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這個世界上眾多問題的背後原因,是否就是"沒有真正的連結",亦即女性能量的缺乏?



是的。你可以在三個層面上建立連結。一,與你自己;二,與他人;三,與自然。與自己的連結是其他一切連結的基礎。與自己的連結意味著全然地接納本然的自己。你認為自己值得被認真地對待,值得被聆聽。你對自己有著基本的愛。縱使你並不完美,有著負面的情緒與想法,這一"基本之愛"也會助你於內在深處接納與擁抱自己,願意真正地瞭解這些負面情緒或想法從何而來,又可以如何去療癒。


擁有自我尊重之基礎的你,會自然而然地以一顆充滿理解之心對待他人。若你能夠真正地深入自己的內在,對自己的人性深為理解,你看待他人的目光自然會變得溫柔。你會變得越來越深刻,目光更加寬廣,也不再輕易地評判他人。如此這般,在與他人交往的過程中,放下虛偽與做作,對彼此的感受持開放態度的可能性就越大。


這會極大地豐富你與對方的關係,你也會透過真正的連結所帶給你的喜悅而認識到這一點。這也同樣適用於個人關係以外的關係,比如與同事、子女的老師或商店店員等。對溝通與連結持開放的態度,這是最基本的,由此,你將自己遇到的每一個人都看做是一個完整的個體,而非僅僅是在你生活中扮演某一角色的某個人。


與自己真正且真誠的連結不僅會助你與他人建立更加開放的關係,也會助你與自然,與非人類的生命體,與地球,與你自己的身體建立更加親密的連結。愛會開啟你的內在之眼。藉由對自己說"是",你不僅對流經自己的生命敞開心靈,也會同時對外在的生命敞開心靈。


你在他人之內以及自然之中認出同樣的生命之流。即使動物並不同於人類,更別說一盆植物或一棵樹,但你在它們之內看到了也同樣閃耀在你之內的火花。基於自愛的生活,使你對存在的本質精髓敞開:那流經所有生命體—人類與非人類—的意識與生命之流。


一個人如若實現了這三種形式的連結,就幾乎不再可能施展暴力。此人或許會掉回恐懼的陷阱,並因此而暫時將自己封閉起來,進入防禦的狀態。然而,一旦其心靈中心業已敞開,便遲早都會回到自己曾已抵達的層面—敞開之層面。


泛泛而言,暴力是因為心靈尚未敞開,缺乏對自己的最基本的愛;常駐的則是自我評判,孤獨隔絕的感受,以及內在的傷痛。這是因著"缺乏連結"而引起的痛,不過人們並未或者說尚未認識到這一點。


為了能夠承受這種痛,人們可能會去尋找"連結"的替代品,比如迎合某一將所有問題都歸罪於他人的理念。堅守和擁護諸如此類的理念—比如民族主義、某一宗教或者政治教導—會帶給你短暫的充實感,使你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非常有意義,但卻永遠不會帶給你真正的連結所能帶給你的喜悅。你於內在感到空虛,缺少可以真正感受到的生命意義。


如果缺乏與自己的真正連結,與他人的關係也只是表面上的,甚至有可能充滿敵意。此處隱伏著暴力的種子,針對他人,以及針對自然的暴力。


缺乏真正的連結,這是暴力與攻擊性的背後原因。在此意義上,個人層面與集體層面息息相關。無論是對於女性個體,還是對於人類整體的發展與進步,療癒女性創傷都是至關重要的。女性的"連結天賦"應該重新得到尊重,與有意識地運用。


缺乏連結,這是否起因於長久以來一直主導人類歷史的片面的男性能量?


有一種以恐懼為出發點來運作、渴求權力的男性能量,是它壓抑了女性能量,無論在男性還是女性之內都如此。然而,這一片面的男性能量既是"缺乏連結"的因,又是它的果。這背後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事實上,在"缺乏連結"與"男性主導"的混合模式之後,隱藏著一個"恐懼的自我"。此"自我"感覺自己與整體是分離的,覺得自己沒有得到愛與保護。


在人類歷史的某一時刻,這一"恐懼的自我"進入了人類社會,開始逐漸地主導整個人類。它彰顯為專制的男性能量,不僅抵禦女性能量,也同樣抵禦成熟的、充滿愛的男性能量。不過,此"恐懼的自我"並不一定只限於男性,它更是一種滲透整個人類,對男性與女性都造成毀滅性影響的能量流。


無論男性能量還是女性能量,都可以在兩個不同的層面上運作。一,自我的層面,恐懼為驅動力;二,心靈的層面,愛為驅動力。在自我的層面上,男性能量缺乏感受,帶有強制性與攻擊性;女性能量則充滿無力感、不自由且帶有操縱性。


女性能量並不一定總是基於心靈,善於連接且充滿愛的,女性能量也可能會富於恐懼、抗爭與憤恨的色彩。基於自我的女性能量往往彰顯為佔有慾、嫉妒、怨恨與操縱性。如果男性能量與女性能量均在自我的層面上運作,雙方之間就會常常出現抗爭與不理解。二者之間不僅不會互助互補,反而會對彼此充滿敵意。若二者皆運作於心靈的層面,男性能量會自然而然地成為女性能量的佑護者,以及富於創造性的夥伴。


你的意思其實是,人類歷史上的暴力行為並不能歸因於男性能量,而是居於所有人,也包括女性之內的"恐懼的自我"?


是的。我的意思確實是,恐懼是兩性抗爭的根源,也是不平衡的男性能量的根源,此能量在諸多生命領域中都佔據著主導地位。恐懼是普遍存在的"缺乏連結"與"封閉之心"的源動力。男性與女性之內都有恐懼。男性的內在恐懼往往彰顯為爭鬥與衝突,女性則是無力感與缺乏自尊。上述兩種狀況都是頻率較低的狀態,難以建立與自己、與他人的真正連結,難以接收到來自靈魂的靈感與啟迪。


這是不是說,認為男性是施行暴力,展現攻擊性的人,女性乃是受害者,是不對的?


並非如此黑白分明。往往,男性掌握著權力,女性被排斥在公共與政治領域之外。因此,就這一意義而言,女性明顯是受壓制的群體,在某些社會中,至今依然如此。然而,在內在層面上,無論男性還是女性都在低頻男性能量的統治下備受折磨。


許多敏感的男性覺得自己並不符合那單調、單一的傳統男性形象。比如藝術家、音樂家與詩人,再比如男同性戀者,還有那些若干世紀以來為了他人的利益,在戰場上浴血奮戰的無以計數的男人。許多青年男子在生命剛剛綻放的時期,便在戰場上遭受了不可思議的痛苦與折磨。他們也是歷史長河中的受害者,並無異於那些遭受性暴力、在公共領域被噤聲的女性。


就是說,在曾經統治我們的傳統體系中,無論男性還是女性,心之能量都遭到了壓制?


是的。而你們這一時期所面臨的挑戰是,將這兩種能量都轉化為心之能量。僅僅宣稱"男性能量掌權已久,現在該女性能量獲得同等權力了"有些過於簡單。這依然是站在自我的層面(權力,抗爭)上說話。事實是,不成熟、受趨於恐懼的男性能量曾經掌握了權力,並為男性和女性帶來了創傷。


對女性而言,此創傷主要位於腹部以及較低的幾個脈輪。就是說,許多女性的基本糾結在於自我價值、佔據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以及為自己挺身而出。而泛泛而言,男性的創傷則發生在心靈的層面。男性感到難以敞開心靈,擁抱自身的情緒與感受;面對自身的脆弱與不確定感使他們感到不安。也因此,他們傾向於透過頭腦,藉由心智來左右與監管人生。然而,緊閉心扉會導致情感上的冷酷與孤離,以及喜悅和靈感的缺失。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需要療癒來自過去的創傷。


若要療癒女性在情緒與感受層面上的創傷,就必須重新瞭解男性能量的真正內涵,從而將男性能量看作是支持自己,賦予自己力量的能量。如此這般,她們能夠啟動自己內在那高頻的、基於心靈的男性能量。這會療癒她們腹部的創傷。男性則與此相反。為了療癒自身的心靈創傷,就必須為女性能量重塑溫柔、充滿愛的形象,並於自己的內在看到這一高頻能量。換言之,無論男性還是女性,只有重新認知男性與女性能量,才能夠獲得真正的療癒。


摘譯自《兩性共舞:療​​愈與親密》中帕梅拉與抹大拉的瑪利亞的對話。






傳導: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2wm5y.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