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關於全球金融和政治精英有個全球政府議程的想法,長期以來被主流媒體稱為「陰謀論」。可悲的是,即使能說服人們去看清並接受銀行機構和某些政客為己謀利的證據,許多人仍不接受這些權力販子的最終目標是世界帝國的說法。其因之一是人們無法理解這種事。


人們會說,陰謀集團是受貪婪驅使,他們之間的關聯是脆弱的且基於個人的自我利益。人們會說,危機事件和社會及政治趨勢的轉變是隨機的,不是刻意設計的產物。人們會說,權貴精英永遠無法一起合作,因為他們太自戀了等等。


這些論點都是人們處理無法反駁的證據的一種應對機制。當事實變得具體,而且當權者公開承認他們的計劃時,一些人就會恢復到混亂的否認狀態。他們不願意接受和相信如此大規模的有組織邪惡集體。如果是這樣,那麼他們認為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瞭解可能都是錯誤的。


多年來,全球治理的議程只是在精英圈子內低聲談論,但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有人在公開場合大聲談論這個問題。也許是出於傲慢,也許是因為他們覺得時機已到,可以讓馴羊接受這種可能性。每當他們提及時,都稱之為「新世界秩序」(NWO)。從布希家族到奧巴馬、拜登、布朗和布萊爾等世界領導人都發表過關於NWO的演講。多年來,像索羅斯和季辛吉這樣的金錢和政治精英都不斷地提到NWO。


議程上最有啟發性的一句話來自克林頓政府副國務卿斯特普·塔爾博特(Strobe Talbot),他在《時代週刊》上說:「在下個世紀,我們所知道的國家將被淘汰;所有國家都將承認一個單一的全球權威…國家主權畢竟不是如此偉大的想法。」


他在同一篇文章中補充了一句不太為人所知的話:「…自由世界形成的多邊金融機構,取決於成員國是否願意放棄一定程度的主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實際上可以支配財政政策,甚至包括政府應該向其公民徵收多少稅。關稅和貿易總協定規定了一個國家可以對進口產品收取多少關稅。這些組織可看作是統一的世界的貿易、金融和發展的主要機構。」


為了理解這個議程如何運作,我提供全球主義者和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李察·加德納(Richard Gardner)在1974年《外交》雜誌上的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話,題為《通往世界秩序的艱難之路》:


「簡而言之,『世界秩序之家』必須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地建造。用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對現實的著名描述來說,它將看起來像一個巨大的『繁榮、嗡嗡作響的混亂』,但繞過國家主權,一塊一塊地侵蝕它,將比老式的正面攻擊完成得更多。」

 


隨著人們對這一陰謀越來越明晰,NWO後來也多次改名。它稱為多邊世界秩序、第四次工業革命、大重置等等。名字雖變,但意義卻始終如一。


在過去兩年裏,面對廣泛的全球危機事件,陰謀全球主義者一直在談論的新秩序已到來,而且主流媒體幾乎沒有大肆宣傳或提及。全球政府的雛形已存在,它叫做「包容性資本主義理事會」(Council For Inclusive Capitalism/CIC)。


最近,包括我在內的許多分析家都高度關注世界經濟論壇和他們在全球政府議程中的作用。主要是因為世界經濟論壇負責人施瓦布是個大嘴巴,他忍不住要談論未來的集權計劃。


正如我在過去的文章中指出的,世界經濟論壇精英對新冠大流行過於興奮,認為他們有了完美的危機,能以大重置的形式實施眾多全球主義政策。但事實證明,新冠遠沒有他們最初在201事件中預測的那般致命,而人們也沒有像他們希望的那樣順從和服從。世界經濟論壇過早地把貓從袋子裏放出來(抓老鼠)。


因此,人們繼續前進,一場又一場的危機像骨牌一樣倒下,直到到達他們認為會促使大眾接受世界治理的事件。而世界經濟論壇經常有頂級的全球主義者參加,他們更像是高水平的智囊團,而包容性資本主義理事會似乎是關於實施而不是理論。


該組織的創始人是林恩·羅斯柴爾德(Lynn Forester de Rothschild),他是臭名昭著的羅斯柴爾德王朝成員,該王朝長期以來一直在金錢上參與影響政府的活動。羅馬教皇和梵蒂岡在2020年公開與該理事會結盟,CIC的主要敘事之一是所有宗教必須與資本的領導者聯合起來,建立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社會和經濟。


這一使命宣言相當熟悉,因為它呼應了世界經濟論壇的目標及其「共享經濟」的概念。在這個系統中,個人將不擁有任何東西,沒有隱私,借到一切,完全依賴政府生存,而且你會「喜歡它」。


換句話說,「包容性資本主義」的目的是騙取人們接受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版本。承諾是你不必再為經濟前景擔心,但代價是個人的自由。


CIC由一群核心的全球領導人領導,他們稱自己為「守護者」(不是玩笑,是真的)。


CIC成員包括:萬事達、安聯、杜邦、聯合國、美國教師保險和年金協會(TIAA)、CalPERS、英國石油公司、美國銀行、強生公司、維薩、洛克菲勒基金會、福特基金會、馬克卡尼(Mark Carney)、加州財政部長以及世界各地的許多公司。這個名單很廣泛,但它所代表的是一種企業主導的政府,由企業代表組成的國會與柔韌的政治領導人混合在一起。


CIC的首要任務之一是改變人們的經濟模式,「促進公平和包容」。可笑的是,CIC的支持者認為,「太多的財富被積累到太少的人手中,這證明現有的資本主義是行不通的,然而他們正是操縱這個系統將財富集中到手中的人。他們不是『資本家』,他們是貴族階層。你真的認為這些人要建立全新的系統,而不是繼續獲得利益?」


如果你曾想過為什麼羅馬教皇一直在推動與傳統基督教教義相衝突的清醒意識形態、氣候預警主義和一個世界宗教的言論,這就是原因;他聽命於CIC。

 


CIC的另一個任務是以「氣候變化」的名義實施碳控制和徵稅,目的是達到「零」排放。我們都知道,如果不對經濟和工業進行徹底的顛覆,零碳是不可能的,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會有數十億人死亡。這是個無法實現的場景,這就是它對全球主義者來說是完美的原因。他們說人類是地球的敵人,所以需要讓權貴精英控制人們的每一個行動,以確保人們不會破壞地球和自己,而且這個過程將永遠不會結束,因為永遠有碳排放需要處理。


CIC的成員,包括美國銀行的負責人公開表示,他們實際上無需政府的合作就能實現其目標。他們說,企業可在沒有政治援助的情況下實施大多數社會工程。換句話說,這就是「影子政府」的所有定義;一個龐大的企業集團,在沒有任何監督的情況下協同運作,實施社會變革。如前所述,我們已看到了這一點,數百甚至數千家公司以蜂巢的形式傳播清醒的意識形態。


CIC是全球政府的最終形式嗎?不,可能不是。但是,它是它的開始;一個由企業和金錢精英為企業和金錢精英服務的政府。它繞過所有的政治代表、所有的制衡和選民參與。這是企業集團和他們的合作夥伴以集中的方式單方面為人們的社會做決定。而且,由於大企業的行為彷彿與政府分離,而不是與政府合作,他們可聲稱被允許做任何喜歡的事。


然而,隨著企業和全球主義者越來越多地露出真面目,並表現得好像他們應該負責,人們必須讓他們負責,就像他們是政府的一部份一樣。如果他們被發現是獨裁和腐敗的,就必定像其他政治獨裁政權一樣被推翻。


https://youtu.be/lJoXwh0Vu9M

 

 

 

時間:2022年7月14日
作者:布蘭登·史密斯(Brandon Smith)
出處:https://blog.udn.com/17ab68df/175769606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