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滿面笑容地說:「你們先別急著發問,我來解釋一下,這叫做間距障眼法。」

 

「障眼法也能用在特里人身上?

 

「用在他們身上更容易。如果一個人的自我意識越低就越容易被催眠,管他是遠距離催眠還是受到暗示而被催眠都一樣。因此,這種人特別容易相信商業廣告。相反地,進化水平越高的人,意識就越清醒。」

 

克拉托笑著走進了茅屋。文卡問他為什麼不擔心特里人會發現我們。

 

「因為我瞭解阿米的計策。」

 

老人講起有一次阿米是如何保護四個瓦克斯或者是松波斯-他記不清他們是哪一派-躲避巡邏隊的追捕;四個人明明就在巡邏隊眼前,但後者就是看不見。

 

文卡說:「如果是我才不想保護特里人。他們最好自相殘殺、自我毀滅,契阿才有和平的一天。」

 

阿米插話道:「特里人和斯瓦瑪人是手足關係。斯瓦瑪人有責任引導和保護特里人。」

 

克拉托不以為然地雙手一攤,好像剛剛聽到什麼胡說八道似的。

 

「引導和保護特里人!看來你並沒有注意到,其實是他們在控制我們啊!他們擁有武器,而我們愛好和平;因為我們不追名逐利,所以被認為是懦弱的笨蛋。他們追求物質上的享受,認為我們是劣等民族。再怎麼說我們都不會有引導他們的一天。他們唯一有興趣的就是打仗。就是因為不斷打仗,我們今天才會這麼貧窮。這個星球上的資源都用到武器裝備上去了,照這樣下去,契阿星球會毀在他們手上。」

 

「你們如果不採取行動,就會步上毀滅之路。」

 

「可是我們能幹什麼呢?

 

「給他們好好講道理,讓他們知道和平、團結和愛的重要。」

 

克拉托嘲諷地笑著說:「那你就給特里人講道理去吧!馬上會有人把你直接送進精神病院。他們認為:性就是愛,個人利益是最高利益。他們對其他人!-哪怕同是特里人!-總是張牙舞爪。」

 

文卡點頭為克拉托的話作證。

 

阿米笑著說:「你們比特里人還要特里化。」

 

「我們是現實主義者。」

 

阿米又笑了。

 

「特里人就要毀滅你們的世界了,可是你們仍然袖手旁觀,不為未來做準備,還自以為是現實主義者!

 

「問題是,他們絕對不可能聽從我們的勸誡…」

 

「會的。特里人很快就會遇上可怕的大災難,到時候他們就聽得進去你們的勸告了。可是,假如那時候你們不在身邊引導他們,他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最後只能走上毀滅你們並且自我毀滅一途。」

 

「宇宙友好同盟會用飛船把我們營救出去的。」文卡似乎並不擔心。

 

阿米說:「只有努力拯救自己世界的人才能得救。」

 

克拉托一面走出茅屋一面說:「我不大明白世界上的什麼大事情,我只懂得幸福的重要性。」

 

阿米摟住我和文卡的肩膀,領著我們到外面去。

 

「沒錯,幸福也很重要。對自己的愛會推動我們去尋找幸福,而對他人的愛會促使我們為別人的幸福效力。『自愛』與『愛人』這兩股力量應該保持平衡。」

 

克拉托沉思起來。他撓撓頭皮:「看來我老是躲在山裡,很少為別人設想。阿米,你說呢?

 

「這不是想不想的問題,是做不做的問題。不管怎麼說,你已經為別人做了許多事情了,雖然是無心的。」

 

「我?呵呵呵!我做了什麼?

 

「你寫過一些東西,就是不久前你讓我讀過的羊皮書。我們正是為這件事來的。你在書裡說明了怎樣獲得愛,文卡和彼得羅還不明白這套方法呢。他們倆日後要寫書給許多人閱讀,並且在其中記錄羊皮書的內容,這樣就會有許多人得到你的幫助。」

 

克拉托好像不大相信阿米的話。他以為這些話是在開玩笑。

 

「可是我…不認為我寫的那點東西有多重要。那些事情人人都知道。」

 

「獲得愛的方法可不是人人都知道。比如,我就不知道。」文卡笑著看看老人。

 

「我也不知道。」我很想看看克拉托的愛良方。

 

老人仍然對自己的知識缺乏自信,他說:「可是那太容易了!

 

阿米反駁道:「對你來說容易,可是對大多數人來說並非如此。你把羊皮書拿出來吧!我想讓這兩個孩子見識見識。」

 

「好吧,好吧。可是我不記得放在什麼地方了。說不定讓蟲給蛀光了,呵呵呵!

 

老人走進茅屋。阿米親切地望著老人的背影。

 

「有些人不擅於評價自己的所作所為,也有的人總是過於高估自己做的事情。許多人找不到事物的平衡點。」

 

克拉托手裡拿著一卷舊舊髒髒的紙回來了。

 

「拿來了。我把它放在用來生火的乾柴上,羊皮紙可以用來點火。呵呵呵!

 

阿米一手接過羊皮書,一手從腰問拿出一個儀器,然後把儀器對準羊皮書。我以為他是在拍照。

 

「我在做登錄的動作。現在,羊皮書的內容已經保存在我給你們講過的『超級計算機』的數據庫中。克拉托,可以拿去生火了。」

 

「胡鬧!不行!」文卡驚叫道:「我還沒看哪!

 

「複印本比原稿更清晰、更乾淨。」

 

儀器邊緣刷刷地吐出一些紙張,面積比羊皮書小。阿米笑著遞給文卡一張。

 

「我不懂這種語言!」文卡看了一眼,失望地說道。

 

「那我只好動手翻譯了。這可不大容易,而且我的字寫得不好。不過我給你們這些文件,為的是讓你們寫在書裡。」

 

後來,過了很久以後,就在我寫這本書的時候,我還不知道阿米是不是願意讓我公開發表他的手稿。為了保險起見,我在一部分的內容中使用了他的手稿,另外的一部分則是用印刷出來的文字。克拉托羊皮書的第一部分已經記載在本書的開頭了,而其它的手稿也已經翻拍下來,將來會公開展示。這樣人們就能看到阿米的親筆字跡了。

 

原稿被我十分寶貝地珍藏起來,這是關於阿米真實存在的唯一鐵證。表兄維克多認為這張手稿是我自己寫的,還說我刻意改變字跡。好吧,既然他看不出這一切根本不是我憑空想像出來的,那就太遺憾了。他錯過了一段充滿智慧的話語。

 

阿米說道:「要是我的字寫得不好,還請大家多多包涵!你們想一想,如果有人要求你用中文來寫字,一定會寫得很醜!

 

克拉托問道:「中國人是誰?」

 

文卡搶著回答道:「是彼得羅居住的星球上的民族。他們的眼睛很漂亮,是這樣細長形的。」說著她把眼尾拉得很長。我和阿米都笑了,而克拉托似乎在想著什麼。

 

「阿米,如果你開飛船帶我去地球,或許我可以找個細長眼睛的老太婆…中國人吃辣味三棲嗎?」老人說。

 

等我們止住了笑聲之後,阿米說道:「中國人不吃三棲鳥,是因為地球上沒有這種飛禽。否則的話,他們能用三棲做出幾十種料理來,因為他們什麼都吃!」克拉托發表看法:「那表示中國人很有見識。那就更有理由去地球一趟了。」我覺得這位老人實在太喜歡吃喝了。

 

「特里人也像你們這樣注重享受嗎?

 

克拉托解釋說:「特里人不懂得享受生活。他們整天忙著打仗或爭權奪利。得到權利和金錢以後,要嘛忙著死守名利,要嘛再去撈更多的錢、爭更多的權;他們從來沒有時間享受生活。總之,他們缺乏見識,完全不懂得生活,真是可憐。啊,對了,屋裡還有滿滿一鍋辣味三棲湯和一瓶燒酒呢。咱們快去享用吧!

阿米認為克拉托的人生哲理很好笑。

 

「你這個貪吃的老頭子,一心只想著享受。說了那麼多只有一部分說對了,因為你忽略了還有其它人的存在。你不知道,能夠為他人奉獻心力的人,到最後所獲得的,比只為自己著想的人要來得多。你這個老頭子啊,是我見過最不會想的斯瓦瑪人…」

 

「可能是吧。但是既然我的羊皮書可以造福成千上萬的人,那我就有權利用三棲湯大飽口福了。呵呵呵!進去吧,我餓了。」

 

老人準備邁進茅屋,但是阿米說:「老朋友,很遺憾,我不吃肉。而且我們要上路了。」

 

「我不吃三棲!」我看都不想看那鍋令人噁心的東西。

 

「謝謝,克拉托。我已經吃了很多您的水果。」文卡說。

 

「好吧,既然你們瞧不起三棲,那我就獨自享受了。呵呵呵!真遺憾,你們這麼快就要走了,希望有一天再見到你們。」

 

阿米說:「你知道我會常常繞過來看你的,說不定還會帶這兩位小朋友一起來。」

 

我們依依不捨地告別了克拉托-這位契阿星球上的老隱士。直到今天,我仍然會想念他。我喜歡他坦率的胸懷和表裡如一的作風。當我還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並無法正確地評論這個人;到了後來,我才體認到他這個人的重要性。因為當初相處的時間太短,不容易察覺到他個性上的特點。

 

文卡吻吻老人的手,我想我看到了老人眼中閃爍的淚光,但是老人故意開玩笑說:「小心,寶貝!附近就有不少追求我的女人,她們可愛吃醋呢!

 

此時的我居然愚蠢地向週遭看了一眼,反而讓自己更難過。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040016/0000FSWJ.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