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體的層面來說,「我們是對的,他們是錯的」的這種心態,特別深植於世界上的某些地區。在這些地區中,兩個國家、種族、部落、宗教或是意識形態之間的衝突是長久的、極端的和地方性的。衝突的雙方都認同於他們自己的觀點,自己的「故事」,也就是說,與他們的思想認同。雙方都無法瞭解:不同的觀點或是另外版本的故事也可能存在,而且同樣地有理。


以色列的作家哈樂維談到了包容「對立表述」(competing narrative)的可能性,但是在世界上很多地區,人們還無法或是不願意這麼做。雙方都認為自己擁有真理。雙方都認為自己是受害者,而對方是「惡魔」,因為他們都把對方概念化了,從而敵化對方,否定對方的人性,因此他們可以殺害對方,在對方身上加諸各種暴力,甚至連孩童都不放過,而絲毫感受不到對方的人性和痛苦。這些人受困於一種瘋狂的循環當中:侵略與報復、行動和反應。

 
在這裡我們很明顯地看到,人類的小我在集體狀態下—「我們」與「他們」的對抗,比個人的小我—「我」,更加瘋狂,不過兩者背後的機制是一樣的。至目前為止,人類相殘之中最為嚴重的暴力不是罪犯或喪心病狂者造成的,而是正常、受人尊敬的公民為了服侍集體小我而做出來的。我們大可以說,在這個地球上,「正常」就等於瘋狂。在這個瘋狂底下的根源到底是什麼?答案是:完全與思想和情緒認同,也就是說,與小我認同!

 
貪婪、自私、剝削、殘酷和暴力在這個星球上仍然無所不在。如果你不能體認這些事情就是內在(underlying)功能失調或心智疾病在個人和集體上的一種彰顯的話,那麼你就犯了將它們個人化(personalize)的錯誤。你會為某個人或某些團體建構一個概念上的身份,然後說:「這個就是他。那個就是他們。」


當你把在他人身上看到的小我和他們的身份混為一談的時候,就是你的小我打算利用這個誤解來強化自己,而強化它自己的方法就是:讓自己是對的,進而比他人優越,還有就是以譴責、憤慨或較常用的怒氣來對抗那個假想敵。對小我來說,這些都是讓它極端滿足的。它加強了你和別人的分離感,那個「排他性」的感覺被擴大到一個程度,使你無法再感受到你們共同的人性,也感受不到其實你和其他人都是源自於至一生命,也就是你們共同的神性。

 
在他人身上,使你產生最強烈的反應,同時讓你誤以為那就是他人身份的特定小我模式,與你內在的小我模式可能是相同的,只是你無法或是無意從內在感受到它。因此,你其實是可以從你的"敵人"身上獲益良多的。從他們身上,你看到了什麼是讓你覺得最生氣和煩擾的?是他們的自私?貪婪?權力和掌控他人的慾望?是他們的虛情假意、欺騙、暴力傾向或是其他你不喜歡的特質?


當你對別人身上的特質感到厭惡而且反應激烈時,那些特質也都在你的身上。但是,那只不過是小我的一種形式,就其本身而言,它與個人是完全無關的。它與那個人是誰無關,它也和你是誰(你的本質)無關。只有當你誤認它就是你自己的時候,在你之內觀察它這件事才會危害到你的自我感。

 

 


作者:艾克哈特·托勒
南方出版社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14b47c60102wr55.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