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火治療作用

 

我的拙火案例中,有幾個特別地有意思。它們支持了我認為拙火歷程本質上具有治療性的論點。有一位心理學家兼作家,在三十年前曾經住院療養數月。他被診斷為精神病發,特征是判斷力紊亂、思緒浮動、誇張,以及過動。在此事件後,他有些不穩定,苦於慢性的輕度沮喪。無論如何,有一段時間,他以心理治療為業,偶爾表現不錯,但卻經常涉入反轉移的問題。其它時候,他則無法自己賺足生活費。

 

1974年,他成為無上瑜伽大師穆克達難陀尊者的弟子。他發覺自己在尊者的印度修行處的生活,以及與這位大師和其它靈修者的接觸,是極有效的治療。在他追隨穆克達難陀尊者不久後,便開始出現拙火覺醒的跡象,而拙火的覺醒導致—至少是伴隨著—他寫作生產力的驚人成長。他也開始享受人際關系的新深度,並對生命有了更確定的掌握。在他生命中的這段重要時期之前和當中,我都時常見到他,可以證實他的整個人格結構、性格,以及處理內在、外在世界的方式,都有戲劇性的進步。

 

在另一個案例中,一位現年五十五、六歲的女性心理學家,曾經嚴重沮喪數年之久,甚至曾經兩度吞服過量安眠藥自殺,每次自殺後,都有好幾天不省人事。她唯一一次長期住院是在嘗試自殺之前,那次是由於生完頭胎後的沮喪而住院。她擔任一名責任重大的管理者有數年之久,同時也是一名成功的精神治療師。在這段時間,她也正在接受心理治療,包括傳統的精神分析。

 

1972年,這位女子參加了一次冥想避靜,其間她每天要靜坐幾個小時。在短時間內,她便開始經歷自發性的拙火經驗。隨後她便成了穆克達難陀尊者的學生。我是在1973年認識她的。我們相識的頭一年里,她有點返縮和保留。但是她後來綻放成一個有安全感,而風趣的人。她告訴我,她從那時起,再也沒有沮喪過。我的觀察也證實了她對自己的評估。

 

我想起四位具有心靈能力的人,每一位都曾被診斷為患有某種痙攣性疾病,而在他們發現並使用其心靈才能之後,每個人的癥狀,以及依賴藥物的程度,都大為減輕了。某些其它創造性的事業,也許也具有同樣的解放作用,這四個人卻選擇成為職業通靈者。基於這個證據,雖然不能正式宣稱他們癥狀的減輕,是由於有了這個新的能量宣泄管道,但這因果關系是呼之欲出的。我相當確定,我們將自某些可以經由拙火歷程而變得更有效率的較高層次之功能上,得到各種各樣的益處,包括較佳的健康,以及情緒的平衡。

 

當然,如前所見,拙火歷程也可以是分裂性的。如果無人指導,一個人很有理由會感到懷疑和恐懼,在一個像是隱居所或修道院那樣的支持性環境中,這些問題都可以輕易地被處理掉。在這種環境中,拙火覺醒所帶來的擾人副作用,能夠被正確地理解、接受,在某種程度內,甚至是受歡迎的。

 

然而,缺乏這樣的環境時,一個經驗此種力量的人,通常會采取各種不理想的反應方式。不了解的人可能會認為,這樣一個深沈而擾人的內在變化,無疑是意味著自己神智不清了。在第六章提過的女藝術家,以及女演員的案例,基本上便是如此。另外,在至少一個案例中(那位中年主婦),自發的拙火覺醒所帶來的紛擾與混亂,也可能會導致心靈的膨脹,以及自覺偉大的妄想。

 

那位女心理學家借著加入各種團體,以及尋找支持性的導師和治療師,來處理她的內在紛擾。她在仰賴這些幫助一年或更久後,才能夠自立。至於那位科學家,他對拙火的了解甚至更為充份,又有相當具支持性的環境,單單只要減低靜坐的密集程度,便可正常生活了。

 

現在我們應該很清楚,醫師在診斷時,應該對拙火活動的癥狀模式保持警覺。神經科大夫在診斷類似精神病的狀況時,如能探詢病人的靜坐歷史,將可能得到寶貴的線索。如此他們便能延緩或完全避免苛刻而不當的診斷程序。心理治療師在處理貌似歇斯底里癥狀,或是對拙火覺醒的類似精神病反應時,要記得在精神官能癥或精神病的外觀下,有一種過程正在進行。這種過程是遠遠超越精神病學的一般知識,或是像威廉,詹姆士所描述的那種恍惚狀態的。

 

在精神治療之外,我建議醫生鼓勵有疑似拙火問題的病患,向有這方面經驗的人求教。當然,要找到一位有幫助的人可能極為困難,除非醫生本身很有經驗,或曾做過這方面的研究,否則他所能做的,可能也僅是推薦病人去向這樣的人求教。對於某些案例,也許可以向病人推薦一位眾所周知對拙火現象所知甚詳,甚至(如已故的穆克達難陀尊者)能以心靈傳輸的方式引發此一歷程的心靈大師。

 

然而,我必須提出一點警告。我堅決相信,那些特別設計用來加速拙火升起的方式,例如稱為pranayams的呼吸控制練習,是具有危險性的。它們需要在自身經歷過拙火全程,而有能力適任之心靈導師或上師的直接指導下才能施行。刻意地練習瑜伽呼吸技法,可能會在時機未成熟時,釋放出巨大的內在能量,而這個尚未作好準備的人,便無法加以疏導或控制。拙火可以被強迫喚醒,但如此只會對人造成損害。

 

尾 聲

 

在科學界,有個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實:如果一個實驗的結果出人意表,或是無法解釋,那麽便不會被發表;而那些結果能支持心中理想的假設者,則會付印。換言之,我們的科學企業並不像是科學意識型態所假定的那樣客觀。這也解釋了為什麽一些較具聲望的科學期刊(當然也是最保守的),極少刊載本書所提的這類不尋常現象的原因。然而,仍有許多頑強的研究者並不為此氣餒,繼續投註心力,以探究心理及心靈的實相。

 

日本的本山便是這些自行其是的科學家之一.他使用複雜的電磁裝置,做了許多研究來證實脈輪系統,以及針炙經絡的存在。在他東京的實驗室中,班托夫和我做了一系列的實驗,發現頭部左半及右半部的身體微動之振幅有差異。左半邊的運動要比右半邊強上百分之五十。在註意到這個明顯區別後不久,我們又有了意外的重大發現:當受試者進入深層的靜坐狀態,這種在左右的差異,幾乎會完全消失。

 

在一般的意識狀態下,大腦一邊的腦電波圖(簡稱EEG)振幅會比另一邊大得多。借著回饋與耐性,人可以平衡這個差異,並在此刻體驗深深的平靜與安詳。或許我們的發現,便是這種心理狀態在物理上的對應現象。

 

米雷觀察到在一群受試者中,左右大腦半球間EEG 相位相幹達到七至十三赫茲的人,常常會說有寧靜、集中,以及光等主觀感受。克萊尼斯的作品中,也證實了心理狀態與生理的關連。他顯示出情緒可以被一個對側面及垂直壓力敏感的簡單轉換器記錄下來。克萊尼斯令受試者想象某種特定情緒,並同時按下轉換器,結果每種情緒都有其特殊的信號或波形。

 

布羅蒂禾口亞克斯洛德曾註意到他們所研究的胎兒反應具有持定的模式、方向,及作用。稍晚,康杜和桑德發現,嬰兒表面上看來沒有規律的動作,會隨著他們所聽到的大人話語而變動。皮爾斯歸結這些科學家的研究而指出:作為成人,我們都有自己的一套微肌肉動作來協調語言的使用與接收。和我前面提過的那些研究一樣,這些研究是感覺-運動聯系的進一步證據。

 

我的同僚和我,以及其它的研究者,不斷嘗試要測量出對應於靜坐者所報告的光、熱,和聲音感覺之生理現象。在前面幾位經歷拙火覺醒之靜坐者的案例紀錄中,我曾指出,我們確曾在其中一位身上觀察到溫度的變化。有了最近發展出來的醫用溫度記錄設備,我們可以無需在靜坐中的受試者身上裝置溫度轉換器,便能看見這種變化。其它研究者,特別是杜伯瑞,曾經描述使用靈敏的光電倍增管來探側受試者身上發出的低強度紫外光的方法。我們測量靜坐者的聲音,感覺的生理對應現象的嘗試並不成功,但我們必須使用改良的設備和實驗程序,在這些方面做更進一步的研究。這將有助於顯示靜坐者主觀報告究竟有何種程度之客觀基礎。

 

我們曾經用Motoyama的電場傳感器(又叫「脈輪測量裝置」)做了個有趣的實驗。據我所知,這個實驗尚未被證實或複驗過。當受試者安靜地坐在這個機器中時,我們可以觀察到他正常的EEG波形。經過數分鐘的深度靜坐,或許是當受試者正感到自己跨越一般的意識狀態的當兒,這些信號突然減少,而有一個較高波的振幅相應增加。而我們的實驗者沒有合適的設備來偵測這個波段。令我們訝異的是,這個新波形的頻率,高達350到500赫茲,比正常EEG波形的0到50赫茲要高出許多。這些較高頻的EEG信號,也許可以作為某些靜坐狀態及體外經驗,或是意識之裝置(bilocation)的一種容易測量的指標。果真如此,一個幾世紀來充滿神秘與蠱惑的問題,現在便可能成為科學上的新辟疆土。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