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由於你不尋求追隨者,那麼你為什麼要讓人們離開他們的宗教信仰並聽從你的建議呢?你準備好接受這種建議的後果了嗎?或者你的意思是不是人們需要指導?如果不是,那你究竟為什麼要宣講?



克里希那穆提:對不起,我從未製造過追隨者這種事情。我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離開你的教會並追隨我。"那只不過會讓你進入另一個教會、另一個牢籠。我說通過追隨他人你只會變成一個奴隸、一個不智的人;你會變成一部機器、一個模仿的機器人。通過追隨他人,你永遠不能發現生命是什麼,永恆是什麼。我說對他人的一切追隨都是破壞性的、殘忍的,會導致剝削。


我關心的是播下種子。我不是在要求你們追隨我。我說對別人的追隨本身就是對那生命、對那永恆發生的破壞。換句話說,通過追隨別人,你就毀掉了發現真理和永恆的可能性。你為什麼要追隨?因為你想要被指導,你想要被幫助。你認為你理解不了,於是你求助於別人並學習他的技巧,然後你變成了他的方法的奴隸。你變成了剝削者和被剝削者,然而你希望通過不斷地練習那個方法能夠放飛創造性的思考。


通過追隨你永遠無法放飛創造性的思考。只有當你開始質疑追隨這個想法本身,質疑建立權威並膜拜它們的想法時,你才能發現什麼是真實的,而真理將解放你的頭腦和內心。


"你的意思是不是人們需要指導?"我說人們不需要指導,他們需要覺醒。如果你被引向某些正直的行動,那些行動就不再正直,它們只是模仿出來的、逼迫出來的。但是如果你自己通過質疑、通過不停的覺察發現正確的價值觀—而你只能親自去做到這一點,而無法依靠別人—那麼這整個追隨和指導的問題就失去了意義。

智慧不是一件可以通過指導、通過追隨、通過閱讀書籍得來的東西。你無法二手地學到智慧,而這卻是你試圖去做的事情。所以你說:"指引我,幫助我,解放我。"但是我說,要當心幫助你、解放你的人。


"你究竟為什麼要宣講?"這很簡單:因為我不得不這麼做,同時也因為存在著太多的苦難、太多轉瞬即逝的快樂。對我來說,存在著一種永恆的發生,那是狂喜;我想要說明這種混亂的存在可以變成有序而智慧的合作,其中的每個人都不會受到剝削。而這不能通過某種東方哲學、通過坐在樹下、退避生活來實現,而是恰恰相反;當你在巨大的悲傷或者快樂中完全清醒時、徹底覺察時,通過此時你發現的行動就可以實現這一點。


這種覺察的火焰消除了自我製造的所有障礙,這些障礙破壞了摧毀了人類的創造性智慧。但是大多數人在經歷痛苦時,立即會去尋找解藥,或者試圖通過記憶抓住稍縱即逝的快樂。於是他們的頭腦在不停地逃避。但是我說,變得覺察,你自己就可以把頭腦從恐懼中解放出來,而這自由就是對真理的領悟。






選自《傾聽內心的聲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2xnsm.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