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五:計算機專家

 

這位男士現在大約二十五、六歲。九歲時,他突然開始有性器及下腹激痛的現象。夜晚躺在床上時,他會感到一股強力推擠下喉管,並伴隨有知覺扭曲的問題。一位醫生試探性地診斷是緣於血糖異常降低癥。

 

十一、二歲時,他和朋友作催眠實驗,發覺自己能夠輕易地與現實分離。在他十六歲時,有一天,當他正安靜地坐著,突然開始失控地顫抖起來,身體變得很熱。他腹部的疼痛再度全力襲來,伴隨著昏眩與惡心的感覺。通便之後,這些癥狀便消返了。第二天,也是安靜地坐著時,他有了一次出體經驗。過去他也曾有過一次瀕臨出體狀態的經驗,然而這次,他能夠輕易地在房間內移動,並清楚地看見自己休息中的身體。然後他警覺起來,借著移動手臂,他便得以滑回體內。這事件後,他的世界崩潰了幾個星期,他覺得自己要瘋了。在學校,他也遊離過好幾次。

 

稍後,當他在參加羅芬系列的第五次靜坐時(主要乃作用於腰大肌,他有一次強烈的情緒宣泄。他哭泣許久,身體激烈晃動,覺得必須立刻讓自己停下來。突然有一股極大的能量,像消防水龍般從會陰沖上脊柱。當它到達頭部時,他覺得頭骨周圍及內部似有無限的空間,他並覺得額頭上像是被打了個洞。整個過程中,他的頭部周圍及內部,都有各色光芒展現。在額頭「洞穿」時,他覺得有強大的氣流由開口湧入。接下來,便是在無邊無際的空間中感到無盡的平和。

 

接著他產生了自己已開悟的妄念(他現在仍如此認為),並以為那無垠的空間及對另一世界的專註,對他才是唯一的真實。後來一位禪學大師告訴他,他那時是處於「悟」(satori)的狀態中。

 

十八歲時,他的太陽神經叢開始作痛,而令他衰弱無力。如果他讓身體自發地采取各種姿勢,疼痛便會減輕。後來他才知道這些是瑜伽體位法(asanas)。然後他便展開練習瑜伽的課程,包括呼吸控制。

 

到現在,他每天仍至少練習兩小時。他希望這能幫助他再度達到「悟」的狀態。此外他也開始閱讀心靈方面的書籍。

 

五年後,他發現了達愛•阿難塔的著作。在他研讀這些作品時,他註意到腹部有顯著的飽脹感,後來幾個小時中,肚子都像是著了火似的。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腰圍增加了四吋,而體重卻亳無增加。

 

不久之後,他成了達愛•阿難塔的學生。他開始了解自己密集的瑜伽練習是出於對死亡的恐懼,以及想使自己解脫生命壓力的嘗試,他才放棄認為自己已開悟的妄念,也明白了自己沒有一點舍棄自我堡壘的傾向,而這是開悟唯一的重要先決條件。

 

然後,他第一次正式與達愛•阿難塔靜坐。看著他坐在數百人之前的老師,這年輕人突然被一種惡魔般的欲望所攫住,而想要徹底地摧毀此人。他發覺要抑制自己暴力攻擊的企圖竟是不可置信地艱難。當他正在與這個非理性的沖動交戰時,達愛•阿難塔與他目光相觸,而他便立即被推進熟悉的喜悅且無極的狀態中。但這次他不是一個人在愛的包圍中,他和這位導師全然融合了。這是他頭一次在愛的空間中經驗到這樣的恍惚狂喜,以及與另一生命合一的經驗。就在此刻,他起了一個念頭:「我等不及要把這件事告訴我太太。」但就在這一秒鐘,一切都停止了。

 

漸漸地,他對這種新關系采取較為開放的態度,並學著去信賴它。但他仍不時質疑自己經驗的真實性,而中止這種關系。有一段時間,他變得能夠敏銳地意識到自己在玩弄能量的流動,就好像在對神經系統手淫一樣。有些時候,他也會進入出體狀態,但立刻便覺得這不過也是一種耽溺。現在他正創造性地對付他殘余的抗拒,不斷提醒自己重返與導師精神關系的自然狀態。舊有的恐懼偶爾會升起,但是不再嚴重。而他現在也較能包容這種恐懼,並同時在心中擁有超越恐懼的喜悅與平靜。

 

案例六:女藝術家

 

當這位現年將近六十歲的女士開始偶爾感到手臂刺痛、手掌發熱時,已經練習超覺靜坐五年了。接著她有好幾天無法成眠,覺得有能量在她整個身體內湧動。並且她幾次夢見自己的意識脫離了身體,頭里面就開始出現持續不斷的響聲。不久,她的大拇趾就會開始抽筋,接著是腿部出現振動的感覺。一夜之間,她的大拇趾顏色變深,像是被槌子打了似的,最後趾甲一部分會脫離皮肉。腿部的組織感到像是被那振動的感覺撕了開來,而振動不久又擴及下背部,並由那兒掃過全身,直達頭部,使她覺得像是有條帶子繞在頭上,正箍在她的眉毛上方。然後她的頭部開始自發地動起來,繼而整個身體開始彎彎曲曲地扭動,而她的舌頭則自動抵住了上顎。

 

練習瑜伽者對這兩種現象都不會陌生。舌頭抵住上顎被認為是最神秘的瑜伽密法之一。它的技術性名稱叫作空動身印(Khecari-mudra),也就是「太空漫步式」。這里的「太空」指的是意識的內在太空(Kha)。精通此術的瑜伽行者據說可擁有各式各樣的心靈力量。但在這位婦人的情況中,這種倒轉舌頭的「身印」或是「姿勢」,卻是不由自主地發生的。

 

她也會感到一種強大的「唵」(om)音—印度傳統中最神聖的一個音—從她的頭里發出。刺痛的感覺蔓延到頸部,達到頭部之上,再下行至額頭及臉。兩個鼻孔都被刺激,感到鼻子像是變長了。有時她的眼睛似乎會個別運動,感覺瞳孔像是兩個洞般鉆進頭部,而在中央會合。然後她感到有極大的壓力在後腦、頭頂,並穿過額頭。在閱讀時這種壓力變得尤其劇烈,使得眼部四周感到強烈不適,頭頂並有脈動的感覺。

 

接下來是明亮的光,以及喜悅及歡笑的經驗。

 

刺痛感更往下擴及嘴和下巴。就在此時,她開始夢到天上的音樂,而後,這感覺延伸至喉嚨、胸部及腹部,最後她覺得體內就像是有個蛋形的封閉回路。能量沿著脊柱上升,再經由身體前方下降。在能量發展的同時,這回路發動了沿途幾個特殊的能量中心--由下腹開始進行到肚臍、大陽神經叢、心臟、頭部,最後到達咽喉。回路完成後,她感覺不斷有能量從臍部湧入體內。這整個經驗有著強烈的性暗示,並有自發性的瑜伽呼吸(微弱而有節奏)伴隨之。

 

這樣的拙火活動大部分發生在數月之間,其後她只會偶爾經驗到拙火現象—多半是在靜坐或放松地躺著時。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這位女子才明白,她正在經歷拙火的覺醒,因為她從前讀到過這種現象。一開始她對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並不緊張,只是讓這過程自行展開。但最後她覺得困擾,並且無法將她的經驗與日常生活整合在一起。能量的註入使她的正常睡眠受阻達數月之久,由於拙火活動在白天也進行,她發覺自己無法有效率地工作。她覺得自己被拋到一個觀察者的位置,超然地觀察著自己身上的活動。而時機成熟時,她便將這局面控制了下來。

 

這次拙火的覺醒所產生的影響,大抵上是正面的。這位女子向她所謂的「更高的自我」穩定邁進,與這個「自我」合一的感覺,也與時俱增—這是一種與一個不可搖撼的核心、一個中心接觸的感覺,這個中心是不會為俗世生活的浮沈所影響的。在我與她後續的面談中,她說:「從那個核心中,我得到指引、平安,以及與事物本來面目之本質接觸、了解的感覺,並且也帶來與眾生合一之感,以及對存在的愛與欣悅。生命成為通往和諧之日常奇跡的通道,這和諧表現在同時感,以及一種對一個永不失誤的引導之信賴及安全感。我覺得與我自己接觸,也與萬物的本源接觸。」

 

她也指出除了頭部的壓力外,所有的身體感覺都已停止。

 

案例七:男科學家

 

此人現年六十余歲,1967年開始練習超覺靜坐。五年後,他突然開始會在靜坐與夜晚躺在床上時,明顯地會激烈抖動身體。幾個星期後,這些不自主的動作便消失了。幾個月後,有一天當他正要上床睡覺時,他感到雙腿下半部有刺痛感,接著大拇趾也痙攣起來。在痙攣逐漸返去之前,並曾延及其它肌肉。刺痛感蔓延至下背部,他「看見」那兒有微紅的光。這光線凝結成一根桿子,他感覺並「看到」那桿子被推上脊柱。接著它又擴展至臍部,伴隨著許多刺痛及振動的感覺。它逐步延著脊柱上移至心臟,而後又再延展,而刺激心臟神經叢當它到達頭部時,他「看到」大片的白光,就好像腦袋內部被照明了似的。然後這光像是個固態的光柱般噴出頭頂。一陣子之後,他感到他的右手臂、手腕,以及左腳上有振動感。當他一註意到這些感覺時,它們便消失了。他也感到能量流以每秒三到四次的波動跑過肩膀及手臂,後來更增加到每秒七次以上。一次,當他專註於頭部中心時,發生了猛烈而無法控制的抽搐。

 

有好幾次,這種拙火活動都伴隨著各種內在聲音,多半是高頻率的哨聲及嘶聲。有時也會聽見笛聲般的樂音,並時常感到平和與喜悅。

 

然後他的睡眠又開始被身體的自動動作所幹擾,有時他會醒來發現自己正在作自發的瑜伽呼吸,並采取各種瑜伽姿勢。幾夜之後,刺痛感跑到額頭、鼻孔、臉頰、嘴及下巴。這整個過程都伴隨著恍惚入神的感覺,當活動到達骨盆處時,他會感到性沖動。後來所有的作用都中止了,只有當他在夜晚放松地躺著時,偶爾會回來,而他只要轉身側睡,便可使之停止。

 

大約一年之後,晚上他的頭部開始感到有一種壓力,並且逐漸往下移動,同時,會有一種刺痛感從胃部向上移動。他覺得自己仿佛置身事外般地經驗到這一切活動。這兩股刺激在喉嚨相遇,他覺得在會合的地方,像是出現了一個洞。他更進一步感覺到--仍然是以一種抽離的旁觀立場--各種純屬自發的聲音,由喉嚨的那個洞中發出。大約六個月後,這刺激由喉嚨下移到腹部,在此停駐數月後,才繼續下移到骨盆。

 

這位科學家的神經系統天生十分敏感。但因他明白自己正在經歷拙火的覺醒,知道會發生什麼,再加上他的靜坐訓練所產生的穩定作用,使他較不易受到拙火循環令人慌亂的一面之影響。他明白他所遭遇的任何困難,都只是練習靜坐過於勤奮的結果。因此在此項過程中,他並未被焦慮所困。

 

案例八:女演員

 

這位四十出頭的女子,自小就有許多心靈經驗。青少年時,她為經常性的偏頭痛所苦,並有心理紊亂,以及沖動的分裂行為。為此她接受了數年的心理治療,但從未住院。二十四歲開始,她嘗試用各種方式靜坐,大約一年之後,頭痛更為加劇,但在之後的數星期內,她的頭痛、心理紊亂,以及分裂性的行為突然間消失了。

 

在一年之內,她的腿部開始感到刺痛,然後又擴及手臂及胸部。數星期後,又延伸到頸部與後腦,不久又下降到額頭。在靜坐時,此種感覺尤為明顯。每隔不久,她的身體,尤其是雙手,會變得很熱。靜坐時,她會被身體的搖擺及痙攣所擾,並感到焦慮。

 

事實上,她就是因為嚴重的焦慮和靜坐時猛烈的自發運動而來找我。我建議她停止用她自己設計的方式靜坐,而改采一些正規的方式。在此之前,我建議她停止周期性斷食及嚴格的素食,以暫時降低她對拙火過程的敏感度。當她開始在他人督導下練習超覺靜坐後,所有擾人的癥狀不久都停止了。

 

一段時間後,她的生理拙火循環再度展開。在一次長時間的靜坐中,她以一種新的方式感覺到自己的喉嚨。她覺得頭部好像與身子分離,而飄浮在身體上空,喉嚨開始自動發出聲音。她覺知到一個分離的自我觀察者,這次經驗後,大半的拙火癥狀都停止了。這是典型的「開喉」。

 

從此她的靜坐都是安靜而平和的。她報告說,她的生產力與滿足感都大大地增加。我猜測她人格中許多類似精神病之處,不過是緣於她多年來沒有為她的心靈能量找到一個有用的宣泄。

 

關於此點,回想一下英國通靈人馬修•,曼寧的經驗是有幫助的。他從很年輕時,便為幻聽現象所苦,直到他發現自己能夠自動書寫後,這些現象方才停止。不久,他發現自己能以數字畫壇巨匠的風格作畫,並在十到二十分鐘之內便能完成一幅作品。這後來成為他最有成果的表達管道。一旦他大部分的能量能以如此方式表現出來,幻聽現象也就停止了。

 

也許,神童們獨特的專長,或者說天分,便是在早年就使他們穩定的因素。比起一個有過多心靈力量,但沒有適當管道加以疏導的人,神童遭遇的沖突較少。由於他們的天才中具有擾人與分裂的特性,幼年通靈人可能在一開始便遭到困擾。真正的心靈性很少像其它才能那樣早便顯現出來。即使是心靈大師,如那撒勒的耶穌、佛陀、南印度聖者羅摩納•馬哈希大仙,以及當代美國大師達愛•阿難塔,也都是到了青少年或更晚,才能夠樂於享有完全的悟境。

 

無論是大作家、音樂家、詩人、畫家或舞蹈家,他們的創造力似乎並不特別需要與拙火覺醒相關的那種神經系統變化。也許他們的創作更能穩定他們,或者當才能的管道集中一處時,神經系統的阻塞會比較少。因而神經系統在發生變化時,並不會產生如生理拙火循環般的戲劇性跡象。在此,我也嘗試性地提出:這些天才的創作活動,也許是由神經系統中作用更加精微的區域所產生,比生理拙火顯象所示者要更加微妙。最後,我想提出的是,要有相當成熟的中樞神經系統,生理拙火過程才有可能發生。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