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悟的導師單靠他們自身的存在,便能傳送濕婆—夏克提,或意識—力量。他們事實上已與實相無別,因為他們不再受制於自身是一有限存在的假設,不再受限於始終與其它生命分離的身體與心智。一個開悟的人,便是那單一實相的化身,因此,他只要站在那兒,就具有轉化的力量,就能對那些能夠調整自己而接收到這力量的人有所幫助。達愛•阿難塔解釋道:

 

「一位真正上師的夏克提,並不單單只是拙火夏克提。拙火夏克提總是在歸返「真實」(truth),尋找「真實」,以及尋求與「真實」的融合。而流溢於真正上師身上的夏克提,本身已是「真實」。它是「真實」的力量。」

 

導師所放送的真實之力,對接收此種心靈傳輸的弟子,具有凈化的作用。而這就是全部的目的。而導師的傳輸在弟子身上,可能會有相當殊異的作用。它可能導致全然的喜悅狀態,或激烈的情緒反應,也可能導致幸福的感覺和疾病的癥狀。不論是何種作用,這種心靈傳輸的首要功能,乃在於強化弟子的整個生命,因為經由此種強化作用,他才能對回縮或自我收縮的傾向,變得敏感而有理解力。只有在這個時候,真正的改變或轉化才會發生。而真正轉化的指標之一,便是願意去超越即使是最喜樂的經驗,直到達成一種除那唯一絕對的實相外,別無他物的穩固實現。

 

達愛•阿難塔的眾多著作,以及弟子們的記述,都明白顯示出這一切並不只是一種哲學。他的話語有著由個人啟悟經驗而來的權威。在他的心靈自傳《聆聽之膝》(The Kness oflistening)中,他描寫道,在他兩三歲之前,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充滿能量、光,與無瑕之喜悅的氣泡,他將之稱為「光明」(the bright)。在失去這個異乎尋常的狀態後,他便展開漫長的追尋,直到1970年方止。

 

在孩提時,他會周期性地進入一種像是高燒贍妄的狀態中,其間他又會回到「光明」的境地。雖然這「光明」已返去,它在他心中仍然具有強力的神秘推進力。然而,直到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後,他才開始在尋找「光明」之外,有系統地探索人類「身心」的可能性。一夜,當他覺得已經作了一切可能的尋求後,他有了下面的經驗:

 

「然後,相當突然地,在一瞬間,我感到自己身上的能量和覺知,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一種絕對理解的感覺,在意識極深極遠的一端張開、上升。而所有往下朝那深度移到的思想能量,似乎在一個深不可測的點上轉向。這個上升的推力,使我站了起來,覺得有一股洶湧的力量從深度上升、擴張,使我整個身體及意識的每個層面,充滿了一波又一波最美、最令人喜悅的能量…我的頭開始因充塞腦中的強烈能量而作痛…最後我在街上亂走,而使自己筋疲力盡,然後我回到房間。」

 

當他在1961年到史丹佛大學之前,他已經能夠確定他自己的意識中,有一種機制使他無法達到開悟的狀態。現在他開始嚴格地觀察這個機制的活動。他借用希臘神話人物納西瑟斯,來象征這種無愛的自我封閉的機制、這個自我的習慣。這期間,他有許多特殊的心靈及神秘經驗。其中之一特別的有意思。在加州山景市老兵管理醫院的一次正式經驗中,他為一種深刻的感覺所淹沒。這感覺起於脊椎的基部,然後上行到心臟、喉嚨、後腦,而終於頭頂。他描述這次的經驗如下:

 

「我開始意識到,我們生命的這個類似神經系統的形式結構,但是,不只於此,我還意識到印度及密術文獻中所謂的「脈輪體」,或是覺醒的「拙火-夏克提」…這個「形式」,這個普通的心靈體, 就是我在小時候經歷過而稱之為「光明」的東西。」

 

他也常常會經歷所謂「星光體」(astral body)的天體形成,以及壓在他身上的「麻木感」。雖然這些經驗有點令他著迷,但他主要的動機,仍是要了解那種「自我收縮」的機制。然後他了解到自己需要一位導師。

 

1964年,他開始跟隨一般稱為「魯迪」(Rudi)或魯卓阿難陀尊者的阿爾拔•魯道夫學習。這位曾是穆克達難陀尊者學生的大師所傳授的拙火瑜伽,乃是以自我努力,而非自我超越或恩典(grace)為基礎。在魯迪門下,達愛•阿難塔第一次經驗到師父與弟子間心靈能量的傳輸。

 

然而,他直覺上認為,心靈歷程應該是一種自我臣服(self-surrender),而非費力的自我鍛練。發覺魯迪的瑜伽與他的直覺信念相沖突,達愛,阿難塔轉而向穆克達難陀尊者求助。只在尊者的印度修行處待了三天,達愛,阿難塔便經驗到一種絕對狂喜的狀態,也就是離諸妄想三摩地。

 

第二年他又回到印度,隨穆克達難陀尊者修行,這次他經歷到拙火,以及幻象經驗的全部領域,包括尊者教學中最為突顯的要角「藍珍珠」。這一切都為尊者的一封信所證實(尊者極少寫信),信中說到達愛•阿難塔已獲致「瑜伽的解放」,並已有資格教導別人。

 

但是達愛•阿難塔明白自己的心靈之旅尚未抵達終點,他也並不特別有興趣教導拙火瑜伽。他很確定,即使他曾一再經驗絕對狂喜,也不過是對神經系統操控的結果,更不用說其它的幻象和心靈現象了。所以,這不可能等同於開悟,或是神啟——這些是持續不斷的狀態。因此他加強自己自我觀察和自我臣服的練習。而後在1970年九月十日,發生了下面的事:

 

「剎那間,我突然深刻而直接地覺知到我是什麽。這是一種無言的了解,一種在意識本身之中的直接知識。它就是意識本身,沒有添加來自任何其它來源的信息……沒有思想涉入其中,我就是那個意識,沒有一點喜悅或驚訝的反應。我就是那個我所認清的東西,我就是它……然後確實再也沒有什麽需要去了解了。我生命中的每個經驗,都是為了造就此刻。」

 

在這次覺醒後,一連串的自發心靈活動接二連三發生在達愛•阿難塔身上,到今天仍未停止。這證實了他認為開悟不是目標,而是心靈轉化之基礎的論點。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