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白色霧氣逐漸消散了。我以前只能在地球上遠遠看著大氣層,但這次不一樣;現在有一層藍色的氣團就在我周圍飄浮著。感覺就像全身都浸淫在閃閃發光的藍色氣團裡,雖然如此,眼前的景物還是看得一清二楚。
 
 
從舷窗望出去是一片橙黃色的草地。在美麗的秋景中,飛船慢慢降落。
阿米用手肘推推我說:「看看窗外的太陽!」
 

我朝窗外看去,只見一個碩大的紅色發光體懸在高空,表面蒙上了一層這個不知名星球的大氣,在巨大的發光體周圍形成了一個同心圓,比地球上看到的太陽好像要大上五十倍。


阿米知道我在想什麼,便說出準確的數值:「其實大了四百倍。」


「看上去好像沒有那麼大。」


「因為距離太遙遠。」


「這是什麼星球?」


「是奧菲爾。這裡的居民是從地球來的喔。」


「什麼?!」我嚇了一大跳。


「幾千年以前,地球上有一片大陸,與你們的文明發展情況很相近。他們的科學水準大大超出愛心水平,但是良心與智慧卻麻木不仁。因此他們說不上是智者,只能算是很有能力的聰明人,於是就發生了必然會發生的後果。」


「是自我毀滅嗎?」


「是的。只有一些事先察覺到災難會發生並且逃到別的大陸的人才僥倖活了下來。但是那場戰爭仍然嚴重地破壞了他們的文明,一切不得不重新開始。你就是這些倖存者的後代。」


「真是不可思議。我還以為人類的起源就像歷史課本說的那樣,只有一些洞穴和山頂洞人。那麼奧菲爾上的人,又是怎麼從地球來到這個星球的?」


「是我們把他們帶到奧菲爾的。在大災難發生前夕,我們搶救了所有七百度以上的人,但是得救的人很少,因為那個時代人類進化的水平比今天平均低一百度左右。今天,地球進化程度提高許多,達到七百度的人也增加不少。」


「如果地球發生災難,你們會再次解救人類嗎?」


「我們會營救超過七百度的人。」
這句話讓我很高興,我認定自己應該在被營救的人當中。「真的嗎?太好了!你們會把我們帶到什麼地方去?」


「我說過,我們只營救超過七百度的人。」


「啊,當然了。阿米,我有七百度嗎?」


「我說過,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怎麼樣才能知道自己有沒有達到七百度?」


「凡是無私地為別人幸福著想,動機純粹是愛的人都會超過七百度。」


「我明白,人人應該努力為別人創造幸福。」


「別人不是僅僅指自己的親朋好友而已;而幸福是指不違反宇宙基本法則的事情。」


「你又提到這個著名的法則,現在可不可以告訴我它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現在還不行,再耐心地等一等吧。」


「宇宙基本法則為什麼這麼重要?」


「如果人們不瞭解這個法則,就無法辨別善惡。有人用酷刑迫害別人、安放炸彈、製造武器、破壞自然、欺侮弱小,還理直氣壯呢,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宇宙基本法則的存在。事實上。他們違背這項法則,是要付出代價的。」
 
 
「神會震怒嗎?會懲罰他們嗎?」


阿米笑了起來。「神既不懲罰也不獎勵。但是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會返回到我們自己身上來。如果行善,會得到善報;如果作惡,那就別希望會有什麼好下場。」


「一直都是這樣嗎,阿米?」


「是的,彼得羅,這是由宇宙的基本法則決定的。」


「我從來沒想過有這麼重要的宇宙法則。」


「這個法則確實是存在的,它比你想像的還要重要得多。只要地球人瞭解並且遵循這個法則,你們的世界就可以變成真正的天堂。」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告訴我這個法則的內容?」


「你好好觀察奧菲爾星球吧!它可以教會你很多東西,因為這個星球上的人們就是按照宇宙基本法則在生活的。」


我在阿米身旁坐下,準備從大屏幕上仔細觀察這個美麗的星球。我尤其很期待看看奧菲爾的居民。


我們在離地面三百公尺的高度緩緩漫遊。我看見很多跟我們的飛船相似的飛行物。但是它們飛近以後,我才發現它們彼此的形狀和體積都不一樣。
 
 
阿米猜出了我心中的想法,便說:「地球上的飛機不是有許多機種嗎?這裡的飛船也有不同的種類。」


在這個星球上,看不到高大的山峰,也沒有大面積的沙漠。地表到處覆蓋著各種色調的植被;深淺不同的綠色、栗色和橘黃色在眼前鋪展,還有起伏的丘陵和閃著波光的天藍色湖泊與河流。這樣的景觀宛如天堂。
 
 
我開始分辨出一些建築物來。在主建築物的周圍,有許多次建築物圍成一個個小圈圈;在這當中有很多金字塔,其中一些有階梯可以爬上去,另一些的表面則非常平滑,什麼都沒有。
 
 
然後,奧菲爾星球的居民逐漸現身。有的在行走,有的在河湖中戲水。他們的外表看起來像人類-至少我遠遠看過去是如此。每個人都穿著白色長袍,配上不同顏色的腰帶和花邊。但我在這個星球上看不到城市。
 
 
「奧菲爾和其它進化星球都沒有城市。城市是史前人類群居的形式。」阿米看出了我的疑惑。


「為什麼?」


「因為城市有許多缺點.其中之一就是過多的人群眾居在一起會導致人類生存的失衡現象,這對人類的生活以至於整個地球都會有影響。」


「連地球也會受影響?」


「因為,只有具有生命的個體才能孕育出其它的生命,所以說,宇宙間的星球也是有生命的;只是有些星球進化的程度高,有些程度低。


「萬物是互相依存的,彼此有內在的聯繫。發生在地球上的事情會影響到居住在上面的人類,而人類的活動也會影響地球。」


「為什麼過多的人類聚居在一起會發生失衡的現象?」


「因為大家擠在一起是很不舒服的。人們需要開闊的空間、樹木、花草,和新鮮的空氣。」


「高度進化的人也適合生活在自然的環境嗎?」我很困惑,因為阿米的意思好像是說,發達社會的人類喜歡生活在類似農場一樣的環境裡,這和我想像的恰恰相反-我以為發達的人類應該生活在現代化的大都會裡、處處都是高科技的金屬製品,就跟電影裡看到的一樣。
 
 
「高度進化的人特別適合自然環境!」阿米回答。


「我還以為只有原始人才會在自然環境裡生活。」


「如果地球人再不改變這種想法的話,有可能重新陷入自我毀滅的危機。」


「奧菲爾人不想回到地球上去嗎?」


「不想。」


「為什麼呢?」


「小嬰兒長大成人以後是不會想回到搖籃裡的,搖籃對大人來說太狹小了。」


我們在一片現代化風格的白色建築物上空下降。


「這些建築物有城市的功能。它是組織中心、救援中心、財產分配中心、文化活動中心。人們有時會來這裡尋找需要的東西或信息,這裡也會舉行一些藝術表演、心靈上的分享或科學發表會。但是,沒有人住在這裡。」


飛船在距離地面五公尺高的地方停下。


「你馬上可以見到你幾千年以前的祖先了!」阿米高聲宣佈。


「我們要下飛船嗎?」


「你想都別想!」


「為什麼?」


「因為你身上的病毒會殘害這個星球上的人!」


「可是我的病毒為什麼對你沒有影響呢?」


「我事先打了預防針。可是在回到我的星球之前,我還是必須接受消毒處理。」


飛船下面有很多人在走動。有些人路過舷窗附近時,我發覺他們竟然都是巨人!


「阿米,他們不是人類,是妖怪!」


「為什麼是妖怪?」阿米開玩笑地說:「難道只因為比你們地球人高就成了妖怪?」


「他們比我們高了一倍!」


「一倍多,或者不到一倍。可是他們並不覺得自己特別高大。」


「你說他們是從地球上來到這裡的,可是地球人只有他們一半高啊。」


「地球上的倖存者受到輻射和失衡現象的影響,連帶阻礙了發育,所以身材變得矮小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栘,幾百年後會恢復正常。地球人如果繼續生存下去,有可能會再長高。」
  

沒有人特別注意我和阿米。他們的皮膚比較偏向古銅色,身材瘦高,臀部窄小,雙肩挺拔。有人身上繫著阿米那種腰帶。
  
 
奧菲爾人的神情看起來十分平和、輕鬆和友善。他們每個人都有一雙細長的眼睛;不過和中國人的丹鳳眼不一樣,而是像繪畫上的古埃及人。
  
 
阿米解釋說:「奧菲爾人的身材和古埃及、馬雅、印加、希臘以及居爾特人的身材相近;他們都是大西洋亞特蘭提斯島(Atlantis)文明的一部分,是亞特蘭提斯人的後代。」
  
 
「你是說亞特蘭提斯,那個沉沒的大陸?!」我忍不住驚呼:「我一直以為那只是個神話故事。」


「你們地球上有許多神話故事比你們做的惡夢還要真實。」


我還注意到,奧菲爾星球上的人通常不單獨行走。他們大多結伴而行,彼此挽著胳臂或摟著肩膀,有些還手拉手;與人談話時互相拍拍肩,相遇或者道別時都表現得非常親熱。他們的性格爽朗,每個人看起來都無憂無慮的樣子。
 
 
「沒錯,他們是無憂無慮,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每個人都關心別人。你可以向他們學習。」


「他們為什麼都這麼高興泥?」


我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地球人走在路上總是緊張而嚴肅的。這裡的人剛好相反,大家都好像在過節一樣快樂。


「因為他們健康地活著所以感到快樂。你覺得這樣還不夠嗎?」


「他們不會遇到問題嗎?」


「沒有問題,只有挑戰。」


「我叔叔說,不斷地解決問題,生活才有意義。他說沒有問題需要解決的人活著沒有意義。」


「你叔叔指的是智力方面的鍛煉,但是他忽略了一點,因為他只在我跟你講過的兩個中心的其中一個活動,所以是運轉型的腦力勞動者。」
  

「智力是一台不斷運轉的計算機-除非啟動另外一個中心,也就是心靈情感中心。假如智力上沒有難題需要解決、沒有智力遊戲可玩,而在這時候:心靈情感中心又不能與現實生活聯繫起來,那這個人就有可能發瘋或者感到鬱悶。」
  
 
我覺得阿米說的是我,因為我也總是在不停地思考。


「那除了思考還要做什麼?」我問阿米。


「感覺、享受、傾聽、觸摸美好的一切。呼吸新鮮空氣,聞聞各種芬芳,品嚐佳餚,用新鮮而純真的目光觀察生活。這樣做,你會感到很幸福。」


「真的嗎?」


「如果你暫時停止思考,會感到非常快樂的。想想看,現在你可是在一艘宇宙飛船上,在距離地球好幾光年的地方。你正在欣賞一個進步而發達的星球,這裡居住著古老的亞特蘭提斯人-你是多麼得天獨厚,有多少人夢想著這樣的機會呀!現在,好好欣賞你周圍的一切,充分利用這寶貴的時光吧。」
  

我覺得阿米的話有道理,不過我心裡仍然有疑問:「那思想就沒有用了嗎?」


阿米笑了:「這是典型的地球人結論-不是最好,就是最壞;非黑即白,不完美就是醜陋;不是神,就是魔鬼。這樣的思考模式太死板了!」他在扶手椅上坐下,繼續說著:「思想當然有用啦。沒有思想,你就和一般生物沒有兩樣了。但人類最大的才能並不是思想。」
  

「那是什麼?難道是享受?」


「為了要享受,你需要意識到你是在享受。」


「意識難道不是思考?」


「不是。意識是一種覺悟,而覺悟是超越思想的。」


「那麼覺悟就是最高級的囉。」我下了結論。這一堆複雜的觀念把我搞得一團亂,而且還是因為我自己發問才捲入這一團亂之中的。


「也不算是。」阿米神秘地微笑著說:「我舉個例子給你聽。你剛剛意識到你聽到了一種奇怪的音樂對不對?就是我播的第一首音樂。」


「是的。可是我不喜歡。」


「你知道自己聽到了一種奇怪的音樂,這就是意識。不過你並不享受它。」


「的確,我並不享受那音樂。」


「換句話說,就算有意識也不一定能享受。」


「沒錯!那缺少了什麼?」


「我播放的第二首音樂,你很欣賞,對嗎?」


「對,因為我喜歡。」


「喜歡是一種愛的方式;有了意識卻沒有愛,就不會有享受。因此愛是人類能力中最可貴的東西。我們努力熱愛一切、生活在愛當中,這樣就可以享有更多的東西。例如,如果你不喜歡月亮,而我喜歡,那麼我擁有的就比你多,我就會比你快樂。」


「所以說,愛是人類最重要的能力?」


「彼得羅,你說的完全正確。」


「可是地球上的人知道這個道理嗎?」


「你也知道的,在學校有人會教你這個道理嗎?」


「沒有。」


「地球人還處於第三級的階段-智力階段,也就是理念、理性、思想、推理的階段,因此誰思考得多,人們就稱他是『智者』但是這種智者往往忽略了心靈智慧的存在」


「這麼簡單明瞭的道理,智者怎麼會忘記呢?」


「因為智者只使用了智力中心,但是理性無法體驗到愛,所以有的人沒有意識到感情的存在。他們甚至以為感情是某種未進化的東西,應該被聰明才智或僵硬的邏輯所取代,所以才會為戰爭、恐怖活動、欺壓貧弱、破壞自然的行為辯解。現在你們地球人就因為這種種過分精明的思想、由於這種種『靈光』的理論而面臨危機。」
  

「當你在批評我們地球人的思考模式和你們完全相反時,總是有說不完的道理。」我趁機取笑阿米。


「那麼你就好好觀察一下奧菲爾世界吧!這裡的一切都比較『符合正確的模式』。」


「整晚沒睡、白天又玩得太興奮,現在再加上阿米一連串的震撼教育,弄得我筋疲力盡。


透過舷窗,我看到奧菲爾世界裡高大的人群、優美的建築物、身材健壯的兒童,還有天上飛的和地上跑的交通工具。但是由於疲倦,我已經提不起勁了。
  

「你知道那位先生幾歲了嗎?」阿米指著在飛船附近走動的一個男人。他看上去有六十多歲吧。他的頭髮已經花白,但是卻十分青春有活力,一點也不顯老。


我說:「他應該有六十多歲吧?」


「他將近五百歲了。」


我感到一陣暈眩。一陣倦意襲來,腦袋似乎要爆炸一樣。


「阿米,我好累,想回家睡覺。我覺得有點噁心,什麼也不想聽、不想看了。」
阿米笑說:「這是訊息消化不良的症狀。彼得羅,來這裡躺下吧!」


他帶我到一張長沙發前,輕推一下靠背,沙發就變成鬆軟的沙發床,躺上去非常舒服。阿米在我頭下墊了一個東西。我覺得困極了,很快就進入夢鄉。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