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嗨!巴夏。


巴夏:你好。


問:我只是…嗯…很可能有個常見的問題…我有…我有一些焦慮上的問題。


巴夏:你有什麼(巴夏故意對「問題」這個詞聽不懂)?一項「挑戰」嗎?


問:一個要處理面對的事。沒錯。


巴夏:好的。


問:是。我想…


巴夏:處理這(你常陷入的)焦慮,什麼是你要面對的挑戰?你看起來似乎不大帶有一種「願面對挑戰你的焦慮」的意思,如果你有此意。


問:嗯…好吧…我…這已是一個跟我一輩子的事(老問題),而且…


巴夏:你是說「帶有焦慮」是你想面對的「挑戰」嗎?


問:是的。


巴夏:你不曾挑戰(自我檢視)過什麼是「帶有焦慮」。很顯然地,你一直在掩飾「自己帶有焦慮」。


問:是的,我的確那樣。我把它掩飾得很好。我確實如此,我使它看不出破綻。


巴夏:所以,你可以說看看什麼是焦慮的定義嗎?然後,我們可以告訴你,什麼是我們對於焦慮的定義。也許,這能夠稍微幫助你釐清你的情況。


問:焦慮只是一種…它是…我知道它是一種被錯置的熱忱興奮,但是…


巴夏:你所謂的「被錯置」是什麼意思?


問:嗯…我聽你說過…它是…它是帶有評判的熱忱興奮。


巴夏:你意思是說經由負面信念過濾出來的?


問:沒錯。


巴夏:而那(經由負面信念濾出的過程)將振頻轉換成你們體驗為「焦慮」,而非「熱忱興奮」。沒錯吧?


問:沒錯。


巴夏:所以,如果你懂這一點,那麼對於「你的能量受到負面信念所過濾」,你有做什麼嗎?所以如果「焦慮」取代了「熱忱興奮」。哪些是你發現的負面信念?


問:那是我的…那有點像一種阻礙著我的東西。那是…


巴夏:那是個負面信念!所以,你已剛發現一個負面信念了!恭喜你!


問:謝謝。


巴夏:你相信你有一個「阻礙著你」的東西。


問:是的。


巴夏:那並不是真的。只不過是「你相信它是真的」。所以,你剛已發現了一個負面信念!


問:好。


巴夏:你明白嗎?咻…(你一下就發現了!)那好簡單。


問:對。


巴夏:所以,因為你相信「你有個阻礙著你的東西」在告訴你,負面信念是「使你認為你有個阻礙著你的東西」的概念。所以,你不會去認真檢視這(負面)信念,因為,要是你真的這樣做,你會很容易放下它。


問:是的,它在(掩飾)欺騙我。沒錯。


巴夏:因為,要放下負面信念並不難。「負面信念」知道:如果你確實看出(識破)它原本的面貌,要放下它便會是件輕而易舉的事,因此,它必須使出的把戲之一,就是要讓它看起來很難,既使你們只是瞭解一下它。因而,你會相信你有種阻礙。


問:沒錯,沒錯。


巴夏:但是,這就是負面信念的把戲。你並沒有受到阻礙。你必須看穿那只是個把戲。


問:好的。而且我…焦慮的部分跡象之一是,我會咳嗽。這是否多少也跟這把戲有關?


巴夏:看來,它是你會在生理上得到的症狀之一,因為你將焦慮的振頻深植於你的生理系統中了。當然你會有呈現在身體上的(某)症狀。


問:好的。


巴夏:但是,當你放下負面信念的觀念,而不再經由負面能量過濾出你的能量時,焦慮的情況就會改變,身體的症狀也會改變。


問:好的。


巴夏:明白嗎?所以,當你正處於焦慮狀態的時候,你在焦慮些什麼?


問:嗯…是關於取悅很多人…


巴夏:很多人?


問:「取悅人們」之類的事情,你知道的,就像…


巴夏:那你為什麼需要去取悅人們呢?


問:我沒有啊。只是我…


巴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很顯然地,如果你這樣做,就代表「你相信你需要」這樣做。


問:這是個信念啊!這只是個信念。


巴夏:但是,為什麼?


問:那是因為…


巴夏:你覺得你會從取悅人們的過程中得到些什麼?因為,若是你不認為(在某個意識層面相信)你會從中得到某益處的話,你就不會這麼做。所以,你認為你會從「取悅人們」的過程中獲得什麼?


問:我並不喜歡取悅別人,但是我一直在做…


巴夏:你認為你從「取悅別人」所得到的是什麼?不然你就不會一直在那樣做。不論「你喜不喜歡」,若你一直在做,就表示你相信你在從中獲得某東西。你認為取悅人們的好處是什麼?


問:比較不害怕吧。


巴夏:比較不害怕什麼?


問:被人批評。


巴夏:被人批評!喔!被人批評!那些你在取悅的人們,是否都穿著法袍和帶著法槌走來走去?


問:有可能是…


巴夏:砰—砰。我判決你並審判你一道永恆的詛咒,因為你想做你自己!你這個無用,一無是處的人!


問:好吧,這是非常、非常基本的事,我確定這通常是一個和自尊已及自我價值有關的問題。


巴夏:是的。


問:沒錯。


巴夏:所以說,為何你要跟宇宙造物爭辯「你的價值」,那是你無力回天的事。「你確實存在」的這個事實就已證明「你是有價值的」。你永遠無法爭贏這個事實。所以,你為什麼要花費時間和精力,在和宇宙造物爭辯那你永遠無法改變的事實,也就是你的價值。


問:你說的沒錯。


巴夏:我知道啊。這就是我說的原因。所以,問題是,你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做這些事?你不覺得這樣爭辯很累嗎?


問:那是…那的確是讓我感到疲憊不已的,沒錯。


巴夏:你是否已疲憊到可以停下了呢?


問:這就是為什麼我實際上已不害怕向你發問的原因,因為我…我…要站在這裡,其實對我來說是很害怕的事,但是向你提問,敢真的在此站出來問你問題,就代表,沒錯,我真的累了。


巴夏:沒錯。


問:是啊。


巴夏:那就停止吧。


問:好的。


巴夏:因為那對你沒有幫助。


問:完全沒有。


巴夏:而且,如果你向自己展現「你有能力站上來這裡和我們說話」,那麼,你就已經向自己證明了「你可以直接放下它」!那真的很累人的。


問:沒錯。那的確讓人筋疲力盡。


巴夏:放下它吧。放輕鬆。


問:沒錯。


巴夏:你是值得的。放個假吧。休息一下。


問:謝謝你。


巴夏:好嗎?


問:謝謝你。


巴夏:你可以開始好好休息,從今以後都放下它。


問:謝謝妳。這樣很好,感謝你。


巴夏:好。這有幫助到你嗎?


問:很多。


巴夏:太好了。

 

 

 

 

 

 

翻譯:Jimmy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70489683622197/permalink/195468591124306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