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四點,那位捨拉洪亮、清朗的嗓音把我們喚醒了。他唱道:"大自然醒來了。大自然的孩子們也應該醒來。新晨的曙光剛剛出現。自由自在的一天在等著你們。奧姆。"



我們走近昨天那根柱子的頂端所支撐的山巖邊緣。令我們大為吃驚的是,那根柱子已經被換成了一座造得很好的樓梯。我們一邊往下走一邊在想自己有沒有做夢。那位捨拉來到台階下面迎接我們。他說:"不,你們沒有做夢。是布裡德吉大師昨天夜裡夢到了這座樓梯並把它放在了這兒,以方便大伙行走。這就是夢想成真。"


我們在這個地方度過的十五天裡,每天都能吃到熱氣騰騰、富有營養的食物。我們從沒見過任何人準備這些飯食,但我們卻吃得非常豐盛。


那位捨拉和他的一個夥伴開始向波拉塔桑伽寺攀登。這條路開頭兒是在岩石上鑿出的一些台階,接著就得經過架在巖壁裂隙上的一些木板。這些裂隙在行路者腳下張開巨大的深淵。在另一些路段,則要借助上端固定在岩石凸起處的繩索。兩個小時之後,這兩位攀登者沒能登上那高於他們出發地175米的第二處岩石邊緣。這時他們意識到他們將不得不放棄攀登。


瑜伽師桑蒂看出了他們的困惑,也瞭解他們處境的艱難,於是對他們喊道:"你們為什麼不下來呢?"那位捨拉回答說:"我們努力試過了,但這些岩石不願放開我們。"這就是那眾所周知的經驗—上山容易下山難。


這時瑜伽師開玩笑道:"那你們幹嘛不留在那兒呢?明天我們會帶著吃的再過來,說不定那時你們就能爬到頂峰了。"


他隨後要求這兩位攀登者完全保持冷靜,並花了三個小時細心指引他們從山上下來。當他們終於回到我們這兒時,瑜伽師微笑著低聲說道:"這樣一來年輕人的激情就會消散了。"


那些年輕人朝山頂投去充滿渴望的目光。他們說:"即使布裡德吉大師待在上面,我們恐怕也沒有運氣見到他了。對我們來說要爬上去太難了。"瑜伽師回答說:"你們不用擔心。一個比我們更偉大的會照管這事。現在去休息吧,你們已經開了個好頭兒。"我們心懷讚歎地想著人們是如何在這種地方建起波拉塔桑伽那樣的寺院的。


人群中有很多個聲音在問什麼時候能見到那位偉大的大師。瑜伽師回答說:"今天晚上。"確實,布裡德吉大師在吃晚飯時來和我們談話了。有人婉轉地提到那次嘗試登山的失敗。大師說,那兩個人已經因為他們在思想中進行的第二次嘗試而登山成功了。


第二天下午四點,我們全都聚集在寺院下方那個岩石構成的"圓形劇場"裡。瑜伽師桑蒂在打坐冥想。三個男人走向一塊扁平的大石頭,以祈禱的姿勢坐在了上面。沒過多一會兒,那塊石頭便升起到空中,把他們一直送到了寺院那裡。


這時瑜伽師桑蒂對那位捨拉和另兩個人說:"你們準備好了嗎?"他們急忙回答說"是的"並挨著瑜伽師坐在了那塊岩石上。那岩石立刻開始上升,把他們運送到了寺院的平台上。然後有人讓我們集合起來。所有人都站起了身。那些已經置身於寺院的人走到平台邊上,開始唱頌"奧姆"。說時遲、那時快,這回我們也到了那平台上。只用了片刻工夫,我們就全體聚集在了這座世界最高的寺院裡。


我們坐下來後,布裡德吉大師開始講話。他說:"你們中很多人從沒見過有形物質的懸浮,覺得這些現象很神奇。請允許我說,這其中不包含任何奇蹟。這是由一種力量引起的,而這種力量屬於人類。我們是從古代瑜伽中認識到這一點的。過去很多人使用過這個力量,並不認為它有什麼神奇之處。喬答摩佛陀通過使自己的肉身懸浮而遊歷過許多偏遠的地方。我見過幾千人取得了同樣的成果。與你們將要見到的這些力量的顯示相比,還有更高級得多的顯示。它們證明存在著一個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只要我們完全控制住這股力量,就可以用它來移動大山。


你們讚美自由,你們歌頌無畏,但除非你們忘記鎖鏈並把它拋棄掉,否則你們只會更清晰地回想起它來,而自由反而被你們遺忘了。一個純淨的瑜伽體系是給全世界的一個關於自由的啟示。


請允許我給你們解釋一下"阿烏姆"(A.U.M.)這個詞。人們也使用它的縮略形式"奧姆"(O.M.),但在興都斯坦語中的正確形式是"阿烏姆"。因此我們要在這種形式下仔細研究研究這個詞。


"阿"是一個喉音。發這個音時,你們會注意到它出自於喉嚨。要發"烏"這個音,則需把雙唇向前伸。最後你們會注意到"姆"這個音是閉上嘴唇發出來的。這引起一種像蜜蜂嗡嗡聲一樣的共鳴。因此"阿烏姆"這個神聖的詞包含了整個聲域。所有音都包含在內了。它是基本的和無限的。它的表達世界包括了所有名稱和所有形態。


我們知道所有形態都會消亡,而那個實在的實相—那個先於所有形態、被稱作"聖靈"的,則永不會消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用"阿烏姆"這個詞來表示祂。印度聖人們教導學生時對他們說:"塔多瑪姆阿齊(Tattomamuasi)。"當那個學生在一次次深入的冥想之後、依照那絕對真理而有所領悟了,他就會只回答道:"蘇哈姆(Su-ham)。"這時那大師會對這學生說:"你是上帝。"而那學生則回答:"我是的,蘇哈姆。"


我們來深入研究一下那學生領悟其自身神性時所回答的那句"蘇哈姆( Su-ham)"。這個詞包含兩個輔音"S"和"H",還包含三個元音"A"、"U"和作為居間音節的"M"。輔音如果不與元音結合起來,我們是發不出它們的。在聲音的領域裡,輔音代表的是那會消亡的,而元音則代表那不會消亡的。因此"S"和"H"會消失,"A.U.M."會繼續存在,構成"阿烏姆"—那永恆不朽的上帝。


哦,尋求真理的人們,阿烏姆就是偉大的上帝。智者們憑藉著阿烏姆的支持來達到他們的目標。凝視"A"的人,就是在警醒狀態中凝視著上帝。思考"U"的人則是在沉思狀態中瞥見了那屬於聖靈的內在世界。思考"M"的人則覺察到了自身的神性,接收到了啟示並立刻享有了自由。對"阿烏姆(A.U.M.)"、對這高我的思考,包含了一切。


我看向遠方,看入那廣闊、偉大的白光宇宙。我看見那裡有一個穿著簡單長袍的人。他那袍子是由最純淨的白光製成的。他的身影放射出那純淨之光的仁善。他周圍的一切以一個聲音說道:"你存在於世界末日。"他靠近了一些。那個聲音又說道:"這個日子和這個時刻是給了你的,連同全體人類的教士之職。這人類是無始無終的。"那純淨白光的光輝朝他匯聚過去。他是光的焦點,向所有人展示出他們的神聖起源。他象徵的既不是修會也不是兄弟會,而是在開始有兄弟會之前那處於原始純淨狀態中的人類。他還沒有說話,因為這一切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時地球還遠未呈現出星雲的形態,還遠未要求得到一個軌道並把那屬於它的吸引到自己那兒去。他是第一個人類形態的投影。這第一個人類形態出現時應該是能完全控制各種力量的,而那些力量將要開始把地球星雲的微粒聚集起來,從而使它們顯現出形態。


你們聽,那環繞著他的聲音說話了。這聲音吩咐說:"要有光。"一道道耀眼的白光噴射出來。那人影把它們聚集為一個焦點。地球星雲突然出現了,而那個焦點構成了它的中央太陽。當這個中央核心聚集微粒時,那些微粒負載了更多的光。那個匯聚光線的人影按照意識的指令來行動。


現在,這人影說話了。我們聽到了他的話語。這些話用純淨的金光字母寫了出來。我可以把它們讀出來。他說的是:"哦,地球,我從偉大的光之宇宙來守護你。把你的粒子吸引到你那兒去吧。把那永恆的生命之光投射到每一個粒子中。這神聖的光來自於偉大的生命本源,來自於天父,來自於一切生命的發散。我向你宣告"我是"。"


現在我看見那人影做了幾個手勢。有其他一些人影伴隨著他。在那些人中有一個說道:"誰是天父親愛的新生兒—那神聖的宇宙之光?"周圍的那個聲音再次低聲答道:"正是我自己顯現出來以進行統治,因為我擁有那權力,並且我的王國會通過我而呈現出來。"這就是克里希納、克裡斯督、基督—這三個是一體的。


這回那人影回答說:"我是,且你們都是我所是。"周圍的那個聲音又說道:"你們要看到那超出我之外的。上帝的聲音在通過我講話。我是上帝且你們是上帝。處於原初純淨之中的整個靈魂都是上帝。"那些靜靜坐著的守護者聽見通過這人影講話的那個聲音說道:"人就是上帝。上帝的基督再次從廣大的宇宙中出來了。"


這一切既不溫情也不自負。這是關於人的一個清晰而又平靜的影像。這人出自於上帝,充滿各種力量與控制力。這控制力屬於全體人類,沒有一個人被排除在外。那個人影的輪廓散發出純淨如水晶的耀眼的白色光芒。人出自於這個光,也由這個光所構成。因此他就是這神聖的"純淨白光"。這個光是上帝的生命,其光線只通過人顯現出來。


當我們確定了自己的理想典範,當我們的凝神冥想使之成為一個焦點,那個影像就會獲得生命。他會顯現出來,越來越靠近,最終與那個形態合而為一。這個融合的結果,就是我們。我們變成了這個,並且我們可以告訴全體人類;"我就是體現上帝的你自己。"


當一個真正的母親在懷孕期間明白這些時,那妊娠就是純潔無瑕的。那麼這孩子就不用再一次出生了。這是女人在其人生中達到圓滿時所扮演的角色。這個角色就是上帝,是人們的真正神性。這就是阿特瑪(Atma),是包含在男人與女人之中的靈魂。


女人真正的天國是與那個影像共存的,也與她相協調。那獨一無二的神聖之子將男性典範與女性典範結合在一起。這兩個典範共同構成了達呂帕蒂(Darupati)—那母親的驕傲、女人的理想、表現為拯救者和夥伴的永恆的人性火花。往將來看,這兩個典範似乎是彼此分開的,但在宇宙那偉大的整體藍圖中,它們是不可分離的。


女人在充滿自制力的狀態中,把自己的身體奉獻於生育的祭壇上,用這身體來餵養孩子,把這基督孩子展現給世界。這就是來自於神聖純潔中的真正的孕育。


當女人在懷孕期間確實以神聖的方式去思考、說話和行動時,那麼孩子就不是在罪惡中孕育的,也不是為罪惡而出生的。他是純淨的、神聖的、聖潔的,是受孕於上帝、生自於上帝的。他就是那個影像,是上帝的基督。一個這樣的孩子是不用經過接連轉世的過程的。


只有那些世俗的思想才會使一個孩子出生在世俗的物質世界中,並不得不背負起他父母那些罪惡與紛爭的世俗思想。這是使他必須再次出生的唯一原因。

當女人允許那神聖的基督顯現出來時,不僅她是基督,她的孩子也是基督並與耶穌相像。因此她面對面地見到了上帝的基督。當這位彙集了男性與女性本源的妻子發出她真正的召喚時,她那純潔的身體就為這件純潔的事做好了準備—即孕育那注定要呈現給這世界的基督孩子。供這女人使用的身體早已被準備好和塑造好了,遠遠早於這個世界的形成。"


布裡德吉大師停止了講話,請我們陪他一起去一個巨大的地道。在那裡,許多瑜伽信徒正在打坐。我們在這座寺院和這個地道中生活了九天。有很多瑜伽信徒曾在這兒生活過幾年。他們離開這僻靜之地後,便在自己的族群中從事卓越的工作。


有人告訴我們,這次集會後許多大師將途經桑斯哈瓦湖和穆克提納返回印度,而我們可以從穆克提納很容易地前往達吉嶺。這是個好消息,而且想到要和那些偉大的人一起旅行,我們感到非常驕傲。


我們走過一個又一個地道,與很多瑜伽信徒和印度聖人交談。讓我們驚訝的是,我們發現他們中許多人冬天時也像在夏天一樣住在那裡。我們問他們是否會因為下雪而感到不便。他們回答說雪不會落在附近,而且那裡也從沒有霧或風暴。


時間過得飛快,現在我們就要離開這裡了。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ecl.html

 

 

 

親愛的靈性家人,很高興通過這篇博文與您結緣!
廬影致力於靈性訊息及著作的翻譯,無世俗職業與收入,因此歡迎大家自願隨喜支持!
我的支付寶帳戶是:louiselouise225@sina.com
姓名:盧穎
無論您捐助的金額有多少,都是對我靈性工作的寶貴支持!
也無論您是否捐助,對您獻出的有形或無形的愛,廬影都表示由衷的感恩與祝福!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