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催眠師姚女士第二次為李莉催眠時,神通過李莉之口向人類傳達的重要長篇訊息。感謝她們將其分享給大家!本人整理文字時刪去了涉及她們個人隱私的部分,但絕無擅自添加任何內容。此文已經過李莉和姚女士審閱。請大家閱讀時運用自己的判斷力加以分辨,接受與自己共振的部分,放下其餘的部分。Namaste!廬影)


神:你(注:指姚女士)的問題結束了?


姚:我覺得…我想一想…


神:你要珍惜這最後的機會啊!我跟你說過了—以後不要來找我。就算你以後控制不住要來找我,你也找不到我了。明白嗎?


姚:我以後"催"(注:指催眠)都找不到你了?


神:你找不到。


姚:那我還能幫別人"催"嗎?


神:我說了—去做你想要做的。


不是每一次"催"都要找到我的!幫助別人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只是)你們現在圈子(注:指催眠師行業)裡面做的東西,你們以為在幫助別人…(注:神在前面已經說過很多催眠對人沒有幫助)


是因為你們大部分人(注:指催眠師中的大部分人)產生疑惑了,我才來告訴你們的!是因為你們在請求答案!不是你一個人,也不是她(注:指李莉)。知道嗎?是你們創造了今天這個局面(注:指神來傳遞這個訊息)!不要感謝我,是你們自己創造的!是你們請求我給你們答案,我(就)來給你們答案而已。


你催眠就催眠,不需要一定有我在場才能幫助到別人。


你們也不要覺得只有催眠才能幫到別人。不要這麼去想。你們要知道,催眠只是幫助別人的一種方式,就像她(注:指李莉)—她以為要每個人來租了玩具,(她)才能幫助到。她要更多人來租玩具。其實也不是這樣的!因為每一個需要她幫助的人都已經來了這裡。那些沒有走進這裡的人,是因為她已經幫助到他們了。就像她的鄰居—她以為是關係不好了,其實不是這樣子的。還有對面有個爺爺老是來問她問題。她開始是同意的,後面是她拒絕了。她也糾結—"為什麼會這樣?"現在他不怎麼來了,其實是她已經幫助到他們了!


姚:哦…


神:每一個與她遇見的人,她都幫助過—擦肩而過的(人)都是!明白嗎?


每一個與你們擦肩而過的人,你們也可以幫助,但是你們現在沒有幫助。為什麼?因為你們自己都還是"亂"的,所以你們只會影響別人。當別人不夠穩定、你們也不夠穩定的時候,你們就會亂七八糟(注:指能量上的混亂),所以你們幫不到!


因為她現在已經與我同在了,(所以)別人與她擦肩而過就是與神擦肩而過。懂嗎?


"與神擦肩而過"—這(並)不是很"神聖"的事情,因為你們就是神!她(只是)已經成為了這種自己而已,你們還沒有而已!


她就像一個典範在那裡—你們可以看著她。她就像一盞燈—如果這盞燈滅了,你會感覺到黑暗和害怕。如果有這一盞燈,不管有多遠,它(她)都會幫助到你。她就是那一盞燈!每個與我同在的人就是一盞燈!它為你們指方向。


當有越來越多的燈亮起的時候,你們就越容易找到方向,因為四面八方都是方向,條條大路都通羅馬。


如果這裡只有一盞燈,你們就只能朝這個方向來走。如果你們四面八方都有燈的時候,你條條道路都可以通到羅馬。


這樣你是不是更能理解一些?


姚:嗯。


神:你剛才沒有在聽我講。你剛才在聽歌。


姚:是我手機響了…


神:不是因為你的手機響,是因為你已經分散注意力了。因為你分散注意力,(所以)這個電話就進來了。你以為這個電話是恰好進來了,(所以)你才分散注意力—錯了!我都說了—所有的東西都你自己創造的!因為你分散注意力了,所以(把)這個電話"創造"出來,讓你體驗到你分散注意力。因為你們必須要為自己找理由嘛!是吧!


姚:啊…對!


神:你等一下會發現這個電話有多麼不重要,然後你就會知道—"噢,我又在欺騙我自己了。我又在為自己找理由了。我不想承擔我分散注意力的這個責任了。"

今天是不是感受特別多?受益匪淺?

姚:消化不了,還要回去慢慢聽。


神:是!但我可以感受得到—你這次比上次的狀態好了很多。


姚:她…


神:你不用評價她,因為她與我同在!


姚:(笑)…


神:什麼我"走不走"?你不用進行後面的那些儀式了(注:指催眠師結束催眠的固定儀式)!


姚:好,好。


神:不用了!我自己就會說"我走了"—其實我沒有走。我就在!但是她會自己轉換說話的方式,不會再用"她、她、她"這樣說自己了。這個你不用擔心。她也不用擔心。


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我再說一次—這是最後的機會啊!


姚:我想問…我身體上面這個疤…有沒有快速消除的方法?


神:那我只能說—你自己創造的什麼東西,你要承擔這個結果。你不能逃避了!這個疤留在這裡不能消,就是要你自己知道—你創造了這個結果,你必須要學會去承擔!


姚:我之前有過這樣的答案。


神:是不是!你有什麼東西留在那裡無法消除,就是我要讓你們謹記—這是你們自己創造出來的!


如果這個疤好了,你自己又會創造出別的東西來,因為你不愛惜你的身體。如果我讓這個疤消掉,你會把之前的錯誤重犯一遍。你會同樣創造出這樣的東西,因為你在逃避,你在推卸責任。


你在分散注意力的時候,你說"哦,這是電話進來了"。不是的!你在逃避的時候,你說"哦,是因為我有疤了,別人沒有怎麼關心我呀"…不是的!你要承擔這個責任的時候,你就不會這樣了。


這不是疤的問題!這是你要記住"你自己在逃避責任"的問題。你逃避就會有這樣的後果!如果我一點後果都不給你們體現,你們就會永遠不停地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自己,然後你永遠都學不到東西。是嗎?


姚:哦,我想問一下—我幾年以前摔了一跤,尾骨變形了。那是什麼原因?


神:這沒有什麼原因。


姚:就是我想體驗摔…


神:No,No,No!這不是!


姚:是意外,是嗎?


神:沒有意外!這個世界上沒有意外!那是一種結果!留個疤是一種結果!死亡是一種結果!


姚:是結果…那我可以改變結果嗎?


神:那要看你怎麼去改變了。任何事情都可以去改變—(當)意識改變的時候,都可以改變。


我都說你的身體沒病了!你的身體是完美的!你可以長生不老的!你有什麼不可以被改變的呢?


你現在沒有在改變。你說"這個疤能不能消除",我說"不能",是因為我(的回答是)建立在你的意識之上(的)。你如果是她(注:指李莉),我就說"能"。


我回答你的問題,是用你的意識來回答(注:指參照其意識水平來回答)。我回答她的問題,是用她的意識來回答。


一切都有可能是真的!(那)你要說:"為什麼疤不能消除?你不覺得這個神說的有點假嗎?"不是的,是因為你認為不可能,而且你認為你要承擔這個結果,所以我告訴你是這樣子的。


姚:是我自己這麼認為的…


神:對!你剛才說(那個)答案你也想到了。為什麼呢?


你想要體驗哪種結果,(這)是你自己想出來的。


一切皆有可能!你可以長生不老!你可以瞬間旅行!你可以瞬間療癒!你想不想?


姚:說白了—還是要意識轉變。


神:對。


我剛才開始回答你的問題(時),也沒有(說)錯,是因為你想聽到那樣的答案。


如果站在我的角度—你的尾骨可以好!你的疤痕可以沒有!你的身體是完美的!你沒有任何需要修改的!你就是神!


你能接受嗎?你接受不了。懂嗎?你接受不了!所以,你能接受的是"這個疤痕不能消除",那我就會告訴你這樣的答案。


事實上它是可以(消除)的,但是你只能接受"它不能消除"。懂嗎?


姚:懂了。


神:你哪天能接受了,這個疤痕就沒有了。


這個疤痕沒有了,不是一天、兩天(就沒有了)…那有可能一輩子都有。(也)有可能幾年之後,有了什麼新技術出來了。你如果覺得那個新技術出來了,(所以疤)沒有了是技術的原因,那你錯了!(其實)是因為你相信它可以用這樣的方式沒有。懂嗎?


姚:懂。


神:你們以為病是被醫生治好的—No!(是)你們想要讓自己的病好,但你不想說自己這麼"牛"、一下子瞬間就好了,(所以)你要去醫院治一治、吃吃藥才能好。你不就在吃嗎?


姚:(笑)是。


神:你還要吃一年。你吃十年都可以的—我告訴你!因為你覺得吃一年才能好,那你就一年才能好。你覺得你吃十年才能好,你就吃十年才能好。你以為是藥的原因嗎?不是!


我說"你不用吃藥",(但)你接受不了。你懂嗎?


姚:我明白那意思…我自己感覺到…


神:哦,你今天可能有一點意識(到)了,但你還是做不到。


我不是要你不吃藥了,我是讓你發現你自己對自己的捆綁。


你們聽過"井底之蛙"的故事嗎?你現在就是井底之蛙!你覺得天空是那樣,(而)我給你描述的天空是廣大的!你不相信!你還沒有出來。你在往上爬,(但)還沒有爬出來。你一旦爬出來,你就知道—"哦,原來以前我的意識是這麼的狹隘!我為什麼一定要給自己捆得死死的?"

 

(未完待續)

 

 

 

 


●傳導者:李莉
●傳導時間:2017年11月5日
●量子催眠師:姚女士
●文字整理:廬影(系根據催眠現場錄音整理)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0074898264303&mod=zwenzhang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