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玩具世界。這個星球上的居民活像是卡通片裡的小精靈。許多房屋的形狀好似五顏六色的蘑菇;有些房子則是球狀的,飄浮在空中,小窗戶前種滿了花草。放眼望去,所有的居民都是小孩子,全部都是。

 

「這個星球上並不是只有小孩子,雖然我們喜歡保持孩童般純真的外表。因為我們都熱愛遊戲,充滿童心。就因為如此,我們的星球名叫『娃娃氣』。」

 

「我本來以為文明發達的世界在各個方面都是一模一樣的。」

 

「當然不一樣!如果一模一樣,那多無趣。恰恰相反,每個文明發達的世界風格各不相同,這取決於當地居民的喜好。」

 

「看那個!」文卡喊道。空中有一個飛行器從附近經過:它的外形好像一顆蘋果之類的水果,上面繪滿了圖畫;微笑的動物面孔、鮮花、星星和彩雲。

 

「我們的飛行器如果不當宇宙飛船使用,就可以根據自己的想像來製造。假如你們看到裡面有什麼,一定會瘋狂的…」

 

「那我們乘坐的這艘飛船的外表為什麼不一樣?」

 

「因為太空飛船必須按照宇宙友好同盟的統一規格製造,這是為了避免視覺混亂。在你們的星球上,有些城市和街道的場景就十分混亂;現代化的鋼骨建築和中世紀大教堂並肩而立,廣告招牌、電線桿、公車站牌錯落凌亂…」

 

我們來不及問他這是什麼意思,因為有一隻龐大的白色動物從遠方走來,看上去好像一頭長毛熊。它足足有一棟房子那麼大…

 

阿米笑著安撫我們:「就算它把我們吞進肚裡也不用擔心。這是個有趣的玩具。」

 

巨熊來到我們面前,舉起一隻爪子作勢攀住我們的飛船,但是並沒有直接碰觸,大概是借助某種磁力把飛船吸住。然後,牠張開巨大的嘴,開始「吞噬」我們。看著我和文卡驚慌的樣子,阿米笑了起來。我們逐漸深入到巨型玩具喉嚨裡,四週一片漆黑。我們想像這是在遊樂場裡,因此逐漸放下心來。

 

一道玫瑰色光線照亮了指揮艙。眼前沒有什麼五臟六腑,而是一個迷人的景象:許多童話故事裡的人物,在栩栩如生的森林、夢幻般的城堡、寓言故事的場景中緩緩遊行。我不知道那些人物是不是活的,或者只是一部電影。也許它們是玩具機器人。

 

「這些是童話故事中的角色,是以真人扮裝後拍攝而成的。現在我們來看看用三度空間或『超現實』的方式放映的電影吧!」

 

我們沿著「巨熊」的體內慢慢下降,眼前出現了美麗的碧玉色。這裡的景觀更加神奇,在人物剪影和各種變化多端的顏色佈景中,有一些看起來像仙女的人物在空中漂浮著。她們的身體都是透明的。

 

「這部影片的場景是在另一個進化水平、向度空間之中。他們是仙女、精靈、水神、風神和火神等等。」

 

「這些神仙真的存在啊!」文卡驚歎著。

 

「當然存在。他們很真實,跟你、我或者某個失足犯罪的人一樣。」

 

現在就算阿米說了任何奇怪的字眼,我們也不會多問一句。雖然不敢肯定,但是我們知道他所做的比喻是玩笑話。

 

「現在我們進入最後一部分。無論看到什麼都別害怕!」

 

一道琥珀色的光線射進飛船內部。從窗戶望出去,我們看到一個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的遊行場面:行伍中的人們渾身被火焰所環繞,而火焰的顏色各不相同:有紅色、紫色、黃色、藍色、綠色和白色。他們的外形像人,但是面部特徵難以辨識-因為他們渾身是火,只露出一對目光炯炯,魅力十足,充滿了溫柔和力量的雙眼。

 

火人中的一位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們,向我們的飛船靠近,隨後令人驚駭的事情發生了:他穿過舷窗,走進了指揮艙!眼看他就要燃起一場大火,把一切燒得精光。我害怕這個紅色火人靠近我身旁。千萬別碰我!干萬別把我點燃!

 

「別害怕!」阿米看到文卡眼睛瞪得老大,便安慰我們。文卡吃驚地望著那個火人在我們三人中間跳舞,紅色的火焰照亮了整個船艙。阿米解釋說:「這都是遊戲。」

 

紅色的火人穿過窗戶走了。可是,又有一個黃色的火人邁進我們的飛船,跳了一支令人嘖嘖稱奇的舞蹯。

阿米說明道:「假如你們能夠理解舞蹈動作中所包含的語言意涵,就會發現偉大的宇宙真理。」

 

黃色火人退了出去,另一位接著進來表演。就這樣,火人們輪番上陣。直到最後一位白色火人離開機艙後,巨熊開了一扇大門。我們從熊的背上飛了出去。

 

阿米神情愉悅地等著我們發問。

 

「這些人是誰?」

 

「他們是太陽系星球上的居民。當然,這一切都是電影畫面。」

 

「不可能是電影!他們都走進飛船裡來了。這裡又沒有銀幕…」

 

「透過一種光線的投射,就可以在玻璃上看到影像了。」

 

我們不明白這是什麼放映設備,可是又不能不相信阿米的話。

 

「萬一他們真的鑽進飛船,那不就把我們燒成灰了?」阿米笑著說。

 

「他們身上溫度很高嗎?」

 

「他們不僅體溫很高,還會發出令我們難以承受的高頻振波。好啦,現在我們去我住的地方看看。」

 

飛船的速度加快到難以估計的程度。幾秒鐘後,我們已經到達了星球的另一端。那裡是一片冰天雪地,夜幕正在降臨。

 

「我的家就在那邊。你們看!」

 

我們看到一座非常迷人的小村莊,讓我想起家中曾經有過的一件擺設:一個裝滿水的玻璃球;水中矗立著小房子,房子四周是一片田野風光。如果翻轉玻璃球,就會有雪花般的白色細沙紛紛飄落。

 

眼前的景色就和那個玻璃球一樣:大片、大片柔軟的雪花靜悄悄地鋪天蓋地而下,樹木、花草、小山、房屋…一切都蒙上了皚皚白雪。所有的房屋都是球形的。許多房子不接觸地面,而是飄浮在距離地面幾米高的空中。窗門寬大,室內燈火輝煌。有些房屋完全透明,是用類似玻璃的材料製成的。沒有窗簾,但我知道窗戶可以根據主人的意願調整明暗。室內的情況幾乎可以從窗外一覽無還。

 

「我們沒有什麼需要遮遮掩掩的。」阿米笑著說。

  

「這裡和剛才的玩具世界下大一樣。」文卡評論道。

 

「只是風格不同而已。我們是根據地理和氣候特色選擇建築風格的。你們之前看到的是熱帶地區:這裡的建築風格如果擺在那樣的小村莊裡就不太協調。」

 

我問阿米,寒帶居民是不是也像熱帶人那樣喜歡玩耍。

 

「熱帶居民比較講究刺激和樂趣,寒帶居民的遊戲比較平和。無論如何,宇宙中的一切都是遊戲。」阿米解釋道:「不同的星球、城鎮、機構、人員各有不同的風格。有些人喜歡恐怖遊戲,比如文明不發達世界的人們就是這樣;他們距離『神的遊戲』還十分遙遠呢。另一些人偏好高尚的遊戲,追求和平,給世界帶來福祉和愛:他們接近真正的宇宙意義。」

 

文卡沉吟著說:「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神還會做遊戲。我以為神充滿愛,但是非常嚴肅。神做什麼樣的遊戲啊?」

 

「宇宙是神想像創造出來的,這本身就是一種藝術,一種遊戲。眾多靈魂經由不斷的輪迴轉世,學習這些『遊戲規則』,直到能夠掌握其中的真諦為止,因為世界上只存在著一個秘訣、一個準則,能帶領人們邁向幸福的生活。」

 

我想起奶奶平日的規勸,便無精打采地學她的語氣說道:「表現好一點!」

 

阿米和文卡笑了。阿米解釋說:「『表現好』有很多涵義。如果因為害怕懲罰而聽話和遵守規矩,那不會讓你幸福的。但是的確有一種肯定讓你幸福的『表現好』。」

 

「哎呀,你就快說吧!到底是什麼呀?」文卡不耐煩地喊道。

 

阿米一面從指揮艙的座位上站起來,一面說道:「享受幸福生活的唯一秘訣就是生活在愛裡。」

 

「你這話好像早就說過了。」

 

「我當然說過。人們用這樣或者那樣的方式說過幾千、幾萬遍了。大千世界的所有大師說的就是這個。一切真正的宗教都講這個;不講愛的宗教就是邪教,因為它不以宇宙的基本法則為基礎。愛是宇宙中最古老的東西,沒有什麼新內容。但是,有成千上萬的人以為愛是一種多愁善感的情緒,是人性的弱點,認為愛不值得一談。他們認為如果人類的存在有什麼貢獻的話,一定就是關於聰明才智和學說理論這方面,或是精明能幹、物質上的收穫,又或者是有強大的力量…

 

「有些人不是不知道愛的重要性,但是他們並沒有應用在生活中,或者是做得很不夠,所以也得不到幸福。為了讓大家記住人類、社會以至於整個星球的根本需要是什麼,再怎麼談論愛這個人類最基本的需要都不嫌多。」

 

「整個星球的根本需要是什麼?」

 

「一個星球只有體認到愛是拯救他們免於毀滅的唯一力量,才得以倖存。相反地,如果一個星球上的人不把愛看做文明的基礎,就陷入自我毀滅的危險之中,因為會引起社會上的混亂和敵對情緒。這就是目前發生在你們星球上的情況,所以你們的任務是很重要的。實際上,在這個危機時刻,沒有什麼工作比拯救人類更重要了。」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040016/0000FSWJ.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