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在西元前250年,凱爾特人定居在古老的露特西亞地區,隨後這座古城演變至今,成為了現代聞名遐邇的國際城市:巴黎。

 

巴黎的命名可以追朔源自於西元1-4世紀; 羅馬帝國統治時期的凱爾特城邦部落:巴黎士。根據傳說; 巴黎居民(又稱帕里亞斯人)流傳著他們是一群跟隨古希臘與埃及古王朝和忠誠於偉大女神愛希斯的子民。因此,凱爾特巴黎士族來自於遙遠的東方而最後定居於高盧。

 

譯註:Parisii巴黎士是指凱爾特民族在西元250年前鐵器時代的一支,他們從公元前3世紀中葉到羅馬時代,定居於高盧的塞納河畔。

 

相關參考文章延讀:神秘巴黎的秘密-愛希斯女神之光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2/04/20190204-01/

 

 

凱薩大帝曾提到過這支住在塞納河畔; 露特西亞地區的部落。古希臘地理學家:斯特拉博,也曾在奧古斯都凱撒的執政時期,紀錄著塞納河畔的周遭,都能找到巴黎士人的聚落足跡和屬於他們的一座在河中之島的城市:露可多西亞。(或露特西亞:拉丁語)

 

譯註:13世紀前,拉丁語系一直是歐陸地區主要官方語言,13世紀中後期才由英國金雀花王朝的其中一任國王將英語定為官方語言。

 

 

這座露特西亞古城,將在360年後,在羅馬皇帝朱利安執政時期重新命名為“巴黎”,此舉為了紀念這座城市最初的凱爾特巴黎士人,這座古城是他們曾安居樂業定居的樂園,他們帶著來自遙遠東方神秘的女神秘儀與儀式,以及建立起宏偉的愛希斯神廟,和女神愛希斯的雕像。

 

 

西元1163年愛希斯神廟會將座落在巴黎聖母院與創建,(巴黎聖母院有一個親切的暱稱:我們的巴黎夫人) 再之後這座神廟亦會變成 “巴黎教堂;歐洲之王。”

 

原始的愛希斯雕像曾被保存於聖哲曼修道院,直到西元1514年被莫城大主教給摧毀。

 

現代考古學家證實愛希斯神廟的第一出土的時間,可遠追朔到西元前27世紀到西元14世紀的羅馬皇帝奧古斯都時期,這段時期又稱羅馬治世,是羅馬帝國興盛繁榮的宏偉時代,而愛希斯神廟也是創建此時期,這段輝煌歷史,幾乎是由凱薩大帝的使者所執政領導管理。在羅馬遠征高盧時,西元前52年,巴黎士人曾和西翁內斯人一起聯手加入維欽托利的起義,抵抗凱薩的野心入侵,但最後結局是他們與羅馬帝國握手言和,這也是為何羅馬與巴黎是對姐妹城市的主要原因。在奧古斯都凱薩的統治時代,凱爾特巴黎士族最終是羅馬帝國最強大的盟友,他們在羅馬律法下享有特殊的自由人禮遇特權,他們甚至認為奧古斯都是他們的民族救星,時日至今他們仍引此頭銜禮遇以為傲,因此衍生出巴黎的座右銘:只有巴黎配得上羅馬,也只有羅馬配得上巴黎。

 

譯註:

  1. 羅馬治世(拉丁語:Pax Romana)又稱羅馬和平,是指羅馬帝國存在的五百多年間,前二百年比較興盛的時期,亦即羅馬盛世。
  2. 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 72 BC – 46 BC),是高盧最強大凱爾特民族(Celts)阿維爾尼人(Arverni)部落的年輕貴族,領導自由高盧的起義。維欽托利在賽爾特語中是“武士之王”的意思。他曾經在凱撒(Julius Caesar)的軍隊服務過,學習到羅馬人豐富的作戰經驗和技能;他足智多謀,英勇善戰,同時也具有一般高盧人少有的頑強與沈著。經過鼓動,他成功地將大多數高盧人聚集在反抗羅馬、爭取自由的旗幟下。

 

然而,我發現奧古斯都凱薩並未真正對愛希斯女神的信仰,仰或是任何關於希臘與埃及的文化開放與真正的寬容。古埃及與希臘神祇的信仰,皆在奧古斯都與提比略皇帝在位期間被視為異教和禁止人們追隨。事實上,他認為這個古信仰是充滿色情淫穢等不堪內容的,縱使這宗教在齋令期,他們的信徒們會因此禁慾。但提比略皇帝曾涉入性醜聞的聽證會裡,並下令將性罪犯釘死在十字架上,和將所有相關愛希斯的圖像都丟進台伯河中。

 

譯註:奧古斯都凱薩,他原名為屋大維,凱薩大帝的姪孫,在凱薩死後追殺馬克安東尼與埃及艷后克莉歐派特拉,最後殘殺凱薩與克莉歐派特拉的兒子,然後繼承凱薩的名字。

 

但這項政策在西元38年後,在卡利古拉的統治期間產生了變化,這位皇帝將羅馬神廟群的其中戰神殿獻給了愛希斯神廟,從這一點來看,羅馬帝國所有領土,無論是征服了羅馬之鷹; 例如:高盧、不列顛、德國或甚至美洲,關於愛希斯信仰都被廣泛的推崇與遍及各地。其中最著名的古蹟象徵之一就是船夫之柱,它裝飾刻畫著許多希臘神祁,例如火神,潘神和犧牲的米諾斯公牛。(木星象徵)

 

在提比略凱薩、奧古斯在位期間,巴黎船夫公基金公會在偉大木星祝福下逐漸茁壯。這些船夫成員可以稱為克里特人或腓尼基人,他們跟克里特島有直接的關係,我將會在未來的文章中進一步作探討。

 

譯註:

  1. 卡利古拉是羅馬帝國第三任皇帝,他被認為是羅馬帝國早期的典型暴君。他建立恐怖統治,神化王權,行事荒唐。
  2. 船夫支柱(法語:Pilier des nautes)是一座巨大的羅馬柱,建於露西亞(現今巴黎市),以此紀念公元1世紀船夫公會和木星,柱上刻有古拉丁文銘誌。它是巴黎最古老的紀念碑,也是最早的代表性高盧羅馬藝術作品之一。
  3. 木星對古人的意義象徵幸運與繁榮,木星這顆行星有仁慈與和藹、積極發展正面意義。

 

 

原始的巴黎士族與巴黎人

 

原始的凱爾特巴黎士,是來自希臘南方帕哈希亞; 一支阿卡迪亞部落的傳承。15世紀的義大利人文主義和詩人:約翰.巴帝斯.瑪托安尼斯曾提過,英雄海克利斯帶領著帕哈希亞人從阿卡迪亞來到了法國,隨後便在此安居樂業,並為這個國家的巴黎人命名。

 

如果你想進一步認識巴黎人的起源,和揭開他們神秘的面紗與連結起真正民族家園的起源,關鍵就在於克里特島和希臘的神話的史詩傳記中,和藏在那些神秘的名字裡。因為在我的研究中發現,克里特島人也被稱為阿卡迪亞或更多名字敘述的人。

 

 

荷馬史詩中曾提到過帕哈希亞城,她是一座相當古老和據傳是由利卡昂(阿卡迪亞的國王),或古希臘先祖們所建立的城市。根據歷史學家和語法學家:阿帕羅多斯描繪,希臘先祖支持和崇拜著海神的女兒梅理比亞。根據羅馬詩人奧維的說法,希臘先祖的傳承之子是利卡昂,他也是阿卡迪亞的國王,而他極端邪惡的扭曲性格,是大洪水災難最主要的原因。他也是希臘神話泰坦那斯和歐洛克米諾斯的父親,他有一個著名的兒子米亞斯,阿格納斯的祖先。

 

譯註:

  1. Ovid:奧維。他是一位公元前1世紀的羅馬詩人,他經常撰寫關於愛情和神話的篇章。
  2. 阿格納斯是一群特洛伊戰爭的英雄們。

 

利卡昂國王可能與克里特島的一座古城徠卡斯特有直接的關連,其居民跟著克里特島最高指揮官:艾多米尼恩斯一起參與過特洛伊戰爭,荷馬史詩描述艾多米尼恩斯的子女們為皇族、好戰尚武。他們也是今日的猶太民族(伊達,猶大支派)。

 

西元2世紀的希臘旅遊和地裡學家-帕桑尼亞曾說過 : 徠卡斯特山是情婦們最好的庇護之地,而徠卡斯特山另一個稱謂也是奧林帕斯,阿卡迪亞人稱她為神聖之峰,傳說宙斯從小在這裡長大。在徠卡斯特還有一個地方叫做克里特亞,它位帕哈希亞.阿波羅森林的左邊,阿卡迪亞人認為這個地方才是養育宙斯長大成人的所在,而不是克里特島。

 

 

我在之前提到過,古老之名阿卡迪亞,它是隸屬克里特島中的一座聖島,在我的部落格中我也提到過相當多次,而那些有著不同稱呼的克里特人、阿卡迪亞人、米諾斯人、非利士人,、腓尼基人、諾斯底教派、猶大人和猶太人都在整個歷史族譜中。

 

這是一座眾神之王宙斯(朱比特)出生聖地,也是眾神之母西貝勒或芮亞(維納斯) 為了躲開她那嗔恨心重的父親克諾斯(或薩坦),將強褓中的宙斯藏在伊達山的洞穴中的所在。

 

眾神之母西貝勒的象徵通常呈現為:黑色立方石、流星、金星的新月、聚寶盆、壁畫冠、戰車和獅子。

 

譯註:壁畫冠(拉丁語:corona muralis)是代表城牆或塔樓的皇冠或頭飾。在古代社會,它是一個守衛城市和守護神的象徵,也是羅馬人的軍事裝飾。

 

 

女神西貝勒也是大家所熟悉崇山峻嶺之母(艾迪恩之母)。她騎乘雄獅戰車的形象常出現在古老雕刻畫作中。古羅馬詩人維吉爾曾說過:埃涅阿斯國王曾將一群船隻隊伍的船頭,用神聖的伊達山和一對雄獅作為裝飾。在古羅馬神話,西貝勒也是瑪納瑪特。

 

譯註:Magna Mater瑪納瑪特:她是安納托利亞(小亞細亞,亞洲土耳其,安那托利亞半島)的母親女神。 她也被視為愛希斯,來自埃及萬神殿的女神。 Maia瑪雅也是她其中一個名字,她是昴宿星團之一,以及古希臘宗教中赫密士的母親。)

 

 

西貝勒(瑞亞、母親之山和瑪納瑪特)這位女神和愛希斯的相關連,可以常在金星和獅子的新月形像刻畫中窺見。愛希斯的刻畫藝術和錢幣印製,也常與獅子一起出現。

 

 

在奧古斯都凱薩掌權和著名戰爭期間,詩人維格爾曾寫下:仁慈的伊達女神,眾天神之母!鍾情於丹迪瑪山和雄偉雙城與獅群們,請引領我面對即將來臨的戰鬥!我的女神啊!請祝福這一切,以你的優雅步伐跨進弗里吉亞中隊裡,引領勝利和讓它無往不利吧!

 

在我一篇“共濟會的秘義”文章中,我曾寫過關於弗里吉亞和弗里吉亞人篇幅,文章裡我提到; 希臘語中的“弗里吉亞人”,意思是“自由的人”,而弗里吉亞人是來自神話故事和歷史文獻裡一個弗稱作里吉亞的國家,也是今天地中海克里特島。在羅馬眾多繁雜的儀式裡,當一名奴隸獲得他的自由,象徵對自由的追求時,他就必須被要求和做到將頭髮全部剃光,然後戴上弗里吉亞帽; 又稱自由之帽,在18世紀法國大革命期間,當時的共濟會成員也都配戴相同的弗里吉亞帽。

 

很多人都知道,在克里特島的人們,他們崇拜著一位美麗強大的靈蛇女神,在克諾索斯市當地,亞瑟.艾文斯爵士找到了一個10英吋高的小型靈蛇女神雕像,女神兩手抓握著兩尾大蛇,性感的胸部突顯外露。這尊克里特島的靈蛇女神,我相信在經過文化上的遷徙之後,化身成了愛希斯女神。而女神的信徒們; 也就是古帕哈希亞人,他們從克里特島,遠渡重洋的遷徙到法國巴黎,隨後演變成了巴黎士人。

 

 

這尊靈蛇女神的雕像歷史,可以追溯至西元前1600年左右。雕像象徵一位征服了兩尾大蛇的強大女神,其淵源似乎與其他神話相似,例如愛希斯和泰非翁的埃及神話故事:歐西里斯和愛希斯過著無憂無慮的幸福生活 ;然後他們的生命中卻隨後出現了迫害他們的大毒蛇怪物:泰非翁,特別到最後,泰非翁因為心生嫉妒而摧毀殺害了歐西里斯,並將他殘破和四分五裂的遺體放進了方舟或木製的長櫃。

 

從此這也成為克里特人的阿卡迪亞人的神話故事。

 

譯註:Typhon:泰分翁。在希臘神話中,他是該亞(大地)和泰突勒斯(幽冥世界) 兩個神明的最小兒子。他常被描述為一個可怕的怪物,有一百個魔龍的頭,後來被宙斯征服後他轉入到幽冥世界。

 

值得注意的是,希臘人稱呼愛希斯女神有上萬種不同的名字敘述,其中包含稱她為愛希斯 帕菲亞意思是愛希斯全然女神的統稱。

 

我們也知道愛希斯女神也曾被描繪為與蛇類一起出現,這裡的一張參考圖鑑,圖像刻畫在梅特涅石碑的圖像中,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愛希斯女神手裡同樣握有兩尾靈蛇,同樣的姿勢和克里特島的靈蛇女神一模一樣。這幅圖像可以追溯到西元前380-342年,在埃及的第30個王朝,科坦尼布二世的統治時期。

 

 

凱爾特巴黎士也有可能源於海倫的神話。海倫她是斯巴達國王梅內勞斯的妻子,被帕里斯王子綁架後,而引發了史詩特洛伊戰爭。然而美麗動人的海倫究竟被綁架到哪裡呢? 海倫的角色有可能與克里特島上的西貝勒女神相關聯嗎?這位女神之後也在希臘-埃及同位體的帝國被稱為愛希斯。他們的文化信仰都是移居到了西方,遷移到了在法國屬地的高盧,他們也定居塞納河畔附近嗎?這個源自克里特島的戰爭,這支民族最後稱為凱爾特 巴黎士人,他們創造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城市之一:巴黎,這個城市恰好就是西方最強大的羅馬帝國盟友之一?

 

我想我們可以現在就下定論,許多在眼前的證據和科學,將證明這就是一個歷史事實。

 

 

眾神之石與共濟會

 

其他相關於巴黎士和克里特人間的特殊連結是一種叫做石灰岩的石材,你可以說整座克里特島就是一座巨型的石灰岩山,而就我的見解,克里特島上的居民,他們不會願意只停在某一處而定居下來,除非有一個可以滿足他們採集石灰岩的地方,而第一批真正使用石灰石打造建築物的共濟會石匠,這裏也是他們的起始地,而就連克諾索斯國王在克里特島上著名的寶座,也都是由石灰岩所打造而成。整座巴黎市也是建立在石灰岩採石場上,它們被稱為巴黎石灰岩或巴黎露特泰石灰岩。幾乎所有巴黎市的古建築,全是用石灰岩所建造而成。

 

石灰岩是最高經濟價值的石材之一,它們不只可用來當作建材,甚至擁有治病的療效功能。許多的西方國家,他們很多地區並沒有像巴黎那樣,擁有如此豐沛的石灰岩資源,這也正是他們選擇這個地方定居的其中原因。有趣的是,美國總統的官邸和主要行政工作辦公的場所叫做白宮,它也是由克羅埃西亞所進口的石灰岩打造而成。眾所周知,法國的共濟會,或者我們可以稱之為愛希斯的巴黎士,他們也採用了大量的石灰岩建造巴黎聖母院,以及大部分的巴黎建築物。他們也曾協助美國人設計和建造華盛頓特區的大多數地區。他們還將自由女神像作為禮物贈送給美國,其中自由女神像的石材基礎,也是由石灰岩構成。

 

 

巴黎士人的DNA科學和他們的希臘表親

 

最後一項相關連結,我想提一下現代DNA科學,可以為凱爾特巴黎士人的起源,和我的理論作背書,在法國和巴黎找到的DNA樣本,能夠追溯它如何從東方遷徙到法國,例如克里特島、希臘或者埃及和許多不同的國家,我所說的DNA單倍群,現代稱為E1b1b1b2a E-M123和E-M34單倍群,

 

譯註:單倍群 在分子演化的研究中,單倍群(Haplogroup)是一組類似的單倍型(Haplotype),它們有一個共同的單核苷酸多態性祖先。因為單倍群由相似的單倍型組成,所以可以從單倍型來預測單倍群。單核苷酸多態性試驗被用來確認單倍型。

 

如我所提到過的,巴黎士是羅馬帝國重要強大的盟友,我追朔到的有下列數據:E1b1b1b2a E-M123 and E-M34單倍群,他們分佈在世界各地,然後一直延伸到法國西北部,還有在俄羅斯西南部東方。你會發現這個DNA單倍群,完全一模一樣地出現在羅馬人冒險或征戰的領地。這個結果唯一解釋會是,DNA樣本可能是羅馬人的起源,也可能是被羅馬人曾經征服或其繼承者,或者更複雜的社會僱用關係和奴役們。

 

據說這種DNA是許多閃米特人和西班牙猶太人的原始血統,它佔所有男性血統的10%以上。它也出現在衣索比亞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等人身上。

在歐洲E-M123僅在頻率超過2.5%時會被觀察到。

在義大利南部,和西班牙埃斯特雷馬杜拉地區占4%

以及伊比沙島和梅諾卡島的巴利阿里群島平均佔10%

E-M123本來可以被腓尼基人帶到歐洲的地中海沿岸,而伊特魯里亞人和義大利、羅馬人可能在低頻率下,才能將其傳播到其帝國四周。

 

法國皇帝拿破崙也屬於這條DNA單被群支線,其中包含阿道夫希特勒和許多社會精英,美國33階的共濟會會員和總統林登·貝恩斯·強生等人都是。我確定這些歷史佐證,DNA和共濟會的聯繫絕不是純粹的巧合。我相信很快在未來的一天,人們會接受這些事實是基於科學的證實,而非神話篇幅的歷史。

 

 

 

 

 

 

 

 

 

 

原文:https://gnosticwarrior.com/the-parisii-of-isis.html?fbclid=IwAR2tMWf3-dLyMwRSZ17jJToP-bOhn0TS8mSzip1dpY3xHUqNEsKEq3BXsx0

翻譯:Ira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5/08/20190508-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