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前所述,即使是在心靈上毫無準備,也不曾靜坐過的人身上,拙火覺醒仍有可能發生,也確實發生了。這又帶出了拙火在心靈過程中究竟扮演何種角色的問題。根據某些思想學派,心靈生活必須仰賴拙火的力量。這些學派堅持,在「身心」的潛在能量被發動,而沿身體中軸升至頭頂後,真正的心靈轉化才會發生。果真如此,我們便得對許多心靈傳統打點折扣,世上仍有許多真正具有心靈力的人,從未有意識地經歷過與拙火覺醒相關的心理或身體癥狀。他們可能從未經歷過頭痛、燒灼感,或是有令人痛苦的能量流,從雙腳或脊椎尾端激射到頭部,也可能對體內的七個或更多個能量輪毫無所知。然而,他們卻可能經歷過合一的意識,平靜與喜悅。他們甚至可能是通靈人。

 

如果我們同意果畢•克里希那的說法,假定拙火是一種潛藏在一切心靈與精神現象之下的根本性進化機制,那麽在許多心靈修行者,及有成就的神秘家身上,找不到生理拙火現象的事實,便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解釋是,在那些人身上比較少有那種往往會使拙火歷程複雜化的阻塞及身心抗拒。第二種解釋是,在他們身上,拙火力量僅僅是不完全地覺醒便導致了他們心靈精神的實現。

 

兩種說法都各有支持者,而我個人的意見是,要得到最後的結論,還得要借助更多的研究。而我們現在可以進一步討論的問題是,拙火與真正的心靈性宙之間有何關連。假使拙火果真具有促使「身心」進化的功能,此種機制是否真的和心靈開展有關?這得看我們所謂的「心靈」是指什麽而定。這里我們必須註意,一般認為,心靈性主要乃在於可導致心靈經驗或能力,以及異常「擴大」了的意識狀態之態度與技術。

 

這種觀點無疑將心靈性視為神經系統進化的產物,也的確有人如此聲言。而達愛•阿難塔大師卻提出了一個不同的、較為激進的觀點。這個觀點與世界上一些偉大的非二元傳統—如吠陀哲學和大乘佛教—極為相符。他的論點是,大多數所謂的心靈成就,不過是產生於「身心」之內的「經驗」,因此並不真正具有自我超越性。它們是對於自我實現或快樂之偉大追尋的產物。

 

反觀真正的心靈性,乃在於每分每秒對自我、對「身心」,以及對所有可能的經驗狀態之超越。它與對神或更高的進化可能性之尋求無關。要獲致真正的心靈性,我們必須能直覺地認清我們與生命,或神,或超越的實相之間並沒有真正的分隔,從而生活在這種認識的基礎之上。達愛•阿難塔如此說明:

 

「我們的職責不是轉而向內,在自身之內尋求神;也不是轉而向外,假定神存在或不存在,而是以一種冷靜或清醒的心態發展自身。我們的職責是覺醒,超越自身,超越身與心的現象,覺醒入一個身心原本都在其中的境地。」

 

這種覺醒或自我超越,只有在我們開始了解「身心」的傾向之後,才有可能。自我的「身心」具有遇事返縮的傾向,或如達愛•阿難塔所說,它總是「躲避關系」。他說:

 

「你一直以情緒的力量收縮自己。無論你如何努力思想、考慮、經驗、想望、役使或操控你自己,都無法影響這種收縮。拙火的覺醒無法影響它,它與拙火毫無關系。你可以經驗拙火,直到你厭煩得打呵欠了,但還是一點也無法觸及這種情緒的回縮。」

 

心靈修行主要便是要對付這種從更大的生命(或說是神)撤離的自動情緒撤返。自我(ego)就是這樣不斷的撤返,而自我的習慣,便是在緊要關頭阻止神啟(God-Realization),或開悟。因此,靈修主要乃在於超越自我之墻,以開放的心向外伸展,並無畏地擁抱一切生命。一個人的情感必須是完全清明而完整的。大部分的人都是「崩潰於心」,他們懷疑神、懷疑他人,以及自己。他們情感生命的發展受到阻礙。

 

在郁郁不樂中,他們無休止地尋找能夠使自己覺得好些的方法。如果他們無法以食色、權力等一般樂趣慰藉自己,他們便尋找其它方式來刺激自己的神經系統。於是他們成為「心靈」追尋者,探索自己身心的潛能。但是,他們逃離疏離與收縮等基本情緒之企圖註定終歸徒勞,人是無法超越他未能認清而理解之事物的。

 

無論在腦神經的突觸(synapses)中,施放多少煙花炮彈,都無法幫助我們克服心靈的咬嚙。一旦幻象或是喜悅的經驗過去,人便再度回到情緒原來的痛苦狀態。然後,為了再次感受喜悅,他將重新努力刺激神經系統,或迫使拙火上升到更高的中心。在這方面,心靈或神秘經驗與性高潮,並無多大的不同。無論刺激的是性器還是腦,結果永遠只是心理物理的經驗,而非神啟,在他1978年七月八日的一次未出版的談話中,達愛•阿難塔說道:

 

「對腦核拙火的欲望與對性中心拙火的欲望是完全相同的東西,只是朝兩個方向使用相同的機制罷了。而這兩個方向都不能通往神…借著將註意力轉向拙火,或生命之流,而依附於腦,在傳統上,被鼓吹為通往神的道路。這是常年以來潛入心靈傳統的一個錯誤。通往神的道路,並非經由拙火,拙火的覺醒,以及全神貫註於腦核,也不是神啟。拙火和神啟毫不相幹,它只是一個調播入一種特殊進化性機制的方法。通往神啟的道路乃是一種能夠理解,並且完全超越此種機制的方法。」

 

由此可見,真正的心靈性並非虛無縹緲。它始於對自己的情緒反縮負起責任—對自己的無愛、不信任、背叛的心、沖突感,以及恐懼負責。這就是達愛•阿難塔所謂「心靈之道」的真義。

 

「心靈(heart)是現實或心靈生活的修行之鑰。人們傾向於專註在心智或身體的層面,而忽略了心靈。然而,心靈性的準則在於心靈,而心靈歷程的火,便是在此覺醒的。這火既不在會陰,也不在頭頂,而是在心靈這個無限之地,存有之根,以及「身心」的情感核心。」

 

在論及心靈歷程的火時,達愛•阿難塔所指的自然不是任何熱的感覺—熱感屬於生理拙火的領域。火在這里是一種比喻。心靈的火乃指一種主觀的滌清感,感到所有的假設、意見、幻象、妄想,乃至所有的依附和偏嗜,都逐漸地被凈化;也就是說,我們在意識中對實相(reality)否認或隱藏的每個動作,都逐漸地被凈化。這是一種留駐在一處的狀態,而非去從事任何內在或外在的追尋。任何種類的心理或身體癥狀,都有可能伴隨這種凈化—從不舒服到生病,包括發燒及身體各部分的發熱現象。

 

這是達愛•阿難塔的經驗之談。他熟知各式各樣的拙火癥狀,明白也堅持拙火狀態、神秘經驗、心靈現象,以及偉大的心靈覺醒之間的分野。偉大的心靈覺醒和神經系統毫無關系。他知道拙火力量不同於超越的力量或夏克提,這種超越的力量是終極實相本身無極無限的力量層面。

 

他引用印度的形上學,把這個終極實相稱為濕婆—夏克提。濕婆代表意識的層面,而夏克提代表力量的層面。但這兩者只有在概念層次上可以互相區分。實質上,他們是一個同質的、單一的「密集」(intensity)。達愛•阿難塔論道:

 

「一切上升者皆已是濕婆和夏克提的合體。不需要擡起拙火一分一寸,「它」便己經升起來了,並且還在不斷地升起,同時「它」也不斷在下降。「它」是大陽、心靈(或內在的自性)的傳導環圈。當外顯的存在從心靈的觀點生活時,一切的上升和下降都已完成,並且繼續不斷地在完成。」

 

由是觀之,拙火的能量不過是這個同質而單一的「密集」—或實相—的一種顯現。它是在人類「身心」完全覺醒前的一種進化「身心」的現象。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