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訪談來源於某位靛藍朋友的親身經歷,經當事人同意公開。因為安全因素考慮,當事人身份不公開。為了便於理解,以及涉及到當事人所在地的部分內容經過再次編輯。轉載請保持信息完整。

——靛藍聯邦星際科學和政治調查委員會(Indigo Children Confederation)

 


Question
聽說你接觸過的靛藍很難相處,是哪些部分難處呢?

 

Answer
其實,以前我也以為只要是indigo,應該在於看法上都很容易相容,但和好幾個國外的接觸過之後,發現不是這樣的。他們都有著絕對的血統優勢,在成長過程中變得過於傲慢。有一個機構,比我們自己更瞭解我們,他知道怎麼讓我們去做那些他們需要我們做的事。那幾個就是在那裡面的。

 

Question
是在那機構裡認識的嗎?

 

Answer
嗯。(認識的靛藍裡頭)有3個是那樣,其他的貌似都蠻滿隨和,但是那種隨和是針對同類的。那三個因為有皇族血統,看不起別的人,而已。他們主張就算indigo裡也是要分一下角色的,比如,誰是king之類的,有點小霸氣。

 

Question
1,2類型的靛藍(在記載裡)倒確實有王族血脈,甚至亞瑟王傳說都和這血脈有關。那麼與你接觸的是什麼樣的組織?

 

Answer
他們是有政府參與成分的,但不是單一一個國家政府,從indigo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聯絡到一起。他們通過靈媒去地毯式搜索indigo,一般在 indigo 8歲前就會被帶進去的,我在加拿大遊學的時候被帶進去過。真正的組織是沒有網站的,只有內網。不過,我發現和他們很聊不來,我也很煩靈媒的約束。他們有內部教材和我們說的,教我們認識自己,就是剛被帶進去的孩子都會有這些。
流程是這樣:


1.靈媒去找到那些孩子或者叫indigo帶indigo來。
2.進來第一天一般都是正面知識灌輸。
3.用所謂揭示的方法開始告訴我們一些幫助人類的工作,資料就開始有關於光與愛的解釋了。

 

Question
他們不跟外界接觸嗎?

 

Answer
這方面,不和外界接觸。

 

其實當時我就已經對現在網上發的那堆光與愛的東西有氣了。過去我也有幫他們發過,但是當時中國是要刪的,現在不會刪了。那時就已經有這種宣傳了。

 

可是那些光與愛的都沒什麼用啊,其實真的有用的不是那些啊。

 

那些不是給我們看的,是希望我們幫他們給群眾看的,那些被現在的靈修者大力追捧。也許,他們只是需要indigo加入幫他們做群眾的定心丸。

 

其實中國也有這樣的靈媒,當時我很小,都不會走,我媽媽就被那類型的人聯絡過,可能我比較好找到,以前在鄉下問個人都能知道我在哪。你們要小心哇...

 

Question
在超感知這一塊你擅長的能力是哪些呢?

 

Answer
你說的是通靈,心電感應,還有預言力之類的?我生下來脈輪就全部是開的,但是自己控制不了... 小時候特殊的時段,我會看到很多東西同時存在... 有人說,這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能力導致的,之前美國那個深藍和我說控制脈輪是必要的,不然會一直消耗...

 

對靈媒發送的波頻我無法抵禦干擾,之前有段時間他們試著通過擾亂我的預知力去操控我對他們的信任。我們體質很敏感,所以容易被他們波頻影響到...他們比我們瞭解我們自己。他們在我們降生之前就已經開始做好研究。

 

Question
聽起來這個組織貌似對人很不尊重。

 

Answer
權力之下,沒有尊重。所以,裡面大批量indigo離開。實話說,看到過這個情形之後我已經混亂掉協助的意義了。

 

Question
五台山你去過沒?

 

Answer
沒去過

 

當時,有個方丈...看到我媽和我媽說要藏好我...那裡的人知道的東西很多。雖然和我們關聯不大,但是他們能看到會發生什麼。
中國的幾個能量中心其實都還好...畢竟是能量磁場區,需要被利用,不會那麼輕易毀掉。

 

Question

你說的是西藏,還有哪?西安?台灣?

 

Answer
台灣我有夢到過會沉沒,還有廣州韶關清遠這一片算是。

 

Question
那個機構的人現在還有聯絡你嗎?

 

Answer
搬來後比較少了。但他們依然偶爾會出現,希望贏得信任。

 

Question
他們是人類嗎,通過什麼方式出現和你交流的呢。

 

Answer
和我聯繫的是靈媒,他們背後的技術以我的知識範圍理解不是人類的,他可以通過我的夢境對我進行聯絡。或者..靈媒直接找上門。這是一種嚴重的打擾..自從第一次和他們聯絡過後一直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無論我用什麼辦法,他們總能找到我。

 

Question
從你幾歲時開始發生的呢?他們上門聯絡你,是要求你做什麼呢?

 

Answer
如果說,有不正常的人開始聯絡我是從我出生沒多久。2個月時那樣,當時那個人是穿黑衣服的,我媽媽爸爸一直趕他們走。但是真正接觸是在我12歲左右去加拿大遊學開始。小時候也只不過偶爾對重大事情有感應罷了,沒有那麼多的信息干擾。

 

Question
12歲接觸時,他們帶你去的地方是什麼樣的還記得嗎?

 

Answer
他們需要我發佈的就是你們所說的奴役者信息,其實我不知道怎麼去形容這些。很多術語我不知道包括你說的Incunabula,因為他們對我們說的時候就說是this group。我就記得路很遠的說,當時他給了好多類似魯班鎖之類的玩意讓我們在車廂裡玩。

 

Question
沒有關係,你自己來說你可以記得的術語就好了。

 

Answer
Toronto上車都開了大概3小時,後來我們都睡著了。帶我們過去是有週期的。不會影響到父母擔心的週期,甚至我有個朋友的家人都不知道。

 

Question
週期?

 

Answer
每個月幾次,不會太頻繁,但是我覺得好頻繁,因為不喜歡這樣被約束。

 

Question
帶你去做什麼呢?

 

Answer
可以說嗎...我在想會不會被盯...

 

比如說,剛開頭,他們會說故事,因為當時我們都不大,他用說故事的方式,讓我們提問,來測試indigo的覺醒程度。有些被判斷錯誤帶過來的孩子(非Indigo)以後就都不用來了。留下的孩子,會開始告訴他們,他們和別的孩子是不一樣的。然後對他們的行為開始分析,讓他們覺得,這個組織真的好瞭解他們,也有你們說的那些資料,解釋indigo行為準則和種類的。

 

後來開始教我們東西的時候,會有意無意的提醒我們是有責任的。至於怎麼去履行我們的職責之前,他們會先說那些提高精神靈性的東西,和如何開啟自己等等。

 

年齡大一點時會開始對我們分類,但是在分類之前我就回中國了,後期他們對我進行的聯絡中,給予的基本都是光愛資料,他們對我們這些進去過的人進行長期監視。

他們貌似對於我們很瞭解,其實我們身體敏感,感應力強不是什麼好事情...至少我現在是這麼覺得。

 

Question
他們在中國沒有分機構所以沒辦法和你們再直接用這種集體方式訓練?

 

Answer
目前沒有。在99年時,上海曾有出現過,但是貌似他們和中國政府無法達成共識,所以被關閉。

 

Question
有告訴你具體的責任是什麼嗎?

 

Answer
以我記憶,瞭解到是在過渡過程我們需要做一件事情。類似於釋放能量之類的,當時我聽了就感覺自己是一個電池一樣。我們是過渡的基因碼等等,至於方法,他說等適當時候,我們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傳輸。

 

Question
我們的敏感情緒可以放出更多的能量對嗎?

 

Answer
也會對很多不必要的波段做出反應...接收能量是我們睡得很沉的時候,情緒反應大時,能量會外洩,那個時候也容易被發現和接駁操縱。這是他們說的。但是我的情況是,接收能量需要特定環境。

 

Question
他們說的過渡過程是什麼時候?過渡到什麼情況?

 

Answer
以我的理解,真實的過渡和他們希望的過渡不一樣。他們說的過渡過程是紅星最靠近之時,過渡到大文明狀態。我到現在都理解不了大文明,原因是這個範疇因立場而定。

 

Question
在他們的立場裡大文明是什麼?

 

Answer
以我當時理解力到現在的記憶,他們的大文明就是與星際力量接軌,地球文明歸一,所謂,合一。我排斥的就是這個,他們的大同是大統。統治方式是心智操控。

 

Question
他們的大統並不是以平等為基礎而是以心智操控為基礎對嗎?

 

Answer
以你的智慧,你很快能發現是什麼了。

 

Question
也就是說那個未來世界並沒有他們描述的那麼美好,只是像蜂巢一樣的社會意識形態?

 

Answer
沒有平等...確實,人類對於科技和生命形態會有一個提升,但是統治從過往的形式轉化成更為堅固的形式。看不見,但是能讓你跟著去做,而且不排斥。這是他們的目的。

 

Question
所以人類提升完全可以確認只是灌輸上的一種信仰。 在他們的認知裡,人類的生命形態會怎麼提升? 是不是天生缺少更多心智能力的人,就是工蜂,可其實和現在的人類並不會有什麼區別?

 

Answer
可以那麼說。等級依然存在,但是是按照內精神力分等。所以他們需要indigo幫忙,只是因為需要我們天生的基因優勢。

 

Question
這個時期會預計在什麼時候到來?一般說法裡的2012年底?

 

Answer
現在這類型的組織情況非常複雜,我們所有的信息源頭都不可靠。按照他們說的結合現在的行星情況看來確實是12年末的時候。打比方吧,就是10個類別的組織,但是10個類別都分惡和善,然後20種說法信息混戰,各自爭取。

 

Question
他們內部分為10個group?每個group負責不同的信仰體系,然後放出到公眾中去,讓公眾自己「共鳴」?是這樣嗎?讓一般人去選擇他們創作的信仰?

 

Answer
也可以那麼理解...如果這個他們指的是所有宇宙人類的話。他們都在爭取意識能量。

 

Question
如果單指他們這個機構的話,這個假設就不成立了?(註:這裡有理解歧義。Q以為是類似秘府,單指有些內部放出不同消息誤導人,A說的則是整體上不同勢力的競爭。)

 

Answer
因為他們也許只是其中一個。所以我當時以開玩笑狀態問過你們,有沒有被靈媒跟就是這個原因,我想看看是不是還有別的,以我的感知,體系不止一個。但是他們都需要indigo和2012。因為那些聽起來相似但實質不同的信息,蠻多。

 

Question
跟蹤你的靈媒都是什麼樣的呢?

 

Answer
靈媒也可能只有20歲左右的。他們是被打開了天眼的正常人類。服飾黑衣。

 

Question
那你能辨識出目前我們能接觸到的體系裡,哪些是他們放出來專門給公眾看的嗎?

 

Answer
能。好多...目前佔了大多數,比如把密度過渡說成新紀元降臨的。

以我接觸的看來。就像我之前和你們說的,我一直被所謂的p anu們聯絡,都是一些粉藍粉紅而光明的東西。其實,自從經歷過那次之後,我不敢隨便相信所有的資料來源...其實說真的,我覺我們現在很難弄明白資料來源...我們確實需要點時間...也希望那些沒有被胡亂引導過的indigo能盡快醒過來就好了。

 

Question
你在身邊遇到的indigo多嗎?

 

Answer
遇到過的有7、8個吧,這個數目也不算多...真正的indigo其實很少。有血統傾向的,某些地域偏多,某些地域則偏少,但是類indigo很多。

 

Question
類indigo的定義是什麼?

 

Answer
類indigo就是,看起來是,性格也像,也有類似的能力,但是氣場不是靛藍。唯一分別就是他們看起來少了一種肯定和強勢,對於「神秘」事件守不住嘴巴。其實他們也算是盟友吧,畢竟確實是願意一起做一件事的人...

 

Question
你能舉點例子來說明嗎。

 

Answer
他們看起來會少了一種能鎮定局面的神色,對於感知到的事情或者事件會不分群體到處的說,體現自己的與眾不同。「神秘」事件對於我們來說是正常的,只是等待時機的,但是對於他們來說是神奇的,特殊的。不過他們的積極性我很崇拜

 

Question
那個機構有跟你自我介紹過他們的來歷和性質吧,當時你去的時候,裡面大概有多少靛藍呢?

 

Answer
他們聲稱是保護和正確培養靛藍的地方,是一個世界性組織。我進去那時候有60多個

 

Question
他們的正式名稱是什麼呢?

 

Answer
說實話,我忘了,當時我對很長的英文名字沒有記憶性,我就記得孩子們私底下碰到說起來都是說play ground。記得有M開頭,Mental human什麼的....我從裡面能看到就這兩個單詞,然後後面很長的那種我是真的記不起來了。

 

它裡面沒有很明確的導視和介紹的,如果屬於非正式秘密組織的話一般會用別的東西掩蓋。你知道,我們這類孩子小時候只要給我們一個很感興趣的東西就安靜掉了,不會注意到別的,當時我就這樣。今天沒有和你們說,當時他有叫我們嘗試用心靈和別的孩子說話。

 

Question
那當時在中國被取締的機構名稱應該有漢譯的吧?這個知道嗎?

 

Answer
上海那個,直接很傻的叫新紀元覺醒中心,還企圖出雜誌...上海那個我知道的就那麼些了..

 

Question
他們的機構?

 

Answer
嗯,感覺上是一堆好多光好多愛的人。海外回歸的,然後多數有過宗教信仰的習慣。你們應該有聽過吧...過去幾年,你們應該比我用心的多。

 

Question
好傻,第一次聽說。

 

Answer
Orz吧,他們這個名字當時看來也太神叨了,放一個分支而已...也許後來轉變了形式也說不準,他們這種機構有時候註冊名頭是一些生化醫學之類的公司。如果真的被完全驅逐,他們的人應該不會留在這邊才對,但是我時不時的還是被騷擾。

 

Question
留在這裡的是中國人嗎?

 

Answer
有國外的。對了,有中東人。毛髮濃密眼睫毛很長的,應該是吧...

 

Question
他們最近一次和你接觸是什麼時間?

 

Answer
最接近正式的一次在6月。那段時間有過星門事件,然後我燒的迷迷糊糊的,在看醫生後回來的時候,病歷本上夾了一張有數字的紙條,是他們的。當時有個人拍過我左肩膀。

 

Question
他們希望你具體為他們做什麼嗎?

 

Answer
傳播,以我是一個indigo的名義把他們的消息傳播出去。我覺得是他們需要做這方面消息的官方。讓民眾相信,他們的宣傳受眾不是indigo而是一般民眾。讓越來越多的民眾知道他們。

 

Question
對民眾給一套思想,對靛藍給另一套思想。有他們的內部資料嗎?比如他們希望你傳播的那些資料?(註:這裡插入個人觀點,我認為也許並不是需要個傳播人這麼簡單的目的。)

 

Answer
你有上過他們的資料源嗎?Michael Dargaville這個名字聽過嗎
http://www.treeofthegoldenlight.com/First_Contact/Channeled_Messages_by_Mike_Quinsey.htm

http://www.luisprada.com/Protected/the_illuminati_and_the_galactic_federation.htm

我給您的網址都是以前他們給我的一封郵件裡夾雜的。

 

Question
果然是他們啊。

Answer
還有一個彩虹繽紛的網站~我現在一看到就想吐。

Question
當時帶你走的時候是沒有經過父母允許的吧?

Answer
那時我在和小朋友去遊樂場的路上,有一個印度籍的孩子是一個靈力很強的indigo,當時她帶的我。

Question
後來長期間斷地帶你走時,都是瞞著父母的吧?

Answer
都是在我們去玩的路上...車車是面包車,我比較留戀那輛好玩的車。

Question
他們那時候讓你們做的測試是哪些呢?

Answer
有抽過血,然後就是那些智力遊戲,很多遊戲是需要好多個indigo一起來的...一時間好難全部說,雖然去不是很長時間,那些非正常的互動做過不少。比如全部indigo圍成一個圈,大家手背張開手心相互相對是什麼意思我到現在都沒想明白,當時就知道手臂麻麻的,有東西從上面游過的感覺...我快10年沒試過這感覺了。

Question
我稍微理清了一點情況。剛開始時,以為是秘密政府的下屬機構和你接觸過了。可是現在知道了,他們是另一股勢力,不是秘密政府的,但也不是靛藍任務的執行方。這些機構是信徒們設立的NGO,聽命於他們的「銀河聯邦」(GF)。找你的那些人,雖然有很高的靈性,可是也都是被「騙」了的人。

Answer
這個輻射群體蠻大的,而且他們知道怎麼去從夢境波頻入侵...這個詞怎麼形容呢...入侵好像又不是

Question
夢引導?

Answer
嗯,讓你做他們想讓你做的夢,讓那個他們佈置好要發生的事成為你感知的預兆。這就是我剛才說我們體質太敏感不是好事的原因...波頻特殊,容易被影響。

Question
他們的目的並不友善,他們利用靛藍,從我們的角度來說,最終結果是有害的。按照他們告訴你的知識,你現在對自己瞭解多少?他們告訴過你的,你是什麼?(來源之類的)

Answer
他們告訴我,我們宗族有古代一個不知道啥的血統,在我身上返祖,我的基因構造不同,所以肩負的使命不一樣。要我盡情發揮我自己的天賦,不要聽太多家裡人所說的決定,因為我自己知道我自己該幹嘛。(我是真的對那些很怪很長的英文沒有記憶力...)

Question
Eieyani?

Answer
{o}開頭的讀音,不是這個音...

Question
Oraphim?

Answer
嗯,這個詞,我不確信他們告訴我的是不是真的,我後來都只專注自己成長。有時候這種東西要我去聽很多理論化的東西,好難,但是我會知道,什麼時候會有難怎麼去幫,不太聽他們的東西。他們也說過我是最倔強最難搞的...他們還和我說過他們在找一個女人。

Question
找一個什麼樣的女人,為什麼要那個女人呢?

Answer
那個女人是一種介質性質,是他們喚醒所有indigo的手段。

Question
有更具體一點的嗎?

Answer
我知道的就那麼多了。

Question
她有什麼特徵嗎?

Answer
混血兒,通靈,但不是indigo。

Question
這裡提到的混血不是簡單的國家和國家的混血吧?大概是古代基因的混血?
我們前些時候也是遇到watcher在尋找waywoman,並且他們在中國找到了她,不曉得之間有沒有聯繫呢。

Answer
吖~~~怎麼都是找女人?

Question
出門找女人,一般是寂寞大叔的愛好呢。

Answer
哈哈哈

Question
關於那女人的事,還有其他更多的嗎?

Answer
我不是那組織裡的searcher,所以,沒有更多信息...就知道以上那些。他們一般很少只是光透露些他們在做的,不提想要一起做什麼。

Answer
我們有定位嗎?

Question
硬要說目標的話,就是真相和自由吧XD,具體的行動過程,也是DNA激活,有一些資料和練習。然後indigo這邊主要由隱修會在負責,GF現在在跟隱修會搶indigo的控制權。從你那邊瞭解到的,GF果然在這麼做。

Answer
是不是也有教你們做覺醒練習?但是是自己個人也可以做的。

Question
教我們做解封印練習,他們提到我們被封印了,所以需要解開DNA裡的限制。但是他們讓我們別信GF的方法,GF的方法會逆轉我們的梅爾卡巴。

引用:這些知識的殘留片段曾經是統一的,其「創始者」正是默基瑟德翡翠隱修會的精神科學教義,它們在歷史上被反覆地編纂與改寫,被當成滿足控制目的教條主義,名副其實地成為建立我們傳統世界的宗教信仰、科學發展及「新時代」靈性哲學這所有一切的古老根基。

Answer
當時在那邊我們也有做這種練習,不過是群體,他指的逆轉,也許是開啟後的可操控性。

Question
你看過(匿處理)那篇文吧,你覺得它是這個機構放出的資料嗎?

Answer
我去翻一下,他們的資料其實不會差太遠只是在細節上有篡改。

不是。這篇文章的細節點是理性的。他們那個組織要我們放的資料雖然有科學分析,但是感性成分很滿。其他是一樣的,也難怪別人會相信他們的資料啊~ 很細節的部分不是經歷過或者有資訊比對是不會發現的... 而且那個組織(對內說法裡)會拋開父母的重要性。

Question
你能確認來源不同,實際上對我們也是一大保障,去掉了剩下10%中的5%懷疑。

Answer
記得我和你說過我們當時是一圈人一起做練習嗎?我昨晚出去逛的時候有在想,那可能是讓我們這群孩子服務於他的同時相互有能量聯繫,這樣以後好操控,那個動作,其實能量流會在我們身體上相互流動。

Question
有這種可能性,這等於是產生了直接的能量粘連。

Answer
我們沒有試過自己做激活訓練的。光愛,是給人類看的。indigo是他們的橋樑,所以需要監視保證運作。借用靈性而已。

Question
客觀地說,你覺得他們私下對Indigo的行為和對人類宣揚的光與愛的態度,兩者之間矛盾嗎?

Answer
整體來說,對於他們,不矛盾。因為他們覺得indigo私自行動會破壞事情。indigo的教導一直是一個爭議。

Question
具體的爭議在哪裡呢?

Answer
因為他們認為要事情整體往全人類提升發展的話,indigo需要學會合作和團結才可以發揮整體橋接作用,而人類,需要相信我們能帶來更好的生活,而光與愛的形式是幫忙人類提升靈性,開啟他們族群的封印(輪迴中的靈性丟失),這是所謂靈修。但是indigo天生是不喜歡制約的,高智商高執行力,他們的方式會抑制了indigo的應有的本真(也許就是你們說的逆轉我們的梅爾卡巴)。而人類,需要相信我們能帶來更好的生活(光愛宣傳使我們和人類信任上連接)

Question
我們這邊提到,他們的方法雖然說是藉著提升人類性靈幫助人類,但實際上並沒有提供真正的方法,而使用虛假的提升方法來誤導人類,使人類集體意識轉向他們隱藏著的真正目的。

Answer
其實這個組織內部也有爭議,有人提倡順著indigo的天性出發,有人提倡要我們習慣服從和合作。貌似他們的觀點中,他們讓人類在想法上接收,就是提升的第一步他們和我們不同,我們有具體方式可以打開封印。但是人類不是一開始就可以這樣。也許是過渡後才可以教授這樣的方法。因為level不同。


但是他們意想不到是人類中有些人提升其實很快,他們需要方法,於是爭議和不信任開始了。不是所有的人類都還需要宗教去聚集精神能量。這是一個有趣的發展現象,暫時,我還覺得挺funny的。局面已經不在他們控制範圍了

Question

按照我自己的想法,目前這樣的人類,你也知道有多愚蠢。真的不通過管理而是放開了讓人類「自由發揮」,那確實是很難想像會有多糟糕。蜂巢式的精英結構對這樣的種族是必要的。

但是人類的愚蠢就是在於人類的DNA缺陷,DNA沒有被開啟。如果這些問題可以解決,那GF的方法就絕對不能採納了,他們只是把可以發揮出潛力的人類壓制在蜂巢結構的社會裡,變成一個進化版的奴役種族。

Answer
嗯,沒錯~~

Question
他們的方法只能針對停留在現階段的人類,和我們真正想要解放種族所有的枷鎖是完全相反的。目的是完全相反的,他們想管制未來的人類,而不是解放人類的未來。

Answer
對了,他們認為人類不需要被解放。他們在意的是解脫蓋亞,他們認為蓋亞卡在兩個密度之間,是人類提升太慢,解決目標通俗說來,就是把人類弄過去就是了。他們只希望保證整個宇宙平衡。

這是我和他們接觸中接收到的信息,而他們有一句話其實很好玩,「人類也不會在意螞蟻們能不能活到下一個密度」。雖然聽了憤怒,但是也覺得這個是事實。我們要做的真的其實很多...我們的同類並沒有資料中說得那麼多。

315W名Indigo是標準數字,我們當時也是聽到這個降生數字,而喪失數據很難統計。比方說他們知道扔下來種子的有多少,而不知道種子長出來夭折了多少。

Question
但他們給到外界的資料裡稱,現在幾乎所有的小孩都是靛藍,並且用了十幾條巴納姆準則來誘騙普通人把普通小孩也當成靛藍小孩,那些資料為什麼要把indigo的數量擴大到這麼多呢?為什麼要給出這種假數據呢。從你的認識裡看,你覺得他們是因為什麼原因要這麼做呢?

Answer
這就是我剛才和你說的,內外不一致,他們需要現在的人類越來越相信自己的靈性,這是一個point。對內,他們不是這樣的,GF喜歡對找到的indigo不斷強調indigo的責任。我們認為的誘騙,他們認為是引導。

Question
但是他們沒有辦法把全世界已經播種的靛藍種子都集中起來管理對嗎?

Answer
對,因為indigo是很難受控的。找到,也未必和他們合作。用意識操控這種方式,也不合理。他們也知道有一天indigo會自己聚集,按自己的制度做自己的事。這對於他們是威脅。

Question
那這裡能不能假設,他們並不是真的想要管理教育靛藍,他們只是需要一定數量的靛藍來為他們服務,這些靛藍的數量並不需要太多,可能只是幾十,或是幾百,只要夠他們達成目的就行了。

Answer
如果對於人類數額來說,他們甚至是需要全部的靛藍。架設能量橋。我接收到的感覺就是要靛藍為他們服務,稱為合作而已。

Question
但因為indigo本身的存在就已經自啟動在執行能量導管這個責任了,所以即使不集中管理,野放在任何地方都沒有關係。這和他們想集中幾個靛藍教育的目的就有了出入。

因為這種能量銜接並不需要特意去大費周章地尋找靛藍和集中教育來實現。只要靛藍還活在這個星球上,在哪裡都可以。

Answer
嗯,其實事實上是這樣的。但在他們給我的教育中,Christos的復甦,是需要我們和他們合作才有可能實現。讓全部的人相信神性,才有可能回歸神性。我們是幫他們以神的角色出現的...人。因為在很多記載上,indigo都和這一次的事件相綁定,我們在他們的群體是一種必要的存在。人類喜歡去跟隨。

Question
但欺騙的背後,究竟藏著什麼顏色的心呢?

Answer
摸不清,因為現在對他們有反感情緒在,難免不想去看見。當時他們給我們的資料中,也有暗示到,古代的神靈就是他們這些外星文明。他們是引著人類進步向善的...等等,你們應該也看到過。

Question
恩,但後來隱修會把歷史重新給我們整理了一遍後發現,情況從來都不是他們那些「神靈」說的那麼樂觀。他們只是一直把靈魂當作奴役對象來看待。

Answer
嗯,慢慢都會發現這一點。但是以我們的角色,說真的,我們只能快速提升自己做我們自己該做的。至於星際政治他們孰是孰非很難再有時間去浪費判斷,我們都知道,存在即合理,即使在更高次元,方式都沒有用對錯去判斷的。因為在他們的意識群體裡,靈魂就該這樣。

 


轉載自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768934/

感謝!!

 

PS:GF (銀河聯邦/星際聯邦),由天狼星、昴宿星、仙女星等多星系團體組成,還包括了地球地心文明Agartha。多年來一直在傳遞「第一次接觸計畫」,他們發佈訊息非常頻繁,幾乎每兩三天即有一篇新訊息,中文翻譯文章(簡體)請連結這個網址,與GA、Anunnaki、Dracos、Zetas等均屬於試圖影響地球議程的星際勢力之一。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