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文卡剛從驚訝的情緒中回過神來,阿米繼續說著:「你們的星球上很快就要發生令人難過的事情。」

 

「阿米,是什麼事情?

 

「許多地質變化、氣候變化、生物變化、蟲害、水災等等,還有各種傳染病。但是心靈純潔的人是不會得病的。」

 

「發生這一切的原因是什麼?」文卡睜大了眼睛。

 

「原因有兩個:第一,科學技術以摧毀的方式應用於大自然,造成了嚴重的失衡現象。此外,人類發出的負面心態輻射線積累在包圍著我們星球的心理能量氣層上;這一切嚴重影響地球和契阿星球上的居民。第二個原因與人類的行為沒有關係,而是與你們星球的自然進化過程有關。」

文卡對這個話題失去興趣了。

 

「阿米,我是從哪個文明世界來的?

 

「咱們分開來說。我先說明剛才的第二個原因。星球進化的過程本來應該是自然發展的,結果由於人類自私的情緒、想法和行為,而提前加快了成熟速度。為了進化而產生的改變本來應該是舒緩的,但卻有可能變得暴烈,具有破壞性,除非人們從現在開始遵循宇宙和諧的原則生活。為了減少人員的傷亡和整個宇宙的損失,我們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你是指世界末日嗎?

 

「也可以是新的開始。這取決於人類自己。如果你們不能戰勝這最後的考驗、改變現狀,那就是末日,就是自我毀滅。相反地,如果你們團結起來,開始按照宇宙法則生活,那麼有可能是真正天堂生活的開始。」

 

「為了避免這兩個星球毀滅,你們何不幫助我們一下,那費不了你們多大力氣嘛!」文卡似乎在責備阿米。

 

阿米笑著回答:「我已經給你們解釋過為什麼我們不能大規模地直接干涉,因為這是宇宙法則所不允許的。你們願意讓一個比較優秀的學生代替你們考試嗎?

 

「這主意妙極了!那我就用不著唸書,還可以拿高分,而且…」我興奮起來。

 

「那可是欺騙。」文卡看了我一眼。

 

「而且,就算你順利升了級,可是你什麼也沒學會,你和同學之間的差距會愈來愈遠。還有,你會失去藉由自己的努力而獲得成功的成就感。」

 

「阿米,你說得對。」我不好意思地說。

 

「的確,如果事事要你們替我們做,那是很不好的。」文卡明白阿米的意思了。

 

阿米說:「我們也不該什麼事情都不做。大人不能眼睜睜看著孩子向懸崖跑去,卻不伸手援助他。我們不能捆住他的手腳,但是我們可以提醒他:那條路是危險的。這恰恰是你們現在所要完成的任務。」

 

「我不大明白。」我說。

 

「我明白了。」文卡說。

 

「那請妳替我解釋一下。」

 

「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去文明不發達的星球上現身說法,幫助他們避免自我毀滅。」

 

阿米喊道:「好極了,文卡!妳是怎麼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

 

「這就是我對你們說過的『感覺』。有些事情是可以預先感覺到的:只要有兩三項線索,就可以明白整件事情。」

 

「那麼,我是從哪個世界來的呢?」文卡繼續追問。

 

「這並不重要。回到過去毫無意義,現在這一刻才是神奇美妙的。」

 

「可是我很想看看我原來的星球,我真正的故鄉……」

 

「當愛向我們揭示出生存的意義時,整個宇宙都是我們的家園,所有的人都是我們的兄弟姊妹。你們是和平使團的成員,任務是回到各自的星球上去,在改造你們的星球、使之文明化和人性化的任務中發揮支持和聯繫的作用。此外,你們還得協助它變成和平、友誼、歡樂和充滿愛之地,如同文明宇宙的其它地方一樣。」

「我一想到特裡人,就覺得在契阿星球上不可能實現這個目標。」一道陰影遮蔽了文卡的目光。

 

「誰是特裡人?」我問道。

 

阿米解釋說:「文卡生活的世界有兩種人:一種是斯瓦瑪人,也就是文卡所屬的種族。另外一種是特裡人。特裡人又分為兩派:一派叫瓦克斯,一派叫松波斯,兩派長期爭戰。特裡人是相當好戰的種族。」

文卡生氣地痛斥道:「特裡人不是人!他們不過是有知識文化的猴子!

 

「什麼是有知識文化的猴子?猴子怎麼會有知識文化呢?」我不明白她的話。

 

「他們很聰明,可是沒有好心腸。他們個個欺瞞拐騙、不知廉恥、不說實話、不講道德、惟利是圖、橫行霸道!」看來文卡是氣壞了。

 

阿米聽了她這一番話,哈哈一笑道:「瞧妳罵得可真痛快!這樣說自己兄弟的壞話是不應該的。妳應該理解他們,而不是指責他們。並非所有的特裡人像妳說的那樣。有些人甚至超過七百度。」

 

阿米指的是「進化水平」。他有一台「進化測量器」,可以測出任何人或動物的進化程度。他說,達到七百度的人,在發生無法抗拒的災難時就可以得到外星人的營救。因為達到七百度就是相當不錯的好人了,有資格生活在文明世界裡。

 

那一次,阿米不肯透露我有多少度。他說,如果我知道自己的進化水平低下,我會失去生活的勇氣;假如水平很高,我可能會驕傲。而一個人如果變得很虛榮,自我就會膨脹,水平就會下降。我對特裡人的話題不感興趣。我還是想知道自己有多少度。我極力想從阿米口中套出一些話來。

 

「那麼我和文卡的度數應該高得驚人了?

 

「彼得羅,何以見得?

 

「因為我們來自文明發達的世界啊。」

 

「我上次就對你說過,你們地球上很多人的進化程度比我還高。區別在於,我知道的事情,他們不知道;他們沒有在良好的環境裡受過教育,也沒有獲得足夠的知識,但是他們仍有很高的精神水平,這不一定非得來自文明世界。像你們這樣擔負任務的使者,在前幾世的生命中都曾犯過一些違反愛的錯誤。因為必須透過提供服務來彌補之前犯下的錯誤,所以讓你們自行選擇能夠執行的工作,以便藉此改過立新。你們自己選擇了要完成目前正在進行的任務。」

 

「我犯了什麼錯誤?」我和文卡異口同聲地問道。

 

「是什麼錯誤已經無關緊要。無論自己的錯誤還是別人的錯誤,不要總是盯著過去。如果你們努力完成自己承諾的任務,你們仍然是光明磊落,令人欽佩的。等到你們結束任務、幫助自己的星球實現了文明化、避開了毀滅的災難之後,仍然可以回到充滿友善情誼的美好世界來。」

 

我說:「地球上沒有特裡人,可是我覺得這任務不可能完成。我們能做什麼呢?

 

「並不像你所想的那麼難。首先,即將發生的重大事故會使許多人明白再也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了。其次,積極渴望變化的人們佔了大多數,他們只是需要指導。另外,像你們這樣肩負使命的人有成千上萬。」

 

「有成千上萬!

 

「這可說是一場真正的『外星人入侵』,但目的是為了尋求宇宙和平。四面八方都有外星人,各個公司行號、傳播媒體、機關單位…每個地方至少有一個外星人。」

 

「真是難以想像!」我和文卡驚叫起來,因為我們一個外星人也不認識。「怎樣才能認出誰是外星人呢?

 

「只能從他們做的事情來判斷,通常可以經由執行的工作來辨別他們的身份。擔負任務的使者總是會謹守自己的崗位,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從外形上辨認他們?

 

「沒有。因為當大家說到他們時,只會著重於他們執行的任務和成果,不會談論他們的長相。」

 

我問道:「有條法律不是說禁止干涉不文明世界的事務嗎?這麼多外星人前來援助難道不犯法嗎?

 

「其實就某種程度而言是被允許的。而且,就另一方面來說,你們也不記得以前曾擁有的知識,至少在有意識的時候是這樣。」

 

我把一切想了又想,覺得我不可能來自一個比地球還要進化的世界。

 

「阿米,你說我來自一個文明的星球。可是我在奧菲爾上看到的人們比我高級多了,而且我承認我有許多缺點。」

 

「好啦,因為你有個缺點比狒狒還醜」阿米笑著說:「另外,不文明的環境讓你變得更加畸形。不過你現在為他人義務勞動,會使你逐漸恢復甚至超過原來的水平。你會慢慢地驅逐心中如豺狼虎豹的壞念頭。」

 

「什麼是狼?」文卡問道。

 

阿米回答說:「一種像丘狗一樣的動物,可是身上有毛,而不是羽毛。」

 

「什麼是丘狗?」我傻乎乎地問道。

 

「一種像狼一樣的動物,但是有羽毛。」

 

阿米一面回答一面大笑起來。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040016/0000FSWJ.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