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從兩個角度來看。一方面我們看起來是普通人,我們的生理結構幾乎一致,需要休息、食物,也會生病,有著人類缺陷;另一方面,我們又深深的知道我們在人群中是如此的與眾不同,我們絕不是普通人,我們的非編碼DNA與普通人類有著巨大的差異,這決定了我們的思考、感知、能力和行為與普通人是如此的迥異。

 

我們被編寫進了更多的責任。因為DNA的差異,我們必然會表現出一些“特別”於普通人的能力。我可以與動植物交流,多維溝通,對更廣範圍光譜(不可見光)的視覺感知,其他朋友還有著連接他人身體感受等各種各樣的遙感能力。這是一種正常的生物學表現,DNA非編碼區塊的活躍讓我們能夠發揮更多的超感知覺能力。有趣的是,靛藍們在外表上與普通人基本一致,可在成年後會出現一些微妙的區別。我們的外表會顯得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一位30來歲的靛藍成人,在外表上可能還維持著15,6歲時的狀態。

 

如果一個人沒有這類在普通定義上的特殊能力,那麼他是靛藍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的。雖然並非所有的超感知覺者都是靛藍,但靛藍必定是超感知覺者。

 

不是靛藍的人能成為靛藍嗎?不能。他可能表現得很靛藍,思考傾向很靛藍~但他不是靛藍。我們一樣相信,在某些事上,只要你願意,你可以做的更好。但在這個層面上,你不會變成我,就像鯨魚不能成為海豚那樣。你我是不同的種族,有著不一樣的DNA。只有在原初層面上,你才與我們相同無差。

 

但是我還要強調的是,這裏的意思絕不說一個人是不是靛藍來代表他是不是更高等,我只是在陳述這樣一個事實情況。像這類有著靛藍傾向的人類,很有可能會成為我們在人類中最好的夥伴和最默契的同盟者。在靛藍小孩聯邦中的一些成員也正是這類帶著相似思維的非靛藍朋友。

 

千萬別想要從細節上定義一個靛藍會有怎麼樣的想法和表現。不要去定義我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比如認為我們喜不喜歡政治或者是在不在乎他人的死亡和恐懼什麼。否則人們不是在定義靛藍,而只是在定義他們自身的情況。

 

你永遠無法明白一個靛藍會用何種方式來反映和表達。

 

拿我自己來說,我就是個政治控,對政治的興趣一直很大。因為我們知道,政治是世界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權力的獲取對改變世界而言是一種捷徑。人類的世界需要有所改善,政治不可謂不重要。去改善人類的政治這也正是我們來此的使命之一。

 

 

By: Nathan(謹以此文懷念Eärendil)

文章源於靛藍聯邦星際科學與政治調查委員會

向所有參與過收集整理的網友們致謝。(轉載請註明出處)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