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莉這次是以"自我催眠"的方式連接到神。催眠師姚女士在現場幫助提問,請神解答。神再次通過李莉之口傳遞出了許多重要訊息。感謝她們分享給大家!)


姚:李莉說她後來用意識改變了第二次催眠時看到的畫面。這真的發生了也改變了嗎?


神:她在那樣創造。


姚:那用意識改變了就真實的發生了,還是她自己想像出來的?


神:你想像的所有事情都會發生。


姚:想像的所有事情都會發生嗎?


神:任何人想像的所有事情都會發生。


姚:那做夢的時候是不是也相當於發生了?


神:是。


姚:那做夢是真實的發生了,還是只在腦袋裡過了一遍?


神:任何你想像的就是一種體驗。體驗並不是一定要有身體的。


姚:但是體驗不應該是想像有好幾個人,就好幾個人一起體驗嗎?


神:你回憶過去—過去發生和你現在回憶過去,感覺是不一樣的。它都是一種體驗。你的回憶也是一種體驗,但是你人不在那裡。那是一種你思維創造的過程。


姚:那她想像這一些畫面會改變她和某人過去、現在和未來的關係嗎?


神:"想"怎樣體驗,她就在怎樣體驗。你想的就是你在體驗的,只是有一些沒有成為你們認為的現實而已。你們以為只有在身體狀況下的體驗才叫體驗,但是你們的思維一旦想到那裡就去到了那裡—是你們的意識去到了那裡,不是你們的身體去到了那裡。意識在那裡的時候,你就在那樣地體驗。


姚:為什麼有的人只喜歡某個人?


神:因為你們的體驗也是你們自己的選擇。有的人選擇了只跟某個人發生你們認為的愛情而已。


姚:那他選擇別人也是可以的,是嗎?


神:是,但是他不想。


姚:那這樣算不算也是一種執念?


神:不是。你喜歡吃蘋果也是一種執念嗎?你喜歡吃某種水果也是一種執念嗎?你告訴我。


姚:不是。但是不停地吃是。


神:不停地吃,不是因為你喜歡嗎?你不喜歡的時候自然就不會吃了,不是嗎?


姚:那為什麼我只喜歡吃蘋果、不喜歡吃梨子呢?


神: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不是嗎?你任何喜歡的事你都去問為什麼,那你還要去好好體驗生活嗎?


姚:但是喜歡有時候會覺得—他是這樣的,他身上有些東西我不喜歡,為什麼我還是喜歡跟他在一起?


神:因為你選擇的體驗,(可)你受了社會的觀念的影響,你不想那樣做完這個體驗。但是你的靈魂選擇了這樣體驗的時候,你是必然要去做的。只有完成了,你才有其它體驗。你如果不去做,你就一直想要去經驗這個體驗。所以你們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你們只有面對,去經驗這個體驗,你們才知道這個感覺,然後你們才能放下、去經驗別的體驗。你們總以為逃避就可以解決問題,但實際上不是的。你們只有面對才能放下。


姚:那如果只有一個人去面對,另外的人不配合怎麼辦?


神:那就是他們要有這樣的經驗。可以通過這樣的關係(去)面對的人學到的東西,和不配合的人學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不配合的人是在用逃避,因為他(她)不知道這是他們靈魂的協議,是他們要一起共同去完成這個經驗。但是面對的人已經知道了,所以他(她)很坦然地接受。即使沒有這個體驗,他(她)也不用擔心,他(她)也不會去選擇別的體驗,因為他(她)知道現在去選擇別的體驗,那是一種逃避。你們只有去經驗這個真實的體驗後才能有別的體驗,因為這是你們自己的選擇。


姚:那您這個…


神:又在"您"嗎?


姚:你這個意思不就代表他(她)沒辦法選擇別的嗎?


神:你以為這樣而已,因為他(她)選擇某個人,這是他們兩個人共同的選擇。只是因為現在其中有一個人不配合去完成這個體驗。因為你們會認為有的選擇不是你們真實的選擇。你們在現實生活中的時候,你們有一些其它選擇。就像你說要買一件什麼貴的衣服,是不是?你說你不買了是因為貴。你想要擁有這個東西,你沒有擁有,你不是一直在糾結嗎?你以為你在糾結錢,不是的,是因為你想要擁有這件東西,你想要擁有這個體驗。錢是—你們現實生活中的東西,給你一個衡量的標準。


你們有些感情、愛情什麼東西你們不去體驗,是因為你們現實生活中給了你們一些標準,懂不懂?錢就是你現實生活中的標準,讓你無法體驗這個感覺,懂嗎?你們用現實的標準去壓迫靈魂的選擇,所以你們會糾結,會痛苦,懂嗎?你想要去擁有那件衣服,你為什麼不去買?你以為錢是問題嗎?錢不是問題!你沒有那一兩千塊錢嗎?你有沒有?你有。因為你用你現實的生活標準在衡量這個事情。感情也是一樣。你的"90後"(註:指姚女士的男友)—你也是這樣用生活的標準在衡量。


姚:那我跟"90後"也有靈魂的選擇嗎?


神:我剛才不是告訴你了—是這樣子的。你不要每天去問"為什麼我喜歡他"。這是你自己靈魂協議寫好的。就像你跟公司簽訂了合同—你要去那裡工作。公司對你不好,你說"為什麼我要這樣"。這不是你自己簽訂的嗎?這是你面試的時候自己選擇的,沒有人拿著槍逼你去,是嗎?你喜歡他是你靈魂的協議。你確定想要跟他去體驗這種愛情的關係。為什麼有的人你們看著不喜歡,有的人你們喜歡,就是這個原因。沒有什麼"我特別愛誰",你們想要去經驗這種特別愛別人的感覺而已。


姚:沒有什麼外加的條件,是嗎?


神:對。"特別愛誰"也不是她(註:指李莉)以為的那樣子—什麼"外求"。外求是一種,還有一種(是)有人想要體驗特別愛別人的感覺。你們每個人喜歡什麼東西就應該去體驗。任何人喜歡去做的事情就要去做。


姚:她上次有一個"MMS"的藥可以治好所有的病,她說讓我去試下。


神:(笑)其實她都知道。為什麼她會看到這個?這個東西也是別人創造出來的。你感冒了,有人跟你說吃感冒藥會好,有的人說打點滴會好。會不會好?都會好。我跟你說你不用那樣去想就好了,你是不是肩膀後面就好些了?


姚:嗯,好了好多。


神:現在有人告訴你吃個感冒藥會好。你會好嗎?你信了就會好。


姚:但是我不信。


神:是啊,這就是你自己的選擇。這個藥沒有問題。創造這個藥的人,他是好心的,他希望你們擺脫控制。你們為什麼要去吃藥?你以為是你需要吃藥嗎?是醫院、是政府要你去吃這些藥的。你們被控制了,你們不知道。他現在來讓你們擺脫這種控制。


"MMS"這個東西是有用的,按他的方法去做是有用的,但首先是你要信。我給你個感冒藥,你覺得是毒藥,你就會吃出毒藥的感覺,懂嗎?我說讓你不要覺得自己生病了,你非要,那有什麼辦法?我告訴你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要那樣去瞎想。這是最本質的方法。


現在有人來告訴你,給你個感冒藥(連)癌症都可以治好,你也不信。你要怎樣才信?你就信你們那些政府和醫院—那些想賺你們錢的人—的話。他們控制你、讓你吃幾十萬元錢的藥你才能好,你好了嗎?我讓你不要去想,很簡單。你不用花錢、不用痛苦你就好了。你體驗到了。我沒騙你吧!是不是?


姚:嗯。


神: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去想?你以為是你自己要這樣想的嗎?你從小到大被洗腦洗得長大的,你知道嗎?你看電視廣告—這個藥好,那個藥好。好嗎?你們被洗腦了,你們知不知道?不知道,是吧?她(註:指李莉)知道。她告訴你,你不信。我告訴你,你也不信。為什麼那些商家要去打廣告?因為可以洗腦,你知道嗎?那些東西真的有那麼好嗎?喜歡的人覺得好,不喜歡的人覺得不好,那這個東西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是不是跟你自己的想法有關?


姚:是的。


神:所以你不要覺得你的身體痛要我幫你療癒。我說了—你不想。她還總想著幫你去療癒。你不想,你知道嗎?她想盡辦法想讓你少受些痛苦。你不想被療癒,你知道嗎?為什麼別人給你簡單的東西你不要,你非要複雜的。上次告訴你"你是井底之蛙",現在我來告訴你"你被洗腦了",你知不知道?你們很多人都被洗腦了,知不知道?不要覺得自己很聰明,什麼都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要去看,要去聽,要去學。我也是在跟你洗腦,你知道嗎?我洗的腦是讓你簡單一點,快樂一點。人家給你洗腦是讓你不要快樂,讓你多花錢。你怎麼不聽我這種簡單的洗腦?你為什麼要去聽複雜的,讓身體不好的,心情不愉快的?都是這麼在洗,我又不收你的錢,我又不要你痛,你為什麼不聽我的?


姚:是的。


神:是的吧!你非要我很嚴厲地跟你說。我簡單地通過她的口愉快地告訴你,你不聽。我上次催眠,你也不聽。你這次是不是覺得我在批評你?(非常嚴厲的口吻)


姚:沒有,因為聽了很多次錄音了。


神:聽了你也不去做。你還要我來告訴你。你每次都要我來告訴你。你以為你這次不是要我來告訴你嗎?你又是要我來告訴你。你口裡說你跟她催不進去,其實你還是想要我來告訴你答案。她以為是她自己想要被催眠,其實是你想要,你知不知道!


姚:她上次自己說了是我想要催她。


神:沒有,她自己也有一些想法,但是她沒有特別想要去催,是你想要知道答案。你口裡說你不想,但實際上是你想,你知道嗎?她不知道。我不說她也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你們兩個都以為是她想催。你是不是以為她想催?


姚:嗯。


神:我今天告訴你了—是因為你想知道答案。因為她已經與我同在了,她現在跟你說話就覺得是她自己在說話。她覺得這兩次催怎麼是這樣的感覺?是因為她發現跟她平常說話是一模一樣的(註:這次催眠的感覺是自己能清晰地聽到所有聲音,甚至感覺可以直接坐起來、睜開眼聊天就行了。以前雖然也是清醒的,但外界的聲音沒有這麼清晰。答案還是神在說,現在就是因為自己都知道了,所以感受到的是自己在說話)。


這與她第二次催眠又不一樣。她覺得自己完全是清醒的,所以剛才她在想"我要用"她"(註:指用第三人稱)的方式來說話嗎?"她在這樣想的時候,她起了疑惑,所以她才阻止了我。你上次(註:指有一次沒催進去)幫她催,我也來了,我就在。你催不催我都在。她跟你說話就是我在跟你說話,你懂不懂?我跟你們說了多少次—她跟你說話就是我在跟你說話。她經歷這一次她就知道了。她不會再找你催。你想給她催她也不會讓你給她催了,因為她完全知道了就是她自己在說話。


姚:就是她自己都知道答案?


神:你說她不知道,她就不知道。你說她知道,她就知道。她為什麼不知道?因為她想來問我,她就讓自己不知道了,懂嗎?她不想來問我的時候,她就是知道答案的。她現在聽完她就知道了,因為本來就是她自己在說答案。她就會覺得:"我為什麼一定要通過催眠這樣的方式來知道呢?"


姚:那她後面的這些問題還要幫她問嗎?


神:你幫她問吧。


姚:如果巴夏他們也運用了《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裡描述的這些創造法則,他們為什麼還需要飛船,不直接從…


神:這個她自己也知道答案—因為他想要體驗有飛船的感覺。就像她喜歡別人一樣。你是神了,你還不是想要去喜歡別人?你想要有這樣的體驗,是不是?


姚:那飛船是存在的嗎?


神:當然存在。她又沒問它存不存在。你問的問題就搞笑了。


姚:是我自己想問的。


(未完待續)

 

 

 


●傳導及文字整理:李莉
●傳導時間:2017年12月23日
●協助傳導:催眠師姚女士
●編輯:廬影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91668952783538&mod=zwenzhang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