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出現了熟悉的地球景觀:藍天。白雲、海洋、森林和沙漠。隨著飛船快速地降落,地球在我們面前迅速放大開來。因為現在是晚上,所以我們全都浸在一片黑暗裡。

 

陸地上有許多光點,那些是城市的所在地,不過我們所處的空間是倒反的!這些城市出現在我的上面,而星星卻在我的下面。儘管如此,坐在飛船內部,我覺得真正在我下面的還是船艙的地板。  

 

阿米解釋說:「這是因為船艙裡面有人造引力才會這樣。我們現在要去拜訪一些朋友,看看他們如何預防大地震的發生。」我們在映照著月光的海面上飛行著-或者應該說是在海面下比較恰當,因為我們仍身在倒反的空間。  

 

我看到了遠方一座海岸城市的燈火。阿米望著斜前方的屏幕說道:「這裡就是入口。」飛船鑽進入口。窗外一片漆黑。

 

「向深處前進!你們看這個屏幕,可以看得清楚些。」

 

像上次漫遊一樣,我們前方的屏幕清楚地顯示出周圍的景物,即使外面的世界被黑暗所籠罩。

 

阿米調整了飛船的方向。我覺得我們是在沿著地面飛行,可以看到下面有群山和谷地。後來,當我看到我們偶爾與地上的鳥類擦肩而過的時候-也就是說,與小魚、鯨魚、沙丁魚群相遇的時候-我才明白:我們是在海水下面行進呢。但是看上去一切都是透明的,如同在空氣裡一樣。

 

文卡說:「阿米,這裡真漂亮!

 

「對於懂得欣賞的人來說,一切都是美麗的,時時刻刻都是美好的。」

 

這時,在遠處最裡面的地方出現了一個長形物體,就像一根橫擺的雪茄。隨著飛船的靠近,它在我們面前迅速放大開來。我發現這是一艘宏偉的太空飛船,它停留在海底待命。這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龐然大物,看上去好像一座巨大的城市。我們靠近它身邊時,它顯得如此之大,幾乎看不到它的盡頭,因為遠處變得十分模糊。大飛船上有成千上萬個明亮的小窗戶,看起來至少有十幾層船艙。

 

文卡注視著大船,一面驚呼:「我的天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這是一艘供應船,是參加援助地球任務中最重要的船隻。它是因為某種特殊原因才沉人海底的:按照正常情況,它應該懸浮在空中。這是一種類似航空母艦功能的飛船,只不過運載的不是戰鬥機,而是太空飛船。它可以收容幾百萬人。它必須駐守在這裡,因為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需要營救大批的人群。少校是為了執行援助計劃而到地球漫遊的,他長期生活在這艘飛船上。我們去看看他為什麼在這裡停留。」

 

阿米啟動了一個按鈕。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男人的面孔。我想他一定不是地球人,因為他的外表令人想起一些偉大導師的形象,面部的線條也比長住在地球上的人要漂亮許多;光是從臉上就可以透視他寧靜、平和、幸福、和諧、溫柔的心境。就是在奧菲爾星球上,我也沒有看過像他這樣的面孔;但是從臉型上看,他就像一個真正的地球人-除了那對特別大、充滿善意的眼睛之外。

 

我馬上對這個男人產生了好感。

 

「我替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們的兄長,少校。」

 

屏幕上那個男人用一種奇怪的語言向我們問候,我們從耳機裡聽到了這段話的翻譯:「文卡和彼得羅,歡迎你們來到飛船上。我負責監督援助地球計劃的實施。」

 

我和文卡十分膽怯地說:「很、很、很高興認識您。」

 

他面帶微笑地說:「熱烈歡迎你們到我的住處來。」

 

我從窗口向外望去。我們正在從大飛船下方接近它的一個入口。隨後沿垂直方向進入飛船。我們駛進一個不大而乾燥的空間,有一些和阿米這艘一樣的小飛船也停放在那裡。就在我們緩緩停靠的時候,身後有一道閘門關閉了我們剛剛進來的入口。

 

「我們下去吧!」阿米站了起來。

 

「我們要離開飛船啦?

 

「當然。我們去見少校。」

 

我本來有一大堆問題,但是來不及問,因為阿米拉著我們向出口走去。艙門打開了,眼前有一座梯子。沿著梯子下去的同時,我發現我們的飛船是停放在一個三條腿的支架上的。這是我第一次乘飛船登陸,在此之前飛船都是停留在空中。

 

我們向一道門走去。走到門前,它自動開了,眼前出現了一道明亮的長廊。天花板很高,是圓弧形的,牆上有對準天花板投射的照明燈光,光線是柔和的奶油色。地面由類似橡膠的柔軟材料做成,也同樣有專門的照明燈光,投射出漂亮的淡藍色光線。兩邊的牆壁似乎是一種不透明的柔軟金屬製成的。再加上牆上有幾個巨大的門,便是整條長廊的全貌。有些門上寫著我不認得的文字。

 

阿米解釋說:「這是宇宙友好同盟使用的語言。」

 

「我以為每個星球會有自己的語言呢。」

 

「是的。但是為了便於交流,我們有一種共同的語言,特別是經常使用這種語言的書面形式。這是一種人造語言,我們從小就得學習。對我們來說,書寫這種語言比聽和說容易。」

 

「為什麼?

 

「因為不同人種的舌頭、喉嚨和聲帶構造是不同的。有些人發某些聲音是比較容易的,而對於另外一些人就比較困難。比如,中國人就很難發出帶R的聲音。」

 

文卡問道:「誰是中國人?

 

「我們地球上的民族。他們的眼睛就像這樣…」為了讓文卡明白,我把眼睛拉成細長的丹鳳眼。

 

文卡評論說:「真漂亮!」我們三人一起笑了起來。

 

我們來到了長廊的盡頭,面對著一扇大門。門開了,原來是電梯。我們走了進去。我找不到按鈕,只見阿米喊了聲:「少校!」電梯門就關閉了。電梯發出一陣輕微的顫動,開始上升。過了一會兒,我發現電梯竟然沿著水平方向前進。看來它是個可以向四方運行的交通工具。

 

「這艘飛船會放出一種射線,能消滅空中或地面的病菌,避免你們身上的細菌傳染給大船上的其它乘客。另外,在進入某個友好同盟的星球之前,都必須先消毒才行。」

  

電梯的門開了,但不是我們進來的那扇門,而是我們身後的那扇門。眼前出現了一間漂亮的客廳,就像夢境一樣美不勝收。客廳裡裝飾著各種類型和顏色的自然植物。我沒有想過宇宙飛船上也有植物。

客廳裡有許多不同強度的光線投射出來,但是並沒有看到燈。在光線的照耀之下,室內染上一片亮黃色的色調。客廳裡有幾個小隔間是用玻璃屏風隔開來的。我看到在其中的一個隔間裡有座噴水池,上面有一道水流像瀑布般傾洩而下,嘩嘩地落在池底的石頭、苔蘚和海藻植物上,一些我從沒見過的魚類和小動物在水裡悠遊嬉戲。

 

「哇,好美麗啊!」文卡掩飾不住興奮的心情。

 

阿米解釋說:「文明進化的心靈需要美麗的環境。沒有什麼能比大自然更美。」

 

阿米領我們走進客廳。而之前在屏幕上跟我們打過招呼的那個男人-少校-正站在左手邊不遠處等著我們。在他身後,我看到一扇大窗戶。窗外是一條小溪,溫柔地從石頭和植物之間潺潺流過。遠方,一輪藍色的夕陽漸漸落到山後去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建造在飛船大廳裡的人工景物。後來,阿米告訴我們,少校喜歡回憶家鄉的風景,因此他把家鄉的景物投影到大窗戶上。

 

少校穿著白色的衣服,和阿米身上穿的很像,但是更為寬大,以至於他的脖子和胸前的肌膚都沒有被包住。他的身高至少有一百九十公分,渾身似乎散發著光芒。

 

阿米領著我們來到少校身邊。我滿懷著羞愧、崇敬、恐懼的心情。因為在阿米的提示下,我知道自己有許多缺點;而眼前的少校卻是正氣凜然:心地光明。

 

少校柔和而又平靜地說:「比較有時可以幫助我們,有時也會傷害我們。」

 

他跟阿米一樣也能捕捉別人的思想,而且更精確!

 

文卡面對著少校,早已進入一種精神恍惚的狀態。她走到少校跟前,抓住他一隻手親吻起來,並且打算跪下。

 

少校拉住她的胳膊說道:「別這樣!我跟妳一樣,也是為別人服務的,是妳的兄弟,也是熱愛神的人。人只能在神面前下跪。」

 

這番話讓文卡感動得熱淚盈眶。

 

他又說:「人總是有高下之別。比我們高尚的人,我們應該聽從他們的勸告;比我們低下的人,我們應該引導他們。像我就是在完成兄長交付的任務。」

 

阿米解釋說:「高尚和低下在這裡的意思就是進化水平的高低。」

 

少校走到一個線條設計非常流暢,現代感十足的傢俱旁,看起來好像是他專用的「宇宙辦公桌」。他在桌子前坐下來,說道:「我降落到這個星球上的唯一目的就是建立與你們的聯繫。」

 

那時,我沒有領悟到少校這番話的意義,也不明白這一偉大事件的意義;他在指揮一個外星人發起的重大行動。他們降落到地球上,駕駛著一艘比城市還大的飛船,上面可乘坐幾千甚至幾百萬人,但是卻僅僅為了跟兩個孩子建立聯繫。

 

阿米這時插話說:「你們要把少校的話帶到各自的星球上去。他下面要講的話既對地球有用,也對契阿有用,因為少校一直與指揮援助契阿行動計劃的兄長保持聯繫。這兩個星球目前的形勢是相似的。」

少校開始講話。

 

「就像之前告訴過你們的,這項協助自己星球進化的宇宙計劃規模龐大,而你們都是其中的一分子。還會有很多擔負任務的使者一起加入,其中有些人目前雖然參與其中,卻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執行任務;另外有些人則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在其它進化程度比你們高的星球上,也有一些夥伴負責同樣的援助任務;最後,還有一些進化程度更高,靈魂不必寄居在肉身軀體中的夥伴們,也和我們有密切的合作關係。大家都是日夜工作,甚至不惜奉獻生命,直到神召喚我們到另外的崗位上為止。對於這項無私奉獻的工作,我們只求良心的安慰而已。我們的動力就是愛。

 

「你們應該明白:非常重要而深刻的變化即將到來。我們目前被允許做的事情是為了避免變化發生後產生負面影響;其餘的事情就應該由你們自己來完成了。

 

「你們必須瞭解這一點:在宇宙中,支配生命流動的是造物者精神上的力量,其核心就是愛。如果你們不依照愛的原則生活,那就是違背了宇宙自然發展的方向,因此無論是個人生活,或是社會及國際關係都將不得安寧。由於你們大多數人不瞭解宇宙法則,使你們現在處於痛苦的境地,而且有可能導致全面毀滅。

 

「現在我們的足跡已經遍佈各個角落,目的是希望讓更多人獲得啟發。我們會持續發送帶有教育和指示性質的訊息。有些人雖然接收到這些訊息,卻因為本身的信仰而扭曲了原意;這種情況我們實在無法避免,也會讓我們感到困惑和氣餒,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工作一定會獲得更好的成效。我們也鼓勵人們創造文學、音樂、電影等其它文化表現形式。我們將盡一切可能傳播文化,因為文化是愛的種子,可以幫助人們覺悟,也是為了大團圓做準備。」

 

這時,阿米插話解釋「大團圓」的意思:「你們不會長期與宇宙中的其它兄弟分開的。一旦你們放棄那種非正義、充滿暴力、匆視宇宙的領導與愛的生活,有朝一日一定會進入宇宙友好同盟中來,與大家團圓。」

 

我想起地球上那些行走在大街上神情漠然的人們真心裡想著:「大團圓要等五千五百年吧!」毫無疑問,少校「聽」到了我的心聲。

 

「如果沒有發生什麼特別情況,這個過程可能要延續幾千年,或者永遠沒有實現的一天;但是將來會發生一些用任何理論都無法解釋的現象。到了那個時候,你們一定要記起我們說過的話。其實從以前到現在,一些有遠見的大師們也表達過同樣的看法。你們應該明白;能夠讓你們擺脫迫在眉睫的毀滅的唯一辦法,就是承認愛的普遍規律,就是在你們生活的各個領域服從這一規律。我們會營救那些按照愛行事的人們。麥子和稗子一定會分開的。

 

「我們現在為之效力的計劃是神聖的,是造物主以永續生命為考慮而提倡的主張。我們便是這一計劃的執行者。」

 

少校站了起來。

 

「親愛的孩子們,我的話說完了。現在,我把你們交給上尉,他領導這項避免地球大規模犧牲生命而進行的工作。」

 

這時,上尉走了進來。他的衣著跟阿米一樣,但沒有少校那麼高。

 

上尉說道:「我請你們看看我們是如何減少地震影響的。請跟我來!」他熱情而親切地給我們帶路。

 

少校把他的大手放在我們的肩膀上,一面說道:「願神與你們同在!請記住:神在守護著你們。永遠不要害怕!我們會讓你們擺脫任何危險的。但是不要濫用神的保護,不要違反自然和謹慎行事的法則。如果犯法,那我們就無能為力了。別忘了把我的話記錄在你們的書中。

 

「本來我們也可以通過飛船上的揚聲器傳播訊息,也可以進入你們的電台和電視台,讓你們星球的人們看到我們的面貌:但是現在不允許我們這樣做。我們只能透過某些方式來傳遞友善的宣言,而地球上的人類唯有透過內心感應才接收得到;你們應該好好發展這種能力,才能提高進化的程度和拯救自己。這就是另一個阻止我們公開和大規模地露面的主要原因之一。你們好好想想這個道理。」

 

少校在電梯門口與我們告別。他最後說了這樣一番話:「我親愛的兄長委託我轉達他對一切受苦受難的人們的極大愛。他希望大家知道:從人類出現起,他就一天也沒有休息;他要工作到人人都過著和平、幸福的生活為止。你們也不應該休息,因為大家都是我兄長的手足。朋友們,回頭見!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040016/0000FSWJ.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