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曾經讀到一些書說,在我們成為人之前,我們曾經體驗做礦物、植物和動物,是這樣的嗎?

 

答:不,這不是一個真實的認知。讓我這樣為你解釋,只有一個生命力。你可以選擇在任何時候,去體驗和理解這個生命能量的任何一面,打開你自己去理解每一份體驗。你不需要化身為那種特別類型的生命力,才能去理解它。

 

問:那麼植物、動物和礦物的生命力在本質上是會進化的嗎?

答:不,它們不進化。它們是生命力的各種展現,你感知它們為植物、動物和礦物,並給予它們意義。

 

問:我不明白。

答:當你看自己與生命力的其它部分分離,當你看這個生命力被分割成不同顯現,這就是一種感知。它是一個你已經接受了的感知。因為它是一種感知,那麼它是幻覺。是對真相的幻覺。

 

問:那拿我的馬來舉個例子吧。你可以解釋一下馬的生命力與我的生命力是如何相關聯的?

答:我再說一次,只有一個生命力。那個生命力可以被看成是完整的、不可分割的,也可以被看成是分離的碎塊所組成。當它被看成是完整的,那它的真相就被認識了。沒有哪個生命力不是天父的一個表達,因為生命的力量就是天父的展現。

 

問:如果一匹馬的生命力以馬的形式展現出來,那麼生命力離開馬的形象時,它會怎麼樣呢?

答:只要它被感知成從單一生命力中分離出來,這就已是幻覺。是你的感知,歪解了真意。

 

問:那麼人的生命力是不是比一匹馬、一朵花,更能表現造物主呢?

答:當你看自己是生命力的一個分離的碎片,當你以這種視野去體驗自己,那麼你的體驗就會看似有更高的智力,看起來是生命力更全面、更完整的表現,然而,那只是因為你已選擇視生命力是分離的。

 

問:因此是我們缺乏有意識地認識生命力,才導致我們之間看似有不同存在。

答:你的意識帶給你的是一個「這之間確有不同」的感知。如果你願意更仔細地思考一下,你會看到你還保留著一個感知~雖然你盡力不去分別~然而你還是有一個看法,認為做為生命力表達的你與另一個更原始的人類有區別。

 

問:比如說?

答:比如說一個土著。當你讓這種分別、這種分離切割的感覺,從你的頭腦中消失,你會意識到你放下了另一個侷限的障礙。

 

問:是不是可以這樣認為:我與馬、花之間沒有不同~我們都是造物主完整性的表達?

答:你看,即使你問這個問題的方式,也表達出一個錯誤的信念:確實有不同存在。只有一個生命力。你在表現它。你表現它的方式,要麼給它界限和受限的感覺,要麼不給。

你曾經讀到過,有人在一棵樹前,靜坐很長一段時間後,在他冥想的思維狀態下,他認出他們也是樹。這份了悟,更精確地說,就是我之前所提的:單一生命力的存在。

 

問:他們不是樹,是同樣的生命力。

答:確實如此。

 

問:那麼人是最能意識到這個生命力的嗎?

答:把一個人定義成生命力獨特不同的一部分,就是在支持誤解。所有生命力都有完整的意識。

 

問:因此我們應該能夠與生命力的任何一部分溝通。

答:沒有哪一部分你不在其中。去除這個障礙,是不是很美妙?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覺醒的對話Dialogue on Awakening
傳述:Tom Carpenter
譯者:Joshua
在線閱讀:http://hi.baidu.com/zen_of_jesus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