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所稱的靛藍人群指的是帶有第6空間波頻和第15靛藍光譜波長的人類群體,對外的物理表現是由DNA磁性頻撞而產生出靛藍色或紫羅蘭色人體輝光。起源於Oraphim和AzuriteYan種族的遺傳後裔Maharaji,Maharaji的其中一分支就是地球歷史中知名的默基瑟德血統。統稱靛藍的種族實際名稱是Euanjhechi以及Yunaseti。

 

靛藍在古時曾授命被播種進入地球進行協助,目的是為了阻止UIR聯盟對地球及所屬星門的控制及其行星生命的奴役,而去更正當年地球跌落至該物質宇宙時人類丟失的DNA火焰編碼及行星本身受損的【護場】,參與該項計畫的盟友當時也包括了地球歷史文獻中所記載過的透特,但後期他背叛了我們,轉向UIR聯盟,雖然計畫最後還是被完成,但這項背叛使得當時我們靛藍族類與另一共同協助的族類被屠殺清洗,從地球表面的歷史中消失。

 

直到最近兩百年間,在這臨近2012至2017的新一輪行星啟動週期之前,我們再度被要求進入地球以協助新的計畫,我們必須再度投身為人類,攜帶我們的量子DNA中更多於其他人類的被啟動之編碼,以彌補地球的行星監護者種族—人類的DNA能夠被重新整合和啟動。

 

許多人認為水晶小孩與靛藍小孩不同,是更加先進的版本,但這是錯誤的認識。靛藍與水晶是屬於同一聯盟Indigo種族的不同類型,擁有同樣的DNA範本,有著不同的任務,攜帶不同的Oraphim DNA編碼進入地球,分別修補人類所丟失的各個DNA片段,為行星啟動週期做準備。

 

靛藍主要攜帶完整的第6簇DNA範本和 Silicate矩陣進入地球。執行與這行星地球監護者種族的靈魂合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擁有一些過往人類所未能發揮的超感知能力,因為人類的DNA是受損的,普通人類確實曾經擁有這些能力,也有使用的潛能,但人類受損的DNA目前是無法使用這些能力的,除非我們各個種族間的合作能修補好這些受損。

 

所以,靛藍不是來淨化地球的,至少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淨化,靛藍拯救人類也不是靠新時代所宣揚的什麼愛這麼簡單的事,而是通過遺傳技術生命滲透和所攜帶的空間波頻,我們是該區域的補位元程式,以純量網模式運作我們的物理身體和意識形態場。在2017年之前,我們都必須以人類形態待在這個星球上維持行星核內的場振動頻率。

 

目前進入地球的我們分為三個靛藍類型,不同類型之間有著不同的性格傾向和能力傾向,像任何一個種族一樣,我們每個人也是有著各種性格的,無法用任何一種固定思維模式或性格傾向表達方式來判斷我們,唯一精確的識別方式是我們所發散出的光譜色和我們DNA的不同。

 

不過由於DNA的關係,其中也確實有著某種共通性,作為行星的開路者變革者,基因中被給予了更多質疑、反叛、不妥協和顛覆的指令,當這表達在世界上時,性格中體現出的是一種不能被社會所認同的固執,我們不可能像一般人類那樣有更多的妥協,不會因為心覺無力改變而妥協服從於這個世界並同化於它,我們沒有妥協精神,我們是天生的戰士,如果世界是糟糕的,我們到呼吸結束為止都會去盡力改善它。我們並不把自己看成是傳播愛的使者,也並不認為我們是無欲無求的脫俗者,我們更像是一種破壞者,為新世界的誕生而被注入舊世界的毀滅者,像海綿一樣吸收外在世界的悲哀,不滿,憤怒,黑暗,接著修改它們。

 

我們有很多對這行星的愛,也有很多對這世界的恨,我們在這並不屬於我們的粘稠星球場域內適應得很糟糕,我們同樣有迷茫,有時愛人類,有時又因為與人類的接觸過多而扭曲自己,變得憎恨人類,想要去平等待人,又因世人的愚昧而輕視他們,處在極不穩定的狀態下。你也許可以想像,被塞進一個討厭的場所中,不得不去執行艱巨任務時所帶有的壓力,何況還得不到被協助者的理解和支持。

 

我們在人群中實際上是非常明顯的,那些一看上去就直覺很特別的往往是我們的同類,因為我們與人類之間給他人的外在感受之區別實際上並不如所想像的那樣難以辨識,那不是一種著裝或話語、行為上的不同,而是會給人一種直覺上的不同和異樣卻又說不出來的感受。目前靛藍種族被投入地球3百萬左右,占整個世界百分比的量還是相當稀少的,這點也並不是像一些資料所宣稱的那樣說大多數年輕人都是靛藍。但因為靛藍同樣是以人類形態出生,因此也不可避免地攜帶了人類父母所遺傳下來的部分受損DNA,雖然比起普通人類來我們的缺損要少許多,但同樣還是有著人類的缺點和人性的薄弱面,一樣容易受制于心智控制系統和Heimarmene設計。

 

星門開啟的時間,也是各種勢力,不管是地外還是地球上的勢力爭奪對星門控制權的時期。在這能量巨變開始以前,各勢力都需要人類意識和人類DNA狀況的協力才能夠獲得對地球星門的控制權,因此各種勢力也在盡力操縱人類的思想,通過各種通靈管道,或信仰體系,或修行引導。要知道,就是古老流傳的信仰都是不見得是可信的,因為這地球至下跌之日起就一直處在被既得利益的多維種族控制著的狀態中,包括了對監護者種族人類的心智控制和遺傳改造生理控制。讓人們按照他們所願去行為。但是其中的大多數勢力是出於自己的利益這樣做的,他們實際上並不是在幫助人類和地球,每個勢力的議程不一樣,決定了他們的目的也會有變動,勢力之間的合作關係時好時壞,有時各種勢力會同盟協助地球,有時又分崩離析為自己的利益著想。

 

外星政治學和人類政治同樣的骯髒和自我,他們灌輸各種信仰給人類的目的,並不是出自於愛,至少宇宙不是這麼簡單的“愛”。雖然現在有數十股勢力參與地球星門和人類意識的競爭,但已僅剩2股勢力是真正在以協助地球和人類種族為目的的,在最終之日到來為止,勝算還非常難說。不同勢力間的角逐可能會導致地球發生很多問題,包括磁極轉換,天災,星球爆炸,星球繼續跌落或是星球回歸揚升。但即使星球這一次的回歸揚升成功,所帶來的世界也並不是個完美無暇充滿愛和自由的世界,地球只是回歸到相對較高等一點的領域中,離她的原始母體還相差甚遠,而她所處的更高密度依然有著不同的問題和爭端需要去解決。

 

未來數年的爭戰重點就是,哪個勢力能控制到行星門,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命運決定線了。它決定了地球和地球上的人最終會經歷到什麼,是希望還是絕望,是回歸還是被隔離進深淵。許多勢力打著光,打著愛的說法,甚至左右互搏來贏得人們信任,讓人類練習它們提供的方式,一些呼吸,一些脈輪啟動,教導一些能夠讓人類逃避對現實黑暗面的觀察的信仰,感受方式等等,都是所謂的提升方法,但這些方法的背後,實際的目的是為了讓人們變成與所期待的情況完全相反的狀態。

很多時候人們以為通靈到友善的靈魂或接觸到自己的內心和高我,但事實卻是接觸到備份給人類心智的資料,這是一種靈性消耗,讓人類的意識和DNA會被這些訓練導向逆發展,反而去協助一些可怕的目的的達成。

普通人的世俗事務已經夠他們忙的,自然不會去關注這些,而靈修者又因為信仰的緣故摒棄思考,只依賴感覺,不求甚解又自以為掌握真理,都是非常容易被操縱引導的物件,一心相信看似友善的外星人和通靈資料的話,因為那些資料太美好太讓人期待了,這些控制者們很懂得人類的思想,也很懂得怎樣利用人類的思想,那些提醒者們會被他們歸類為負面和傳播恐懼,提醒者的聲音被掩蓋。

也有很多的靛藍受到欺騙,地球上已經有很多人,在被教導的方法中,以為自己正在協助星球,正在成為光工作者,是黑暗中的光,正在幫助人類提升自己,實際上卻成為那些陰謀傷害地球回歸的傀儡,他們在不知情下的練習使得他們的DNA中的個人小梅爾卡巴場反向發展,阻止地球提升並在將地球拉進反向梅爾卡巴形態場域,這將導致地球和其上的種族不再能夠進化,被拖入黯地球,永遠受制於自古就奴役著人類的那些股勢力。信仰就是這麼奇妙的事情,人們很難分得清欺騙和真實,只能警惕警惕再警惕。

 

當大多數人沉浸在大師哲理和新時代理論裏,像鸚鵡學舌一樣不斷複製其中看似深奧的話語,自認為已滲透古人智慧,天地萬物之道時,你們無法想像,藏在這看似平靜美好和諧的“智慧”背後的是怎樣陰險的黑暗和嚴峻的現實。

 

 

By: Eärendil & 布丁伯爵

文章源於靛藍聯邦星際科學與政治調查委員會

向所有參與過收集整理的網友們致謝。(轉載請註明出處)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