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火發動的過程富有戲劇性,在傳統上被視為強力的凈化過程,而在物我狂喜相融的高峰狀態中,達到身心的超越。

 

拙火在向上移動的路徑中,借著動力作用將遇到的各種雜質燃燒殆盡。梵文經典還特別提到三個主要結構性障礙,也就是一般所熟知的「結」。根據傳統的知識,這些結位於幾個中心:最低處肛門、心,和眉心後面。瑜伽士受指示,要以單一注意力的集中和專注的呼吸,來穿透每一個結。

 

但是拙火的路徑在它向上弧線的通道上,可能在任一個地方受阻。我們可以將這些阻礙看作是壓力點。而拙火上升時促使中央神經系統釋放壓力,通常會伴隨著痛楚的經驗。拙火遇到這些障礙,會持續發揮作用直到消散為止。這充分顯示了升起的拙火會自己找出進行的方向。它自發性的運作散布到全部的心理生理系統,來達成身心轉化。一旦障礙消除,拙火自由地流過那點,而繼續向上旅行,直到碰到下一個壓力帶。拙火能量似乎可以擴散,所以它能同時在許多層次上運作,同時消除許多不同壓力點。

 

拙火一路向上移動,一直到達頭頂中心才停止。無論在上升的過程中,拙火能量是多麽分散,一旦到達頭頂中心它就集中起來了。我們可以把這個過程模擬成電的現象。一束電流通過細鎢絲時會產生光亮,但經過粗銅線時則不會,因為細鎢絲提供了相當的阻力而銅線沒有。同樣的情況,拙火遇到心理生理系統中存有特別阻力的部分時,會產生驚人的覺受。但是由拙火對抗阻力的摩擦力所產生的熱,很快就把阻礙燒盡了,然後覺受也停止了。

 

還有另外一種方式也可以用來理解這個過程:一股強勁的水流流過小橡皮水管會使得水管猛力揮動,可是同樣的水流流過救火水管,則幾乎不會被注意到。同樣地,拙火的能量流過身心受局限的地方會造成混亂,而使人經驗到痛苦。當然,這些全都只是比喻而已。無疑地,拙火的真正過程要比電流或流過水管的水更加精細微妙,也更為複雜。

 

然而,以純粹的生理的物質用語來理解拙火現象的整個範疇是可能的。班托夫正是這麽做的。他的模型能解釋很多我和其它人所觀察到的拙火現象。以下跨文化的調查和案例研究報導中的自發性身體動作、變動的身體覺受,和其它現象,都能被解釋為拙火活動的副產品。班托夫的模型提供了目前最好的解釋。

 

然而,我必須強調在我的臨床觀察和傳統的模型之間還是有些差異。最顯著的不同在於,拙火能量通過身心的活動。依據瑜伽和密宗的傳統經典,拙火自脊椎底端的脈輪中心升起,沿著中脈到頭頂。這也是穆克達難陀(swami Muktananda)和果畢•克里希那在陳述自己經驗時所表達的一小部分。而另一方面,我的臨床資料和一些非印度傳統的記載,卻顯示拙火的活動是由腳開始,沿著背部或脊椎到頭部,再下行到臉部,經過喉嚨最後停在腹部。

 

化名為盧寬瑜(Lu K’uan Yu)的魯克(Charles Luk),在道家系統中描述內火的小周天軌道(microsmic orbit)發軔於脊椎的底部,上升到頭部,然後下行到出發點。這和班托夫模式的預測完全相同。

 

現在問題是:班托夫模式和傳統拙火模式之間的差異如何解釋?我們可以假設這是兩個相關而根本上完全不同的過程。或是假設基本過程是相同的,而不同之處只是偶發的。第一種假設較不可能,因為描述太類似了。而假如第二種假設是正確的話,我是如此認為的,那我們還是得解釋這些不同之處。

 

我們會猜測,這些不同之處可能是由不正確,或不完備的自我觀察和描述所造成的。那些拙火自發性覺醒的人,會不會因為沒有傳統印度解釋的知識,硬是找不到適當的語言來表達他們的經驗?或者是那些在傳統模式的架構中尋求拙火升起的人多少心存預設,而主導了他們的經驗?我認為第二個解釋更值得採信。語言建構我們的經驗。一旦我們採納某一種模式作為可信的如實反映,我們就不再視它為模式,而把它和真實劃上等號。

 

在拙火的傳統模式基礎上,致力於拙火覺醒的古老技巧上的瑜伽士,無法避免地會有這樣的傾向。他全心期待拙火能量在最低中心(脈輪、脈叢結)醒來,上行到頭頂中心(頂輪),在那兒產生了無可言喻的幸福感。因此他極有可能忽略任何和指示不符的現象。甚至他可能沒有清楚地覺察到任何這樣的現象,因為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整個過程的另一個層面。

 

照這樣看來,那些先前對這過程沒有任何概念,而經驗到自發性拙火覺醒的人,是較好的觀察者。他們會注意到那些從傳統角度看來,沒有任何意義或根本不存在的現象。在他們的腦中,沒有瑜伽士精細抽象的理論架構來過濾真實。因此他們對於拙火經驗的獨特徵兆較為敏感,特別是在身體方面。

 

也因此他們在探索這過程更深的靈性發展方面處於較不利的地位。原因是在缺乏傳統的背景之下,他們並不像一些修道士曾充分地發展出來的,理解拙火的全部潛能。他們也許會同意構成西方文明骨幹的物質哲學,他們甚至會以較高層次的思想來理解他們的經驗。相反地,他們也會害怕—像我的許多病人一樣—害怕自己是瘋了。

 

拙火過程存著許多秘密。有許多是我這個當醫生的也不理解的。因此,集中在可以說出有用意見的某些層面是較可行的。而拙火經驗的生理向度正是如此。我將用「生理性拙火」(physio-Kundalini)來統稱拙火過程中那些能純以生理方式來解釋的層面。生理性拙火是緩慢進行的能量感受之流,發源於身體低處,上升到頭,繞過喉嚨到腹部,此時刺激達到頂點。我稱這種複雜現象為生理性拙火過程、周期(cycle)或機制(mechanism)。

 

當拙火能量在途中遇到阻礙時,克服且凈化了那阻礙點的心理生理系統,我即稱為那特別區位的「開啟」(opening)。喉嚨的開啟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術語富有描述性,而且適用於生理上的詮釋。因此,我們不必沿用形而上且理想化的模式描述,卻能與拙火過程的傳統模式契合。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