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一個人靜坐的時候,一盤腿,就可以把氣聚集在丹田之下,就跟生了一堆柴火似的,不但肚子這塊熱,腿也會感覺暖洋洋的。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你不靜坐的時候,能量是分散的,但是你一靜坐,就把能量聚集起來了。


積聚自己的能量,然後把它點燃就是你打坐所要達到的一個功效。


不過,最好是通過自然生火的形式來讓能量燃燒,不要加入太多人為的因素,否則反而會對身體產生消耗。有些人非得使勁,一心想用意念守住某個地方,結果適得其反。


萬事萬物都是這樣,一旦加入"人為"兩個字,它就變得不自然了。那麼,我們怎麼讓身體的能量自然而然地生成呢?靜坐的時候,我們必須找到一條通道,哪怕這是一條沒有用的路,我們也得借助它衝破阻礙,走到有用的地方去。


問題的關鍵是找到這條路的路口。找到了路口,我們就能順著它找到答案。怎麼找呢?有些人覺得應該意守丹田,至少要學會靜心。可是這樣一般人不僅很難做到,而且未必有效。這裡,我給大家提供一個更加簡單還很管用的意守辦法,那就是身體哪裡疼就守哪裡。


比如說,你盤腿的時候發現自己根本靜不下心來,而且腿也疼。那麼,此時,你就可以定下心來,先找到腿疼的地方,可能疼處是膽經的原穴—丘墟穴,這就說明你的膽經在這一塊不通了。


那你就先順著膽經揉一揉,等它不怎麼疼了再盤。這時候,你就會發現,自己能盤得比剛才高了。可能剛才還只能單盤,現在就能開始嘗試雙盤了。


雙盤時如果又有一個地方疼。那你再把疼的那條筋敲一敲。這樣一來,在盤腿的過程中,你就能把那些不通的經絡逐漸打通,而你的體質也在不知不覺中提升。


這些東西就是你自己掌握的,最終會變成自己的內力。如果靜坐時覺得疼就乾脆放棄了,或者今天練一下,明天就不練了,靜坐也就失去了它的靈性。


在這個逐漸打通經絡的過程中,你就逐漸開出了一條道路。而所謂的路口,其實就是不通的地方。養生就是要學會自我修復,這要靠大家"沒病找病"才能做到。


什麼叫"沒病找病"?就是沒靜坐的時候,不知道自己哪裡不舒服,但是一靜坐,就知道了自己哪裡酸、哪裡痛,應該從哪裡開始疏通。揉著揉著,就會感覺到由痛變酸,由酸轉正常的滋味了。只要每天這樣修復一點點,您的身體就會越來越健康。


這時,您就自然而然地學會靜心了。為什麼這麼說呢?本來,你想意守丹田,關注點是在丹田,可身上酸痛使得注意力無法集中,結果越守越亂。可現在哪裡痛就關注哪裡,意念也跟著酸痛的地方走。比起守丹田,這種做法就容易得多。當注意力慢慢地跟著一條條經絡上的痛處走的時候,你的意念就能集中,逐漸就能開始靜心。


到這種程度,再讓你意守丹田,就會容易得多。隨便守哪條經都能輕鬆做到,因為你已經找到了守經的感覺。相反,要是不這麼做而去硬守丹田,就很難辦到。


更何況,這時你也會因為沒有對比,體會不出什麼是靜心,什麼是雜亂。但是經歷過這個對比的過程之後,你就會發現,原來所謂的靜心並不是什麼都不想,而是平靜地關照自己身體的各種感覺。


同樣,所謂的意守丹田,也就是讓我們學會集中注意力,把意念引到我們所要到的地方去。丹田是活的,如果你要死守著某個部位,那你一定得不償失。


可以說,凡是你能把氣集中的地方,都可以叫丹田,反之都不是。比如有些人學枯木禪,像一根枯木似的呆坐在那裡,而且強迫自己去死守某個部位,結果時間一長就坐不住了。其實,這種靜坐方式錯就錯在把人當成了枯木,畢竟,人是會運動的活物,而且丹田也是會變化的。


實際上,通過靜坐,我們能迅速發現身體上的毛病,得知自己身上哪些經絡不通。發現這些問題後,你就能有針對性地進行調理。


過去,有人一提到傾聽內心的聲音,就覺得很玄虛。其實,它一點都不複雜,關鍵在於意念。我們可以先問一下自己:身體會發出哪些聲音呢?我們想傾聽什麼呢?聲音是從肚子發出的嗎?還是從身體的其他部位?這些都不必急著下結論。


我們只要在靜坐的過程中學會關注痛的地方,哪裡疼"聽"哪裡,就會慢慢地掌握這種"聽"的方式,比如說,我們可以"聽"到身體酸痛的感覺,可以"聽"到刺痛的感覺,還有氣血暢通之後身體十分舒服的感覺。


我們可以"聽"得特別詳細,不管身體有多麼細微的變化,我們都能感知得到。這時候,你會發現,自己已經能夠聽懂身體的聲音,並且實現身體與心靈的對話了。

 

 


轉自:https://www.awaker.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552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