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離哈德瓦越來越近了。大約再有一天就能到達那座城市時,我們在一個名叫威爾頓(Weldon)的美國人家裡停下來休息。我們得到了熱情的歡迎。威爾頓堅持讓我們在他那裡多待幾天。這位著名作家已經在印度生活了很多年。他對我們的工作表現出深沉而又熱烈的興趣。他曾多次要求加入我們的遠征考察,但當時的種種情況未能使他如願。



第二天,當我們坐在他的花園裡講述我們的經歷時,威爾頓突然提出:他從未完全承認那個被稱作"拿撒勒的耶穌"的人的生活經歷是真實的。他仔細研究過他所掌握的文獻,但那些文獻在他看來全都顯得含糊不清、沒有說服力。他別無辦法,最終只得放棄了研究,因為他在思想中嚴重懷疑那個人物是否真實存在。我們的隊長對他說:"如果讓您面對面地見到耶穌,您認為自己能認出他嗎?那時您會承認他的存在嗎?"


威爾頓回答說:"您提到的正是我畢生冥思苦想的問題。您絕想不到,我多麼癡迷地尋找過能證明耶穌曾以肉身存在於這片大地上的一絲跡像。我的懷疑一年比一年加重,最後我認為絕不會找到能讓我充滿信心的跡像了。然而在我頭腦中的某個角落裡,有一個模糊、隱秘的想法,有一種希望之光,促使我始終相信:如果我能面對面地遇到這個人,那麼不需要外界的任何提示,我就能明確地認出他來,無論是在什麼地方,也無論是在什麼時候。今天,我的本能使這個隱秘的想法又浮現了出來。我要對您說出這句我還從沒說出過的話:"我知道我會認出他來。"這是我一生中最真實的感覺。請原諒我再說一遍:"我知道我會認出他來。""


當天晚上我們要去睡覺時,托馬斯走過來對我們說:"你們都聽到今天下午關於耶穌其人的那番談話了。你們看得出威爾頓是真誠的。我們邀請他同行怎麼樣?我們不知道、也沒有任何辦法確定那個被稱作"拿撒勒的耶穌"的人是否會出現在我們的目的地,因為我們無法掌控他的行蹤。實際上,我們只是知道他曾經在那裡。假如我們邀請威爾頓同行而耶穌又不在那裡,這會讓他再次感到失望,沒有絲毫益處。威爾頓看起來很想跟我們一起走。由於我們之中沒人知道耶穌是否會在那兒,所以我建議任何人都不要給他以任何形式的暗示。在這種情況下,咱們就聽天由命吧。"


我們全都同意了。第二天早晨,托馬斯邀請威爾頓與我們同行。他的臉立刻因為預感到希望而容光煥發了。他想了一想,說下星期三他有個約會,必須在那個日子趕回來。這天是星期四,因此他有六天的時間。托馬斯估計這段時間足夠了。我們決定下午出發。一切都很順利。我們在第三天正午前到達了目的地。


到那兒後我們看到,在我們要住的那家客棧的花園裡坐著一群人,共有十二位。當我們走近時,他們站了起來。客棧主人迎上前來跟我們打招呼。我們看見耶穌站在那一群人裡。還沒有人來得及說一句話或做一個暗示,威爾頓就伸出雙手衝了過去。他把耶穌的兩隻手握在自己手裡,一臉歡喜地說道:"哦,我認出您了。我認出您了。這是我一生中最神聖的時刻。"


我們出神地看著這位欣喜若狂的朋友,都沉浸在一種近乎極樂的感覺中。然後我們走上前去相互問好,並把威爾頓介紹給了那一群人。


午飯後我們坐在了花園裡。威爾頓對耶穌說:"您可否跟我們談一談?我畢生都在等待這個時刻。"


靜默了片刻之後,耶穌開始說道:"在此刻的寧靜中,我希望你們知道:我與之交談的天父、那駐留於我內在的天父,也正是駐留於你們所有人內在的那位天父。每個人都可以與祂交談,都可以像我一樣深地瞭解祂。一陣閃耀著神奇光輝的微風穿過那神秘豎琴的琴弦,以一種純淨而又神聖的愛奏響了它。這愛是那麼純淨,以致寂靜都彷彿在專心致志地駐足聆聽。


你們自己那高大的靈性存有以他內行的手指輕柔地撥弄你們的手。他的聲音一直在對你們講述天父那廣闊而又輝煌的愛。你們的那個聲音對你們說:"我知道你和我一起在這裡。你和我在一起,我們就是上帝。"此時上帝之基督就在那兒。


難道你們不想消除一切限制、在精神上與我站在一起嗎?這個世界從未收到過比我給你們的那些思想更高級的思想。就算人們斷言那些想法無法實現也沒有關係。現在你們每個人都表現得像那主宰之神一般,像那整個王國的勝利者一般—你們曾看到過的我就是這樣。時候到了。你們向主宰之神發出的實現自我的想法已經在你們自己的身體裡成熟了,而你們的靈魂已經握住了操縱桿。


你們和我一起升到高天之上。我們使自己的身體升級,直到它明亮的光芒變成耀眼的純淨白光。那時我們就回到了天父那裡,而每個人都來自於那兒。上帝—我們的天父—是純淨之光放射出來的。在這放射之光的振動中,一切世俗的回憶都被清除掉了。我們看到那些造物始於無形,直到被投射於形態之中。我們看到所有事物每一刻都在更新。


所有事物都存在於原初宇宙裡,而這原初宇宙處於上帝的神聖"乙太"本質中。那些事物確實存在,只是它們的振動頻率非常非常高,以致沒有人能看到它們,除非他在精神上提升到我們這個高度。當身體的振動頻率達到靈性的高度時,人就能看出那持續不斷的創造進程。這創造是由宇宙之光的振動輻射所引起的,而這宇宙之光又是在大宇宙中孕育出來的。那個輻射就是宇宙生命或光之能量。它支撐著被稱作"光輝之父"或"振動之父"的一切。它確實稱得上是"宇宙生命",因為它的光芒勝過其它一切。實際上,它所做的只是移開其它的,好讓新的形態能夠取代它們。當我們的身體與精神協同振動時,我們就是光之振動,就是最高的振動,就是上帝,就是一切振動之父。與此相應的宇宙光線來自於一切能量的源頭,來自於一切元素之父。人們不久後將證明它們的轟擊會產生巨大影響。這轟擊似乎摧毀了物質,但實際上它是把人們稱作"物質"的東西轉化成了精神形態。


人們很快將認識到,宇宙光線那奇異的滲透力使它們可以穿透一切物質,同時似乎是摧毀了那些原子的心或核,將其轉化成了另一種物質的原子,創造出了一些更高級的元素。創造就這樣向著純淨之光的更高放射推進,向著生命本身推進。


宇宙光線可以很容易地從來自地球或太陽系的所有其它光線中被辨認出來。它們完全壓倒所有其它放射或振動。人們很快將認識到,它們來自於一個不可見的宇宙源頭。地球持續不斷地受到它們的猛烈轟擊。當它們打擊一個原子的核時,它們將其粉碎成另一種物質的極小粒子。它們並沒有毀掉物質,而是將其轉化成了更高放射的元素。它們把物質世界轉化成了靈性世界。


更高級元素的生成是按照人們的命令來進行的。當人們為了更高的目標而設計或使用這些元素時,這些元素也就會更高級。當人呈現出靈性的振動時,他就是絕對的主宰,可以掌控宇宙光線的活動並規定其運作模式。因此靈性之人可以看到轉化不斷在自己周圍發生。這是最高意義上的創造。可以說每個人都於自己所在之處被創造著。創造是持續、不斷的,是沒有終結的。


宇宙放射是明亮的。它們由宇宙中射出的光之轟擊粒子所構成。這宇宙是球狀的,它包含並環繞著所有世界。它擁有一個中央大日。各個世界的太陽吸收那些世界所消耗的所有能量。它們把這能量保存、集中起來,加以轉化,並將其帶往中央大日。中央大日用這種振動的、跳動的能量來補充自己。這能量聚積到一定程度時,就會放射出光之轟擊粒子。這些轟擊粒子的力量非常大,可以擊碎它們所遇到的原子核,但不會將其摧毀。那些合成粒子被轉化成了其它元素,並最終聚集到它們所從屬的元素那裡。此時這元素就變成活的了。


生命就是光之粒子的轟擊所釋放出的能量。被那些蛻變的粒子所吸收的那部分能量叫作"元素生命"。未被吸收為元素生命的那部分能量則被吸向宇宙,返回到宇宙那裡,在那兒聚集、凝結,直到能夠再次作為光之轟擊粒子被放射出去,以便撞擊和擊碎其它原子,從而創造出新的粒子以形成一種新元素的原子。


因此創造是持續、永恆的:膨脹,收縮,再通過降低振動來凝結成形。這個有智力的能量就是上帝。祂指揮著環繞我們周圍的那些世界,也指揮著我們身體的世界—這身體不是物質的,而是靈性的。


轉化並不等於崩裂。那最高的智能按照某種節奏控制著光之轟擊粒子的運動。從它們的數量和運動時間來看,它們之中遇到原子核的比例非常小,而這種相遇完全是依照某一法則來進行的—按照這種法則,沒有一種顯化是失衡的。


人與這最高智能相聯通時,就可以加快這種相遇的節奏,從而立刻滿足自己的需要。這樣一來,人就加快了自然的緩慢進程。他並沒有與自然相衝突,而是在一種更高的振動節奏上與之合作—這種節奏要高於自然按照物質接觸來運作時的節奏。"抬起眼來望向曠野,因為曠野已經變白以供收穫。"(*這應該是指《聖經》中記述的以色列人在曠野中收穫白色嗎哪作為食物—譯注)一切都是振動並與這振動所發生的層面或區域相對應。


我所說的層面或區域與環繞地球的那些同心球面或殼面毫無關係。那些同心球面是一些電離層。它們包裹著地球並把從地球發出的一些振動反射回去。這些電離層不影響宇宙光線的通過。轉化或創造通過這些宇宙光線不停地進行著。我們的身體本身也在從一種低級狀態被轉化到更高的狀態。我們可以自覺地使自己的思想—因而也使自己的身體—與那些更高的振動保持一致,從而有意識地引領這種轉變。當我們的身體被協調得非常好時,我們就變成了那些振動。


那些大師就是在這種狀態中、以這種方式等待著。你們現在這樣就是大師。你們對所有生活狀況都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現在你們知道有意識的神聖創造是多麼輝煌,那光輝遠遠超過了一切世俗的思想。


第一步是要完全控制住自己思想、靈魂和身體的所有外在活動,要一心一意地培養起完美的習慣,培養起上帝的習慣、上帝之基督的習慣。無論你們在哪兒,都要想著那完美、想著上帝,每次有念頭產生時都是如此,不管你們是在工作還是在休息。要感知到你們內在那完美的臨在。要習慣於把上帝之基督的臨在看作是你們的真我。


然後再前進一步,看到從你們自己身體的中心發出一道純淨得耀眼的神聖白光。看到它放射出非常非常強烈的光芒,最終照亮了你們身體裡的所有細胞、組織、肌肉或器官。


然後看到那真正的上帝之基督,看到祂顯現出勝利、純淨、完美和永恆的樣子。戰勝一切的並不是我的基督,而是你們那真正的上帝之基督,是那獨一無二的真正的上帝之子,是神性。走上前去,宣告這神性按照神聖律法本就屬於你們吧。這神性將立刻就是你們的。


每次你們說到"上帝"時,要確切地知道你們正在把上帝展現給這個世界。當你們這樣做時,你們對祂的用處要多於介紹我是上帝的基督,因為當你們把自己看作是上帝的基督並自己在人們面前呈現為上帝時,那要偉大得多、崇高得多。


可是你們卻退向後面,向我禱告好讓我替你們說情。當你們不把我當作一個供你們哀求的形象或偶像時,你們才能認出那些通過我而顯現出來的上帝的品質。可一旦你們用一尊雕像來代表我,你們就貶低了我,也使自己甘於墮落了。應該看到我所代表的那個典範,並將其徹底體現出來。這樣我們不僅沒有彼此分離,也沒有與上帝分離。這樣人就戰勝了這個世界。


你們沒看出我們與上帝聯通時可以成就的那些偉大事業嗎?只要你們懷著愛、虔誠、尊重與崇敬來培養這種聯通,它就會變成完全覆蓋你們日常生活的一種習慣。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們就會顯現出那偉大的神性,就會重新變成那神聖的基督、上帝的頭生子。你們將會與那原初的聖靈、那本質的神聖能量合而為一。切實地感知到、覺察到、把握住這偉大的光吧。接受它,實實在在地宣稱並知道它就是你們的。一個短暫的時期之後,你們的身體就會真正發出這個光來。這個光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存在於廣闊無邊的宇宙中。它就是生命。


當一件事情被向我們闡明時,那光就在我們清醒的智能中閃耀。這神聖的生命之光不久就將為你們專注的眼睛亮起,這也是所有偉大的存有都遇到過的。他們中很多人被畫成置身於一大團光中。這光是真實存在的,儘管你們也許看不見它。它就是從你們身體中放射出的生命。"


此時威爾頓問我們以後能否深入討論《聖經》中的某些教導。耶穌欣然同意了。我們站起身來,一同走出了花園。威爾頓大聲說道:"想想看,你們早就和這些大師交往了,而我就住在他們近旁,卻從沒意識到他們是這樣的人。這一天真的給我帶來了一個啟示。一個新的世界、一道新的光、一種新的生活展現在了我面前。"


我們問他是怎麼認出耶穌的。他回答說:"你們驚訝於我準確地認出了這個人。我不知道我怎麼知道那就是他,但我就是知道,而且什麼都動搖不了我這個信念。"


我們提醒他,如果不想錯過他那個約會的話,他就必須在下星期一動身離開。我們考察隊的兩名成員將在那天啟程前往達吉嶺,所以他可以跟他們一起走。


別管這個了,"他回答說,"我已經派了個信使替我去赴約了。我就留在這裡。你們怎麼趕我,我都不會走的。"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jvb.html



 

親愛的靈性家人,很高興通過這篇博文與您結緣!
廬影致力於靈性訊息及著作的翻譯,無世俗職業與收入,因此歡迎大家自願隨喜支持!
我的支付寶帳戶是:louiselouise225@sina.com
姓名:盧穎
無論您捐助的金額有多少,都是對我靈性工作的寶貴支持!
也無論您是否捐助,對您獻出的有形或無形的愛,廬影都表示由衷的感恩與祝福!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