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我們接到通知,說尊貴的達賴喇嘛將在宮殿中接見我們。這天晚上大喇嘛來到了我們的住處,教給我們一些與這儀式相關的知識。他對我們這麼快就能得到接見感到很高興,因為這通常要延遲一段時間。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一位信使回來告訴尊貴的達賴喇嘛這次對香巴拉的訪問進行得很好,於是他立刻同意給我們這種優待。而且他也聽說了我們在那個有座小屋自動長出的村子裡的種種奇遇。


我們非常想給人家留下盡可能好的印象,因為我們已經正式申請獲得許可證,好在整個地區繼續進行工作。很快有人告知我們,地方長官博哥多喇嘛(Bogodo-Lama)將在午前到達,並且他讓一位信使帶來通知說他會竭盡所能地幫助我們。這真是讓我們喜出望外。顯然,我們這個小群體明天將度過緊張、忙碌的一天。


我們很早就起了床,陪著一夥人去迎接那位地方長官,向他致以敬意。他對我們的這個舉動非常滿意,邀我們與他同行並去他那裡作客。我們接受了邀請。當我們與這位長官到達宮殿時,人們簇擁著我們來到了會客室。從那兒我們直接去了一個地方,在那裡要舉行我們受達賴喇嘛接見前的初期預備儀式。


當我們到那裡時,三位喇嘛正端坐在中間的織錦高椅上,而其他地位較低的喇嘛則以打坐的姿勢坐在地上。兩名身穿打褶紅袍的喇嘛站在高凳上,領著眾人唸經。我們的院長朋友(那位大喇嘛)坐在一個上面有傘蓋的寶座上,等候著地方長官的到來。


喇嘛寺的大院為這個場合裝飾得很華麗。那些裝飾表現的是1417年宗喀巴出現在其寺院石頭祭壇上的情景。當時他給眾人講道,說的是人的圓滿成就的偉大之處。隨後他經歷了形體的變化並和自己的身體一同消失了。以後他又回來創建了"黃教",即"西藏強化改革教會"。拉薩是這個教會的中樞。


過了一會兒,那位地方長官和隨行人員一同進來,徑直走向剛才院長所坐的寶座。此時院長已從那上面下來了。他們站在一起接待我們,並把我們送到了達賴喇嘛的召見廳。這個大廳裝飾著華麗的絲質壁毯和漆成黃色的傢俱。


我們由護送人員引領著,在達賴喇嘛大人面前跪了一會兒,然後站起身來。有人讓我們坐下。院長以我們的名義講話並陳述了我們來訪的目的。達賴喇嘛大人起身請我們走近一些。一位助理把我們領到眾人前面,讓我們站在各自的位置上。院長和地方長官分別站在我們這一排的兩端。這時達賴喇嘛從他的寶座上走下來,站在我們面前。他由一名助理手中接過一柄權杖,一邊沿著我們的行列行走,一邊用那權杖輕觸我們每個人的額頭。隨後他通過大喇嘛的翻譯,對我們來到西藏表示歡迎。他說,能在我們逗留於這座城市時接待我們這些客人是他的榮幸。他請我們在此停留期間始終把自己當作是他家鄉和人民的貴賓,以後任何時候如果我們決定回來的話也都是如此。


我們向他提了很多問題,得知他將於明天予以答覆。他邀請我們去研究安放在宮殿地道中的那些文獻和經板。他叫來一位助理,下達了好幾道命令。雖然沒有人把這些命令翻譯給我們聽,但我們明白那意思是我們可以在宮殿中完全自由地、不受限制地通行。然後達賴喇嘛大人賜福給我們,與我們熱情地握了手,並讓院長和地方長官把我們送回了住所。這二位請求我們允許他們進去,因為他們想就許多問題再詳細談一談。


大喇嘛開始說道:自從你們在那個小村子裡和我們一起住了段時間之後,我們遇到了很多不尋常的事。我們研究了這座寺院裡的各種經板,發現它們全都涉及戈壁地區的那個古老文明。我們確信所有文明和宗教信仰都來自於一個獨一無二的源頭。我們不知道這些經板來自何處、造於何時,但我們確信它們記載的是一個生活於好幾千年前的民族的思想。吉蘇-阿布(Kisou-Abou)的一位流浪喇嘛為我們做了翻譯。我們帶來了一份簡短的譯文摘要。請允許我待會兒讀一下。


我們已經清楚地認識到,我們目前的宗教思想只能追溯到不超過五千年前。可以說這些思想是那個時期人們的想法和信仰所構成的一個混合體。其中有些是神話,有些是傳說,另一些則帶有純粹的神啟特徵。然而沒有任何一個思想能讓人隱約看到人類的終極結果。它們沒有指出上帝的基督屬於個體的最高完善。


大師們的教義則斷言,我們可以經由過一種體現這個典範的生活來達到那種完善。我們在這類教導中生活了那麼久,怎麼卻偏偏把它們遺漏了呢?現在我很容易看出,佛陀和所有偉大的開悟者們都曾教導過這種理論。我們離這些教導如此接近,怎麼就偏偏不理解其真正的重要性呢?


我們知道,我們親愛的宗喀巴已經通過他所過的生活而達到了這種開悟程度。我知道還有一些人也在這條路上走得非常遠,其中就包括今天接見你們的那位親愛的朋友。我曾見到過他任意地出現和消失。然而普通大眾則停滯不前,悲苦可憐,一心迷戀宗教職位。為什麼要掩埋真相?為什麼不教給人們,要讓那偉大的、唯一的法則運作起來?為什麼不教給人們,要表現得就像是那個法則、那個完美的狀態一樣?


我領悟到在那個獨一無二的文明中,每個人都確實瞭解這個法則,而且在體驗它、專注於它並與它完全合一。所有與此不同的表現都是由人類自己造成的,是源自於人對這完善法則的無知。這個法則已經足夠穩定,完全可以被提供給整個人類家庭了,不是嗎?


與之相反的,那就不是這個法則了,而是對這法則的一種分割,可以看作是整體的一種單一表現,脫離了整體並獨自強化,直到變成一個孤立的粒子,沒有極性,與其源頭也沒有連接。這個部分飛入太空中,好像是在沿著某一軌道運行。然而它只是在尋找軌道,因為它根本就不具有供其使用的軌道。它只是把其源頭的軌道歸為己有,卻絕不與其源頭合一。


如今在我們的太陽系裡可以看到幾百萬個這樣的例子,尤其是在木星和火星之間的區域中。那裡存在著大量的小行星。它們看似與太陽聯結在一起,因為它們好像在沿著圍繞太陽的一條路徑運行。然而實際上它們只是在沿著其親屬木星的軌道行進。這是由於木星對它們有引力,而且它們缺少對於太陽的極性,而太陽才是它們真正的源頭。它們是與木星同時從太陽中分娩出來的,卻絕不會與木星一同固化。它們繼續在木星旁邊無限期地飛行,完全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源頭是什麼。我們確切地知道,這種現象是由於這些小行星缺乏對於太陽的內在極化而造成的。


這是木星的錯嗎?亦或是太陽—它們的真正母體—的錯嗎?倒不如說,這錯誤應該歸咎於那每一個小微粒。對人類來說不也是如此嗎?天父有錯嗎?錯的是那擁有最大智慧的,還是那體現最小智慧單位的?這錯誤肯定應當歸咎於那些最小的,因為是他們拒絕與那最大的合一。


隨後大喇嘛轉向埃彌爾,說道:自從遇到你們之後,我看出完全是由於我的過錯,我才在自己被偉大所環繞時仍緊抓住狹隘的觀點不放。不過我們還是回過頭來說說那譯文吧,因為正是通過它我才到達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轉折點。


大喇嘛朗讀道:那指導性的本源、那偉大的最初起因看見了祂的兒子基督—那完美的人。祂說:這就是主神,是我存在的法則。我把統治天空與大地及天地間萬物的權力托付給了他。這完美的兒子根本不需要受任何世俗觀念的奴役,因為我這神聖的完美典範超越於所有奴役之上並擁有和我一樣的種種能力。因此我將通過我之存在的主神之口來講話。


我只給你們這一個指令:在那神聖的創造意志中與我合作。你們將不需要任何其它的指令。不要在我面前設立任何雕像,也不要在你們面前設立。這樣你們就不會把任何形象奉若神明,但你們會知道你們就是令我快樂的神,而且你們將像我一樣去進行統治。現在,我的兒子,靠近我,融入我之中。我將是你自己,而我們合在一起就將是上帝。你的身體是上帝理想化的身體。在人類種族從未被投射於顯化形態中時上帝就已存在,而祂現在仍然存在。這身體是人類的神聖存在,是上帝的造物。全體人類都擁有這完美的身體,只要他們接受其真實的形象。它是上帝的聖殿,是屬於人的,也是為人而建成的。


你們將不雕刻任何形象,不雕刻任何與居住在天空、大地或地上水域中的存有相類似的東西。你們將不把任何材料加工成形象或偶像—所有創造性的本質材料都屬於你們並持續不斷地供你們使用,其數量超過你們所需。你們將不在任何製造出來的物品前彎腰鞠躬,不會變成它的奴僕。這樣就不會有任何嫉妒、罪惡、道德敗壞被歸咎於你們的任何一代後人。你們將堅定地凝望那神聖的起因。你們對祂所形成的理想標準將不會降低。這樣你們對於我給你們帶來的這個典範將表現出同樣的愛。


你們將崇敬這神聖的起因或指導性本源,知道祂是你們的神聖父親和神聖母親。因此你們所活的天數將多過海邊的沙粒,而那些沙粒是數不盡的。你們將不想造成傷害、毀滅、死亡,因為那些造物也是你們創造的。他們是你們的兒子和兄弟。你們將像我愛你們一樣地愛他們。


你們將不會通姦,因為你們對他人所做的,也就是對你們的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心愛之人所做的。而他們都是那神聖起因所愛的,正如那神聖起因愛你們一樣。


你們將不會偷竊,因為你們所偷的只能是那神聖起因的東西。假如你們偷竊神聖起因的東西,那你們就是在偷竊自己的東西。


你們將不會針對任何人做假證,因為那樣的話你們就是針對神聖起因做了假證,而祂是與你們合為一體的。


你們將不貪圖他人的任何東西,因為那樣的話你們就是貪圖神聖起因的東西,而祂是與你們合為一體的。通過與神聖起因相聯通,你們會擁有那完美的、真正屬於你們的東西。


你們將不會製造銀質或金質的形象以把它們當作神來崇拜,但你們會感到自己是與所有純淨之物相聯通的,並且你們將始終保持純淨。這樣你們就將無所畏懼,因為除了你們自己,沒有任何神會來使你們受苦。你們將會知道,那神聖起因(不是人格化的,而是非人格化的)為一切萬有而存在並完全包圍著一切。那時你們將建起一座祭壇,在上面你們將永久燃起的不是眾神之火,而是上帝—那指導性本源—的神聖火焰。你們將看出你們自己就是基督、那完美之人、真正本源的獨一無二的兒子、神聖起因的孩子。


完全明白這一切之後,你們就可以說出上帝的聖言以使其顯化出來了。你們既是造物又是造物主,在上、在內、在周圍,與那神聖的指導性本源、神聖起因、上帝完全合為一體。宇宙服從於上帝的聲音—那通過人來說話的靜默之聲。人在說話。上帝總是通過人來說話。因此當人說話時,就是上帝在說話。


讀完後大喇嘛又說道:聯繫前面所說的這些,我制定了以下指導原則,而這大大明確了我的觀點。所有思想、話語和行動都應該是明確的,都應該與這明確的原則相通。在開始形成對某件事物的一個想法、一句話語或一個行動時,我發現我就是那個事物本身。我具有了那個顯現出來的典範的形態。


在我最苦悶的日子裡,我知道上帝存在著。當我恐懼時,我明確自己對於上帝—那居於我內在生命中的天父—的信仰。我平靜地安睡,確信一切都好,確信我從現在起已達到完善。我認識到上帝是那包含一切的神聖思想。我清楚地知道人是上帝的基督,是與上帝—我的天父—一模一樣的。我從此與神聖的源頭完全合一。


看到那絕對之靈的日子緩慢而又肯定地臨近了。我從今天起認出了祂。此時此地祂就在這裡,圓圓滿滿,十全十美。我表示感謝並讚美所看到的絕對之靈。天父,我謝謝你從現在起讓我所見的成就了我的最高理想。


在工作時,我應該按照上帝那清醒、可靠的法則始終覺知到自己的工作。現在我明白了那句話的意思:我給你們我的平和,我給你們我的愛。我把這些給你們,卻不像世人習慣的那樣去給。


我也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為我建一座內在的聖殿吧,好讓神聖的我是能在你們中間住在那裡。這神聖的我是就是你們的上帝,而你們就像這我是一樣。這指的不是任何教會或教士組織,而是指每個人內在真正的和平聖殿。上帝—那萬物的源頭—確實就住在那裡。


人類曾建起一座禮拜堂以聚集起來敬拜那真正的典範—上帝和人都擁有的內在基督。但是人們很快便崇拜起了那座禮拜堂,並造出了沒有意義的偶像和像今天這樣的教會。


通過專注於那個真正的典範,我傾聽自己內在的神聖聲音。這個聲音的啟示帶給我安慰和靈感,並在日常工作中指導我。"即便只有兩、三個人以我之名聚在一起,我是也總在他們中間。"這話是千真萬確的,因為"我是"始終都在人的內在。


如果我想取得進步,我就得下功夫並堅持不懈,絕不讓自己動搖或氣餒。我是基督,是上帝樹立的典範,是天父所喜愛的,是天父上帝獨一無二的兒子。我是那個知曉、明白並與天父合作的獨一無二的人,是上帝所認得的獨一無二的孩子。而祂認得所有的人,因為所有人都可以宣告:我完成了。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c1x.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