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要講講徹底改變了我和我家人生活的那個經歷。


那時我是一家協會的成員。在那個協會召開全體大會時,我遇到了我的啟蒙者—讓。我們以前素不相識,從未見過面,但他當時徑直向我走來,就像認識我一樣。他也許得到了靈界的啟示,多半是有某項與我相關的工作要做。


他的博學多識讓我深感慚愧。他是煉金師、猶太教神秘學家、占星家,還有好多別的專長。我猜他也跟銀河兄弟們有聯繫,因為遇見他之後我的生活就徹底改變了。


和他相遇十五天後,我的生活改變了方向。那是在1984年5月初,我跟克勞德在自家花園裡散步。當時樹木披上了最美的春裝,處處鮮花盛開。萬物復甦,呈現出美麗、旺盛的生命力。


有棵蘋果樹花開得非常美。當我們停在這棵樹旁時,我突然感到自己身體環繞著神奇的金光,被帶離了地球。


我的意識是清醒的,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好知道這是夢境還是現實。我被帶向了一個非常明亮的白色大球。

 

當我回到現實中、回到克勞德身邊時,我失去了部分記憶。我讓他幫我回想起我們曾做過什麼。奇怪的是,他沒問我對這件事的看法。


生活又繼續下去了,就好像我沒遇到過任何事一樣。


我要說明的是:銀河兄弟可以消除時間。在他們生活的層面上,時間的存在與三維中不同。我覺得只過去了一分鐘,但在另一維度中,這一分鐘也許相當於我們的好幾天。

 

八天後在朋友家吃晚飯時,我回想起了這次"被帶走"的事(聖光兄弟們更喜歡我說"應邀登上飛船")。那時我是個崇尚理性的人,想弄明白自己究竟遇到了什麼。我甚至接受了一次催眠,但一無所獲,完全無法突破封鎖。現在我明白:當時就得這樣,因為那時我還不應當知道那些事。


沒過多久,曾經對我講過話的那些聲音又出現了。我收到了第一個心靈感應訊息。我跟朋友們談起了這件事。大家決定聚在一起,看看會發生什麼。


我第一次作為靈媒進行了通靈。當時我很擔憂,心煩意亂,深感懷疑。我覺得我接收到的一切都是來自於自己的潛意識。當我們還是孩子時,不會去思前想後,一切都似乎很簡單。但當我們長大成人後,就不是那樣了。

 

三十一年前的那個時期,我們每月聚會一次。命運再次把一個男人—讓-皮埃爾—安排到了我的路途上。是他推動我繼續進行通靈的。他在這件事上非常倔強、不屈不撓,因為塔克辛任我的通靈狀態。多虧了他,我們把那些通靈過程從頭至尾錄了下來。


後來在讓-皮埃爾督促下,我們每十五天聚會一次。


有時我會拒絕通靈,而這總讓我內在感到不舒服,直到我同意通靈為止。


在通靈時傳導話語是比較容易的,聽別人提問、再傳導出答案則比較困難。

 

為了在我家的大飯廳聚會,我們得把一些傢俱搬到外面,再把一些傢俱推到牆邊。這真的很不方便。


這樣過了兩年,我才準備好公開舉辦通靈會。這時讓-皮埃爾離開了我們,搬到本省的另一端居住。他在我身邊的使命暫時結束了。


我還是要說—我能看出與我相關的一切都是精心安排好的。我的生活就像一張拼圖,每塊碎片都在逐漸就位。

 

 

 

 

 


●作者:[法]莫妮克·瑪修(Monique Mathieu)
●翻譯:廬影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92784398963818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