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小時後,萊斯特在一間單人病房中醒來,有一陣子,他什麼都記不起了,頭腦裡一片空白。他睜開眼睛環視了一下這間屋子,認出這是家醫院。“可我怎麼會在醫院的呢?”他想。

 

然後,他記起來了,整個事件就像電影一樣地在他心裡重放了一遍。他害怕極了,他按鈴呼叫護士,一位和藹的護士應聲而來。

 

一見護士,萊斯特就恐慌地一口氣問了一大串問題。護士見他很緊張,便試著安慰他說:不用擔心,他的醫生是最好的醫生之一,他會受到最好的治療的,他現在需要的是好好地休息。可護士越輕言細語地勸他,他就變得越加恐懼。最後,他要求馬上就要見他的醫生。

 

“醫生已經下班了。”護士說。

“那現在就去把他叫回來,”他叫到,“我馬上就要見醫生,現在,此刻。你明白嗎?”他憤怒地瞪著她。
護士轉身,一聲不吭地離開了病房。

“該死的。”他嘟囔道。他感到自己落入了一個陷阱,他心裡害怕極了,他想爬起來就跑,一刻也不停,遠遠地離開這裡,一直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一個令他感到安全、再也沒有什麼能夠傷害他的地方。他想爬起來就走,但他一動也不敢動。

 

他伸手按了一下鈴,“該死的。”他氣憤地嘀咕到:“醫生在哪裡?怎麼這麼久還沒來?這該死的護士干什麼去了?她不知道我正等著嗎?”說著,他又按了一下鈴。

 

幾分鐘後,護士和一個有點面熟的年輕人走了進來。那年輕人穿著一件白大褂,脖子上掛著個聽診器。“這是我的醫生嗎?”萊斯特問。

 

“不是。”護士說,“我聯絡不到你的醫生,這是急救室裡的威爾遜住院醫師。”

 

威爾遜醫生查了一下他的脈搏,又聽了聽他的心臟,對他說,“你現在的情況還不錯,但最重要的是你需要保持平靜,一點也不能生氣,剛才我已經為你開了一點鎮靜劑,那藥能讓你今晚睡個好覺。”說著他拿起掛在他床腳上的病歷,在上面做了些記錄。

 

“醫生,下面會怎樣?我會好嗎?”

“等下護士會給你打一針我開的藥,然後你好好睡一覺,明天早上舒爾茲醫生會來看你的。”

 

萊斯特很想留住那醫生,他要盯著他,讓他回答他心裡的很多問題,但威爾遜醫生要在急診室值班,他匆匆離開了。

 

幾分鐘後,護士給他打了一針,他幾乎立刻感到身體放鬆下來。“嗯,這倒不錯,”他想,“省得我擔心睡不著了。”

 

躺著那裡,他開始東想西想。白天發生的那些片段,在他眼前斷斷續續地飄過。中午和他約會的那個女孩…吉米,那個門衛…嗯,回去一定要給他一大筆小費, 這家伙救了他一命呀…哦,醫院的急救室…他幾乎迷糊過去了…那護士…威爾遜醫生…等等,進了醫院的急救室…威爾遜醫生…

 

噢,天哪!他想起來 了,威爾遜醫生就是聽他最後“遺言”的那個醫生,難怪那白大褂看起來眼熟呢。記起他當時說的那些,他覺得自己簡直蠢極了。該死,該死,真該死!那醫生現在會怎麼看他?很可能在心裡笑話他那愚蠢的表現吧?他到底說了些什麼呀?他感到難堪極了…他希望從此再也不用見到威爾遜醫生。哦,謝天謝地,負責他的是另一位醫生…剛剛打的那一針,讓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漸漸地他完全失去了知覺。

 

 

原文翻譯源自自由的心博客連載,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更多的訊息請參閱釋放法網站www.shifangfa.comhttp://www.sedona.co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