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太空漫遊時,阿米說過:他的飛船不是在太空旅行,更不是像光速那樣「緩慢」。他說,飛船只要移位,也就是借助一種與時空的收縮和彎曲有關係的複雜系統,便能極迅速地到達目的地。

 

我觀察到飛船在移位的時候,窗外的星星似乎拉長了體積,隨後便出現一片流動的薄霧。前往契阿途中也是如此。與此同時,我心裡在思考阿米說的-對於不習慣光明的人們不能適應過多的光明」。

 

「這我能明白,」我知道阿米已經察覺到我的想法。「但是,我不能理解你另外那個說法。你說:對於習慣了光明的人,不該對他過度揭露黑暗面。」

 

「他會嚇死的。」文卡插了進來。

 

「妳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不明白。我只是重複阿米說過的話。阿米,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一個人不瞭解生活的某種苦難,那最好不要馬上讓他接觸到,應該循序漸進才好。像是屍體。」

 

「那沒什麼可怕的。」文卡顯得很勇敢的樣子。

 

「如果是腐爛的死屍呢?

 

「太可怕了!現在我明白了。」

 

「另外還有一種『內心的黑暗』…」

 

「你別那麼神秘兮兮的,把話說明白好不好?」阿米有時說話不明不白的。

 

「好吧。很多人自視甚高,反而看不到自己身上的缺點,儘管有些缺點是十分嚴重的。但我們喜歡批評別人的那些缺點往往也出現在自己身上。假如突然有人指出我們渾然不覺的某個缺點時,我們可能氣得要死。你們聽說過那個侏儒的故事嗎?他以為自己長得很好看,所以過得很快樂。」

 

「沒聽過。」

 

「他從來沒有照過鏡子。結果第一次照鏡子,悲劇就發生了…明白了嗎?

 

我們倆齊聲說:「明白了。」

 

自我會讓我們的心中沒有愛,是人性裡醜陋的一面;而且它有個支柱支撐著,是個能讓它發展得更為穩固的根源。」

 

「這個根源是什麼?

 

「就是我們身上的重大缺點。人人身上都有個重大缺點,可是它和樹根一樣,是隱藏在地下的。自己要看清自己的缺點並不容易,別人比較容易發現它。但是我們如果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突然被指出缺點,就可能發生類似侏儒的悲劇。假如我們那可憐的自我突然失去了支柱,失去了讓它穩固的根源,我們會很容易死掉的…」

 

「我以為失去自我會更幸福,因為如此便剩下純粹的愛心了。」我說出我的想法。

 

「沒錯。但是對於不會游泳的人,不能突然拿走他的救生圈啊。」

 

「你又在裝神秘了。你到底想說什麼呀?

 

「我的意思是:自我在某種生活水平上有保護作用,就像救生圈一樣;但是如果我們想提高水平,就不能老是帶著沉重的救生圈,而得學會游泳。救生圈固然有保護作用,也不該永遠依賴它。」

 

「學會游泳在這裡是什麼意思?

 

「就是逐漸學會依據宇宙法則來生活。如果你們已經生活在愛裡了,自然不需要什麼指導了;可是你們現在連怎樣才能有愛都不知道,所以有必要去契阿看看。」

 

我問阿米是不是瞭解我的重大缺點。

 

他笑著回答:「當然瞭解。你的缺點比『曼帕恰』還醜。」

 

「比什麼還醜?

 

「曼帕恰-史前時代的醜陋生物。」

 

文卡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問道:「我也有缺點嗎?

 

阿米微笑著說:「當然有。如果妳沒有缺點,就不會派妳到契阿完成任務了。妳的缺點就像史前世界的小昆蟲『恰恰恰』一樣醜陋。」

 

「完成任務?什麼任務?

 

這時我也問道:「阿米,我的重大缺點是什麼?

 

這個外星頑童像個嬰兒一樣咯咯直笑。

 

「咱們分開來說,我不能同時回答兩個問題。先說缺點問題,然後再說每人在各自星球上的任務。」

 

「我也有任務?什麼任務?

 

「那現在是三個問題了。」他笑著說:「現在我還不能說出你們的重大缺點,因為你們還沒做好準備,無法承受醜陋真話的打擊。我不能一下子拿走你們的救生圈;但是,我應該慢慢指出你們的一些次要缺點;次要缺點通常是從主要缺點衍生出來的。這個工作對於咱們三人都會很痛苦而棘手。彼得羅,不久前我曾經讓你看到你醜陋的念頭,還記得吧?

 

「啊,就是那次污蔑。」我想起阿米那時對我的指責,仍然感到一陣惱怒。阿米又笑了。

 

「一般人突然被指出缺點時,為了自我保護都會產生類似的反應-認為這是污蔑、侮辱、惡意攻擊等;但是我們也因此意識到自己的缺點。這個缺點會從自我中分立出來,我們就可以先慢慢克服分立出來的小缺點。一旦我們發現並承認自己有某個缺點,就可以試著去改掉它,雖然有時承認的動作要花一點時間。」阿米望著我說道。「這樣我們就能漸漸接近最主要的缺點,同時也學會怎麼游泳。」

 

文卡不耐煩地說:「現在,說說任務的事吧!

 

我不大明白阿米說的什麼缺點和自我,但是我直覺地感受到他又在攻擊我了。這讓我不大高興。

 

阿米已經捕捉到了我的想法,他解釋說:「我說的話可以套用在任何人身上,不僅僅專指彼得羅一人。」

 

「現在該說任務的事情了!阿米,我們有什麼任務?」文卡再次提醒阿米。

 

「我曾經要求你寫一本書,對嗎?

 

我和文卡同時回答:「是的。」然後驚訝地問對方:「什麼?你也寫書?

 

「你們倆各自都寫了一本與我相遇的書。」我們吃驚的表情讓阿米顯得很開心。

 

「你的書名叫什麼?」我好奇地看著文卡。

 

「星星的小孩」她回答。

 

「這根本就是抄襲!」我生氣地大喊。阿米在一旁笑彎了腰。

 

「為什麼?」文卡無辜地望著我。

 

「因為這是我的書名,是我寫的書。」

 

「這實在太巧了!那你的書內容是什麼?

 

「說的是我和阿米相遇的故事。還有我奶奶……」

「我講的也是與阿米相遇的故事。可是我沒有奶奶。我去過德瓦斯坦,那是個文明發達的世界。我去過魯科納、菲路斯和一個星球,它的顏色是……」

 

「先別說話!」阿米打斷我們。他聽到了儀器的嗚叫聲。紅燈在閃爍。

 

「紅色警報!棒極了!

 

「警報響起有什麼好開心的?這是什麼意思啊?」文卡很害怕。

 

「這表示要發生地震了。機會難得啊!

 

「有地震?」我十分不安地問道。

 

「是的。地球上有地震。但是我們會減輕震度。來吧!我希望你們看看地震的情況。現在咱們回地球,看看我們做了哪些保護措施。然後再去契阿。」

 

「這麼說,你們能避免地震的發生?」我好奇地問。

 

「有些地震可以,有些時候可以;你會看到的。宇宙友好同盟中的許多飛船都加入這種保護工作的陣容。」

 

「什麼宇宙友好同盟?

 

「文明發達世界所組織的宇宙友好同盟。」阿米一面回答,一面操作指揮儀。

 

我撓撓頭皮。文卡困惑地說:「越說越複雜了。」

 

「這很自然。第二次旅行就是為了給你們上更高級的一課,好完成你們的任務。但是我們會一點一點地進行。

 

「你們應該知道:你們的原籍並不是你們出生的星球。妳,文卡,並不是契阿人。你,彼得羅,並不是地球人。」他說這番話時,我們倆驚訝地面面相覷。

 

文卡抗議道:「不可能!我出生在契阿,我有出生證明。克羅卡姨媽說,她給我換過尿布。」

 

「我出生在地球。我奶奶……」

 

阿米滿面笑容地打斷了我的話。

 

「不錯。你們是分別出生在契阿和地球。但是你們的原籍不在那裡。」

 

「這說不通。如果某人在某地出生,那他的原籍就是出生地。」

 

「不一定。雖然你們出生在文明不發達的世界,但是你們的靈魂卻來自和諧友愛的文明世界。你們到那些不文明的星球上,僅僅是為了完成一項任務罷了。」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040016/0000FSWJ.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