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他和舒爾茨醫生有一番長談。舒爾茨醫生是一位舉止溫和的老醫生,他告訴萊斯特,他剛剛經歷了一次大面積的冠狀動脈栓塞。萊斯特說,他知道他得的是什麼病,因為他以前曾經發作過一次。醫生很仔細的問了他很多問題:什麼時候發的?在哪裡?當時給他看病的醫生是誰?開了些什麼藥?住院住了多久?

 

問題,問題,問題。“別扯那些了,”他想尖叫,“現在怎樣?現在我會怎樣?!”但他忍住了,他怕如果他真的那樣,醫生會拂袖而去。他把到舌尖的那些話又咽了下去,盡最大可能 地回答了醫生的所有問題。“是的,那次發作後,他們是要我悠著點,別太緊張。”

 

“沒有,我沒辦法慢下來。這次發作時,我手上正有幾樁重要的生意。現在我也不能什麼都不管了吧?”
他開始對醫生老是糾纏那些已經無法改變的事情感到厭煩。“現在怎麼辦?”他終於忍不住問道,“我要在醫院裡住多久?我能不能在病房裡裝個電話?現在還有幾樁非常重要的項目,就等著我的決定好立刻運作,那些項目裡已經投資了很多錢,真該死。你還要讓我在醫院裡住多久啊?”

 

舒爾茨醫生一點都沒有生氣,他只是停止了詢問。見他的病人不適宜說話,他為他開了些定時服用的鎮靜劑,這些鎮靜劑也可以在需要時加服。他一邊在病歷上寫下他開的處方,一邊告訴萊斯特藥的名稱和用途。

 

“你需要徹底地休息,我要再三強調,這十分重要。你不能下床,不能打電話,不能見任何有可能讓你激動的人。換句話說,你需要徹底臥床休息。我給你開了針對你病情的藥,還開了些讓你放鬆安靜的藥。至於將來,我們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先讓我們看看這些藥對你的效果,然後再來討論下一步做什麼。明天我會再來看 你,在這期間,你要遵守醫囑,不要讓自己緊張。”走到門口,他又回過頭來說,“盡量讓自己不要擔心。”他的語音裡流露出對病床上這人的關心和同情。

 

眼淚湧上萊斯特的眼眶,威爾遜醫生的好意感動了他。他不想讓醫生看到他眼中的淚水,連忙把頭扭過去看著窗外,“好,醫生,”他勉強說道:“我會聽你的話的。”

 

萊斯特的姐姐、姐夫,妹妹、妹夫都來醫院看他了。他們從未想到他會病得這麼厲害。他是那樣的蒼白、疲憊,連說話的氣力都沒有,和上周六在家庭聚會上看到的他,完全不像是同一個人。他們被他病情的嚴重嚇壞了,很想幫幫他。他們告訴他,有需要盡管講,他們什麼都願意為他做。可真的沒有什麼他們可以幫的。他們只好不斷地來看他,想方設法讓他開心,他們和護士交談,向醫生了解病情。可除此之外,他們仍然什麼也幫不到。

 

萊斯特也感到很挫敗,但那挫敗感下,是令人更加難以忍受的焦慮。下一步會發生什麼呢?他十分恐懼那有可能發生的最糟糕的情況,盡管他不知道那最糟糕的是什麼。住院的第二天晚上,他悄悄地冒險下了床,腳還沒有落地,他就被自己的虛弱程度嚇了一跳。

 

但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自己走去廁所。他拉了把椅子,咬著牙站了 起來;緊緊抓住椅子的扶手,靠著椅子的支撐,他向前挪了一步;然後,他再把椅子往前推一推,傾身靠著椅子,又挪一步。當他從廁所回到床上時,全身上下都被 汗水浸透了,他的身體抖個不停,心狂跳著好像要從胸腔裡跳出來;他不但能在耳朵裡聽到心跳聲,他甚至能在手指尖上感覺到心的跳動。

 

他在床上躺了下來,等著再次發作的疼痛開始。他的心裡充滿了恐懼,他想,這次他把自己是逼得太狠了些,也許他要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了。但過了一會,他的心跳慢了下來,漸漸地他恢復了平靜,身體也不再感到那麼難受了。

 

一直到護士進來給他服用睡前藥時,也什麼都沒有發生。他心裡感到十分慶幸,默默承諾自己,再也不拿醫生的話不當回事了。他想要活下去,他再也不想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了。

 

 

原文翻譯源自自由的心博客連載,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更多的訊息請參閱釋放法網站www.shifangfa.comhttp://www.sedona.co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