裡只有兩種事。一種是在意識顯現出來之前便存在的。它們現在存在並將永恆存在。另一種是人類過去所想的和將來所想的。


在意識開始之前便存在的那種是永恆的。人類所想的則是變化無常的、不可靠的。在意識開始前便存在的,是那神聖的真相。人們所想的則只在他們眼中是真相。當他們意識到那神聖的真相法則時,這個法則就將消除人類的一切錯誤想法。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個又一個世紀通過進化過程推開那世俗的帷幕。與此同時,某些想法在人類思想中冒了出來,使人類向著那神聖真相返回—或者照我們的說法,是向著那原初的宇宙實相返回。這些想法充滿了對過去的記憶,又與當前的實際相對照,並根據對未來的預測而產生細微的變化。總之,這些想法清晰地出現在人類種族的意識進化之路上。就是說,人類種族不斷被帶回到對最初本源的重視上來。通過一次又一次地向後返回,人類發現在所有國家裡創造都是永恆的和相似的。


在"作用與反作用法則"的影響下,人的創造物不斷變化著。當人們在其個人創造中走得太遠時,那偉大的"絕對真相法則"便會加以干預,把他們帶回到原初層面上去。宇宙法則在均勻、平衡、和諧方面總是極端化的,因此絕不允許生命在切線上偏離得太遠。儘管存在那些偶像和教條,但這宇宙法則還是會將人類重新聚集到與絕對實相的合一之中。


當"絕對真相法則"在人類意識中佔據優勢時,一切與那實驗性的宇宙真相不完全和諧、一致的,都將自動消失。人類思想始終是以這種方式培養起來的—即當真理出現時,那些出自半真理的不完善的結論就會立刻被拋棄。


那完美的宇宙法則應該被徹底執行。當人類按照這實相法則去思考、說話和行動時,他們必定會被引向那法則本身,也就是被引向真相。古人曾告訴我們,凡不是天父所種的樹都將被連根拔除。他們說:"你們不用為那些引領盲人的盲人操心。如果總是由盲人引領盲人,他們豈不都會掉進同一個坑裡去嗎?"


失明的引導者把失明的種族帶進無知、迷信和幻相沼澤的這個週期正在迅速終結。這個沼澤是由私念製造出來的,而不是由那些努力發現真相的人製造出來的。近幾個世紀中由幻相和迷信產生出來的文明在這個沼澤中被吞沒了。一個新的人種意識已經被構想出來,並在人類創造物的種種痛苦與混亂悲慘的刺激下迅速成長。的確,這場新生面前的門是大大敞開的。


我們唯一能給出的建議就是:在宇宙之道上前進,將自己提升到更高的意識層次上去。在大宇宙的振動系統中,只有一種思想是被禁止的—就是使人類種族固守其信仰、拚命抓住其妄念、再也不願把過去拋棄的那種思想。如果是那樣的話,人類就無法參與宇宙思想的擴展運動了。


當一個種族被其私念吸附住時,這個種族就不得不在那個方向上繼續走下去,直到其信仰耗盡了自身的天然效力,直到其經歷使其再也無法前進。那時神聖的絕對法則就會自發地通過疾病、痛苦和死亡來逐漸進行干預,直到人領悟並最終發現:錯誤想法所帶來的不幸就居於這個想法的錯誤性中。


有時人類的想法會在一些種族和民族中,製造出一種不符合純淨實相的精神狀態。假如那個種族或民族拒絕放棄這種精神狀態,那神聖法則就會逐步加以干預,讓那舊的精神狀態所積聚的振動通過神聖光線反射到那個種族或民族自身之上。這樣那個種族或民族就會被戰爭、打鬥、糾紛和各方面突如其來的死亡從這個世界上除去。然後這個種族或民族會被放回到上升的創造之流中,以便與神聖真相重新接觸後再次開始進化—那神聖真相是在人類意識開始出現之前便存在著的。


今天,文明正快速接近一個偉大的重建時期。一切目前顯得十分穩固、牢靠的東西,不久就將沉入逆流之中。凡不是那神聖真相所種下的樹,都將被連根拔除。我們看到當前的社會、政治、經濟和宗教制度開始發生天翻地覆的巨變。這場動盪將產生出一個新的時代,這個時代將與那曾被人類意識吞沒或忽略的神聖真相有更緊密的接觸。這神聖真相仍保持著祂那專注、仁愛、光輝的慈悲。祂在等著人們認識到,他們的意識可以領會那些永恆的事物。


人類正在從上一代的童話中醒來。新的一代覺醒於一種靈性的個性與辨別力中,對他們來說所有從前的故事都不會再有什麼用處了。幻相、傳統和迷信的終結就要到來了。建立在它們之上的文明也快要終結了。從前的偶像適合於天真、幼稚的意識,而這意識現在走進了死胡同中。那些偶像的滅亡正是由它們曾引發的種種妄念造成的。它們所講述的故事顯然只適合哄搖籃裡的嬰兒。這些故事是由教士和導師組成的"指揮部"編造出來的,為的是哄那些哭鬧的孩子睡覺,而這些孩子屬於一個正在進化中的種族。


那些看得更遠的孩子沒有哭鬧,人家也無法使他們入睡。他們大多看穿了這些童話的謬誤之處,其中很多人勇敢地走上前去打碎這些謊言。他們的目光延伸到那始終存在著的絕對存在者那裡。一小部分人一直通過直接的覺知與這絕對存在者保持著接觸。正是從這部分人中,將出現一個新的人種意識。這個意識更有生氣。它是充分覺醒的,準備要廢黜某些人為統治其夥伴而樹立的偶像。那些偶像將讓位於新的理想典範,而這些典範是在創世之初便存在的。


那些教導、引領或啟發這人種意識的人,必須在真正有活力的接觸層面上下功夫。這個層次一定要非常高,才不會包含錯誤或矛盾。對這個層面的說明一定要非常簡單易懂,才不會引起誤解。靈性與高等智慧之虎已經醒來。它不肯再睡了,因為它已被過去的碎片所傷害並對自己的誤信所導致的痛苦感到失望。它將要求得到一種更強大、更有生命力的指導思想—一種建立在神聖真相本身基礎上的思想。


結束了幾個世紀的迷信傳統之後,如今大眾在側耳傾聽那古老的訊息。這訊息在走向新生的人們的心靈和生命中開鑿出一條路來。這既老又新的訊息是勝過迷信教士唱詩班的號角聲。它比戰鬥的喧囂更響亮,比宗教的謊言更清晰,比巧妙遮掩的矛盾更光彩。


一部分人被困在他們自己的迷信和崇拜偶像的傳統中。這些迷信和傳統是關於上帝、基督、人、我、生命和死亡的。這一切都應該消失。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的一切也都應該被一個徹底擺脫了這些成見的人類所消除。


一種具有全新意義的救贖已朦朧出現在了地平線上。一群來自各個種族與各個民族的人,擁有更清楚的眼光和更準確的覺知。他們將被一種源於所有種族與民族的更深刻的啟示所救贖。這啟示就是那唯一的宇宙生命的訊息。儘管有民眾的種種妄念,儘管有那些反動的團伙,儘管有普遍的精神狹隘,但我們還是看到出現了關於上帝、人之基督、上帝之基督、人類品性、甚至死亡的一些更為崇高、更為廣泛的論述。一個新的靈性世紀的曙光已經開始照亮這個世界。一個水晶種族的新時代從大混亂中突現出來。


每當一個民族想到那作為絕對存在者的上帝時,這個民族就是上帝了,因為上帝的觀念在他們內在紮下了根。當人們熱愛、崇敬、尊崇這個理想典範時,他們就變成了上帝。時光沒有白費。人們已繼承了那最初存在著的,已繼承了那由精神建立起來的。


每當一個人想到上帝時,他就是上帝了。當人類被注入生命時,他們也被注入了上帝的生命。當人們對宇宙啟示有了更寬廣的理解時,他們就會發現上帝。祂與人類意識尚未顯現時是一樣的。無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祂始終都是一樣的。


那並非人手建造的聖殿、那天上人間永恆的聖殿,正慢慢從正統宗教的灰燼中浮現出來。一個偉大的、新的思想家階層極其努力地在前方領跑。海嘯很快就將吞沒大地。這海嘯會清除那些殘餘的幻相—那些散佈在背負進化重擔、艱難前行的人們路途上的幻相。這工作已經完成了。數十億人重獲解放並擁有了一個心靈、一個靈魂、一個身體和種種自由的本能。他們構成了一個種族的脈動。這種族尚未誕生,但將繼承那永存的產業。我看見他們與上帝手牽手地走在一起,穿過那些循環的週期。來自無限的永恆海岸的智慧巨浪向他們湧來。他們勇敢地向前走去,宣稱自己是永恆上帝的一部分,是永恆的基督,是與永恆的生命永遠聯結在一起的上帝和人。他們對天宣告,人類的那些成果是在極度盲目中製造出來的虛假之物。


這些感覺到新種族脈動的人構成了浪尖,其基礎是那新的人種意識。這意識在人之中看到了上帝在這顆行星上的最高表達。它看到人通過自己的生命與上帝結合在一起。它需要的一切資源都通過這生命來到人身上。新種族知道人可以自覺地生活在一個完美的世界中,與那些完美的人極其和諧地相處,處於完美的狀況與環境中,絕對相信在宇宙的偉大靈性計劃中不會出現任何錯誤。


新人類把上帝看作是浸透一切的宇宙之靈。在敏銳思想的指引下,新人類毫不猶豫地修正自己過去生活的主要基礎。他們返回到自己的源頭並與之合為一體。他們知道自己的這個源頭代表著自己神聖思想中那始終沉默的一面,而這個神聖思想是與那偉大的無限之靈自覺合併在一起的。


新種族明白,靈魂在通過光與暗、無怨無悔地追尋著真正的愛與平和。靈魂在上帝與人的神聖真相中找到了它們。這個種族毫不猶豫地為人類解開了幻相的襁褓。人類的無知就像一具乾癟的幽靈,它曾在幾個世紀中阻擋著自私的人們的軟弱腳步,而現在它將徹底消失。人類會發現,當他們認識到自身的圓滿時,他們就消除了一切限制。他們就從人的階段上升到了神人的階段,上升到了神的階段。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9ov.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