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讓飛船現身,向窗內射進一道強光。醫生看到了。按照阿米的指示,我們三人面帶微笑,從很近的距離,向醫生招手…

 

「沒有…有…有…是的,有…」心理醫生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們,失魂落魄地嘟囔著;他看到眼前有一艘太空飛船,有個快樂的斯瓦瑪人和兩個怪異的外星人…

 

路人開始聚集,神色驚恐地仰望天空。接著,飛船隱蔽起來,然後露面,再隱蔽,再露面,再隱蔽…那個特里醫生受不了,連忙叫醒文卡問道:「阿米是誰?

 

這位太空兒童拿起麥克風,讓他的聲音輕輕地傳到文卡耳內:「告訴他:阿米就是那個穿白色衣裳的小孩,就是窗戶外面出現的外星人。」

 

「阿米就是那個穿白色衣裳的小孩,就是窗戶外面出現的外星人。」

 

「那,這一切都是真的?

 

「是的,大夫。催眠術無法打倒真理。」

 

阿米拿拿起麥克風,他要文卡真誠坦率地對醫生說明原委。文卡用了好長時間給醫生講述故事,醫生越聽越感興趣。故事結束時,醫生下了決心似地說:「這麼說,戈羅騙了我。文卡,我來幫助妳,因為這艘飛船上有妳的情感動力來源。科學證明:我們的健康需要情感。」

 

文卡糾正道:「是需要愛,因為神就是愛的象徵。」

 

「文卡,科學領域不使用這樣的詞彙,因為那不是很好的說法。如果說這種話,會威信掃地的。這個,這個…我想,用『情感』二字比用那種…那種非常多愁善感的詞彙要好。」

 

「愛是多愁善感的詞彙嗎?那指的就是神啊!

 

「這個暫且擱下不談。文卡,我問妳:飢餓是神嗎?

 

「不是,當然不是。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飢餓和愛都是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我們感覺飢餓是為了不餓死;我們感覺愛是為了要保護孩子和同類。它能為我們產生保護感、安全感和價值戚,並且提供繁殖後代之所需;如此而已。我們也會有仇恨或好鬥的感覺。這也是為了保護同類啊,因此如果非要進行荒唐的比較的話,那麼說愛是神,跟說飢餓是神、好鬥是神、或者仇恨是神同樣荒謬。我們不能肯定沒根沒據的事物。」

 

「如果一個人的靈魂不曾得到愛的啟示,那麼對他來說,愛只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或者是可以和一種庸俗本能的感情相比較的東西,比如纏綿依戀;因此對這位醫生來說,飢餓、好鬥、仇恨和愛的本質都是一樣的。」阿米顯得非常難過。

 

此時文卡已經明白,這位特里醫生的心理坐標與她自己的大相逕庭。

 

「你們說到神時,用些什麼樣的術語?

 

「啊,我們通常不說這個話題,因為沒有嚴格的科學術語。我認為只有迷信和無知的人才會談這個。」

聽見特里醫生說這種話,我和文卡一樣驚訝。

 

「科學家談神很丟臉嗎?

 

「當然。那是沒有經過證實的事情。」

 

「對我來說,神的存在是經過充分證實的。」文卡說。

 

「啊,是嗎?按照你的說法,有什麼證據嗎?」醫生微笑著說。

 

「我就是。」她回答。

 

「什麼?我不明白。」

 

「神是存在的。我就是證據。」

 

心理醫生露出困惑的表情。

 

「大夫,您看到牆上這幅畫了嗎?」她指著一幅描繪水果的圖畫。

 

「是的。」

 

「這幅畫就是證明有個畫家畫了它的證據,對不對?

 

「可能吧。那又如何?

 

「這雙手,這些指甲,這個聲音,不是我自己憑空生出來的。因此我是證據,我證明宇宙中存在著一個具有創造力的高級智慧。對於科學家來說,這樣的證據難道還不夠嗎?有星星,有銀河系,有藍色的海洋,有芳香的鮮花,這難道還不夠嗎?你們的聰明才智還不能推論出:有個造物主把天賦本能裝進了你們的大腦裡嗎?

 

我替文卡感到驕傲,因為她為醫生上了很好的一課。雖然文卡誠懇詳盡地說了這麼多,醫生的嘴角仍然掛著諷刺的嘲笑,看起來十分刺眼。

 

阿米解釋說:「她使用的是類推法;而這位特里醫生只會用邏輯思維。」

 

「什麼輯?

 

「忘掉這個術語吧。現在沒有時問解釋。」

 

對科學家來說,愛還不能說明神的存在嗎?」文卡繼續說道。

 

那位特里醫生的臉上依然掛著嘲諷的微笑和魔鬼般的表情,好像他面對的是一個瘋子似。隨後,他似乎有些不耐煩了,開口道:「妳那推究哲理、重整世界的論調是很美好的。這個小女孩完全是個女詩人嘛!空閒的時候我也寫詩,嘿嘿嘿…可是妳的姨父母在外面等著,還有妳那幾位朋友。唉!妳的情況很不正常,才會做出這些怪事。不過,我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所以我要幫助妳;雖然這一切實在很瘋狂。」他又嘿嘿地笑了起來。

 

文卡和我們大家心中都充滿了希望。

 

「那麼您會說服戈羅姨父,讓他准許我去地球。對嗎?

 

「文卡,我可沒這麼說。我是個醫生,這表示我的工作是保護患者的生命;另外,我是個遵法守紀的公民。首先,我得驗證一下你去別的星球是不是對妳有好處。我必須很仔細地研究這個問題,必須跟兒童教育專家商量,還要寫報告給全國兒童工作委員會,請求資深法官批准。」

 

他越說讓我們感到心頭越發沉重。

 

「我們可能還得看看地球的社會與生物環境是否對妳有害,為此必須建立官方級的正式關係,讓我們的專家可以研究環境條件,讓專家們確認與外星文明建立聯繫不會構成對我們的威脅。再說,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小朋友在雙方接觸的過程中是不是願意合作。

 

「這件事不容易,特別是因為其它星球的生物動態是受到政府監視的。秘密警察的一個委員會專門負責此事,並且定期向契阿規模最大的情報部門報告情況。大家都知道秘密警察不好惹;他們有『特別』的系統禁上人們瞭解他們認為不應該瞭解的問題,他們總有他們的道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凡是觸及這個問題的人,想更進一步研究時總是遇到許多人麻煩。不容易,很不容易。可是,合法的路才是唯一正確的路。」

 

聽了醫生這番話,我感到十分灰心。

 

「阿米,這個心理醫生瘋了。他是個官僚,總是要把事情弄得比原來複雜。」克拉托擔憂地說。

「你說得對。如果他把這件事向契阿當局呈報,那可憐的文卡…」阿米皺著眉頭。

 

我提心吊膽地說:「還有我這個可憐的彼德羅!

 

「您打算幫助我,還是要毀了我?」文卡憂心忡仲地問醫生。

 

「當然是幫助妳。我是醫生嘛。」

 

「那您跟戈羅姨父談談就解決了嘛。幹嘛要擴大事端呢?

 

「不,文卡,戈羅欺騙了我,我不能跟騙子談話。我十分注重個人的品行,不能違背自己的原則。他說什麼一切那是妳想像出來的,但他很清楚事實並非如此。他再也不能當我的朋友了。另外,我應該向當局報告這個問題,這是我的責任;因為我是遵法守紀的公民,應該關心國家、民族和文明發展的安全。」

 

「這個人的腦袋比戈羅還要僵化!」阿米的神情十分憤慨:「他沒意識到自己面對的是更高等的事實;他已經習慣了特里人的思維方式,因此不會謙虛謹慎、努力學習新事物,而是極力把高層次的事物降低到自己的程度,並將自己的規則強加上去。他如果遇到一個沒有護照和簽證的天使,也照樣會把天使送進牢房。事實上,他只在意如何維護自己的利益和思想方式,其它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因為他毫無感情。」

 

「這種人幾輩子也無法改造成斯瓦瑪!克拉托說道。」

 

「有可能。可是知道這個情況對我們沒有任何幫助啊。你們看!他要打電話了。」

 

「這是打給秘密警察總部嗎?

 

醫生拿起話筒撥號,文卡非常著急,連忙把電話切斷。醫生懷疑地看看她,臉色很不悅。

 

「妳幹什麼?真是大膽,一點家教都沒有!

 

「您想做什麼?檢舉我,把我交給秘密警察嗎?

 

「當然啦。這是一個遵法守紀,關心國家、民族和文明發展的人應該做的事情。」

 

克拉托生氣地怒吼道:這傢伙根本就是食古不化!

 

「您就用這種方式,協助我擁有獲得身心健康和幸福所需要的愛情?

 

「當然,政府當局。還有專家們清楚什麼對妳更合適。現在讓我給秘密警察打電話。該死的斯瓦瑪!

 

「這傢伙很有學問,可是像野獸一樣野蠻…」阿米的臉因為憤怒而發白。

 

「阿米,你應該採取行動了!」我和克拉托忍無可忍。

 

「阿米,幫幫我!戈羅姨父,幫幫我!救命啊!」文卡大聲呼救。戈羅聽到文卡的喊叫聲,打算衝進診療室。可是裡面上了鎖,他氣急敗壞地拍打著門。

 

看到文卡陷入危險和苦難之中,而我卻無能為力,這是我一生中最難熬的時刻。

 

克拉托對著監視器大吼大叫,恨不得殺掉那個心理醫生。

 

「朋友們,冷靜下來!」阿米一面說著一面迅速操作儀表板上的鍵盤,他的手指飛快地活動著,彷彿電影中的快速鏡頭。不久,傳來一陣陣嗡嗡聲,甚至他手上部冒出了白煙!由於當時文卡的情況危急,因此那個當下我覺得這幅景象很正常。過了很久以後,我才想起這些充分證明阿米神奇能力的細節來:他的身體能做超高速運動。

 

那位心理醫生試圖重打電話,可是文卡抱住他的胳臂,又狠狠地一口咬中醫生的手指。高大強壯的特里醫生哇哇亂叫,但是隨即憤怒地把文卡甩到門上。這劇烈的撞擊使得文卡失去了知覺。文卡的姨父母聽見了聲響,心急如焚,試圖破門而入…

 

「幸虧她撞得不太嚴重。」阿米安慰我們。

 

我內心痛苦萬分,盼望著文卡的昏迷能讓醫生冷靜下來,可是事與願違。只見醫生雙拳緊握。渾身肌肉織緊,彷彿一頭發火的猩猩般衝向我心愛的文卡…

 

「特里人的感情很封閉,因此不大能控制獸性的本能。」阿米操作著鍵盤說道:

 

「我如果不攔住他,他會殺人的。」

 

就在這時,那位特里醫生突然全身癱軟,臥倒在地,我高興地鬆了一口氣。

 

「好極了,阿米!你用了什麼絕招?是遠距離催眠術嗎?

 

「不是。由於情況緊急,我來不及聚精會神,只好發出一道讓他癱瘓的射線。

 

「真精彩,太空娃娃!那射線的威力能維持多久?

 

「只要我不切斷射線,就永遠有效。問題是我們的露面已經驚動了秘密警察。另外,戈羅的舉動也引起他們的注意?因為他打算砸爛診所的門;時間不夠了,只能先營救文卡。」

 

阿米起身朝著飛船出口走去。艙門開了,只見一道綠色光束形成的通道穿過了診所的牆壁,直接通向室內。阿米沿著光柱走下去,彷彿那是一條真正的走道,最後來到癱瘓醫生所在的房間裡。醫生的神情令人毛骨悚然,好像一頭發狂的野獸。

秘密警察已經抵達診所。用力地打門,與此同時,阿米也來到特里醫生面前;他試著與醫生面對面,但兩人身高懸殊,於是阿米乾脆飛昇到空中,相當於醫生頭部高度的地方。

 

「好傢伙!彼德羅,這個娃娃會飛啊!

 

「克拉托,他還會很多特技呢。」

 

阿米用一個小小的儀器頂在醫生的後腦勺,一面在醫生的耳邊不停地低語,雙眼注視著他的反應。我明白這跟他第一次訪問地球遇到警察時一樣。他在施展催眠術,可能是要讓醫生忘記一切。我不知道那個小小的儀器是做什麼用的,因為以前阿米只用心理力量。

 

在猛烈的撞擊下,診所的門慢慢開了。阿米輕輕落地,抱起文卡(雖然阿米的個子很小,做這件事卻輕而易舉。過了很久以後,他這身力氣再次讓我吃了一驚),回到綠色光柱的通道上,登上飛船,阿米小心翼翼地把文卡放在地毯上,我連忙跑過去照顧她。阿米向駕駛艙走去。光柱消失了,飛船的艙門關閉了。與此同時,診所的門被推倒了;幾個身穿黑色制服的秘密警察衝進室內。就在這時,醫生恢復了知覺,立刻向他們猛撲過去,可是這些傢伙比醫生更加有力…

 

「醫生的狂暴情緒還沒有消去,現在可要自食其果了。可憐的醫生。」阿米懷著些許同情地說。

 

訓練有素的秘密警察很快制服了醫生。他被戴上手銬推到門外。一路上,醫生不停地喊叫,要求秘密警察解釋清楚為什麼逮捕他。戈羅和克羅卡也被拉到了室外。他們倆也聲嘶力竭地喊叫著。要求秘密警察找回文卡。與此同時,其它人員仔細搜查診所並作記錄。他們不時地察看窗戶,那裡正是飛船現身的地方;可是他們看不見我們,因為飛船處於隱形狀態。

 

「阿米,事情變複雜了。這都是那個白癡醫生的錯。」克拉托抱怨道。

 

「一開始是戈羅的錯。但是無論醫生還是戈羅,他們做的事不會有什麼區別,因為特里人的本性就是如此,所以電腦才會說他們不可能讓文卡離開。這件事的確很棘手。」阿米說。文卡漸漸恢復了知覺,我在她的身旁極力安撫她。

 

「現在一切取決於戈羅夫婦對特務的說明了。」阿米啟動機關,飛船騰空而起。

 

「也取決於那個特里醫生的說辭。」克拉托說。

 

「他已經不上用場了,因為他再也想不起來曾經有個朋友名叫戈羅。想不起來一切跟戈羅、文卡,甚至我們幾個人有關係的事情了。這要歸功於我安在他後腦勺上的小小儀器。它的用處就是使局部記憶終身喪失。」

 

「太妙了!呵呵呵。」

 

文卡已經完全恢復精神,看到我陪著她十分開心。她的後腦上有個小小的腫塊。所幸沒有大礙。我把事情的全部經過說給她聽。

 

「阿米,你可要保護我的姨父母啊!

 

「文卡,我們一定盡力而為。正是為了這個目的,現在我們去請求援助。」

 

「去哪裡請求援助啊?

 

「去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