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摘自我正在翻譯的一本書。近水樓台先得月,將這段文字放上來,供大家先睹為快。

---

康奈爾大學的卡爾·皮勒摩感興趣的正是這一問題:利他行為與療癒的關係。因著這一興趣,他花費了大量時間專門進行此項研究。他在美國徵集了將近七千位老人參與研究。他們中有許多人經常志願參加以環境問題為主題的各種活動,比如污染或有毒廢料等;而其他一些人則拒絕參與此類志願活動。皮勒摩跟蹤調查這七千人的健康狀況長達二十年之久,調查結果並未使他失望。研究結束之際,他發現,那些志願參加活動的人,遠比其他人更健康,更有活力。而且他們之中精神抑鬱的人也更少,僅是其他那些人的一半。


顯然,為了更高的利益而奉獻自己的時間,其回饋並不僅僅是愉快舒適的感受。事實證明,這樣做還能夠強化人們的身心。事實上,僅僅是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之外的任何人,就會產生有益健康的效應。正如喬治,若你正在經受某種疾病的折磨,將注意力轉向他人的話,戰勝疾病的可能性會更大。這也是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的研究人員所獲得的研究結果。他們連續五年跟蹤研究八百多個承受巨大壓力的人,並將他們的健康狀況與他們幫助他人—家人以外的人,包括親屬、朋友或鄰居—的程度進行比較,得出了這一結論。


助人行善,其效果就像是穿上了一件防彈背心。面對令人壓力倍增的情境時—比如疾病、經濟困難、失業或家人離世等,那些在前一年曾經幫助過他人的人,死亡率遠低於那些並未這樣做的人。事實上,是否曾經幫助過他人,二者之間的對比再鮮明不過。面對任何充滿壓力的情境時,那些不肯幫助他人的人,死亡的可能性會大幅度增加,甚至高達30%。


正如歐勞瑞神父所發現的,將自己的注意力聚焦於他人,對自身的心理健康具有非常積極的作用。反之亦然。極度關注自己的人,似乎更容易陷入抑鬱、焦慮以及負面的心境。事實上,如果你必須在施與受之間二選其一的話,"施"無疑是更有益健康的選擇。一項針對美國老年人的調查顯示,施者比受者更少生病。而在所有那些與改善心理健康有關的宗教因應方式中,人們在精神病患者中所採用的重要方法之一,便是向他人提供宗教幫助。


"給予"似乎對長壽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加州斯坦福大學對老年居民的調查研究顯示,那些經常從事志願者工作,尤其是參加宗教團體的人,和並非如此的人相比,死亡率降低將近三分之二。正如這些研究人員所言,"健康的生活習慣、生理功能、宗教參與以及社會支持,只能部分地解釋"這一現象。


不計回報、不謀私利地幫助他人的願望,其對健康與福祉的影響,遠大於其他任何因素:飲食、生活方式、社會支持或宗教信仰。在所有的生活方式因素中,"利他"似乎是健康長壽的終極維他命藥片。


此外,給予的行為對於幸福也有著巨大的影響。哈佛大學政治學家羅伯特·帕特南那具有開創性的著作《獨自打保齡球》—它喚醒美國人,讓他們看到美國日漸瓦解的社會結構—出版後,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的研究人員決定深入探索是什麼導致了他們所謂的"社會資本"—幸福、關係緊密的社區群體以及感到滿意的居民,為此,他們在全美隸屬不同群體的三萬人中進行了相關調查。


他們的發現頗具啟示性。除非你比較貧窮,否則的話,錢並不會為你帶來快樂。只要年收入高於七萬五千美元,你是否幸福快樂,與銀行存款並沒有多大關係。收入低於此水平的人之所以苦惱,是因為他們為賬單發愁。不過,一旦他們的收入抵達上述水平,賺取更多的金錢,並不會使他們因此而變得更加快樂。此分水嶺—能否支付賬單—是唯一能將金錢與生活滿意度聯繫在一起的面向。


能夠極大提升滿意度與幸福感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伸出援助之手。事實上,那些願意奉獻自己的時間與金錢的人,和那些不願伸出援手的人相比,滿意度似乎高出42%。


助人的喜悅也含有一定的"物理成分",心理學家稱之為"助人快感"。研究人員在志願者中進行調查時發現,他們常常形容說,自己的身體感受類似於進行劇烈運動或深入冥想時的感受:身體釋放出內啡肽,一種大腦所分泌的,抵消壓力所帶來的所有生理反應,使人感到欣快的生物化學合成物。儘管研究人員認為此類利他行為需要與他人有直接的接觸,但我們的實驗表明,在虛擬環境下運作,效果並不會因此而變差,一張照片足以建立起必要的連結。


利他行為能夠增強人們的健康與快樂,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長壽保險計劃"。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2x2hz.html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