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開始覺醒時,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分享真相。不過知道這條路和走這條路是兩碼子事。以下文章列出一般方法,來細說分享真相該避免的事。

 

 

領悟真相

 

真相帶有變革和反對的傾向,它不在乎我們的感覺和情緒,它就這麼來動搖我們基礎。所以當我們分享真相給別人時,我們給一個改變的機會但是他們不一定要接受,而其實他們常常不接受。我的意思是,我們無法讓別人真正的覺醒起來,我們不能強迫他們要看我們在看的,或理解我們理解的。

 

我們能作的就是解開真相給大家,而這需要耐心和集體參與。禮物是一個很好的比喻。



真理的禮物


送禮物時我們會認真地想對方想要什麼。我們會花幾小時選購這個理想物品,用漂亮的紙包裝它,然後用美好的方式呈現。但最終,對方必須要能夠接受它,自己撕開包裹紙,撥開塑膠包裝,自己發現內容物。

 

分享真相是一樣的方式,充其量,我們只能介紹對方可能接受或拒絕的事情—這不容忽視,即使常常被忽略。

 

分享真理軼聞

 

早期在我冒險分享真理的時候,我傻傻地以為我只要把資料倒給別人,別人就會知道我知道的而且更明白自己的權利和力量。而我真的試著對我遇到的每個人都這樣做。
 

我是那種“我要在5分鐘內改變你的人生的那種傢伙。”如果我沒有讓你的頭腦爆炸,振奮人心,激發你對自由和真相的渴望,我就認為自己徹底地失敗了。
 

當時,我在AOL客服中心上班,我那一排有60位同事。我每天都和同事和顧客說話,尋找任何機會引入我的看法,而不事先邀請。我確定大多數人會同意這個方式不是那麼有效。我跟幾百個人講,願意聽我講的人,用手數的出來。而那也許是因為他們早已在覺醒的道路上了。

 

在我感到整個就是徹底的失敗後,我決定回到我的心理根源,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我很快就意識到,我的問題根源不是因為我沒有好的訊息,也不是因為我缺乏積極的動力,而是因為我沒有得到他們的同意,對方不打開這個我花了這麼多小時包裝的真相禮物。

我承認,沒有培養一個平靜,愛的空間來接收這個禮物,造就了保守和畏懼的自我防衛反應。我的行為的確更像是一個真相基本教義者,而不是一個仁慈的,尋求知識和智慧的好夥伴。

 

譯註: 基本教義者泛指反對現代主義並自認堅守基本原理的人

 

動搖對方的世界觀和信仰 


經過一番研究,我了解到,一個人的世界觀和信仰體系是他們理解現實的基礎,接收新訊息存在著風險。僅僅是接觸到新穎的觀念,意見和資訊就足以讓一個人的意識有強力的影響。而這不該掉以輕心,尤其是當我試圖分享的真相會粉碎對方世界觀的時候。

 

如果有人走過來對你說,他們的消息會完全改變你對現實的看法? 如果讓你感到安心和安全的信念被別人的觀點威脅呢? 基本上,這是分享真相會遇到的事,特別是由覺醒社群或真相運動傳達的消息。

 

實際情況是,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經驗到創傷,再來就是數不清的困難和社會壓力。我們大部分都已經發展封閉的心智和嚴苛的世界觀來作為防禦機制。

 

此外,因為社交工程技巧和腦控大眾,我們已經被訓練成害怕任何看起來不正常或不被社會所接受的東西。批判性思考和誠實的疑問已經被撲滅,以盲目支持對專家和權威的信念。

 

所有這一切都確保,絕大多數的人並沒有理智上或情緒上的裝備來承受不與他們信念共鳴的消息。因此,共享意識不斷擴充資訊的過程中,必須考慮到個人能接受的能力。

 

譯註: 社交工程技巧涵蓋許多用以操控人類心理,使他們採取特定行動或透露機密資訊的技巧。

 

溝通和恐懼反應的心理


心理上,頭腦不能在畏懼的狀態下(以富有生產力的方式)接受新訊息。即使只是一點點資料,也不會被考慮或很好地理解。我的意思是,我們渴望分享我們的真理,我們不能變得像宗教基本教義派我們必須是完美的父母,提供無私的愛和支持—不論是否我們的真理被接受。這樣一來,個人被社會拒絕或遺棄的恐懼就可以被療癒,慢慢發展無條件的愛的空間,在這個空間,好奇心和好問心就能開花。

 

分享一個已經被拒絕接受的真相通常會導致防禦反應,而且由於社會編程,我們要分享的大部分訊息已經被貼上〝陰謀論胡扯”。不過恐懼反應也可以被其它的暗示觸發。恐懼反應必須識別出來,如此一來有效率的談話才能發生。 

 

在恐懼反應中,爬蟲腦也就是後腦開始作用,隨著恐懼(腎上腺素)的化學湯淹沒身體,血液從皮層 (理性腦)離開,與腎上腺素充滿了身體,以迅速採取行動。而這創造了一種身體環境,大大地限制了一個人的理性思考能力—一種情緒翻覆的狀態,而這觸發了創傷性防衛。結果是,我們要分享的任何真相導致被迴避,否定或拒絕,並以相同的力道防禦他們自己—因為對他們來說,他們是被攻擊了。

 

譯註: 1960年代美國精神科學家Paul D. MacLean 認為人類的腦是由三個部分組成的; 爬蟲腦,哺乳腦,和新腦皮質。

 

一個主題或題材有時自動觸發我們所說的防禦反應,不過也不總是如此。例如,你可曾試著告訴醫生有關癌症的治療? 一旦他們知道你要說什麼,他們的防禦立刻上來,只要這一發生,幾乎很難打破防禦。這可能令人非常沮喪,常常使我們覺得不被認可,引發怒氣和憎恨—不管是哪一種都對情況沒有幫助。當我們意會到對方對我們的分享感到防禦,生氣或不客氣時,按理說最好的行動是停止和走開。讓對方改變或簡單的明白你已經做到最好,學習到發生了什麼所以你以後可以更有策略。

 

此外,溝通有80%是非語言的,這是表達微妙和情感的另一種方式。我們的情緒狀態是經由精微的生理過程傳遞,別人的潛意識可以很容易地檢測到。我們的音調,我們的肢體語言,甚至我們穿的衣服,這些都發送微妙的訊息到潛意識,這部分的心智負責引發不同的存在狀態。換句話說,如果你生氣,批判,心胸狹隘或缺乏信心,別人會利用這一點,並作出相應的反應。甚至你打開嘴巴說哈囉之前,如果你不在和諧狀態,對方潛意識就能被觸發防禦性反應狀態。
 

所有這些事還可以更複雜化,而且完全破壞我們喚醒別人的努力。正如前面提到的,這回饋往往讓我們感到理想破滅和失去動力。任何有試圖分享他們熱衷的訊息的人,若他們感覺沒有被聆聽,這對他們良好感受是多麼大的打擊,也打擊繼續分享訊息。

 

構建安全的愛的關係
 

正如下面文章暗示的,它是所有關於耐心、同情心、和為其他人創造無私的愛的空間,也為了自己。我知道這些事情聽起來像嬉皮情話。但正如我們剛才討論的,人在畏懼狀態下不能適當地處理新的訊息,他們的大腦說實話並沒有在說“是的,我想知道!”而這真切的好奇心是需要的,以便我們希望分享訊息能產生有意義的影響。有什麼解決辦法? 

 

因此,任何真相分享過程的第一個目標是建立融洽的關係,或者其他人感到安全或易於接受我們所要分享的內容。有許多技巧可以實現,但一般而言,因為人們沒有那麼多批判性或邏輯思維的訓練,發展和諧的情感關係是一個好的開始。
 

總之,你不能跟一個無法理解這些知識消息的孩子分享。說真的,大多數人心智像個孩子,他們只是缺乏邏輯性和理性思考,並不是他們比較沒人性或我們的智慧沒有價值。
 

例如,與其馬上開火你的真理金塊,不如開發出真正有愛和接納的關係。問他們的興趣是什麼,先共享這些方面的訊息。而不是以對抗性的方式。你越真誠地發展這樣的關係,你越真正關心他人的福祉和情緒狀態—你的互動越有這種情感基礎,別人越能足夠冷靜的考慮你的智慧。


也要注意讓別人的好奇心自由發展。如果我們自己太快發燒,猛敲著理念到別人腦子裡,即使他們對訊息是開放的,似乎他們也不太有機會去對訊息好奇。然而,是內在對理解的渴望(好奇心),才能有效率的讓新訊息被探討和整合。如果沒有這種內在的動力,接收到的資料會變成無用和沒有什麼意義的資訊。


允許人去探索生命的奧秘,像孩子般探索世界,是我們應該培養的理想狀態。所有這些都需要時間與耐心,常常意味著,你很想要分享的主題和資訊點,除非那個人是真的有興趣,否則不會傳達成功。然而只要一發生了,在你和對方之間的啟發經驗,將會大大地有益於參與者,更不用說那將尊重他們的自由意志。

 

無私地提供安全感來愛他人

我們需要讓他們感到安全,無論他們做什麼—即使他們拒絕我們的真理,這是所謂真實的無條件的愛。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你是第一個無私愛他們的人,這需要時間來逐漸適應。

 

要做到這一點的方法之一,是在分享之前先傾聽他人。往往只要真的傾聽就能真誠的讓對方感受愛與接納—至於對方講什麼倒不是那麼重要。換句話說,我們需要先以無私的愛的形式提供情緒療癒,然後一旦心被療癒了,心房就會敞開—而不是在療癒之前開放。

 

我所謂的無私的愛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即使別人拒絕我們,我們還是讓他們知道,我們愛他們和接納他們。即使他們回以防衛,辱罵我們,我們應盡可能地愛他們就像母親愛孩子一樣。我們越這麼做,就提供越多情緒上的支持,就越讓人敞開。

 

用尊重自由意志的方式分享真相

所有這些過程都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用一個無害的,謙虛的方式分享我們的智慧。

 

你不能阻撓別人的自由意志,這是宇宙的第一法則,無論決定是什麼。

 

最終分享真相的目標是用一個人能夠接受的形式和程度來提供知識。這是適當調整的藝術,其中,用能理解的概念語言來分享資料。奠定資料的濃縮度,是衡量一個人接受度的藝術,他們傾聽的意願,就像之前說的,需要和諧的情感。從這裡,分享資料或資訊是可以做到的,然而是用為對方量身訂做的方式。

 

這個方法需要你–帶著知識的人—很清楚明白。你應該非常了解你的真理,了解到你可以用1000種不同的面向去看,並對每一個人以每一種獨特的方式來呈現—也注意對方的跡象來衡量對方傾聽的意願。

 

耐心和智慧

最後,這一點有些人很難接受,你不必一次全部分享你所有的真相

你現在所知道的一切是在你10分鐘內就了解完的嗎?當你開始覺醒時就是完全開明的嗎?可能不是。

 

事實是,我們大多數人花了我們大部分的生活來迴避真相或幸福地無知,而當提供真相的時候,我們處在拒絕的狀態。我知道我曾經是這樣。鑑於此,我們真的可以指望別人採取不同的行動?

有時候,在覺醒體驗中,你能做出幫助他人最好的事就是先不要分享自己的真相。 

 

耐心不是被動地等待。耐心是主動接受追求你的目標和夢想所需要的過程。

 

正如前面提到的,建立融洽和正面培養關係,是有效率地分享真相的關鍵。這有時意味著把持住你熱情的真相,直到他人已準備就緒。

明智的分享。了解如何解讀肢體語言,並推定某人的頭腦已經關閉,他們只是客氣地聽你講。當你被觸怒時你會學習怎麼說,並在你分享真相之前花時間重新鎮靜。請記住,如果感情基礎不存在,如果你們倆不覺得被愛和被支持,它可能不會是一次富有成效的交流。

最後一點,我經常提醒自己,真相覺醒就像是爬山。大家都在同一座山,但有許多條路徑到山頂。你行進的越遠,可以看到越多。有時人們找到繼續往前的勇氣之前,就在半路等待,這是很OK的。山總是在那裡。種子不能被強迫生長;只有在正確的季節。

真相是無限大和擴展的,超過我們所能想像。它等待你花上你全部的人生去找到它,用宇宙級的耐心。因此,在我們的努力分享真相時,我們必須具有如真理般的耐心,同理心和智慧。


 

結論

 

實際上我們的朋友和同伴給控制矩陣提供燃料,讓我們感到分享真相本身就是一個防衛動作,在某種程度上,它的確是。但是如果有人不願意聽到它,我們不能強迫。遇到這種情況時,更好的選擇是用有尊嚴的和非侵略性的手段來防衛傷害。與人直接對抗的代價往往意味著分享的途徑現在已經關閉。

我這樣說是因為我不想暗示,我們和這些人打交道時必須是被動的,這些無知的伙伴們同意專制和奴役而不知道真相。想到在這刀鋒邊緣的路途上,我們的任務作為喚醒和有主權的眾生是要榮譽真理和停止傷害,同時過程中不傷害別人。耐心在這裡是必要的,我們常常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方式停止傷害也不造成未來更多問題,然而我們需要願意嘗試,從我們人生航行挑戰中汲取經驗。


所以不要害怕分享你的真相或阻止傷害他人。只要帶些同情,並知道每個人在他們所從事之處,都一直在做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隨著一點點的愛和遠見,連最艱困的真相都可以共享。其中一個向人展示真理智慧的最佳途徑就是自己完全擁抱真理,以身作則,並以明智的行動來顯示尋求真理的生活。


 

附錄

為了編輯,再次閱讀這篇文章後,我了解到並想補充一點的是—對我來說,幫助我保持平衡和居中。

覺醒體驗是個人的; 我們只能對自己負責。雖然我們可以而且肯定會嘗試喚醒別人,但最多我們只能提供我們的智慧和觀點。我們不能強迫 任何人醒來。我們的重點應該是維持我們的平衡,絕不為了想幫助他人的渴望而使我們偏離道路。

 

在某種程度上,這大大地解脫我們,許多人可能有時會感到迫切需要嘗試喚醒他人的沉睡。而且可以肯定,事實上很多人都睡著了,這使得我們的生活困難,並容許專制和苦難滋長。但我們唯一可完全控制的人是我們自己。其他人只是遊戲中的另一個角色—可以這麼說,通常我們太試著擴展自己並強迫別人要接受我們的觀點,這導致我們失去平衡和沉著,那已不再有任何幫助。

因此,繼續嘗試幫助他人覺醒,但最重要的別忘了你自己。醒來並不是像電燈開關。這是一個過程,需要不斷保持警戒、工作和維持,同時也是生活中最大的樂趣之一。就在我們認為我們已經發現了一些終極的真相,還會有另一層探索來調和我們的理解。

從我所理解到的,真理是無限的,無所不包的現實,一切曾是的,一切是的,和所有將會是的。

 

因此,無論我們聲稱對真理多麼有知識,總是還會有無限多的等待我們去發現。我們決不能讓我們的覺醒經驗變成懶惰或不活動。學會謙虛,以便我們能夠接納別人的智慧。

我常說,我們是在這一起尋求真相和共享—這是群體過程。這意味著我們永遠不應該陷入思維的陷阱認為我們有所有的答案,時間和空間限制了我們的觀點。我們可能意會到我們有別人沒有的知識,但我們不應該視自己為權威被加以崇拜,或者說他們沒有觀點和智慧提供我們回報。

 

儘管只要手指啪一聲就能奇蹟般地喚醒整個地球會是很好的,然而你唯一真的要負責的就是你自己。所以也慰藉我們去明白我們的首要重點應放在促進我們自身的進化,同時也進入群體尋求真理的共同意識。

 

生活的茶葉可以在任何的杯子底部找到,然而只有那些喝到底的人能找到表面以下的智慧。

 

 

 

上述文章由Stillness in the Storm original為原作。請自由分享。
 

 

 

2016/10/16 星期日

出自:Justin Deschamps

翻譯:Lillie Y.

原文:https://stillnessinthestorm.com/2016/10/psychology-of-truth-sharing-and-awakening-others-with-a-personal-anecdote-now-that-youve-awakened-how-do-you-awaken-others

 

 

 

關於作者


賈斯汀·德尚是一個真理尋求者,由哲學和智慧其一切形式的愛所啟發。他在物理學和心理學有正式的訓練,後來發現現實的靈性基礎和一切事物的相互關聯性。他努力尋找真理的道路,同時也自己走出來,分享他所知道的,也促進合作轉變以共創美好未來。他是所有人的學生和一些人的老師。 關注Twitter @sitsshowFacebook Stillness in the StormFacebook喜歡我們的工作?用Paypal支持這個網站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1/02/20180102-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