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集會的前一天,當我們圍坐在營火邊時,那位天人給我們講解了這一重要集會的目的。他說在印度,所有這種級別的集會幾乎都有非常深刻的意義,比表面上的或根據傳說推導出來的意義深刻得多。



天人繼續說道:"在《哥林多前書》(11-9)中寫著:"眼睛不曾看見、耳朵不曾聽見、人心不曾察覺上帝為愛祂之人所準備的。"這應該理解成"為那些愛上帝之基督並將其表現出來的人"。極少有人理解神聖生命的本源及其目的。這智慧的本源是隱藏在所有事物下面的,是最基本的事物。所以有句諺語說得好:"千方百計去獲取智慧吧。"


所羅門正是帶著領悟與覺知而這樣做的,並因此取得了驚人的成功。他請求擁有一顆以智慧為根基的聰慧的心。這為他打開了智慧的源泉,將他提升到權力之巔,使他獲得了那麼多榮譽和財富,以致他被稱為"千功之王",而他那些豐功偉績又被象徵性地稱作"所羅門的一千位夫人"。


在所羅門時期,一位"夫人"象徵著一個偉大的成就,象徵著一種預知整個宇宙歷史和宇宙總體與人類每個成員間確切關係的全知領悟。當所羅門為其人民的利益而顯化他的業績時,他被給予了說出三千多句箴言的能力,而他作的讚美詩多達一千零五首。"上帝給予所羅門智慧和極大的聰明以及一顆如海邊沙灘般寬廣的心。"(《列王紀上》,第4章29-32)


所羅門並不是一位字面意義上或世俗意義上的王。他統治自身和自己的家族並保有這個王國。從這個寶座上,他把愛、聰明、智慧、正義與豐盛施與任何前來向他求教的人。那個時代的特徵是所有人都善於請求。所羅門的請求得到的回應是:他所獲得的愛、聰明、智慧、正義和豐盛是他應得份額的一千倍。他執政時手持一根鐵權杖—它象徵著一種永不衰弱的律法。


當所羅門散播的善行被放大一千倍、一萬倍並返回到他這裡時,他的王國即使包含全世界也仍小得容納不下這份報償。神聖律法(或者說天主上帝)知道應以上帝之基督的財富來報償所羅門的忠於指令—那指令要求真我服從於神聖本源。


給予而不私下盤算著獲取,那你們得到的報償就會多得存放不下。先把你們的愛給予上帝,然後給予全世界。當這份愛返回到你們這裡時,它已經在這世界上轉了一圈並且增加了一千乘一萬倍,因為它穿過了幾百萬人的思想,而每個人都把它千萬倍地放大了。當它返回來時,世界上還會有地方把它全部盛下嗎?


就是這個愛解放了塵世並造就了天堂。一種至高的和諧統治著這一切。所羅門令自己像這樣懷著聰明、智慧、正義、豐盛和巨大的歡樂去愛,於是塵世再也盛不下如此的豐盛了。它不再是塵世,而變成了天堂。


所羅門的同時代人把他稱作"偉大的王"和"神"是不足為奇的。他們跪倒在地上來崇拜他,相信他能滿足他們的一切需要。這一點他們搞錯了。他們不明白所羅門其實是他們應該倣傚的一個榜樣。上帝對所羅門說:"在地表之上不會有一個人像你一樣。"的確,塵世上不會有一個人像他那樣,因為只有他放棄了塵世。他統治天界,就像別人統治塵世那樣。他展示了人應該繼承的,展示了人們應該走的上帝之路。


這樣一位國王不能處死另一個和他同等地位的王,因為那樣的話他會被同樣處死一千乘一萬次。他公正地施行統治,不是統治別的王,而是和那些王一同統治,根本不需要什麼排場、浮華,也不需要向外部謀求什麼。他甚至不需要戴上閃亮的王冠,因為所有人都認識他。這樣一位國王是真正在統治,不是統治少數人,而是和每一位人類個體一起統治,而每一個人也是在和他一起統治。這就是人和神的最高統治。這正是以色列家族長成大樹的時候。這個家族紮下根來,長出枝幹、細枝、葉子、花朵。這花朵吐露芬芳—那是所有種族的真正精神。


一個這樣的種族曾居住在這個世界上,並將繼續居住於此。我對你們說的是實話,不要感到困惑。天堂就在這裡—只要每一位人類個體為其做出貢獻。當人們拒絕留意這個召喚時,他們就會死去,然後再轉生到塵世,經歷種種痛苦與磨難。他們這樣一次又一次通過死亡而離去,直到他們終於學會了這門課程,也就是明白了整個人類家族是建立在絕對靈性完美的基石之上的。


對於一個達到了這種程度的種族來說,死亡不復存在。因果業報也不復存在了,因為那果報是給那些顯化出紛爭與不和的人們的。當人用放棄取代了果報時,他就消除了業力之因,因為業力只存在於決心顯化它的人們的思想裡。事物的低級狀態會在高級狀態面前消失。這時人已將身體的振動提升到了允許業力存在的那些振動之上。


死亡不會趕走業力,也不會消除或摧毀它。死亡增加業力,將其積聚成巨浪壓在每一位人類個體身上。人一旦拒絕死亡和重生,也就擺脫了死亡與業力。這兩者都被取消並被遺忘了。而它們只要被遺忘,也就被原諒了。


到了這個階段,假如人仍不能領悟到生命的永久性,因而也不能將其構想和顯化出來,那還有"轉世"這一終極藥方來補救死亡的錯誤。這是在死亡的盲目路途上指引人的一道光。借助這道光,人可以通過一連串塵世體驗來戰勝死亡。那些體驗教會人放棄別人從外部強加給他們的世俗教條與信仰。在這之後,人便能重返上帝的圓滿榮光之中,重新回到那不曾停止閃耀的光中。如果這光一度似乎變暗了,那是因為我們離開了天父的家—也是我們那未被執迷所污染的真我的家。


在我們重返這個家的路上,每走近一步那光都會照得更亮一點兒。進入到這家裡時,我們會發現它被熱與美所照亮。我們會在這裡找回平和、安寧與休息,並能盡情地享樂。我們本可以從不離開這個家,也從不在執迷的鏈條上遊蕩。在這條路的盡頭,一切都被遺忘、被原諒了。而在這條路開始之前,本來也可以是這樣。


你們要保持安靜以察覺你們內在天主的問候。要在身體上保持徹底的安靜,感知那尊貴的上帝之基督—你們的高我—可能帶給你們的問候。我就是這樣感知到並說出了亞伯拉罕很久以前運用過的那個法則。如今它完全和從前一樣有效。顯化之物是按照它們在思想、話語和行動中被構想出的形態而形成的,並按照你們的信仰而重現出來。如果想法不好,那就改變它。命名事物時不要依照它們對感官所呈現的,而要依照它們在精神中的存在狀態。


對《聖經》原文進行翻譯的人在你們的《聖經》裡插入了很多曲解和假預言。有些錯誤是源於對原文文字與符號的理解有誤。那麼這些錯誤可以原諒,因為譯者是認真負責的,並且給出了他們所得到的最佳結論。但大多數錯誤是卑鄙、邪惡的謊言,是故意製造出來以誤導讀者和歪曲以色列家族原始《福音書》的。


以色列的最初叫法是"伊斯-哈耶爾"(Is-Rael),意思是"水晶種族",是第一支居住在這世界上的純淨的白人種族,是最初的根。所有其他白人種族都是其後裔。我們稱其為"純淨之光種族"—"種族"一詞常常意味著"光線"。雅利安種族便是源自於此。


對《聖經》的大部分歪曲是在公元一世紀和二世紀時插入進去的。對原文的破壞尤其針對著《但以理書》、《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錯誤的陳述擴展到約瑟的早期事跡和其它很多篇章上。這種錯誤顯然是故意犯下的,目的是遮掩先前的種種事件和當時廣為人知的一些資料。這些篡改的另一個目的,是毀掉古以色列人自開始覺悟時期便一直保存著的歷史和精確編年系統。他們寫了許許多多假故事來掩蓋真實的事件,用它們來取代原文。他們對那些包含真實歷史事件的長篇章節加以歪曲和破壞。


古以色列族及其直系後裔—雅利安族—使用的是同一個編年系統。我們把它純正地保留了下來。它可以讓人很容易地分辨出偽造和替換之處,因為我們擁有一個完整而又真實的希伯萊年表。我們知道,所羅門及其夫人們的故事以及以色列十大部族之家的很多首領、導師和顧問的故事全都被歪曲了。


那十大部族之家分裂出去後,這主要的王國被稱作"以色列國"或"以色列家"。另外一支則稱為"猶大部族"。這個部族源自於以色列,但其成員絕不都是古以色列人。把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說成猶太人不是個一般的錯誤,而是有意歪曲。"猶太人"一詞從不曾用在以色列十大部族之家的身上,也不曾用在以色列的十二個部族身上。


古以色列人並不是猶太人,而是猶太人組成了古以色列國的一個部族。當猶大部族離開巴勒斯坦去做俘虜時,人們將其成員稱作"猶太人"。我們那時的猶太人是被釋放後返回巴勒斯坦的猶大部族的猶太人的後代。他們中很多人的血統已經與周圍民族的血統混在了一起。我們那時稱作"猶太人"的人,其血統中來自真正猶大部族的還不到三分之一。


到處都有猶太人加入到古以色列人和雅利安人之中。他們繁衍興旺了起來。他們的膽量是得益於這些民族。隨著時間流逝,他們感到得轉向那些民族以尋求幫助與保護,而且得保持自己家族的秩序。


猶大部族中有一部分人在穿越歐洲的遷移過程中加入了古以色列人。他們不屬於現在所說的猶太種族。這部分人根本無法從定居在不列顛群島、地中海岸邊和其它地方的古以色列人中辨認出來。這些人由於相互通婚和受周圍人的影響,已經失去了其部族的所有特徵。我就屬於以色列族,所以我這樣說是有根據的。


那些猶太人和我們生活在一起。我們可以一個世紀、一個世紀地講出他們的歷史,從猶大國和猶大部族直到當今時代。他們是靠偉大的以色列族生存下來的標誌之一。這個偉大的種族幫助保存了上帝的典範直至各種族重歸合一。促成這合一的主要因素將是上帝之基督。這一回歸將使偉大的以色列族分裂前的那種狀態得以重現。


要講述古以色列人從耶路撒冷開始的遷移並不難。那些定居在大不列顛的人所留下的蹤跡是很明顯的。"但"部族人的蹤跡也是如此。他們的名字、歷史以及他們的定居地使人可以辨認出他們來。以他們的名字命名的多瑙河如今是一條跨國河流。"但"部族的人分散成了小群體,其中一些沿多瑙河谷溯流而上,最終到達了英格蘭。他們的名字有達努瓦、朱特、皮克特等等。另一些人居住在多個國家,特別是斯堪的納維亞、愛爾蘭、蘇格蘭,後來又去了英格蘭並從那裡去了美國。


美國原本是古以色列人的故土。他們最初就來源於這裡,但如今在這兒他們正快速喪失其部族特徵,也正改變其語言以採用統一語言,而原來那種語言正是他們當初離開這裡時所說的語言。他們遠離故鄉漂泊了很久很久,現在回到了他們的起源地—這地方一直延伸到南美洲、澳大利亞、紐西蘭、南海諸島,在日本和中國也有一些分支。


日本人和中國人一直是比較深居簡出的。他們源自於一個主要種族。那個種族早在他們起源的故鄉—"姆"大陸—因動盪而沉沒之前很久便從那裡遷移走了。他們被稱作"維吾爾人"或"遊民部落",是蒙古大族的祖先。


正是在"姆"大陸的領土上,白人種族達到了其最高文明程度。那時他們使用放射和輻射能量,也會釋放原子能並加以有益的應用。這個種族的人常進行懸浮並以這種方式把自己從一個地方運送到另一個地方。他們的思想完全擺脫了異教的崇拜形式,也擺脫了那些信仰、教條和迷信。他們崇敬那通過全體人類、通過與上帝身份相同的神聖人類而顯現出來的真正本源。


"以色列-阿拉雅"指的就是這個卓越王國和智慧文化。《聖經》就出自這個種族,其中那些最重要的箴言也是對這個種族的人說的。他們的理想典範是"人中的基督",代表著權柄和那持有永恆光焰的火炬。


為了保持這光焰並使它一直發揚光大,那些箴言不是僅在一部《聖經》中被講述,而是在十二部《聖經》中,為的是讓人們永不將其忘記。


為了使這些箴言免遭破壞和歪曲,人們建造了十二部相同的石頭《聖經》並把它們放置在了神聖故鄉的多個地點。後來,為了把它們聚集起來以使其理念永存,人們建起了大金字塔。這座金字塔證明:基督—一切文明的基礎—是牢牢確立於人們中間的,既不會被消除,也不會被歪曲。


這座金字塔注定要永久存在下去,不只是作為高舉起光的燈塔,也是作為這光的反射器。不僅如此,它還印證了那條經常被人念誦的聖訓:"如果人們失去了光,就讓他們轉向內在吧。"你們將於內在聽到所有這些箴言。光將從這些箴言裡重生。這光將會從你們自身—從你們這些失去光的、流浪的迷途之羊那裡放射出來。


任何流浪著的、沒有光(沒有生命)的人都是一隻從群體中走失的羊。羊群一直就在那兒。人可以看到那個群體並返回到那兒去。基督—那牧羊人—舉起光明的火炬,在等待著那些願意返回的人。儘管這光因漫長的歲月而變得模糊了,但對於那些走過去尋找它的人來說仍然是可見的。它是神聖宇宙的第一表達。上帝的聲音、話語就這樣被聽到了。


"這就是光。要有光。"那些神聖的振動被投射出去,帶來了神聖的生命。這生命從未與上帝分離。大金字塔證明了這一點。它牢牢地建基於大地上,向天空抬起它沒有冠冕的頭。


當人類將基督作為自己真正的繼承品而接受過來時,當人類認出上帝之基督是自己的真我並擁有完滿的能力時,那塊壓頂石就將被安放在大金字塔上。那時這金字塔將作為永久的證物矗立在那裡,以證明人類再不會遠離羊群去流浪。


大金字塔是一部石頭《聖經》、一份摧毀不了的目錄文獻,記述著上帝選民們的成功與漂泊—這上帝的選民並不是一個單一的民族,而是所有接受了基督之光的人。這光不允許這些人以低於基督的方式去為人處世。除非人類走入歧途、遺忘和遮住了這真正的光,否則大金字塔會證明:從人們內在之中應當出現這樣一位存有—他下定決心要體現出基督,並要高舉明亮的火炬以做出榜樣,就像基督會做的那樣。


在漫長的歲月中,這個文明衰退了。的確,這個偉大的種族在黑暗的路途上走了那麼久,以致她似乎要失去自己的身份、徹底回到野蠻狀態中。眾所周知,只有極少數人仍獨自堅守著那些屬於人類的純淨理念。這一小群人得與眾人分開(被神聖化),以便更容易地聚在一起、全神貫注地發送出光來保護全體人類。


以這個群體為管道發佈了這樣的教義:這世界需要一位救世主、一位有能力並願意挺身而出的神人。這位救世主要通過思想、話語和行動向人們表明—先是向個別人、然後向大眾表明—基督始終活在他們內在,只是沒有起作用。


由於無知和拒絕過基督式生活,人們已經淹沒了基督之光。由那些合格之人組成的團體通過講話、預言和傳遞訊息向人們做出了宣告。他們宣佈說那至高者已選定了一個救世主。他將重新按照最高的人類理念生活並將現身於某個特定的時期。


宣告者們看出,要想把人們引向這位將要到來的救世主,就得公佈他到來的日期,並告訴人們他將以怎樣的方式到來以及他的生活目的是什麼。甚至還得準確預言他出生的年、月、日以及他被釘上十字架的確切日期。必須得這樣才能使關於救世主的說法顯得更有份量、更生動真實,也才能把人們的思想重新引向一個焦點,因為人們已經轉向一些外來的神靈並誤入歧途到了就要靈性死亡的危險地步。因此他們宣佈說:救世主彌賽亞將會被殺。他的身體將被放在岩石中開鑿的墓穴裡。隨後他將徹底復活。


這會再次向人們表明:他們可以離開"人子"的狀態以成為"神子",因為上帝之基督始終是與上帝合一的。只要過聖潔的生活,人們就絕不會再墜入混亂的境地。和平與善意將籠罩大地。書裡還寫著:這個條件在萬物初始以前就已存在,現在仍然存在。彌賽亞將向人們指出他們真正的繼承品。因此彌賽亞是真實存在的。他是被歲月隱藏的智者。通過他的教導,神聖上帝之泉和大地供人類享用的全部果實都會顯現出來。


在耶穌到來之前,這些預言已被改變和歪曲了。這種歪曲一直傳播到我們今天,使很多人認為基督教的基本理念是從以前那些宗教中獲取的。而人們本應知道的是:基督教的理論過去一直就存在並且始終代表著人類的最高典範。


被指定用來生出這基督孩子並養育他的那位母親的身體,以及被指定用來在肉體上保護他的那位父親的身體,都事先為這純潔的出生做好了準備。他們兩人本身都是完整的,但他們被結合為一以照看這個得在他日後教導的人們中長大的孩子。馬利亞是那位母親,約瑟是那位父親。他們倆都是大衛—那位真正的持光者—的後裔。他們源自於亞伯拉罕,而這名字意味著"阿-布拉姆"(Ah-Brahm)—大宇宙圓滿之光的持有者。


人類之子們在這階梯上降得太低了,以致他們身體的振動比動物的振動還低。當彌賽亞走向前去展現那久已被遺忘的基督時,他清楚地知道人們會試圖毀壞他的身體,而且比任何動物可能造成的毀壞還要徹底。除非人類的覺知被基督之光所引領,否則就會沉淪到比動物的覺知還低的程度。


救世主知道,他必須在基督的天國中與這基督非常精密地聯通一致,才能使人們無法傷害到他,除非他樂於被傷害。選擇這個角色的人得是謙卑的,得完全清楚這條路已被那些修成基督生命的人走過了。


現在的這場集會可以鞏固這個理想典範。你們會注意到聚集於此的千萬個謙卑靈魂所散發出的無聲的影響力。你們可以估量一下這影響力有多大,前提是要知道:單單一個人呈現出他的神性並將其顯現到最高程度,就可以完全戰勝這個世界以致死亡不復存在。如果再加上一個同等的影響力,那兩者之和會是原來的四倍。你們算算聚到這裡的人數的平方是多少,就會明白從這一大群人放射到整個世界上的力量有多麼強大了。


在這樣一個光芒四射的力量中心的影響下,這個世界會立刻重生、復甦與更新,無論那些人類個體是否理解這一點。這樣的集會每隔十二年便會在分散於全世界的特定地點舉行。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是這樣,比海神尼普頓扔掉他的神聖外衣時還要早很多。過去參加者的人數比較少,但這個群體發出的光芒無聲地吸引了其他人,用不著說一句話。


第一個小團體壯大起來,變成了一大群人。然後這群人中的一個成員離開他們去組成另一個團體。就這樣繼續下去,直到組成了十二個新團體。現在的這個團體就是第十二個。集結起這個團體是為了鞏固這十二個團體與第一個團體的聯結。它們共同組成了一個大團體。其中的小團體在不同地點集會,以方便參與者到達集會地點。


你們可以看出,他們並不想大張旗鼓地組織這些集會,因為集會地點從未被公開過。這些團體不奉行嚴格的規定。他們是仿照個人的內在組織建立起來的,而人們正是通過這內在組織被引向其中某一團體的。明天中午要舉行的這場集會,將把所有這些團體合併於第一個團體的庇護之下。那十二個團體將形成一個金字塔,象徵著人中基督的完美典範。而第十三個團體將構成王冠,或者說壓頂石。


這十三個團體還會在以前那些老地方分別聚集。不過其中任何一個團體的集會,都將和明天舉行的這十二個團體與首要團體的集會相同。


除了要把十三個團體合併為一外,那十二個團體中的每一個裡還將有十二名成員出來,而他們每個人又將組成一個新的團體。因此會有一百四十四個新團體。當它們的隊伍被新成員所擴充後,團體的數量又會變成原來的十二倍。這樣便會建起一座十二階的金字塔。它將繼續變大,直至包含整個世界。


要加入這些團體只需滿足兩個條件。第一是要向自己呈現出基督典範。第二是要通過思想、話語和行動將這基督典範顯現給這個世界。那時人便與這整個大團體聯通一致了。當你們遇見上帝時,團體成員必會在你們的居所、在你們自己的的聖殿中遇見你們,無論你們是在世界上最荒涼的地方,還是在高山之巔,抑或是在繁忙的集市中。


與上帝合一—這將始終是決定性的因素。一旦你們使自己的思想升向基督,你們的身體就會響應基督的振動,而你們就會響應那一大群人所發出的振動影響。你們的理想典範被一股巨大的能量所重振—那能量的等級相當於參與者人數的指數倍。隨後這理想典範被大力宣揚到世界上。這會把我們的影響力連同那些團體的全部影響力一起傳播開去,像一場巨大的思想海嘯一般。到那時,我們的教導就不再像從前那樣秘而不宣了,而是會變得盡人皆知。


除了全體人類種族的上帝之外,這樣的團體不需要別的領導。任何宗派、虛禮、信仰都是不必要的。你們只需宣稱自己是基督,並讓你們的真我在思想、話語和行動上按照這完美理念去真誠地生活。這樣你們就會構想出並顯現出基督。這些振動一旦確立,就絕不會降低,即使人意識不到它們的存在。但如果人堅持不懈的話,就會開始意識到它們,而那將是人所能經歷的最最高級的體驗。這樣建立起來的家是真實的、不可摧毀的。每一位人類個體都應該最終返回到這裡來。那時宇宙的寬闊遠景將全部展現在他面前,不再有對個人的任何約束。


人類視覺迫使人採用的視點也許是在這些振動之外的,但人可以使其返回到這些振動的範圍之內。那時可能看起來沒有一個人在你們的振動範圍之內,但他們全都在那兒。我們認得出他們。你們這些人或快或慢地走完了全程以到達這裡。假如你們看不到"所有人都在這兒"的這個事實的話,你們也就到不了這裡了,除非是被閃電送過來的。


當人類這樣團結起來時,還有可能發動"阿瑪格東之戰"(《新約》中記述的世界末日時地球上列王間的最後一戰—譯注)、"歌革與瑪各之戰"(《新約》中說魔鬼撒旦被監禁1000年後將從監牢裡出來,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叫歌革和瑪各聚集爭戰。—譯注)嗎?人類的活動能產生出一種力量來壓倒上帝的律法嗎?那神聖的律法是統治所有力量並與它們共存的。只需有一個神人說"不",那就是"不",因為所有人都一致振動並一致響應。


動用武力是沒有用的。假如一些生活在低級振動環境中的人發送出一種有害的力量,那我們可以把這力量聚集起來,懷著祝福和真誠的愛把它送還給他們。如果他們抗拒的話,最終只會毀滅他們自己。如果他們接受這愛之力量的話,那就根本不必動武了,連抬起小手指頭都沒有必要。


前面說到的所有那些團體像大金字塔般屹立著,在漫長的歲月中堅不可摧,也像那座石頭證物一樣向人類表明:神聖基督早在人類來到這世界前便已確立於人的內在。基督之人從未與神性分離。


大金字塔的年齡、構造和它那純淨的線條以及它蘊藏的寶貴知識,已經充分證明了它所見證的一切。它得到保護並聞名於世已有數千年了。還不算它龐大體積中密集儲存的科學資料會對科學進步產生怎樣的影響,因為必須是對科學非常精通的人才能解讀這些資料。


金字塔的歷史如此悠久,其構造又如此神奇,這使它在人類眼中成了一件特別的神秘物品。它裡面展示著神聖宇宙的奧秘。它局部的每一根輪廓線都是按照嚴格的科學方法精確製造出來的。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都有助於人類與上帝的和諧相融,有助於完善作為上帝之基督的人。這項成就的頂點將為大金字塔安放上那塊壓頂石。"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njj.html






 

親愛的靈性家人,很高興通過這篇博文與您結緣!
廬影致力於靈性訊息及著作的翻譯,無世俗職業與收入,因此歡迎大家自願隨喜支持!
我的支付寶帳戶是:louiselouise225@sina.com
姓名:盧穎
我的銀行卡卡號是:6210 3000 1927 0773(北京銀行)
姓名:盧穎
無論您捐助的金額有多少,都是對我靈性工作的寶貴支持!
也無論您是否捐助,對您獻出的有形或無形的愛,廬影都表示由衷的感恩與祝福!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