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這些照片,相信很多人都會懷疑,這樣巨大石頭的搬運、切割和絲毫不差的堆疊都不是古代缺乏現代工具所能辦到的事,當時一定有某種高度文明而今已消失或「離開」的遠古文明所為之。


然而,這也不是一個謎,環觀全球各個角落,你都可以發現其實古代文明都有能力移動這樣超大質量的石塊。


儘管缺乏現代工具,但眾所周知的歷史事實是,文化能夠移動高達1000噸的岩石,將它們從採石場運送到最終的目的地、寺廟、金字塔和其他紀念碑。


在這篇出自「遠古密碼」(Ancient Code)網站的文章中,它收集了來自全球各地不同考古遺址的一些圖像,這些圖像顯示了數千年前人類開採和移動巨型石塊的能力。而且,他們除了具備開採和運輸高達上千噸的石頭之外,他們也是非常有天賦的設計師和工程師。


有些石頭,就像埃及卡夫拉(Khafre)山谷寺廟中所發現的石頭一樣,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精確切割和石頭貼合技術,每塊石頭都能與下一塊石頭完美貼合。


最令人驚奇的事實可能是,所有這一切都是在不使用灰漿的情況下實現的。


而奇怪的是,如果我們將埃及的寺廟圖像與玻利維亞或秘魯的古蹟圖像進行比較,像位於秘魯與玻利維亞交界處的普瑪彭古(Puma-Punku)、印加石牆薩克塞瓦曼(Sacsayhuaman),甚至是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我們都可以注意到南美洲和非洲的石頭之間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相似之處。


從它們之中看起來,幾乎就好像這些文明在數千年前是使用相同的工法、相同的技術和相同的原理。唯一剩下的問題是,這些技術是什麼?他們使用的技術是什麼?它現在哪裡去了?為什麼我們沒有找到任何證據?


再一次思考一下,他們真的可以使用棍棒和石頭來完成所有的這一切嗎?或者,我們根本還無法弄清楚幾千年前生活在地球上的古代文明是甚麼?

 

 

 

埃及卡夫拉(Khafre)山谷寺廟,從人面獅身像到大金字塔的堤道底部,看看這巨大的石頭及其完美拋光的表面。

 

埃及卡夫拉(Khafre)山谷寺廟.jpg


這些令人著迷的工程技術使得無灰泥的牆面在寺廟建成後幾千年內得以保持原樣,而在幾千年前他們是如何實現這種精確度的?

 

無灰泥的牆面在寺廟建成後幾千年後依然保持原樣.png


埃及卡夫拉(Khafre)山谷寺廟雕像座。

 

埃及卡夫拉山谷寺廟雕像座.jpg


寺廟內部的石頭看起來好像被建造者「彎曲」了

 

寺廟內部的石頭看起來好像被建造者「彎曲」了.png


秘魯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Peru)的太陽廟(Temple of the Sun)圖像,請注意這個結構令人難以置信的細部,一張紙無法塞進岩石之間。

 

秘魯馬丘比丘的太陽廟.jpg


秘魯庫斯科省(Cuzco, Peru)的印加羅卡宮(Palace of Inca Roca)石牆,這是另一個極端精確的例子,岩石之間容不下一張紙,其中一些看起來好像是「融合」在一起。

 

秘魯庫斯科省的印加羅卡宮石牆.jpg


秘魯太陽神殿(Coricancha)的精工技巧。

 

秘魯太陽神殿的精工技巧.jpg


秘魯太陽神殿(Coricancha)的圖像組合。

 

秘魯太陽神殿的圖像.jpg


秘魯太陽神殿(Coricancha)另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完美貼合圖像。

 

秘魯太陽神殿另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完美貼合圖像.jpg


秘魯太陽神殿(Coricancha)的多角形砌體印加磚。

 

秘魯太陽神殿的多角形砌體印加磚.jpg


秘魯太陽神殿(Coricancha)寺廟的石頭完美的像個拼圖。

 

秘魯太陽神殿的石頭完美的像個拼圖.jpg


普瑪彭古(Puma-Punku)的這塊石頭的細部看起來就好像是用雷射工具製作的。

 

普瑪彭古的這塊石頭的細部看起來就好像是用雷射工具製作的.jpg


普瑪彭古(Puma-Punku)的石塊是古代工程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就。

 

普瑪彭古的石塊是古代工程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就.jpg


普瑪彭古(Puma-Punku)著名的H形石塊,它們的用途至今仍然是個謎。

 

普瑪彭古著名的H形石塊.jpg


普瑪彭古(Puma-Punku)另一個完美雕刻的石塊。

 

普瑪彭古另一個完美雕刻的石塊.jpg


普瑪彭古(Puma-Punku)另一個景點的石頭也仍是個謎。

 

普瑪彭古另一個景點的石頭也仍是個謎.jpg


普瑪彭古(Puma-Punku)的H形巨大石塊。

 

普瑪彭古的H形巨大石塊.jpg


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的石塊似乎黏在了一起,它們非常像一塊拼圖。

 

奧揚泰坦博的石塊似乎粘在了一起.jpg


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的石塊,它們似乎是融在一起的。

 

奧揚泰坦博的石塊,它們似乎是融在一起的.jpg


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的石塊密合無懈可擊。

 

奧揚泰坦博的石塊密合無懈可擊.jpg


這些是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最大的石塊。

 

這些是奧揚泰坦博最大的石塊.jpg


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巨大石塊的特寫鏡頭。

 

奧揚泰坦博巨大石塊的特寫鏡頭.jpg


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另一個驚人的石塊圖像。

 

奧揚泰坦博另一個驚人的石塊圖像.jpg


一些石頭具有神秘的「疙瘩」。

 

一些石頭具有神秘的「疙瘩」.jpg


這些石塊又是如何雕砌的?

 

這些石塊又是如何雕砌的?.jpg


不擔心傾倒或崩塌。

 

不擔心傾倒或崩塌.jpg


精確的石頭拼圖,石塊之間容不下一張紙。

 

精確的石頭拼圖,石塊之間容不下一張紙.jpg


如果不使用現代技術,遠古文明是如何實現這種完美?

 

如果不使用現代技術,遠古文明是如何實現這種完美?.jpg


遠古的完美工藝。

 

遠古的完美工藝.jpg


古代文明是如何達到如此精確的?

 

古代文明是如何達到如此精確的?.jpg


遠古文明是如何完成這種巨大石塊的精確切割?

 

遠古文明是如何完成這種巨大石塊的精確切割?.jpg


薩克塞瓦曼(Sacsayhuaman)巨大石塊的堆疊。

 

薩克塞瓦曼巨大石塊的堆疊.jpg


薩克塞瓦曼(Sacsayhuaman)巨大石塊之間完美無缺的密合。

 

薩克塞瓦曼巨大石塊之間完美無缺的密合.jpg


薩克塞瓦曼(Sacsayhuaman)的精確度令人難以置信,穩固密合。

 

薩克塞瓦曼的精確度令人難以置信.jpg


薩克塞瓦曼(Sacsayhuaman)的巨大石牆。

 

薩克塞瓦曼的巨大石墻.jpg


薩克塞瓦曼(Sacsayhuaman)石牆構築中的採石、運輸和安置對研究人員來說仍然是一個深奧的謎團。

 

薩克塞瓦曼石牆構築中的採石、運輸和安置對研究人員來說仍然是一個深奧的謎團.jpg


本文中描述雷同的完美示例。

 

本文中描述雷同的完美示例.jpg


另一個示例。

 

另一個示例.jpg


注意石頭之間的相似性。

 

注意石頭之間的相似性.jpg


藉由旋轉秘魯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Peru)的圖像,我們看到庫斯科(Cuzco)人所說的「印加人的臉」,也許所有的東西都是為了特定的原因而建造,雕刻並放置在目前的位置。

 

秘魯馬丘比丘「印加人的臉」.jpg


在這張圖片中您可以看到門農巨像(Colossi of Memnon)之一的側板,這是來自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神廟的最後一個結構,被稱為Kom el-Hetan,圖像是在1900年左右拍攝的。

 

門農巨像之一的側板.jpg


一張埃及拉美西姆祭廟的舊圖像,專家們計算出拉美西姆祭廟的重量約為1,000噸。

 

埃及拉美西姆祭廟的重量約為1,000噸.jpg


貝魯特巴勒貝克1200噸石塊的圖像之一(紅圈顯示人的比例)。

 

貝魯特巴勒貝克1200噸石塊的圖像之一(紅圈顯示人的比例).jpg


巴勒貝克的石塊非常龐大。

 

巴勒貝克的石塊非常龐大.jpg


埃及薩卡拉塞拉比尤姆(Serapeum, Saqqara)的巨大石棺圖像。

 

埃及薩卡拉塞拉比尤姆的巨大石棺圖像.jpg


埃及薩卡拉塞拉比尤姆(Serapeum, Saqqara)的石棺。

 

埃及薩卡拉塞拉比尤姆的石棺.jpg


在薩卡拉塞拉比尤姆(Serapeum, Saqqara)地下光滑如玻璃石盒精確切割重達100噸。

 

在薩卡拉塞拉比尤姆地下光滑如玻璃石盒精確切割重達100噸.jpg


石棺不僅大而且還完美拋光。

 

石棺不僅大而且還完美拋光.jpg


埃及奧西裡斯神廟(The Osirion Temple)。

 

埃及奧西裡斯神廟.jpg

 

 

 

 

 

 

 

 

https://www.facebook.com/ufoalienuxptw/posts/1756688114447207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