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特是生活在紐約的演員和作家,也是一名瑜伽修行者。五十年代末的一天,他利用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演出的空隙,去參加一個當地的冥想課。由於人生地不熟,下了公車,他就迷了路。當他站在人行道上,一手拿著地址,一手拿著地圖,想要搞清楚該走那條路時,他聽到一個聲音說,“是那條路。”

 

他四下張望了一下,想看看是誰在說話,但人行道上一個人也沒有。正當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耳朵時,那聲音又響了起來,“是那條路。”

 

順著聲音,他看到一排高大的灌木叢後,隱隱有一位黑發男子坐在屋前門廊的椅子上。那男人用手指著那條街道,微笑著對他又說了一遍,“是那條路。”

 

皮特向他走去,問道:“你在說什麼呀?”

 

“冥想課呀。”他又指了一下說,“沿著這條路,大約走四個街口就到了。”

 

皮特忍不住大笑道:“你為什麼這麼說?”

 

那男人說,“那不是你要去的地方嗎?”

 

“是的,但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那陌生男人只是微笑著,微微聳了聳肩。

 

“你是怎麼知道的?”皮特又追問了一遍。

 

他的好奇心被激起了。有那麼一瞬,他覺得自己應該害怕這個似乎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的人,但他一點也不覺得害怕。一股暖意流過他的全身,他不由也向那人報以微笑。

 

“你是誰?”停了一會兒,他問道。

 

“萊斯特,萊斯特萊文森…紐約人。”

 

“我也是紐約人,我在這裡有演出。”

 

“我現在在這定居了”萊斯特說“但我在紐約生活了很多年。我出生在新澤西的伊麗莎白市。”

 

“真的嗎?”皮特說“我也出生在新澤西州。”

 

他走到萊斯特的身旁坐下。他們交談了一會兒後,起身去了一家咖啡館。皮特完全忘記了冥想的事。他們愉快地喝 著咖啡,聊了好幾個小時。萊斯特回答了皮特的很多問題。大部分的時間,皮特還沒問出口,萊斯特就在說話中,把他要問的問題回答了。

 

時間飛快地過去,皮特不得不趕回去參加晚上的演出。分手前,他留下了萊斯特的電話,他決定要把這友誼繼續下去。

 

在以後的歲月裡,每次萊斯特回紐約,只要皮特在,他就會邀請一小群朋友與萊斯特相會、交談。每個見過萊斯特的人都會注意到,在他身上散發著一種不尋常的寧靜和從容,還有一種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被擾動的自在和輕鬆。

 

在這樣大約兩年一次的聚會裡,萊斯特無私地幫助皮特以及很多有幸見到他的人,認識和清除了許多阻礙他們去愛、去體驗幸福快樂的障礙。

 

萊斯特很少談論自己。他常說,問題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解決方案。但他的確常會提到他四十二歲那年遇到的那次嚴重的心臟病發作。一九五二年那次與死神的 擦身而過,迫使他不得不完全停下他曾經十分緊張忙碌的生活步伐,重新評估他的人生。

 

他告訴大家,在對死亡的極度恐懼和絕望中,他發現了一種方法,不但使他 飽受疾病摧殘的身體完全康復,還讓他獲得了,從此再也沒有離開他片刻的寧靜、喜悅和自由。他說,任何人如果願意,他們也可以用那方法,像他一樣地獲得安 寧、喜悅和自由。

 

從皮特和他的朋友那裡,下面是我讀到的,萊斯特如何在死亡的陰影中,發現自由的故事。

 

 

 

原文翻譯源自自由的心博客連載,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更多的訊息請參閱釋放法網站www.shifangfa.comhttp://www.sedona.co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