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上出現了一張笑臉:一個大約八歲大的女孩友善地對我們微笑。

 

阿米咕噥了幾句他的星球上的語言,只聽到「唏唏」、「蘇蘇」、「噗噗」這些極輕柔的語音。女孩也用同樣的語言回答。透過翻譯通,我們明白了他們對話的內容。

 

阿米說:「媽媽,您好!」這句話嚇了我和文卡一跳。

 

「孩子,你回來得正好,我剛剛做好了一些糕點,帶著你的小朋友一起到家裡來吧。他們是哪個地方的人?

 

「他們來自文明不發達的星球,正努力提高進化水平,準備加入宇宙友好同盟。現在都是援助計劃成員。她是文卡。」

 

「妳好,文卡。」那個似乎是阿米母親的女孩問候文卡。

 

「這是彼得羅。」

 

「你好,彼得羅。啊,我發現了,你和文卡是一對知心朋友。可是你們來自不同的星球啊!孩子,這怎麼可能?

 

「他們一個來自地球,一個來自契阿,但是他們倆的原籍都是宇宙友好同盟的星球,負責援助這兩個星球的任務。」

 

「可是分隔兩地會讓他們倆感到痛苦的。他們還太年輕啊。」她滿懷柔情地望著我們。聽到一個看起來和我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說我們年輕,感覺怪怪的。

 

阿米靜靜地望著母親。我知道他們母子二人正在以心靈感應的方式交流思想。過了一會兒,女孩對我們說:「孩子們,要為了你們星球上的和平、團結和愛而努力!你們會遇到很多困難,會有很多人不理解你們;但是宇宙中最偉大的力量同你們在一起,播種的愛一定會開花結果。你們的星球上充滿了幻想和謊言,所以小心謹慎,不要上當受騙:要在純真與警惕、和平與自衛之間努力保持平衡。你們周圍的壞人壞事太多,千萬別因此失去純潔的童心,因為只有保持童心,你們和你們星球上的人們才能得救。」

 

「今天就講到這裡吧。」阿米笑著說道:「您要是繼續講下去,到最後會變成耳邊風。忠告之言聽多了會麻痺的。」

 

「我非常喜歡這兩個孩子。能為幾十億陷入黑暗中的人們效力實在太美好了。他們都很有這方面的天賦!

 

「是的,但也別忘了:地球和契阿是不文明的星球,那裡有蟲子、毒蛇、蜘蛛和滿把查-啊,不對,滿把查屬於史前動物。不但如此,那裡還有嚴刑、武器、原子能和污染。有些人死於飢餓,有些人麻木不仁,還有些人對愛全然不知。」

 

「還有特里人。」文卡不高興地說道。對她來說,生活裡一切不愉快的事物都可以概括為『特里人』。

 

「特里人是誰?

 

「是阻撓契阿進步的人種。類似特里的民族在所有不文明的星球上都存在。」阿米解釋道:「雖然並非所有的特里民族都讓人感到恐怖…。」

 

「對了,我想起來了,你跟我說過這些事。儘管如此,為一個迫切需要的地方服務還是很美好的。」阿米的母親說。

 

「但是,別忘記:在服務的過程中可能會把什麼都忘了,甚至包括愛的重要性。另外,你們從小受到的教育是錯誤的,養成了壞習慣,還有迷信思想。所有這一切會成為障礙,讓你們無法深入下去。這是一項危險的任務。」阿米對我們說。

 

「孩子,說得對。如果沒有足夠的力量,那是很危險的。因此,你們應該特別小心。只要永遠依照愛的指引,就不會迷失方向。」

 

「好了,你們已經認識我母親了。」阿米想換個話題。

 

「你母親看上去真像個小女孩,可是聽她說話顯然不是。」文卡說出了我的想法。

 

「不能以貌取人!你們想看看我父親嗎?

 

「當然啦!」我們倆很希望看到另外一個和阿米相像的「小孩子」。

 

「我看看能不能在屏幕上找到他。媽媽,最近您見過他嗎?

 

「見過。每天晚上他都跟我聯繫。他在幾里亞實驗新型腦電波容器呢。」

 

「那他一定在實驗室裡。我父親是科學家。」阿米向我們解釋。

 

「我們都是『科學家』你們也是-你們在研究和實踐生活的科學。」阿米的母親說。

 

 

「爸爸,你好!」阿米對旁邊屏幕上出現的一個男子說道。我們以為阿米在開玩笑,因為這個男子看起來是跟阿米和他母親完全不同的人種。他的大腦袋瓜上沒有頭髮,目光相當銳利。

 

「兒子,你好!啊,你這兩位小朋友來自三級水平的星球。女孩大概來自『水晶蝴蝶系』的第二個星球;男孩屬於『金鷹系』的第三個星球。」

 

「父親,您說對了。」

 

「我的星球名叫地球。我們的太陽不叫什麼『金鷹』…」

 

阿米的父親解釋說:「在宇宙友好同盟裡,我們在編製天體目錄時給每個星球取了一個名字和代碼。」

 

「老爸,別把我們的朋友弄糊塗了。母親已經把他們倆的腦袋搞得夠混亂了。」

 

「讓他們知道,銀河系中每件東西和每個人都用名字和代碼編目,這不會給他們造成多大困擾的。」

 

文卡驚訝地喊道:「每個人都有名字和代碼!

 

阿米說:「以前我告訴過你們,銀河系中心有個超級計算機。」

 

「是的,你還說超級計算機什麼都知道。」

 

「差不多吧。宇宙友好同盟經常觀察不文明星球的理由之一,就是要給超級計算機提供數據。」

 

「那我們都被存檔啦!」我大膽猜測。

 

「甚至你們的頭髮都被數過了,」阿米笑著說:「但這不是像秘密警察般的監視,而是為了保護。我們注意你們,如同哥哥照顧弟弟一樣。」

 

文卡說:「我以為神把一切事情都做了呢。」

 

「神不做任何事情。」阿米的父親說。

 

我們倆十分吃驚,好像聽到異端邪說一樣。阿米笑著說:「一個農夫想有好收成,但他只是一味地祈求神;既不播種,更沒有澆水或施肥,那麼無論他怎麼禱告,會得到收穫嗎?

 

「在這種情況下,不能。可是人們都希望得到神的幫助啊。」

 

「假如你往上扔石頭,石頭會落到你頭上,不論你怎麼祈求神保護都一樣。」

 

屏幕上的男子插話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我問道:「那神做什麼呢?

 

這位來自娃娃銀河系的孩子解釋道:「神設計了宇宙間的遊戲,也訂下了施行的遊戲規則,並且在每樣事物和每個靈魂的身上都放置了最基本的能量,也就是充滿愛的精神。但是在這之後,要去執行的人不是祂,而是我們。」

 

文卡問道:「神為什麼允許戰爭發生和不公正現象的存在?

 

「那不是神允許的。」

 

「那是誰允許的?

 

「是你們自己發動戰爭,允許不公正現象的存在。」

 

我試著找理由反駁阿米的說法,可是找不到。阿米自有一番道理。

 

我在地球上多次聽到這個問題。很多人會說:「這是神的懲罰。」阿米的解釋讓我信服,尤其是他說明了神不會平白為我們做任何事,我們自己應該要有實際行動。文卡提了一個我也一直感到困惑的問題。

 

「阿米,他怎麼會是你父親呢?你們看起來好像來自不同的星球。」

 

「妳說得對。我出生在這裡,我父親卻出生在幾里亞。」

 

「那麼,這是不同星球之間的婚姻了?

 

「不對。你們看到的我父親是他的新化身。就在我出生後不久,父親準備去幾里亞再生。他換下老舊的肉體,靈魂轉移到新肉體上,獲得了重生,然後成長茁壯,如今成了科學家。我們始終保持聯繫。這一次,父親看起來比我還年輕。」

 

「也比我年輕,」阿米的母親說道:「我還不習慣看他這副幾里亞人的樣子,雖說本質上,他還是他。」

 

文卡問這對夫妻從前是不是跟別人結過婚。夫妻二人在屏幕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望著兒子。阿米像往常一樣笑了起來。

 

「在進化水平低下的星球上,男女知己終成眷屬的事情並不常見;因此,那裡經常發生離婚、外遇或者多次再婚。他們甚至不知道兩顆互補的心相遇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文卡才會問這個問題。」

 

「那麼,兩顆互補的心相遇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我問道。

 

「他們會結合在一起,不會再找別人談情說愛。」

 

「為什麼不找別人?是法律禁止嗎?

 

「是的,愛情的法則禁止移情別戀,但不需要強制規定。道理很簡單:靈魂伴侶是無法取代的。」

 

文卡看看我。我們百分之百地同意這句話。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040016/0000FSWJ.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