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者:直到我達到了可以自如地選擇我所想和所做的意識狀態,我是不是才不會在無意識中積累更多的業力? 這個選擇是怎樣做出的,薩古魯?


薩古魯:你只是在問我,"直到我變得有覺知,到了那個時候,我要如何選擇?"是這個問題嗎?


求道者:這個選擇是怎樣做出的?


薩古魯:每個人都做出選擇;即使是被動的也是他們的選擇。無意識做出選擇是被動、不自主的。舉例說你現在生氣了。這是你的選擇。事實上,在某種程度上,你相信這是處理問題的方式,但是這個選擇是如此的無意識—它是被動而不自主的。在不同程度上,它不自主地發生了。所以你是有選擇地生活著,但是這個選擇不帶有覺知—它是無意識的選擇。


有個故事是這樣的。有一次山卡拉·皮萊走進一間酒吧,後面跟著一隻鴕鳥。當他坐下後,酒吧服務員過來問點些什麼。他說:給我來瓶啤酒。接著轉身問鴕鳥:你想要點什麼? 我也要瓶啤酒,鴕鳥說道。酒吧服務員邊倒酒邊說:一百五十六盧比五十派士。 他伸手到口袋,拿出了分毫不缺的零錢。


第二天,他和鴕鳥又來到酒吧,而且他點了啤酒。鴕鳥說:我和他一樣。又一次的,他伸手進口袋,付了同樣的零錢。這變成了慣例,直到有一晚,這兩位又來到酒吧。和平時一樣?酒保問道。不,這次我要大杯威士忌,他說。和他一樣,鴕鳥說道。兩百七十九盧比,酒保說。又一次的,他從口袋拿出一分不少的零錢。


酒保再也不能按耐他的好奇心問道:不好意思,先生。你是怎樣做到每次從口袋裡拿出不多不少的零錢的?


嗯,山卡拉·皮萊說道:幾年前,我清理閣樓發現一個舊的燈。我擦它的時候,一個精靈出現了,並且允諾我兩個願望。我的第一個願望是如果我需付錢買什麼的話,我只需要把手伸進我的口袋,然後不多不少的零錢就會在那裡了。


這太聰明了,酒保說。大多數人會許願一百萬或其他什麼的,但是只要你活著,你總會如你所想般的富有!是的,不管是一升牛奶還是勞斯萊斯,不多不少的錢總會有的,山卡拉說。


酒保接著問道:那另一件事情,先生,鴕鳥是怎麼回事? 山卡拉.皮來回答道:我的第二個願望是一個長腿的少女。(譯註:chick,意思為雛雞、少女。)


現在整件事情在於有意識地做出選擇。即使一個簡單的動作,比如你早上醒來,無意識的你選擇不想醒來。當太陽升起,你想要拉被子蓋住臉。你知道嗎?這是一個無覺知的選擇。你的身體想要停留在床上更久些,更久一點,更久一點。出於某種原因,它不願起床。


生命中有如此多的層面,你的生活經驗有如此多的限制,如此之多,無察覺的,你並不是期待著這一天。例如,明天你要出去野餐。在太陽升起前,你會醒來。在前一天你有覺知的決定了;你很興奮。你期待明天。這是個愉快的經歷。你會知道你會在太陽升起前醒來。


否則,無意識地你會把被子拉來蓋住臉,因為這個陽光不是你所期待的,因為跟隨陽光而來的是今天的股票價錢,跟隨陽光而來的有今天的問題,跟隨陽光而來的還有整個世界到你生活裡。所以你選擇無覺知地屏蔽掉這些;但是現在我們做出有覺知地選擇。即使你醒來,無覺知的選擇你要喝杯咖啡,身體才會覺得舒服。但是你可以做出有覺知地選擇,"不,我要洗個冷水澡,並開始做我的瑜伽練習。"


為什麼會有苦行之道,關鍵在於:你開始做原本讓你感覺不舒服的事。一旦你開始做這些不舒適的活動,雖然不喜歡,但是你完成了它。如果你做著你不喜歡的事情,你唯有清醒和有覺知地做,沒有其他辦法。這就是為什麼苦行之道之所以存在。你開始有覺知地做每件事。沒有其他方式。


現在,慢慢地,你練習在生活的各種情形裡如何保持覺知。當你感到飢餓,天然的渴望是去找食物。現在你有覺知地選擇著:"我很餓了,但是我不吃。"沒有其他方法遠離食物,除了保持覺知,但是直接去吃,你不需要覺知;你可以餓了就過去拿來吃。


在生活中這些簡單的事你可以開始有覺知地做。例如,我們一天只有兩餐,後者僅一餐。開飯時,自然你會覺得餓,但是你不要馬上就吃。你等大家都坐好。等食物都進到每個人的盤子裡,然後你祈禱,接著很慢速地進餐。這需要覺知。僅是在你飢餓時這麼一停頓,僅是等上這麼三四分鐘,這需要大量的覺知。去拿食物直接吃很簡單,但是你會變得越來越沒有覺知。


這個意識被帶入你的生活。每天早晨,你想要喝一杯咖啡,但是你坐著並練習克裡亞瑜伽。練習瑜伽時,你無法不帶著覺知。喝咖啡時,你可能是無意識的。我不是說你無法帶著意識喝咖啡,但是你很容易無意識地做這件事。


現在,你無法不帶意識地做克裡亞。你唯有保持覺知。所以,就像這樣,你在生活不同的方面培養覺知。最初的時候,可能沒有你的有覺知狀態只有一個半小時,但是,慢慢地,你在生活的不同方面帶入了覺知。培養意識,就這樣慢慢滲入你的生活,但那並不是全部。最主要的是,你能夠在不同的生活情形下保持覺知。只有這樣,你甚至才能在離開身體的時候,全然地保持著覺知,否則,這一切就不會發生。


離開身體,即從一個維度轉換到另一個維度的時刻。或者,某種程度上,是從某一層面上的束縛中解放出來。那也是一個達到終極自由的機會。當生命完成了所有的功課,當一個人從業力中解脫,即將擺脫他的身體,在下一次的業力還未發生。


所以,如果足夠的意識還保留著,這個情形或空間,就會為一個人提供完全消融的機會。這個短暫的生命旅程結束,下一次的業力還未發生。實際上,你的狀態就像是一個解放的存在。如果你帶著足夠的意識,這就成為了一個實現終極解放的可能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2236d400101i20i.html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